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2日 星期二

氣候峰會交白卷

埃及氣候峰會曲終人散,留下一紙「沙姆沙依赫執行計劃」"Sharm el-Sheikh Implementation Plan",大部份傳媒報道聚焦在「損失和損害」的「賠償基金」,其實重點應該在本次峰會在促進減排方面交了白卷。

直到會議結束前一天,這份文件的擬稿中,仍然有有指出各國減排承諾起不了全球減排作用的文字,說明減緩氣候變化,急需2030年全球達到減排43%,但是根據已知各國的承諾計算,到時減排只有0.3%,少得驚人!擬搞內因此提出一系列推動加強減排承諾的行動。

但是石油出口國和能源公司今次派出六百多人以各種名義出席會議,在他們強力的游說下,一夜之間這些文字全部刪走,減排的緊急性不見了,只提縮減燃煤而不講取締所有化石燃料,沒有追各國交「減排功課」的時間表,所謂「執行計劃」像一個洩氣的氣球,軟弱無力,以致在大會總結發言時,多國代表嚴厲指出大會的失敗。

至於所謂「賠償基金」,「執行計劃」的文本完全沒有提到「賠償」概念,只是模糊地講「回應損失和損害」所需的資金「安排」,錢從何來沒有半點着墨,會後各方隨時「走數」而沒有後果,受害國家暫時不宜太早高興。


會議期間各國青年人向峰會發出 Don't fail us 「不要辜負我們」的要求,可惜從減排行動的角度看,結局是令人沮喪的大倒退,不過他們在大會總結發言時說:We are not defeated; we'll never be defeated. 「我們不被打敗,我們永不會被打敗」,其志可嘉,關心地球前途的人們也必須一樣,堅持促進減排,永不言休

下一屆峰會在亞拉伯聯合酋長國舉行,大家拭目以待,看石油生產國及能源公司會否更進一步拖延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攬住一齊死」?

2022年11月10日 星期四

走一回理髮的生活博物館


昨天去了香檳大廈尖沙嘴碩果僅存唯一"上海理髮",得到夏老闆細心照顧,把頽樣剷走。他從事理髮半世紀,養活一家,繼續天天上班,敬業樂業,做他喜歡和能幹的工作,坐在四十多年歷史的精緻櫃枱後面,夏老闆笑容滿面,驕傲地展示他的一生事業。 

髮廊客人不多,几明椅淨,1970年代價值三十萬日圓的理髮專用椅穩重舒適,顧客面前的大鏡明亮如新,牆上的壁燈風采依然,以前的物料堅實耐用,歷久如新,相對現今的器物兩三年間已經殘破待換,真是今非昔比 


每一次到髮廊就像走一回博物館,重溫當年香港的生活故事,從進門的招呼、坐下後的寒暄、剪髮時的交流、師傅熟練與溫柔的手勢、剪髮後的溫暖毛巾、離開時的道別,令剪髮成為生活,而不是刀剪交加的機械過程,有幸讓我感受偶然存留在這個時空的民間社會人情味,十分感恩。

這個髮廊和相連的人物和故事,價值遠超某博物館花巨資從海外買來他國的餐室空殼。擔心的是香檳大廈屢傳改建,不知何日這個無價的文化遺產會湮沒在房地產浪潮之中。

網上找到兩篇談這家髮廊的文章,給大家參考,連結如下:

https://www.gushiciku.cn/dc_hk//109939628

https://www.gushiciku.cn/dc_hk//109939646

2022年10月8日 星期六

ESG失踪:濕地周圍地產不要沾手


 ESG 很多人會講,包括科技園和地產商,但是行為最老實,前者對ESG的無知和在喵坊事件中的表現大家都見,後者則過之而無不及,大舉揮軍進入濕地緩衝區,破壞濕地,不管氣候變化和海水上升,把將來受水浸嚴重威脅的樓房賣給不知情的市民,他收了錢很快活,你的死活和終身積蓄化為烏有他們不管,全無環境和社會責任可言。

2021年中國立了濕地保護法(註1),全國都在保護濕地,偏偏香港「地產」還在以「發展」之名蠻幹。去年外媒已經對此作了報道(註2),並指出這些地產項目被風險評估機構關注的情況,他們具體的寫法是:"The areas targeted by developers in the New Territories are categorized as “red flag,” or the highest grade of sea level rise risk, according to a ranking by Four Twenty Seven, a Moody’s unit that evaluates environmental risk for properties."  中文翻譯:「根據穆迪評估房地產環境風險的屬下機構Four Twenty Seven的排名榜,地產商選擇開發的新界區域被歸類為“紅旗”,即海平面上升風險最高的地區。」

這幾天外媒又有跟進報道(註3),現在香港地產商以漠視ESG名揚天下,我們香港人難道睜着眼看人家作孽沒法子嗎?


我怕市民不慎買了濕地樓,將來後悔莫及,曾為此寫了網誌文章(註4),今天再次提醒市民買樓之前,看清楚這些外媒報道裏的地圖,標了出來的樓盤千萬不要沾手!

註1    中華人民共和國濕地保護法 http://cpc.people.com.cn/BIG5/n1/2021/1229/c64387-32319488.html
註2    Bloomberg, 9 February 2021: Property tycoons ignore New Territories flood risk
註4    《草雲居》,20201012日:買樓必須睇水位 新界西北

2022年9月12日 星期一

無聊研究系列:英國查理斯王子在印洲塘繪畫


印洲塘是香港最美的水域,島嶼環繞,海不揚波,仿如人間仙境。

198911月英國查理斯王子和夫人訪港,少為人知的是:查理斯慕名去了香港東北部的印洲塘,甚至畫了一幅水彩畫,留存在世,畫的下方手寫:View of Double Haven Bay, Hong Kong, from After Deck of HMY Britannia,查理斯是在皇家𨘋艇不列巔尼亞號後方甲板畫成的,但是當時船泊在哪裏呢?

不久前途經印洲塘拍攝了一張角度差不多的相片,比較之下可以找到對應的地形,畫的右上方A是八仙嶺的北坡,左上方B是淡水湖涌尾以東的一列較矮山脊(馬頭峰一帶),中央C近景較深色的小山脊,是三椏灣口西側一個小岬角。 

從畫中形和角度,對比立體地勢圖像,推論當時不列巔尼亞號的位置在三椏灣外不遠處,如下圖所示。


歷史已經過去,估計是否準確無法印證,無聊研究,僅充茶餘飯後談資。

連外國皇室人員也慕名而來的美景,香港人不應錯過,過去普羅市民難以到訪印洲塘,現在每星期有四班往荔枝窩街渡經過,星期六、日上午九時從馬料水出發,星期二、四上午九時從大水坑出發,公眾假期馬料水還加開一班,印洲塘再不是遙不可及,

人間美景就在香港,大家好好欣賞。

 


2022年8月18日 星期四

致環諮會委員:只有環保署署長才有權通過或否決環評報告


過去幾天,傳媒出現向環境諮詢委員會成員施壓的言論,把對粉嶺高球場土地作公屋用途項目的環境評估報告提出質疑的委員,說成阻礙通過報告,以及阻礙劏房居民上了樓,幾乎成為某種社會罪人。

這種說法有極大謬誤,必須搞清楚事實。

首先法定權力在環保署署長,只有他能接納或否決環境影響評估報告。

其次環境諮詢委員會只是諮詢組織,只可提意見,沒有權力

環境影響評估條例是這樣寫:

75)條:環境諮詢委員會在接獲該報告文本的60天內,將其對該報告的意見給予署長。  The Advisory Council on the Environment may give any comments it has on the report to the Director within 60 days of its receiving a copy of the report.

條例稱環諮會「可」給「意見」,「可」代表着准許環諮會閱讀環評報告和提相關意見,沒有要求環諮會必須提意見,而且「對該報告的意見」英文本是 ”comment on the report”,加上環諮會名字裏的「諮詢」,環諮員成員只能就環評報告內容,向署長提供各個具體範疇的觀察、指出完善報告需要增補的資料,以及提醒署長需要認真考慮的各個方面,「意見」”comment” 之外,環諮會不可做其他事。

環諮會根本沒有任何批准或否決環評報的權力,沒有權力也就沒有責任批准或否決

傳媒講到環諮會明天(819日星期五)的會議,將會決定粉嶺高球會興建公屋項目環評報告的通過與否,以致該項目本身的通過與否,是絕對錯誤的。

今天有報道說環諮會明天或投「暗票」表決,敬告環諮會委員們,你們只需要履行提意見的任務,不需要也不能進行甚麼投票決定通過或否定環評報告,根據法律這不是你們的責任,也不是你們的義務,因為環諮會只是諮詢地位,千萬不要被人脅逼或誤導你們作出環保署署長才有權做的決定。


粉嶺高球場環評與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


88日環境諮詢委員會審議粉嶺高球場興建公屋項目的環境評估報告,會上有委員提出質疑報告內容的意見,未有「通過」報告,目前等待補充資料再開會。

隨後社會浮現一種說法,不講環評報告內容,卻把擔心破壞生態環境的質疑聲音,上綱上線地說成「權貴公然阻礙改革」、「無視習近平講話」等,為重視生態人士扣帽子,把嚴肅論證環評報告視作敵我矛盾,以鬥爭氣氛壓縮論證空間,這是非常不文明的。

必須提醒所有人,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國家已經進入建設生態文明的新時代,提出對環評報告的質疑完全符合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

向質疑環評報告具體內容的委員潑污水的人,尤其是藉習近平在香港講話製造紛爭的人,他們沒有好好認識習近平的生態文明思想,以短期局部利益蓋過長遠生態利益,才是「無視習近平」。他們假借習近平之名壓制頂多是人民內部矛盾的討論是輕率的,也徹底忘記環諮會守護香港長遠自然環境的根本功能,以及搞錯環境諮詢委員會在審視環評報告中的角色,這些我們都一定要清楚注意。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

習近平是「生態文明」的倡導者,「生態文明建設」是國家基本國策,香港不少人至今不甚了了,以為只是一句口號,讓我不厭其煩仔細說明。

「生態文明」具有劃時代意義,是二百年工業文明產生種種矛盾後新的進步文明狀態,人類遵循自然規律,把活動限制在生態環境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從保護和建設美好生態環境取得物質成果、精神成果和制度成果,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正是政府的奮鬥目標,國家正在為過渡至生態文明作出系列改革。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經歷工業擴充及連帶的環境污染,醒覺生態是人民美好生活的根本,習近平早於2005年任浙江省委書記時,已經提出「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的概念,進入中央後,從傳統「天人合一」思想出發,確立重視「生態文明」的建設,2012年十八大習近平出任總書記,「生態文明」寫入黨章,「著力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 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十年後的今天回顧,「資源節約」成為應對氣候變化的低碳發展的基礎,「環境友好」則正是解決當今全球關注的生物多樣性崩壞問題的答案。

2018年在習主席的領導下,「生態文明」更寫入了憲法,國家「推動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協調發展,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首先注意:「生態文明」成為「基本國策條款」、「國家長期目標」、「為國家權力設定了客觀的憲法義務」,其次注意:「和諧美麗進入憲法並得以和「富強」並列,共同成為「強國」的定義元素。這種措辭的變化具有兩個向度的時間意義。對於過去而言,表明當代中國已經擺脫了近代的富強焦慮症,形成了一種理性、自信、務實的發展思路。對於未來而言,生態文明入憲為未來中國的國家發展和政治實踐提供了基本框架,同時也將作為基本綱領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指導國家活動(註1

在國家行政體系方面,2018年憲法也修訂了國務院的職權,加入「領導和管理 生態文明建設」,在第89條第6項與經濟工作和城鄉建設並列,「生態文明建設」是具體工作,而不只是口號。

習近平對於生態文明建設有詳細論述(註2),指出必須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強調必須「多幹保護自然、修復生態的實事」,「實現一條紅線管控重要生態空間,確保生態功能不降低,面積不減少,性質不變變」,「保護生態同樣也是為了民生」,「制度的生命力在於執行,關鍵在真抓,靠的是嚴管」等。

在生態文明思想指導之下,2013年習近平主持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會議提出:「城鎮建設 要體現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依託現有山水脈絡等獨特風光,讓城市融入大自然」,以及「盡可能減少對自然的干擾和損害,節約集約利用土地」(註3),非常重視城市不得隨意闖越生態紅線。

粉嶺高爾夫球場興建公屋項目

回到香港看具體事件,在粉嶺高球場興建公屋的項目,相關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目前正由環境諮詢委員會審議,按《環境影響評估條例》規定,環諮會「在接獲該報告文本的60天內,將其對該報告的意見給予署長」,注意兩個關鍵字詞,「可」表示給予環諮會提意見的機會,但沒有要求一定要提意見,「意見」一般理解是「看法、見解」,環諮會委員可以把對報告的質疑作為「看法」及「見解」提出,卻沒有權力或責任對報告作出「通過」或「否決」的「決定」,事實上法律規定:環保署署長是「決定」批准或否決環評報告的唯一責任人,因此環諮會委員不可能「阻礙」任何事情,批評環諮會委員的人們(有意或無意)沒有弄清楚香港法律規定的權責分配,混淆視聽

今次項目涉及城市擴大侵人優質生態環境,環諮會委員質疑環評報告的各個部份,既是履行提出「意見」的法律責任,也在守住「盡可能減少對自然的干擾和損害,節約集約利用土地」(註3)的原則,為香港環境和自然生態把關,他們以行動體現習近平領導的生態文明建設以及促進相關的全社會多元生產和生活改革,指他們「無視習近平講話」,是以偏蓋全,指他們「阻礙改革」更是繆以千里。

我們還應該認識到,香港的環評影響報告制度,是符合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先進制度,在當年「經濟發展」蓋過一切的香港社會氛圍下,睿智的前輩奮力為香港建立一道保護城市環境和自然生態的防綫,在重重壓力中艱苦運作多年,超前配合習近平幾個堅持原則裏的「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甚至成為內地建設生態文明工作的參照,因此香港的環評報告制度彌足珍貴,這個制度多次阻礙地產商入侵生態敏感地方建屋發財,被他們視為寇讎,欲毀之而後快,今次是否有人借題發揮,藉機發難打倒環評度制度,值得思考,我們必須嚴密監察,千萬不可讓地產商得逞。提醒政府,習近平說:「制度的生命力在於執行,關鍵在真抓,靠的是嚴管」。

至於「權貴」話題,有些人把反對以生態敏感土地用來建公屋的人等同支持粉嶺高球場繼續成為少數人俱樂部,是放話人故意誤導,大概意在刺激民間的仇富心理,使民間憎恨提倡重視生態的人。這些人製造社會對立,為社會製造不穩定,很不可取,事實上我和眾多愛護自然的人都反對粉嶺高球場只由少數人享用,我們認為優秀如斯的好山好水和生態環境,應該讓香港市民共享,所以有香港中央公園的倡議(註4,得益者是全港市民。指我們為權貴服務,絕對是指鹿為馬,是莫須有的罪名。

有論者云:劏房戶上樓是緊迫需求,否決項目是忽視基層生活困苦,很不應該。這句話不是全無道理,以生態原因反對項目的人也心有戚戚,不過目前這個處境源自多年來政府未敢下大決心,收回在新界廣闊平原地上面積百公頃計的已破壞土地,用作公屋用途,只揀沒有「對手」或「惡人」的地方動手,來到此刻的尷尬不可怪罪愛護生態的人,怎樣解困就看香港政府領導層的智慧了。

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不應該靠破壞好山好水,應該瞄準大片已破壞土地,收地不怕惡人,這樣才符合習近平的「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精神,以及「盡可能減少對自然的干擾和損害,節約集約利用土地」這個配合「生態文明建設」和全國適用的原則,也不會招惹愛護生態人士的反對,為社會創造「和諧」,為未來香港人帶來「美麗」。

習近平:“建設生態文明,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香港政府勉之。

 

1    王建軍,2018:論生態文明入憲後環境條款的整體性詮釋  《政治與法律》2018年第9   http://fzzfyjy.cupl.edu.cn/info/1059/10115.htm

2       習近平,2018:加強生態文明建設必須堅持的原則(全國生態保護大會上講話)  見:《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第三卷》359-365  外文出版社  2021

3    中央人民政府網站,20131214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舉行 習近平、李克強作重要講話  http://big5.www.gov.cn/gate/big5/www.gov.cn/ldhd/2013-12/14/content_2547880.htm

4    《草雲居》,2022814日:香港的中央公園在粉嶺高球場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2/08/blog-post_14.html

2022年8月14日 星期日

香港的中央公園在粉嶺高球場


我們認識的國際大都會如紐約、倫敦,都有一個「中央公園」,提供氣氛安寧、生機盎然的廣闊空間,讓飽受生活壓力煎熬的市民有一處享受悠閒之所,放鬆,放空,吸收自然的能量,恢復神采奕奕,再投入步伐急促的生活。香港自稱「亞洲的國際大都會」,我們的「中央公園」在哪裏?

倫敦的海德公園擔當了「中央公園」的角色,面積140公頃,紐約位於曼克頓的中央公園面積340公頃,悉尼的百周年公園面積189公頃,回望香港,最出名的港島維園面積只有19公頃,面積最大的大埔海濱公園是22公頃,只是人家的零頭,相差極遠,似乎香港沒有配得上「中央公園」概念的地方。

我花了一點時間掃瞄香港地圖和衛星照片,發現我們原來已經有一片「中央公園」級數的開闊植怶,就是粉嶺高爾夫球場,分別只在目前它是球會的私人地方,不是一般意義的公園。

粉嶺高球場面積170公頃,比海德公園稍大,配得上大都會「中央公園」的期望規模。球場始建於1911年,經過百年營造,四成以上土地是樹林,其中四百多棵樹符合「古樹名木」標準,加上高球賽道綠草如茵,走在視野開揚的球場內,感覺就像回到自然的懷抱,身心舒暢。讓我們想像一下,把這片土地轉化成香港的「中央公園」,向香港公眾開放,到時大家可以公餘一家人到來散步、野餐、觀賞花草或雀鳥,或甚麼都不做,卧看藍天白雲,讓時間溜過,輕輕鬆鬆過一天,是不是想一下都開心?


粉嶺高球場位於圳河以南的平原上,南靠雞公嶺和大刀屻、東西兩個方向離開沙頭角海和后海灣約略等遠,在這個意義上正好坐落2021年政府宣布的北部都會區中央,將來建成公園很配得上「中央」兩個字,當然公園理應向全港市民開放,也可看成是香港的中央公園。

現實裏粉嶺高球場能否成為「中央公園」是未知數,但是房屋發展的壓力已漸漸迫近,前幾年市民眼見土地短缺,而面積龐大的球場卻只限「上流社會」人物出入,難免觸發基層社群的矛盾情緒,反覆要求政府收回粉嶺高球場的土地,用作興建公營房屋,以解基層居住環境惡劣之苦。

在這個背景下,2018年底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建議局部發展粉嶺高球場位於粉錦公路以東的32公頃土地,作為短中期抒緩土地短缺的選項之一,2019年政府宣布接受建議和展開具體工作,同時表明不會收回其餘140公頃作發展用途。

目前該發展項目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正由環境諮詢委員會審閱,環保署署長收到該會意見後,將作出法定的決定。環境評估報告的通過與否,本應是技術性含量很高的討論,一般人難以置喙,但是根據法例要求,所有環評報告都必須處理兩個問題:(1)項目是否必需?(2)項目有否替代方案?

我們應該注意到:2018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作出提議時,政府尚未展示決心大量收回新界的土地,土地供應步伐極慢,故此很多聲音要求向粉嶺高球會要地可以理解,但是過去幾年香港政府在收回土地方面出現了大幅度的正面變化,2019年之前五年政府只收回20公頃土地,2022年之前三年收回土地量達120公頃,還預計2027之前五年預期收回多達500公頃,,

政府提交的環評報告裏展示了項目的發展規模,只需要8公頃大的地盤,遠少於預計收地500-600公頃的新土地,因此項目完全可以在別處執行,不破壞粉嶺高球會的優美自然環境,據此推論,環評報告所提的「項目」,既不是必需,也已經有替代方案(即把屋建到以上提到的500-600公頃土地上)。從大局着眼,政府應主動取消在粉錦公路以東的粉嶺高球場土地上建屋的項目,這樣的話,環評報告就失去了意義,政府也應主動徹回並且在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的框架下,展開把粉嶺高球會轉化為北部都會區以至香港中央公園的規劃研究。

鼓勵大家努力想像粉嶺高球會成為香港「中央公園」和去那裏遊玩的開心感覺,以及以大家各自的方法告訴政府:廣大市民希望這裏將來變成位於北部都會區的香港中央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