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

巨型人工島: 不需要,花錢超負苛,風險受不了


(原文於2018910日香港電台《左右紅藍綠》節目播出)

近來多位社會人士高調支持在大嶼山東部海域填海2200公頃,即是22平方公里,製造一個巨型人工島,傳媒的連番報道,令人以為人工島可以立即解決香港所有問題。

首先工程需時最少十多年,幫不了心急上樓的劏房戶,其次人工島不是買布繡花、無傷大雅的事,而是涉及一百萬人家園的浩大工程,居住單位也是他們終身打拼得來和傳給子孫的資產,因此我們必須前瞻一百年以上,謹而慎之地研究,確保居住安全和資產值不會被天災摧毀。只着眼「現在」是短視和危險的,把「謹慎」說成「阻住地球轉」是不恰當的。

這個巨型人工島其實講了幾十年,一路沒有執行的原因很簡單:一則沒有需要,二則耗資巨大到香港政府負擔不起。

先講人工島是否非建不可?答案很簡單不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說需要找地1200公頃的假設是香港人口增加到920萬,但是由於年輕人不願生育,統計處最新推算香港人口於2043年達到822萬高峰後便開始下降,與920萬相差剛好一百萬,相當於巨型人工島的人口容量,無需興建人工島的道理十分易明!

講到錢,人工島包括接駁港九新界的道路和鐵路的造價,估計七千億元還未計島上的道路網、公共房屋和眾多公共設施等工程,領教過近年大型工程例行大幅超支,我們必須把人工島視為萬億工程來考量,香港政府財政儲備總數今年初才第一次達到一萬億元水平,造人工島等於把政府全部儲備注入單一工程項目,史無前例,會影響政府的財政穩定及公眾服務,十分危險。

  (截圖鳴謝:香港電台)
我的本業是氣象,注意到:在全球暖化、海水上升的背景下,部份海島國家現正面臨沒頂之災,香港反其道而行,面向大海興建人工島是時機錯誤。

去年超強颱風天鴿襲澳門,海水淹沒市區,上星期強颱風飛燕的風暴潮淹沒大阪關西機場,顯示海水淹浸是實實在在的威脅。天文台推算,過往50年一遇的海水高位,本世紀末會年年出現。令人不安的是:氣候暖化也使超強颱風增多,提高風暴潮風險,最新研究又發現世紀末的海平面上升幅度,大有可能比以前的估計倍增

貿然拍板上馬是魯莽的  (截圖鳴謝:香港電台)
人工島風險極高,一則置居民於險地,二則一旦海水淹浸頻繁會令樓價下跌甚至蒸發,島民將損失慘重,未弄清楚人工島的氣候變化風險就貿然拍板上馬是魯莽的,我們反對的原因很實在,填海建巨型人工島,沒有需要,花錢超負荷,以及帶來香港人不能承受的氣候風險

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

飛燕、關西機場、赤鱲角機場、2200公頃人工島



星期二(94)強颱風飛燕襲擊大阪,風暴潮加上天文高潮令海水上升至破紀錄高位,比1961年「第二室戶颱風」的災害性水平還要高,關西機場A跑道被水淹,飛機不能升降,往來大阪的路橋被貨船撞毀,建在人工島上的機場頓成孤島,對外交通斷絕。由於香港赤鱲角機場也是建在人工島上,不少市民即時聯想到將來颱風襲港時會否出現同樣問題,而我則想到近來的熱門話題:大嶼山以東的2200公頃人工島。
 
201884大阪潮水觀察紀錄 (轉載自FB 岑智明)

關西機場A跑道水淹有歷史背景:跑道A建成於1994年,是關西機場最早建成的跑道,因為趕工,沒等得及填海造地的人工島沉降穩定就匆匆上馬,以致啟用後不斷沉降,據稱跑道只高於海平面122004年被颱風風暴潮水淹後加建5高的防潮圍牆,機場當局聲稱可以抵擋50年一遇的颱風,誰知15年不到又被水淹!B跑道晚13年建成,吃過苦頭,穩打穩紥,沒有出現A跑道的水淹問題,飛燕過後可以如常運作(註1)。追本溯源,A跑道水淹是蔑視自然規律闖的禍。

赤鱲角機場像關西機場一樣也是建在人工島上,所以確是需要認真對待颱風的風暴潮。19791982年間,我參與了赤鱲角機場的政府前期籌備工作,天文台的任務之一是為赤鱲角水域計算颱風影響下的風暴潮情況,計算的基礎是香港歷史上的颱風強度和路徑,包括1962年的溫黛,天文台的計算結果交了給工程設計部門參考,決定填海造地達到甚麼高度,保障跑道不輕易被海水淹沒,最後建成的跑道高度是海平面以上6.6,應該足以應付強如溫黛的颱風。

不過必須注意:由於當年氣象界還未有全球暖化和氣候變化的確實理解,天文台的風暴潮計算沒有把氣候變化考慮進去,但是我們現在知道:(一)海水暖化加上陸上冰雪融化令全球海平面上升,(二)海洋溫度變暖也預計令颱風變強,兩者疊加會令風暴潮的影響放大,天文台曾經就海平面上升檢視颱風襲港時高水平的重現期,估計現時50年一遇的高水位,本世紀末可能變成每年一次(註2)。有見及此,機場管理局應該重新檢視在氣候變化背景下,未來赤鱲角機場可能要面對的風暴潮水淹風險,以及早作籌謀。
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局二十一世紀海平面推算(詳情見註3

至於大嶼山以東
2200公頃人工島的概念,關西機場水淹提醒我們填海造地在氣候變化的新時代,將要面對重大風險。聯合國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2013年估計本世紀末海平面將上升稍少於一米,但是最近幾年,格陵蘭島的巨大冰蓋融化速度升得遠比預期快,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局的計算得出海平面上升超過2的可能性(註3),雖然概率只有2%之譜,不過俗語云:「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而且擬議中的人工島面積大,設計人口又超過一百萬,稍有差池,後果嚴重,因此審視人工島議題時,百年以上視野和預防萬一的心態是必需的。

再往後一個世紀,部份科學家憂心失控的溫室效應會令格陵蘭島冰蓋全部融化,一不小心海水會上升6-7,雖然感覺上離開現在似乎很遙遠,但是大家只要想想目前太平洋和印度洋島嶼小國面對海平面上升的無奈,以及部份島嶼已經在籌備全民撤離,便能夠感應到他日一百萬人要離開人工島的情景。

全球暖化,海平面只會上升,不會下降,種種跡象更顯示,只會加速,不會減慢,關西機場曾經以為有五十年的安心,誰知二十年不到已經敗下陣來,人力不可勝天,清楚不過。

見過去年天鴿風暴潮蹂躪澳門,再見到今年飛燕風暴潮淹浸關西機場,明知全球暖化、海水上升,還要硬推超過一百萬人口的2200公頃人工島,是否「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最貼切的形容也許是:逆天行道,倒錢落鹹水海。


1     NHK World – Japan, 5 September 2018: Kansai airport flooded despite measures.  https://www3.nhk.or.jp/nhkworld/en/news/20180905_29/
2     B.Y. Lee, W.T. Wong & W.C. Woo (2010): Sea-level Rise and Storm Surge –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on Hong Kong.  HKO Reprint 915.
3     Forbes, 15 June 2018: Is the IPCC wrong about sea level rise?  https://www.forbes.com/sites/uhenergy/2018/06/15/is-the-ipcc-wrong-about-sea-level-rise/#a0520033ba01

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建設性意見:回應劉瀾昌先生



「宏觀看人工島 - 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文章(註1)面世後,資深傳媒作家劉瀾昌先生撰文評論,本來意見交流乃社會進步所需,但是劉先生不知何故卻選擇針對我個人,指我「事事不理三七二十一,就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好什麼是都不作」,又教導我「不能只滿足於自己安享晚年,自己住大屋就算了,還要為我們的下一代積德謀利,積極的從正面多提可行之策,而不是別人提了構想,只是反對而無建設性意見」,這就偏離了理性討論了。

劉先生大概只讀過人工島智庫的「報告」,而從未讀過我就土地、住屋、樓價等話題寫過的多篇文章,2017年我已點出「香港無屋住的根本原因在『地產投資/投機』」(註2),後來又談了樓價飇升是誘發公屋輪候時間長和居住環境惡劣的根源(註3),據此提出政府應該而又可做的事甚多,主調是以政策體現「房屋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理念,重點在遏抑與本港居住需求無關的炒賣,包括:限制外地人購買、設立空置稅等,兩者先後都見諸香港政府的行動。

在尋覓空間增加住宅單位方面,我又提出過在香港既有陸地上有多種可行的辦法,例如改建空置政府建築、增加新發展區如洪水橋和錦田南的地積比、市區重建時增加地積比、用好棕地、收回高爾夫球場、在道路或鐵路合適地點建上蓋建屋、在蓮塘口岸及連接道路範圍規劃新發展區等(註3,對於在運輸設施上建屋,我更寫了詳細文章講述外國經驗和在香港執行的構想,遞交了給政府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註4),並獲接納為公眾諮詢文件中18個方案之一,這還不算是有「建設性的意見」?作為資深傳媒人,劉先生落筆前沒有做足功課,是否不及格?

劉先生說我以人口數字來反對大填海的理據「蒼白」,他認為「影響香港人口的要素太多」, 所以統計處的推算大可不理!統計處的推算建基於仔細的分析和科學的論證,有根有據,符合國際標準,是理性社會為未來籌謀的扎實根據,今次「土地大辯論」恐怖之處是某些人忽視科學,「一句說了算」,劉先生以一己主觀壓倒科學的客觀,這是理性討論所不容的,「蒼白」的不是我啊。

劉先生跟着說:「首先要看的是當下和未來十年」,這句話我倒同意。填海成事之日肯定遠在十年之後,不是盡快解決目前社會基層居住環境惡劣的辦法。劉先生其實也注意到樓價已達「嚴重無法負擔」水平,我們即時要做的是把樓價調節至市民可負擔水平,需要的是政府執行針對性政策,世界各地都在想辦法讓本地人上樓,內地有所謂「五限」和「新四限」,新西蘭則剛禁止了外國人買屋(註5),香港也可以,還有其他牽涉到土地的板斧,上面提過了不贅。

劉先生又複述人工島智庫的話,香港土地需求遠超政府原先推算,因為他們十分好心,聲稱將來的居所人均面積理應大幅調高,因此大填海是必需的。我跟不少年青人談過,他們根本不相信將來居住面積會增加,因為他們注意到智庫只強調人口大增而沒有同步提出遏抑樓價的措施,在樓價沒有大降的前提下,「住得大」只是遙不可及的空中樓閣,甚至似是蠱惑人心的騙局。我不敢說有誰在騙人,但是我們看不出人工島本身怎會令大家住得比現在好。

最後劉先生認為我說「只輸不贏」不對,因為填海會製造財富,可惜細閱智庫的「報告」,找不到他們對人工島經濟模式的具體論述,只有很空泛的大灣區概念和「有地便有錢」的迷信,而劉先生的文章嘗試推論「不會輸」,把人工島視為地產,強調造地可賣高價,地產心態昭然若揭,奈何香港人住屋難正是因地產投資/投機而起。

「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原文已經點出新時代的經濟發展,講心、講腦、講科技,新工業對土地的需求不似從前的「穿膠花」,迷信填海造地變出經濟只會造成類似在天津發生的超級浪費(填海27850公頃,空置69%,註6),事實擺在眼前,內地的實踐證明了填海造地搞經濟是低效和浪費的,已經遠遠落後於當今的智慧型經濟時代了。



如果香港不在政策方面做功夫,人工島上的住宅將遠超香港人的負擔能力,最終只會變成像馬來西亞「森林城市」一樣的、被外人壟斷的超巨型地產項目,這樣的話耗盡財政儲備只為他人作嫁衣,何苦要建?

馬來西亞總理馬克蒂爾為了人民幸福對「森林城市」採取了果斷行動,我們香港還要朝他拒絕了的道路走下去嗎?


1     《草雲居》 2018年8月29:宏觀看人工島 – 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_29.html

2     《草雲居》 2017年1月7:香港人無屋住根本原因在「地產投資/投機」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37.html
3     《草雲居》 201841 日:香港房屋問題不單是土地供應問題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html
4     《草雲居》 2018110 日:在交通運輸用地上興建樓房 - 給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意見書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1/blog-post_10.html
5     《草雲居》 2018年8月24:新西蘭和內地房屋新措施給香港的啟示  - 控制炒賣是正道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_24.html
6       新華網  2018年7月18:天津暫停填海審批項目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8/17/c_1123283088.htm



2018年9月3日 星期一

土地:價值?價錢?



91的論壇上,我提到了今次土地辯論的核心,基本上是價值觀念的衡量,香港人長久以來重視「搏命搵錢」,但是在高度發展社會背景下成長的年輕一輩卻重視「生活質素」和「人生價值」,衍生出對土地的不同看法。

經過幾十年地產商洗腦,不少香港人以為「發展」等於「地產」,把土地看成建屋的「麵粉」和發展的「材料」,視土地為矜貴的商品,價錢以每平方英呎計算(雖然香港已經行了十進制幾十年)。相對少人會在聽到「地」後,聯想到有生產力的農地、供人休憩的公園、調節氣候的綠化帶、怡人的風景、提供康樂功能的郊野等。其實「地」有多元社會功能,對市民的「價值」遠遠超出以金錢量度的「價錢」。

鳴謝:流浪攝

守護土地的價值,才能確保未來市民能與我們一樣享受到此刻土地的好處,這是可持續發展的根本。樓宇建設會永久毀掉土地的自然面貌和生態,多元社會價值如農業和康樂,也會永久消失。犧牲有利全港市民的土地價值、去成就少數人藉房地產買賣得到的一次性金錢盈利,既不公平也違反可持續發展原則。


在有城市設計之前,人已在生活實踐中自然聚居、建立城鎮,摸索出城市的最優發展方式。從現有城鎮的邊緣向外擴充,各種基礎設施齊備,建設成本較低,原區就業機會較高,減少居民交通成本,是一舉多得的最高效率方案。

擴充城鎮範圍時,會觸碰多種已有規劃用途的土地,例如農地、鄉村發展區、政府機構用地、綠化帶、郊野公園和保育區等,這時就要研判理想的規劃佈局和對各幅土地的取捨。參考指標包括:開發所需時間、金錢成本、公眾整體得益、破壞的代價等;關鍵是不可為短期「利益」損害永久「價值」

大自然一經破壞,對人的價值便永久丟失,因此郊野公園和人工島基本上不應作為發展選項;棕土自然價值已失,是房屋發展的不二之選。


2018年9月2日 星期日

不厭其煩談郊野公園 – 愛護郊野公園的朋友請即行動



今天(91)出席一個郊野公園論壇,談郊野公園的歷史緣起、目的、功能、價值,特別指出基層市民最需要郊野公園和反對破壞郊野公園,事後看了新聞報道,感謝記者向市民介紹論壇的內容,不過有些地方報道偏離我的說法,在此作出補充說明,以免各方誤會。

2013年郊野公園建屋首次成為話題後(註1),我形容這是思想癌細胞,因為首例一開,突破了郊野公園邊界,建屋的要求無限,以後便守無可守。事實上當年兩個主要地產商主事人即時同步回應,公開稱取走郊野公園1%土地影響不大(註2),到了2015年已經有人把數字提高到5%(註3),某學者寫文章甚至「假設」取去10%,顯然向郊野公園要地只會愈來愈多,如果不用有效的標靶藥認真對付,完全可能像癌細胞般一發不可收拾。


825在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公開諮詢會門外所見標語:
高爾夫球場要保留,郊野公園土地則要取走3%

論壇中我也談到政府應該為人民籌謀「衣食住行育樂」六個方面的滿足(這是台灣社會流通的講法,例見註4),前四者基本上是所有生物的需要,後兩者則是作為人的額外需求,「育」代表終身的學習和成長,「樂」代表精神生活的趣味,包含人與人、人與自然的交往。我舉了一個極端的例子促進大家思考:政府解決人民居住問題的最便宜的方法是興建巨型大廈,內有無數的小格子,每格一個人,每天給他吃和喝,保證他的生存,永遠不需搬屋,成本不高,而「衣食住行」都解決了!但是相信所有人都不可能接受這樣的安排,因為沒有了「育」和「樂」,這樣過日子只是動物的「生存」,不是人的「生活」,活着也沒有意義。據此我希望與會人士(以及社會人士)感應為甚麼在想方設法找地建屋之時,政府不應考慮郊野公園的土地,因為郊野公園提供了「育樂」的必需功能,讓基層市民可以享受自然空間、舒展身心,讓香港人可以活得像人。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開諮詢即將結束,請所有愛護郊野公園的朋友立即行動,於926之前去信小組(方法見下)告訴他們你的反對意見,兩句說話清楚講明「不可開發郊野公園」和原因就可以了,如果你有其他意見當然可以同時提出,他們在聆聽,不可放棄發聲的機會。更加簡單方便的方法是參加綠色和平組織的聯署,請到以下網址:https://act.greenpeace.org/page/23010/action/1?locale=zh-TW#section-4,據知已經有三萬人聯署了,你呢?

千萬不要以為一個人的力量微薄,點滴雨水成小溪,百川匯海成大洋!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秘書處通信方法:
郵寄: 香港添馬添美道2 政府總部西翼17
傳真: 2868 4530
電郵: tfls@devb.gov.hk


1                   陳茂波20130908凝聚共識覓地建屋  香港政府新聞網    https://www.news.gov.hk/tc/record/html/2013/09/20130908_112603.shtml
3        明報,201510255%郊野建屋,梁錦松:可住100萬人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51025/s00002/1445710467145

4        環境資訊中心,200715前瞻2007之有機生活:食衣住行育樂的全方位考量  https://e-info.org.tw/node/18438

 

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甚麼是濕地 – 推動人工島人士必讀



自從我撰文(註1)指在大嶼山東部海面填海造地建造巨型人工島有違中央治國新理念之後,有文章形容我是「廢老」和「堅離地」,又指我「歪曲中央政府本意」,前兩點我欣然接受,後面一點則事關重大,必須澄清。

我的文章原文:「725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註2),核心內容是「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圍填海項目審批」,所謂「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則由「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決定,可見門檻極高,不涉及國家安全的項目基本上免問,通告反映國家對過去破壞海洋的痛定思痛,對建立生態文明重要性的深入認識,以及治國方針的重大轉變和決心。」主要點出國家重視保護海洋的治國思維,水平遠超現在香港之上,我們必須努力提升自己。

論者認為「《通知》所要保護的,是海岸和濕地 很明顯,香港填海造地2,200公頃人工島,並不涉及海岸線和濕地,因此,這並不違反《通知》」,據此推論我歪曲了中央原意。

先談「濕地」,香港人認識「濕地」大多數從遊覽米埔保護區開始,所以見到「濕地」一詞就聯想到鹹淡水交界的水域、泥灘、蘆葦床、魚塘等,擬議中的人工島位置似乎一片茫茫大海,便以為不是「濕地」,誰知望文生義在這裏犯了錯誤。

根據《拉姆薩爾濕地公約》,濕地的定義是:“areas of marsh, fen, peatland or water, whether natural or artificial, permanent or temporary, with water that is static or flowing, fresh, brackish or salt, including areas of marine water the depth of which at low tide does not exceed six metres”(註3),最後一部份是「於低潮時水深不超過六米的海洋」,為甚麼定義會包括這個表面上看不見植物的水體?科學的原因是這是水鳥覓食能夠去到的淺海。

附圖展示大嶼山東部水域,紅色線標記六米水深,棕色線標記2200公頃人工島的邊界,棕色實斜線代表人工島擬定位置水深少於六米人工島約一半面積位於少於六米水深的海域,也即是符合國際定義的濕地之內,因此人工島的興建確實會入侵《通告》關注的濱海濕地,確切有違中央保護濕地的治國理念!


其次談海岸線,人工島吃了小交椅洲,它的海岸線當然也就消失了,人工島的邊界緊貼坪洲、交椅洲、周公島、喜靈洲,相關研究報告說會保留一些距離,冠冕堂皇地說是保護這些島嶼天然海岸線的措施,但是明眼人看得出,這些只是香港話「走法律罅」和「走精面」的「蠱惑招」,人工島和自然島嶼之間只餘一條長長的水坑,實際意義變成排水渠,所謂受保護的海岸線將與真正的海洋絕緣,再不是海岸線了。

再細心看,由銀礦灣起經過芝麻灣後去到長洲北面的水體,兩端只剩下狹窄的孔道,變成一潭死水,從與海洋的連繫來說,銀礦灣至芝麻灣的天然海岸線也將失去實際意義。(有趣或令人不解的是,推銷人工島的團體不敢把人工島從坪洲伸向愉景灣和廸士尼。)

換言之,大嶼山和幾個離島面對大海的天然海岸線將會給幾段人工海堤取代了,即是:芝麻灣南端至喜靈洲、周公島至交椅洲、交椅洲至坪洲和坪洲至喜靈洲,這是顯而易見的,建2200公頃人工島肯定有違中央保護海濱的理念,絕不能以巧言令色或者顧問報告掩飾過去。

我樂意與各方有根有據地討論,不會也沒有「歪曲中央政府本意」。

2200公頃人工島違背尊重自然、保護海濱濕地、愛護海洋的中央政府治國理念和當今世界民意大勢,這是毫無懸念的。


1     《草雲居》 2018821:填海造地是恐龍概念,違反中央治國新理念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_13.html
2     《國務院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  中央人民政府網站,2018725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7/25/content_5309058.htm
3     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nvention on Wetlands (previously The Ramsar Convention Manual).   Ramsar Convention Secretariat, Switzerland, 2016.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宏觀看人工島 - 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



最近香港有人大力推銷在大嶼山與香港島之間填海2000多公頃,製造一個巨型人工島,聲稱裝載70萬至110萬人和提供行業發展空間,口號是「跳出框框,想像未來」。其實這是新瓶舊酒,概念幾十年前早已提出過,一直在香港歷代工程師視野內。多年來沒有執行的原因簡單得很:一則沒有需要,二則耗資巨大到香港政府負擔不起。

個人觀察,維港以外的近岸填海項目,社會沒太大爭議,當然大家同時強調執行這些項目時不可走捷徑,必須遵照既有程序,包括需求評估、可行性研究、成本效益評估、城規審批、環境影響評估、填海工程審批等。但是對於巨型人工島牽涉的大規模填海,社會卻抱持截然不同的強烈反對態度

比較多人注意的是興建人工島的費用,以政府原本規劃的1000公頃規模估計,填海造人工島及興建接駁道路和鐵路至港島、九龍、新界,需費約4600億元(還未計供水、供電、供煤氣、興建公共房屋、眾多配套公共設施等);若規模增至2000公頃,則估計耗資逾7000億元。領教過近10年大型工程例行大幅超支,我們必須把人工島視為萬億工程來考量。香港政府財政儲備於上個財政年度結束時,才歷史性首次高於1萬億元水平。即是說2000公頃人工島等於把政府全部儲備貫注入大海,是一場可能「一鋪清袋」的世紀大賭博。一不小心,政府可能破產。這是市民萬萬不想見到的終極恐懼,因此認真探討人工島的必要性和科學地論證人工島概念都是十分重要的
人工島既然是世紀大賭博,我們就要從世紀時間尺度和全球視野探討,如確定是香港存亡所繫和工程財務萬無一失,才可能決定下注。需考慮因素最少有以下幾項:未來30年香港和內地人口戲劇性變化、全球經濟轉型下的香港對策、氣候變化衍生的後果、減碳時代的應對、社會價值觀念轉變等。
先談人口。二戰結束,各地包括香港出現戰後嬰兒潮,人口迅速增加。經過70年安定,人口增長速度放緩,個別國家如日本人口甚至開始減少。香港方面,預計我們戰後嬰兒潮這代人20年後陸續走完人生旅程,加上年輕人不願生育,統計處最新推算人口於2043年達到822萬高峰後開始下降,2066年會降回772萬水平(註1),與今天人口相若。這個推算甚至包括了內地來港人士的因素。與此同時內地人口受過往一孩政策影響,高峰期相對提前,估計在2030年左右便出現。不久將來內地勞動力短缺比香港嚴重,因此來港人數很大可能減少,連772萬也可能偏高。
2043年起人口轉向減少,使興建人工島理據消失
底圖來源:政府統計處
政府的1000公頃人工島可容40萬至70萬人,建基於920萬人口的推算,比822萬高峰多了約100。近來的2000公頃人工島概念可容納70萬至110萬人,增添30萬至40萬人,相當於香港人口約950萬之譜,比822萬高出約130萬。兩個差額數字都大於人工島的設計人口容量,人工島沒有需要(不要講必要)其實顯而易見。以人口不斷增加為理由推銷人工島,是不科學地迷信人口只加不減,不察新時代人口將會減少的戲劇性變化
講到經濟,香港經濟規模經歷了70年擴張,令不少香港精英誤會「發展」即是「增長」,而「增長」靠石屎建築,也因此必要有地,以致幾乎所有談香港「可持續發展」的文件總是變成談增加土地供應。但是只要稍為留意全球經濟發展大格局,便會知道高階和高增值的經濟增長,講求科學知識、創意思維、服務、數據、電腦等,再不是靠需要大量人口和土地去支撐的大量生產和低端增值。回應全球經濟新格局,加上預見勞動人口減少,香港需徹底改變思維,追求人人增值和毋須增加土地的高增值新型「工業」
雖然推動2000公頃人工島的人們有提「可持續發展」,不過他們跳不出經濟發展必需土地的石化思維框框,彷彿香港依然在「穿膠花,星期一到星期七,多勞多得」的時代。要發展就要有地,有地自然有人投資,這種想法是香港地產商給時代寵壞的套路,遠遠落後於強調用心、用腦、用科技的新形勢,只會推香港走進經濟死胡同。
香港應該做的是想辦法用好現有土地和建築,以政策導向促進和支援新經濟模式在香港生根開花結果,絕不是把全副身家投入海中建設一個面目模糊、了無新意的概念。不建人工島,香港經濟依然走下去,甚或更有新意,興建則一定輸去政府全部儲備,稍有理性的人肯定知道怎樣選擇
人工島建在大海中,直接面對海洋自然力量,潮漲潮退,勁風高浪。去年超強颱風天鴿襲澳門,海水淹沒澳門市區及氹仔新建賭城,給我們重大警示,不可隨便把人遷到海水包圍之處。在全球暖化背景下,海平面上升已成定局,此外海水溫暖令更多超強颱風出現,科學家推算過往50年一遇的海水高位到本世紀末可能成為年年可見。推銷2000公頃人工島的所謂研究報告只以一個颱風模擬就作出「建島沒問題」的結論,更毫無提到氣候變化和海平面上升連鎖效應,工作十分粗疏,欠缺深思熟慮。大家須知2000公頃土地抬高1是天價工程,我們還不知道需抬高多少米才可保障居民安全。在這個茫無頭緒的情况下我們怎能貿然讓項目上馬?
今年世界各地的熱浪讓我們知道氣候變化真實存在,香港和內地都依據巴黎協議展開減少排放二氧化碳的策劃,這是國際責任,必須履行。可容多達110萬人居住的人工島孤懸大海中央,預計以67條橋、隧道和鐵路連接港九新界,每天數以10萬計人次的行程將造成大量碳排放,嚴重打擊香港減碳部署,令香港無法兌現國際承諾。這是香港作為世界大都會不可能做的事,也是不容於國際社會的。為了履行減碳國際責任,人工島是不能建的。
最關鍵一點是時代改變了、價值觀念改變了。全世界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人民都從痛苦的經驗中認識到胡亂搞「發展」破壞氣候和自然生態,演化成危害人類生存的噩夢,因而建立了尊重自然的價值觀念40年來內地「發展」傷害自然後吃了不少苦頭,去年政府治國理念作出了根本改變,十九大確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堅持生態優先,725發布全國通知,核心內容是,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圍填海項目審批」,不涉及國家安全的項目一律免問,反映國家對建立生態文明重要性的深入認識和決心。香港長期以來自稱先進,不可能在保護自然環境方面落後內地及世界先進國家。無論填海10002000公頃,一定破壞生態,也絕對沒法補償。順應時代價值觀念的轉移,這個人工島必不可建
從未來人口增減情况考慮,人工島沒有必要。由於勞動力減少,推動新經濟應以政策扶助新思維和用好原有土地和建築,人工島無關宏旨。把近百萬人置於海中是漠視氣候變化後果的笨選擇,也有違長遠減碳的國際責任。
既然人工島不是關乎香港存亡的必需物,就完全沒有理由把香港政府的全部財政儲備押注在這場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

1   香港政府新聞網,201798:香港人口料2043年達頂峰  https://bit.ly/2PJjd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