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哪裏最熱?以及雷雨觸動的思考



昨天談臭氧,今天(718日)談熱,而且是很熱,位於香港西北角的濕地公園錄得37.9度,元朗公園37.6度,赤鱲角機場37.2度,其實35度已經是難耐的熱,濕地公園幾乎達到38度,熱到令人咋舌,簡直足以殺人!

1  2019718日氣象站最高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最熱的氣象站位於香港西至西北部(圖1),跟風向有關,與昨天一樣,清晨的背景風是微弱西北風,到了上午11時,海風已經從東面進入,到了下午2時全境轉吹東南風(圖2),地面整天在太陽曝曬下不斷加熱,午後來到新界西北部的空氣,長時間接觸地面,因此相對特別熱,從沙頭角到屯門一線的氣溫接近或超過36度,不難理解,至於赤鱲角錄得超過37度,一方面位於大嶼山陸地下游,另方面機場大量三合土地面吸熱特多,因而推高氣溫。

2  2019718日下午2時風向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另外一組氣象站錄得35度以上高溫,黃大仙、九龍城和天文台(尖沙嘴)反映城市化的後果,跑馬地與谷地地形有關,沙田則大概兩個因素都有。


俗語說「物極必反」,元朗和濕地公園(天水圍)一帶熱得厲害,促成熱空氣急促上升,下午1時後終於觸發了一場雷雨,帶來2030毫米雨量(圖3),雨區曾經向荃灣方向移動,不過再往向東走地面空氣不夠熱,無法維持下雨的機制,雨也就停了。這段時間天文台發了雷暴警告,因為行雷閃電只在局部地區發生,港九和新界東的市民可能懷疑天文台無的放矢。分區天氣預測不容易,因為下雨「得」與「唔得」只差一線,今場雨就是一個好例子。
3  2019718日下午2時至3時雨量 (來源:香港天文台)
熱令雷雨發生,元朗一帶的雨為該區消除酷熱(圖4),由下午1時前高於37度下降到3時的27度左右,跌幅達10度,隨着地面氣溫下降,空氣再升不上天,雨也就停了。俗語云:「熱到掬出雨」,內裏頗有深意,熱帶來雨,雨帶來清涼,補償之前的熱,卻又反過來制止雨繼續下,過程是由不平衡經過一番周旋後回到新的平衡。

 2019718日元朗公園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大自然由無數部份構成,互相支援又互相制衡,某個參數超越穩定的界限,自有回應機制進行調節,讓「越軌」的情況回歸「正軌」,熱得太過便下雨涼它一下,很簡單,很直接,不加思索,自然而然,回顧人類社會,原理大同小異,出現偏差,自有制約力量出來對應,局面或許有點動蕩,不過往復交融藕合後,自有新的平衡出現。

香港一個月來的大規模遊行像今天的雷雨,我們應該找出是甚麼因素把它「掬」出來,然後嘗試促成寓言裏的天降甘霖,為社會降溫,在調節後的新穩定狀態下繼續前行。

香港目前的困局,複雜程度遠超物質世界的「熱到落雨」,涉及遠因、中因、近因,範疇包含歷史、地理、文化、社會、政治、經濟、環境、謀生、居住、生活、社會流動、價值觀念等,可不是一人一句便可概括得出頭緒,而急需聘任智者群體深入研究,才能梳理出來龍去脈。不這樣做,靠直觀的修修補補,抓不到問題核心,對不了症下藥,恐怕問題會沒完沒了。

一場局部地區性雷暴,讓我想得很遠。


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盛夏臭氧事件的遠因近因



今天(717日)下午2時香港數個地點的臭氧數字超過200微克/立方米(以下簡稱為單位),相比香港的空氣質素指標160單位,是十分常高的水平,涉及的觀測站由東向西是塔門、大埔、元朗、屯門和東涌(圖1),大概為日曬造成的海風與背景的西至西北風匯聚的地方,圖中以綠色虛線標記,其後各地數字繼續飇升,甚至有超過300單位的紀錄,本文只談到下午2時的情況,從案例展示這類事件的遠近因。

1  2019717日下午2時香港境內臭氧水平和地面風向  (來源:臭氧數據環保署底圖天文台)
這次高臭氧事件要從前兩天基本上吹西南風說起,那時空氣來自海洋,所以相對乾淨,但是由於熱帶低氣壓丹娜絲從東方移近(註1),本地的背景風向轉為大致西至西北,見今天(17日)早上8時京士柏氣象站的高空探測數據(圖2)和地面觀測站報告(圖3),隨着風向的轉變,空氣源頭變成內陸,人類造成的污染物隨風來到香港,今早早上赤鱲角的能見度下降與風向轉變基本上同步(圖4)。

熱帶氣旋移近的另一連帶現象是下沉空氣和陽光普照的晴朗天氣,把西至西北風污染空氣裏的氮氧化合物轉化為臭氧,曬了整個上午後通常在午後兩三點達到高水平,然後視乎境內氣流的具體情況,各處或升或跌。

為甚麼臭氧最高水平不是均勻分布呢?一方面因為香港多山,另方面必須了解上午至下午香港境內風向的變化。由於太陽曬射,陸地升溫,推動海風出現,香港東面吹東風,西面則西風顯得更有組織,到了11時,雙方碰頭匯聚的地方成為一條輻合線(圖5),圖中以綠色虛線標記,大致走向是筲箕灣-沙田-沙頭角,氣流匯聚的地方也是污染物堆積之處,成為潛在高臭氧水平的黑點,不過11時太陽仍未到最高處,要等到下午2時左右才見臭氧高潮,而這時輻合線已經推進到新界北區-屯門-東涌一線,於是形成圖1所見最高臭氧數值分布的情況。

香港高臭氧的日子往往與颱風從東面移近有關,環流令香港吹大致來自西北的風,帶來內陸的污染空氣,尤其是氮氧化合物,颱風前方的晴天又把污染物在陽光曝曬下化為高水平臭氧,再加上海風作用把污染物困住,在香港境內造成局部地區的特高臭氣水平。

物理世界是相對簡單的,但是今天的臭氧事件已經涉及多元因素,包括:遠因(區域空氣污染、香港位置及山勢)、中因(熱帶氣旋)、近因(海風)等,更何況人間世複雜得多的社會現象,任何以單一因素去解釋香港眼前事件都是過度簡化的嘗試,是不科學的,必須集眾人智慧,跨學科和跨時空去審視,才能見到多維的圖像,才有可能想像未來要做甚麼去避免重蹈覆轍。


1 2019717日上午8時天氣圖連結:http://www.hko.gov.hk/wxinfo/currwx/wxchtbig_uc.shtml?chart=2019071708

2  2019717日上午8時京士柏氣象站高空探測數據:低空500米以下吹西至西北風 (來源:香港天文台)
3  2019717日上午8時地面風向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4  赤鱲角風向及能見度:717日清晨能見度開始下降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5  2019717日上午11時地面風向:海風從東面進入陸地,綠色虛線標記與背景風匯聚的地方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

印度白花菜的啟示


凡事總有漫長的過程,中間有不同的階段,隨着時間過去和客觀條件成熟,從此階段到彼階段自然水到渠成,不可勉強,不必急燥,只能做好準備和等待。
 
從右到左:淡色的幼花蕾、粉紫的花蕾、藍紫的盛開花、花後期轉淡、白色的「花」長出種子莢、幼種子莢、成熟種子莢。

後記:熟悉植物的朋友指出可能是皺子白花菜,謹此說明。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共同總結向前,共建美好香港



過去幾星期,修訂逃犯條例在香港引起扣人心弦的變化起伏,百萬計的人遊行,金鐘出現大型衝突,動蕩令人擔心憂心,香港是我們的家,怎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後怎麼走下去?

最近幾年,多次碰到青年人對我說香港絕望,甚至想移民,由於香港的物質生活在世上算是中上水平,很長時間我難以理解,為甚麼他們會生出窒息的感覺?多了交流,才漸漸感應到他們眼中的香港,既得利益者佔盡社會好處,教育幫不了脫貧,多勞並不多得,不少人「打散」沒有穩定崗位,只有日薪的零散工作)以致看不到人生有提升的階梯,眾多公共議題中(如喜帖街、高鐵、東北發展),他們的聲音重複地被忽視,他們的腦袋於是充滿無力感。

有人比喻他們為愈來愈乾燥的大堆柴木,一碰火花便會迸發爆炸性的火熖,修訂逃犯條例因緣巧合成為火花,觸發史無前例的動蕩,其實就算沒有修訂逃犯條例,始終會有其他偶發的因子成為炸彈的導火線。

也是這些年,我就一些公共議題發表意見,如郊野公園、第三條跑道、住屋問題、土地供應、人工島等,但是文章寫了之後,就像對着大樹說話,感覺不到甚麼效果,三跑在未來功用毫無保證下糊裡糊塗啟建了,政府在地產商牽制下,壓不住樓價又建不出「大庇天下寒士」的「廣廈千萬間」,違反普通常識的人工島又像火車頭般向前衝,愈來愈覺得香港社會困在落伍思維中不斷走下坡,很痛心但無能為力,我跟青年人一樣沮喪和鬱悶(雖然年初政府宣布不再向郊野公園要地建屋算是少許抒緩,可惜這個案例在香港大局之中似是例外多於主流)。

雖然痛心,我沒有仇恨或敵視不接受意見的官員,仍然相信大家生於斯,長於斯,以香港為家,愛護香港,珍惜香港的一切,不會壞心腸到想香港混亂、衰敗、墮落,只是他們受制於成長中累積的知識和經驗,遵循以前「行之有效」的管治概念,未察世局人情的變遷,又受到圍着他們轉的精英或財勢群體的無形影響,以致未能調整價值觀念和視角,未能貼近時代和基層, 未能因時制宜地變革政策和推行配合措施,解民之所困,急民之所急

出現這個情況原因很多,如:殖民地政府不培育本地政治人才,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搵錢太易」以致思想凍結(「搵錢至上」、「經濟第一」、「地產最重要」),新自由主義盲目相信市場力量等,陷在舊價值觀念裏的官員絕不容易自覺被困,就算有所醒覺也不容易以小螺絲身份改變巨大機器的方向,我曾經在機器裏工作,對情況有點親身體會,因此理解現役官員的處境,不會視個別官員為敵人。

在反修例運動中,眾多香港人表達了熾熱的愛港之心,通過集會遊行竭力守護香港的獨特精神價值,成功阻截修訂逃犯條例也成為全體香港人很重要的自我認識課堂。基於「愛之深,責之切」,隨後出現了針對個別官員的抨擊和下台要求,甚至視他們如同寇讎,這也許是社會運動無可避免的成份,但是我擔心:做好香港需要全體港人團結努力,過度聚焦針對個別人,播下的仇恨種子會茁壯成長,社會內部互相猜忌和對抗加劇,分裂將會更激烈,香港再無進步的基礎可言

絕大部份香港人包括我在內,都希望香港好,願望大家諒解官員做決定時,實際上受制於時空大格局和個人經歷和見識,偶然會「好心做壞事」,但不會故意搞破壞,關鍵在發生錯誤後,促成他們深切反省,汲取教訓,及時調整價值觀念和視角,貼近時代和基層,因時制宜地變革政策和推行配合措施,這樣政府和社會才得以同步向前


經常講教育孩子需要讓他們從錯誤中學習才能成長,原則也適用於政府和官員,如果凡有錯就撤換官員,最後只會剩下「不做不錯」的人,政府不會改變也不會進步,最終連累社會本身受苦 。為香港的美好未來籌劃,祈求大家採取積極導向思維,把能量集中在「事」之上,至於「人」則以匯合最大多數為目標,也讓出錯的官員戴罪立功

我誠懇敦促主要官員視今次事件為整體香港的學習機會主動聯繫民間社會,一起透過反省、交流、磋商、論證,找出動蕩的根源,然後重新出發,舉香港之力消除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同時以與時代形勢匹配的思維,共建美好香港

做好這件工作,社會才能從動蕩回歸穩定,政府作為香港的守護者,有責任牽頭採取行動,不要再讓民間失望。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深層次矛盾 - 聚焦建設社會


香港這幾個星期發生的事,令人憂心和擔心,必須找出導致社會不安的原因,這是複雜的問題,不是三言兩語解釋得了,概而言之,有近因,也有遠因,其實很多年前已經有跡可尋。
翻查舊文,原來2011年倫敦暴亂之後,我曾經談到:「香港以GDP量度的所謂「繁榮」,沒有為香港帶來「安定」,反而在不同的領域,以不同的過程,製造或誘發多種的不穩定因素,情況有點像倫敦,我們是否正在走向一次必然中的偶然?」(註1),又提到:「貧富懸殊是倫敦發生暴亂的原因之一 ... 反思香港 ... 工作人口三分之一的收入過去十多年實質下降,中產人士的工作則日益疲勞,沒法過正常的家庭生活 ... 我們是否向着倫敦的方向走? (註2)。



再往前看,2005溫家寶總理已向特區行政長官指出深層次矛盾的問題,不過曾蔭權限於見識,把它簡化為經濟問題而忽視貧富懸殊這類社會議題,沒有對症下藥。
2014年佔中之後,政府仍然抓不到深層次矛盾的核心,繼續抱持所謂行之有效的「基礎建設,經濟發展,社會安定」方程式,大手筆花錢建這建那,千億建三跑,萬億建人工島,卻沒有花同等的錢在建設社會,貧富懸殊持續甚至惡化,工時增長人所共知,清潔工人辛苦又低薪,不少青年人「打散」,生涯規劃沒有着落。
鳴謝:香港01
2017年房屋問題成為社會熱門話題,我又說過:「土地供應鏈斷了多年,不能短期內扭轉,建屋又動輒需時數年,五年之間市民看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更不幸的是世界各地游動資金湧港,進一步推高樓價 ... 「上樓難」的苦惱遲遲不減,焦急卻不斷增加,社會燥動增溫,碰上其他方面的觸動,2014年的「佔中」幾乎是無可避免之事。」(註3)當時很擔心,情況不變,「佔中」之類的情景會再臨,很遺憾真的發生了。
今次動蕩之後,希望政府認真內省,認識到以前曾經有效的「基礎建設,經濟發展,社會安定」套路今天已經不合時宜,以後不能只講「基建」和「經濟」,必須調整施政的根本指導思想,轉而聚焦在多元方式建設社會安定,需要跑到基層之中了解市民生活中面對的艱難,切中時弊,才能有效論證和成功執行真能解決深層次矛盾的應對措施

這幾天新聞報道說政府表達了關心青年人的想法,這是好事,至於應該怎樣做需要大家多提意見,在我來說,第一件事也許就是多點提供公屋和採取措施把樓價壓下去(但不要簡化為「人工島」),我和不少身邊朋友都說寧願自己的物業跌價,也不希望青年人負擔太重和活得太苦,政府放膽做吧。


1  《草雲居》 2011819日:倫敦暴亂聯想:繁榮 = 安定?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html
2  《草雲居》 2011820日:倫敦暴亂聯想:貧富懸殊與社會安定  
《草雲居》 201735日:住屋是社會安定之本,房屋政策必須重歸正軌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7/03/blog-post.html



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落地大玻璃窗 - 加熱、耗用電力



香港人受了地產商洗腦,有一個錯覺,以為「落地大玻璃窗/門」是「有型」的設計,是所謂「毫宅」和「甲級寫字樓」的標誌,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落地大玻璃其實會為室內大幅加熱,導致耗用大量電力製造冷氣,以及連帶增加香港的二氧化碳排放,加劇氣候變化,影響人類未來。

落地大玻璃令室內增溫的原因包括:

1.     玻璃是導熱體,屋外空氣比室內空氣熱時會把熱量傳入屋內。
2.     光穿過玻璃入屋後,會直接曬熱牆壁、地面、家俬等,再傳熱給室內空氣。
3.     玻璃會吸收部分陽光,變得很熱後,再以輻射熱方式射向室內(坐過玻璃幕牆旁邊的人都有深刻體會)。
4.     玻璃會吸紅外線,室內熱的物件放出的紅外線輻射被阻擋,使室內更熱,這是人所熟知的溫室效應的基本原理。

3項是絕大部份人忽略或不明白的增溫因素,有些人為了減少(2)的作用,選擇了用有色玻璃截住入屋的陽光,也有採用某些塗料吸收穿過的陽光,但是「截住」或「吸收」都把部份陽光能量留了在玻璃之上變成熱能,推高玻璃的溫度,一則直接加熱緊貼玻璃的室內空氣,二則以熱輻射方式把熱能送入室內,因此落地玻璃只是拖延而沒有實質阻擋太陽光裏的熱量進入室內,更有甚者,在陽光曝曬下,玻璃門窗溫度升到遠高於室外溫度,落地玻璃不只是被動的導熱體,而是一部巨型的製熱機器,像冬天用的輻射式電暖爐一樣

為了讓大家多認識落地玻璃的加熱禍害,我在家裏進行了一個簡單觀察實驗。今天(62日)下午二時半左右短暫時間有陽光,大致吹西至西南風,天文台氣溫約28度,在客廳陰暗處的氣溫也是約28度,我用紅外線測溫儀器量度了客廳落地玻璃、地面和牆壁(胸部高度)的溫度(圖12)。

1    客廳牆壁和地面溫度
2      落地玻璃窗和隣近地面溫度
3      陽光入屋約半米(從玻璃量起)
 在天陰多雲的背景下陽光不算猛烈,落地玻璃的表面溫度已經比室內外氣溫高出78,靠近玻璃約一米之內的地面溫度相對較高,如果今天是大晴天,升溫恐怕會高得多。

靠西面(圖1上方)的牆壁溫度由近玻璃處29.7度下降到遠處的27.7度,靠東面的牆壁有點不同,近玻璃處稍涼27.9度,相信與入屋的風吹拂有關,移入到後面的溫度跟對面牆一樣是27.7度,落地大玻璃窗對面的牆量得28.1度,比成兩幅側牆稍暖,應該是昅收了大玻璃的輻射熱有關。

這個簡單實驗印證了落地大玻璃在太陽光下等於一部輻射型暖爐,對室內有加熱作用,將來研究香港長遠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策略時,必須好好認識和掌握這個問題,設計和建造未來的屋宇,除了根據傳統嚴管建築外牆的導熱性能,還要規範大幅玻璃的使用,核心是限定不得以大幅玻璃作外牆,減少太陽曝曬下的額外製熱量,這樣才能減少碳排放,為減緩氣候變化作出與香港國際大都會匹配的世界責任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香港人在印尼為保育中華鳳頭燕鷗出力

香港人要看得起自己,我們有國際視野、有與東南亞國家緊密聯繫的傳統、有良好的跨文化溝通能力,因此能夠在促進國際合作的事務上,作出突出貢獻,以下舉一個例子說明。
在中國東海和印尼之間遷徙的中華鳳頭燕鷗(舊名:黑嘴端鳳頭燕鷗)失踨半世紀後再被人發現,但是數目少而極度瀕危,進行拯救必須先知道牠的行蹤,才能在牠的繁殖地和渡冬地採取保護措施。(註1
中華鳳頭燕鷗往來東海與印尼之間,但細節未明
剛過去的冬天,香港觀鳥會以香港人特有的國際聯通能力,組織研究隊伍,前往印尼東部島嶼,嘗試把衛星追蹤器安裝在中華燕鷗身上,起動以現代科技找尋中華鳳頭燕鷗遷徙路線的工作(註2),希望以成功保育黑臉琵鷺的模式(註3),以二十年的堅持,聯合中華燕鷗活動範圍內的所有國家,建立穩定的中華鳳頭燕鷗種群,最好達到四位數目,最終能夠像黑臉琵鷺「脫瀕」。
中華鳳頭燕鷗(圖的中央,嘴端黑色)經常混在大鳳頭燕鷗群之中
攝於印尼 (鳴謝:香港觀鳥會)
今年在香港觀鳥會在印尼的工作,只是漫漫長路的起點,香港有幸以倡導者身份作出貢獻,是我們的光榮,也是香港人發揮自身強項的好例子。

以下提供的較詳細資料(參考註
1),讓大家深入一點了解保育中華鳳頭燕鷗的背景。
中華鳳頭燕是全球最稀有的海鳥之一, 1937年在中國海岸錄得之後,六十多年再無目擊紀錄,一度被認為已經滅絕, 2000年在馬祖列島再發現四對中華鳳頭燕鷗,全世界興奮不已,目前全球只有不多於100隻中華鳳頭燕鷗,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極度瀕危。
中華鳳頭燕鷗是遷徙鳥,經常混在大鳳頭燕鷗群中,行為也相似, 要保護中華鳳頭燕鷗和促進數目增加,必須先知道牠們在哪裏繁殖和渡冬,以及遷徙經過甚麼地方,然後結合沿途各國的方量,採取保護措施,包括建立燕鷗保護區,成功保育黑臉琵鷺就是經過迠樣的漫長過程。
中國內地已經在近岸島嶼進行了招引中華鳳頭燕鷗繁殖和保護繁殖地的工作(來自香港的專家陳承彥留守島上達三個月,註4),多了繁殖紀錄,把種群數目略為提高,但是對於渡冬地和遷徙路線所知極少,急需研究,這是香港觀鳥會今年前往印尼嘗試把衛星追蹤器安裝在中華鳳頭燕鷗身上的背後原因。
相對於在繁殖地(如韓國或台灣),在越冬地點進行進行這項工作是是較安全的,因為候鳥能夠抵達度冬地,證明身體較強壯,體型較成熟,比較能背負追蹤器飛行,更重要是不會騷擾牠們的繁殖。
保育中華鳳頭燕鷗,長路漫漫,幾年來已經向前走了幾步,還是有希望的,香港人在這件事裏,由開始就有參與,願望堅持以我們的獨特優勢,作出貢獻,讓中華鳳頭燕鷗種群再興。

1     香港觀鳥會網頁 「拯救瀕臨滅絕的中華鳳頭燕鷗」
4     明報,2014815「港男守護13極瀕危鳥誕生,留浙江孤島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