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8日 星期二

公私營合作侵蝕香港政府土地規劃權


規劃權及變化起源

規劃香港的城市發展,是對全體居民未來福祉的承擔,因此土地規劃權是行政權的核心部份,歷史上港英政府規劃荃灣、沙田、屯門等新市鎮,由選址、收地、建設等,全在行政體系掌控下進行,除了把人搬入去,還規劃工商區提供就業機會。 

1980年代起,香港迷信自由市場,流行「小政府,大市場」口號,鼓吹所謂「公私營合作」,香港的地產市場由大地產商壟斷,「市場」逼向政府,自此土地規劃權以不同形式流失。 

從天而降的天水圍

公私營合作侵蝕土地規劃權的故事從天水圍說起,直到1980年香港政府從來沒想過在這裏建設新市鎮。 

某地產集團(下稱”M”)於1970年代末期取得天水圍近500公頃土地業權,主動向政府提出興建數十萬人口的新市鎮,以撥出部份土地予政府建公屋作為引誘,1982年政府出資購入 M持有的整塊土地,卻同時把部份土地回售給 M作發展用途(即今嘉湖山莊)。 

天水圍新市鎮:只是「睡房區」,沒有匹配工商區

政府被動地發展天水圍,沒有嚴謹的規劃研究,匆忙中只顧把人遷入去,沒有像以前的新市鎮規劃工商區,以致天水圍居民需要跨區就業,早出晚歸,導致出現種種家庭事故,「悲情城市」禍根早於地產商偷走政府的規劃權時種下 

更令人費解的是政府與 M簽下屈辱協議,在政府擁有的土地範圍內的商業活動,M竟然擁有否決權,香港行政權被私人企業奪去的程度令人髮指,後果之一直接影響民生:天水圍餸菜價格長期全港第一昂貴。

 數碼港

另一侵蝕規劃權的公私營合作例子是數碼港,1999年某私人集團(”P”)主動向香港政府提出在鋼線灣建立一座「數碼港」,聲稱可以令香港成為亞洲矽谷,政府不知何故上釣,又一次由私人企業取代政府作出規劃決定

 2000年政府與P簽訂了公私營合作模式的協議,P負責興建「數碼港」的幾棟大樓,政府則出資興建基礎建設,2004年數碼港落成,科技研發失踪,十七年過去了,協議最成功的部份只有貝沙灣地產項目,錢給商人賺了,但有誰覺得香港是「亞洲矽谷」?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轉折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2012年最後一輪公眾諮詢時,諮詢文件列出政府立場:採用「傳統新市鎮發展模式」,政府收回所有規劃區內需要的用地、進行基礎建設後才出售土地供應私人物業市場。 

同年行政長官改選,香港湧現打擊新任行政長官和反對政府各種措施的浪潮(地產商有份嗎?),政府威信嚴重受損,諮詢捲入多方勢力的角力,最終地產商達到目的,逼使政府放棄「全部收地」的立場,容許他們所謂「原址換地」,可以在原本擁有的農地上建樓,政府美其名為公私營合作,本質上政府的土地規劃權被侵蝕 

地產商繼續努力

地產商很熱衷推動「公私營合作」,2018年成功游說政府引進「土地共享先導計劃」,以交出部份土地建公屋為交換,讓他們囤積的農地可變成住宅用地,是天水圍的翻版,實際意義是侵蝕政府的土地規劃權 

地產商又不斷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改劃手上土地為住宅地,間中會成功,累積起來成為對政府規劃權的蠶食,近期例子有南生圍以南十公頃土地,地產商申請改劃用以興建29幢私人住宅和1幢公屋,地產商竟然代替政府決定在偏遠地方建公屋,匪夷所思 

地產商以多元手段尤其是公私營合作名義搶奪政府規劃權,劣跡斑斑,令香港人捱貴樓,令窮人住到錯誤的地方,已經去到影響政權穩定的地步,政府必須醒覺不能與虎謀皮,從此放棄所謂公私營合作 

註:     本文根據以下文章刪節而成

明報,2021530日:公私營合作侵蝕土地規劃權

2021年5月20日 星期四

地產商篡奪香港土地供應權故事


回歸後香港的地產商想方設去蠶食政府的行政權,20022013年間篡奪土地供應權,導致土地和房屋供應萎縮,樓價和租金飇升,平民辛勤工作但看不到前景,社會流動停滯,埋下不穩定和騷亂之伏線。

接近九七回歸,地產行業的興旺被看成香港繁榮的指標,在地產商和地產經紀的催眠下,19961997期間社會盲目相信樓價只升不跌,住宅單位變成炒賣的對象,樓價狂飇形成資產泡沫

1997回歸後不久,亞洲金融風暴衝擊經濟,樓價應聲下跌,同樣情況出現在新加坡,兩地的私人住宅樓價從2003 / 2004年間起走在上升軌,顯而易見1997之後幾年香港的樓價起伏反映外圍經濟因素,1997樓價下跌不能頼香港政府。


香港和新加坡樓價指數變化(1994-2020

(上:中原城市領先指,註1,下:Private Residential Property Price Index,註2


負資產事件搞出勾地表

不少香港人於1997樓價高峰接了火棒,付了樓價5%便當業主,金融風暴後樓價急速下滑,市場價值跌低於貸款額,成為「負資產」,一旦銀行要求立即還款,業主便失去物業,還欠下一身債,處境惡劣,負資產業主人數一多聲音就大,罵政府無能害他們。

這時別有用心的群體展開宣傳,指樓市需要「救」和政府有責任「穩定樓價」,聲稱:土地供應太多和公營房屋太多,導致樓價下跌,更逐步強化「政府必須減少土地供應」去「恢復」市場平衡的說法,由於地產思維範罩香港,負資產業主又取得「苦主」道德高地,輿論和政界為他們發聲「求助」,不知不覺間幫助了地產商向政府增加壓力 

1999年政府宣布成立「勾地表」新制度,列出政府可供出售土地的清單,但是要等待地產商申請和保證「合理價錢」,政府才進行公開拍賣,從此地產商插手決定哪片土地可以賣,哪片政府準備好的土地也只能繼續曬太陽,政府的出售土地權被蠶食了 

停止主動賣地  有違行政主導原則

勾地表制度初期,政府仍然主動拍賣土地,但是隨着負資產事件閙大,「穩定樓價」的聲音增強,受地產思維控制的香港社會與地產商共舞,加大壓力要求政府減少土地供應和減少公營房屋逼人買私樓,以政策介入干擾「自由市場」。 

在地產商的軟硬兼施下,政府於2002年屈服,推出「孫九招」(註3),重中之重的一招是取消政府主動拍賣出售土地,土地供應權改由地產商透過勾地表控制,當時說是非常措施,誰知一拖十年,勾地表制度等到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才頂住各方勢力於2013年取消,由政府奪回土地供應權。 

大家注意:20032013十年之間,香港不是沒有土地,而是政府自縛手腳,有地不能賣,反過來任由地產商壓縮供應量,抬高樓價,十分荒唐。從法理角度看,以勾地表取代政府賣地,政權核心的土地供應權變成地產商主導,違反了基本法「行政主導」的原則。十年磋跎,大錯鑄成,香港每年新落成私人住宅單位由20022003每年超過25,000個,暴跌至曾蔭權任行政長官後期20082012平均少於10,000個(註4),跌幅達六成。 


現在香港人大概都知道,由獲得土地到建成房屋動輒五至十年,遑論重頭找尋土地,房屋短缺大局既成,扭轉乾坤極為費時,因此無論當屆政府多努力,2012年後香港樓價繼續因為供應少而人為地挾高,直到2019年社會騷動和2020年新冠疫症影響,才見停定,對比新加坡方面2013年後樓價沒有再升,是天淵之別 

2020年首季兩地的樓價指數對比2003/4年間的低位或1996/7年間的高位,香港樓價十多年間的總體升幅遠遠抛離新加坡,政府停止主動賣地對香港市民造成的傷害凸顯無遺。 

2020首季對比

2003/4低位

1996/7高位

香港

5.5

+72%

新加坡

1.9

+17%

噩夢未完

 2013年政府取消勾地表,表面上奪回土地供應權,但是噩夢沒有完,地產商沒有罷休,只是改變策略而已,他們在新界屯積以千公頃計農地,以多元手段製造政府難以收回土地的煙幕(事實上回歸後政府收地從未打輸官司),拐個彎壓縮香港的土地供應,同時游說政府採用「公私營合作」或「土地共享」概念,讓他們擁有的土地搞活成為住宅用地,企圖繼續發剝削香港廣大市民的財。 

香港政府必須汲取與地產商交往吃大虧的教訓,認直查清楚地產商還在甚麼領域侵蝕行政權,加以遏制,並從此守住行政權,用好行政權,為香港人民謀幸福。  

1       來源:http://hk.centanet.com/CCI/index

2       來源:https://data.gov.sg/dataset/private-residential-property-price-index-by-type-of-property

3       香港01201966日:孫明揚倡向發展商施壓 難掩當年禍港真相  https://www.hk01.com/01%E8%A7%80%E9%BB%9E/337788/%E5%AD%AB%E6%98%8E%E6%8F%9A%E5%80%A1%E5%90%91%E7%99%BC%E5%B1%95%E5%95%86%E6%96%BD%E5%A3%93-%E9%9B%A3%E6%8E%A9%E7%95%B6%E5%B9%B4%E7%A6%8D%E6%B8%AF%E7%9C%9F%E7%9B%B8

4       立法會研究刊物,2013528日:香港的房屋供應 IN20/12-13  https://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sec/library/1213in20-c.pdf

本文依據2021年5月16日刊於明報的文章簡化而成,原文見:https://ol.mingpao.com/ldy/cultureleisure/culture/20210516/1621102463607/%E8%A1%8C%E6%94%BF%E6%AC%8A%E6%B5%81%E5%A4%B1%E6%95%85%E4%BA%8B%E7%B3%BB%E5%88%97-%E8%A1%8C%E6%94%BF%E6%AC%8A%E9%9A%A8%E5%B9%B4%E6%BC%B8%E5%89%8A-%E5%85%88%E5%BE%9E%E5%9C%9F%E5%9C%B0%E4%BE%9B%E6%87%89%E6%AC%8A%E8%AA%AA%E8%B5%B7

2021年5月2日 星期日

全球零碳排放有希望

422日的氣候𡶶會,美國承諾到2030年將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礎上減少50-52%,美國總統也早已講明最遲2050年國家達到零排放的目標(註1),是全球走向零碳排放的里程碑。

社會上有些人很奇怪,開始時拒不接受氣候變化的現實,據此反對採取任何可能影響經濟的應對行動,後來證據愈來愈確鑿,他們又反過來說,氣候變化這麼大,做甚麼都沒用,變成「投降主義」和「僥倖主義」,聽任災難來臨和想像自己不受影響,總之就是不想動,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思想。

面對氣候災難逼近,全人類都要行動起來,可惜2015年巴黎氣候峰會後,全球減排大業受美國國策反覆干擾,令人擔心無法達到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減少到零,產生想放棄的負面情緒,今天想跟大家講,形勢改變了,零碳排放是做得到的,我們必須懷抱希望,人人投入,全力參與,一起阻止災難發生。

為甚麼說有希望?這幾年先後宣布了零碳排放目標的主要國家或組合有:歐盟(2019)、中國、日本、韓國、加拿大(2020)、美國(2021)等,根據歐盟的全球大氣研究排放數據庫(註2),它們的化石燃料二氧化碳排放量佔全球的比例依次為:8.7%(包含英國)、30.3%3.0%1.7%1.5%13.4%,加起來是58.6%,即是接近全球六成的碳排放納入了走向零碳之路,與三年前相比,我們邁進了重要一步,減碳終於有規模地起動了,隨着主要工業國家改變燃料和經濟運作模式,其他國家不得不跟着轉變,因為拒絕減碳者將來或難以在國際貿易中生存。

我同時請大家看看歐盟的情況,感應減碳趨勢已成,減碳前路也明確了。

歐盟是早醒覺氣候變化可能成為災害的地方,2003年熱浪造成幾萬人死亡後更加積極,大力發展風能和太陽能,以及推動節約能源如提高建築物外牆隔熱之類,至今排放量比起1990年已經下降了四分一,2020年甚至做到可再生能源發電比化石燃料還多(註4),歐盟以真實表現證實減碳可行,令不少迷信可再生能源一定比化石燃料貴的人大跌眼鏡。

歐盟化石燃料二氧化碳排放量(底圖來源:註3


雖然目前政策暫時未能把減排軌跡壓下至目標路線,但是隨着
2019年底訂立《歐盟綠色新政》(註5)和2020年訂立《歐盟能源系統融合和氫氣策略》(註6),歐盟將以踏實的綜合策略,陸續推行多元角度和多元參與的措施,支援投資、科技、改造工業和運輸等,其中綠色氫氣的開發和應用成為核心枝術,清晰描繪了未來大幅減碳的路線圖。

減碳必須做,而且做得到。

 

1     The White House, 22 April 2021: President Biden Sets 2030 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Reduction Target.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04/22/fact-sheet-president-biden-sets-2030-greenhouse-gas-pollution-reduction-target-aimed-at-creating-good-paying-union-jobs-and-securing-u-s-leadership-on-clean-energy-technologies/

2     EU, 2020: Fossil CO2 emissions of all world countries.  https://edgar.jrc.ec.europa.eu/report_2020

3     Nature, 22 April 2021: US pledges to dramatically slash greenhouse emissions over next decad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1071-2

4     Euronews, 30 January 2021: More of Europe’s electricity came from renewables than fossil fuels in 2020.  https://www.euronews.com/living/2021/01/30/renewables-beat-fossil-fuels-in-europe-for-the-first-time-in-2020

5     EU, 2019: A European Green Deal.  https://ec.europa.eu/info/strategy/priorities-2019-2024/european-green-deal_en

6     EU, 2020: Powering a climate-neutral economy: Commission sets out plans for the energy system of the future and clean hydrogen.  https://ec.europa.eu/growth/content/powering-climate-neutral-economy-commission-sets-out-plans-energy-system-future-and-clean_en

2021年3月16日 星期二

新冠肺炎疫症四個月回顧


上周末疫症進入低個位數階段,令人覺得趨零有希望,誰知晴天霹靂,一個 Ursus 群組給病毒乘虛而入,再來一波爆發,為了讓大家感應事件的嚴重性,今次圖片展示過去四個月的數字。

 

去年11月中曾經趨零,可惜一群不戴口罩集體跳舞的人為病毒開門,搞得我們兩個月不得安寧,在疫情稍為受控時,聖誕假期的人群聚集又造成波浪,多搞我們一個月,也許大家汲取了教訓,農曆新年雖然造成波浪和為期約一個月,波幅卻細小得多,看來我們社會已經有了能力控制每日確診數字在個位數水平,十分不幸,Ursus 事件出現接近去年11月跳舞群組的極速擴散,令我們再次面對可能為期兩個月的麻煩。

目前不知道Ursus發生了甚麼事,不過事件提醒我們,沒有人可以自覺高人一等,活在病毒的視野之外,不管你身體多健康、職業多高貴,病毒一樣乘虛而入,告誡諸君,公眾地方口罩不離口最安全。

2021年3月5日 星期五

規劃開發新界,補償歷史的忽視


這兩天報章又見到有團體推東大嶼人工島(註1),言論不外乎:土地供應不足,講生態多餘,擔保政府賣地及經濟收益足以抵消工程成本、填海較收地調遷的成本少之類,沒有土地和填海便宜的說法已被數據駁倒多時(註2),此處不贅,至於輕視生態和講賣地收入則反映地產商的病態價值觀念,政府沒有理由盲從,今次想突出談香港新界廣闊土地未被利用的問題。

我們建設香港,必須先有全盤大局觀念,不能只是見一步行一步,縱觀香港百多年歷史,英治時期香港和九龍是割讓土地,英國視為永久擁有,因此有長期規劃和逐步開發土地,形成今天維港兩岸的大都會格局,但是當時新界只是租借地,有歸還中國之日,英國政府沒有動機投資基建,讓新界成為現代化社會一部份,以免給中國任何益處,因此九十九年租借期間,新界像睡了覺的土地,沒有得到配合時代進步的發展。

1997年回歸之後,局面徹底改變了,新界是中國自己的地方,與港島和九龍無異,理應立即展開長遠規劃,讓新界與時代接軌,改善和提升新界的社會和經濟面貎,令人難以明白的是:香港政府沒有醒覺這個根本巨變,竟然只是蕭規曹隨,讓新界繼續在平行時空中漫無目的地遊蕩,二十多年來,夾在香港和深圳兩個先進大都會之間的新界,理應近水樓台先得月,但是由於欠缺發展大方向,新界沒有成為飛躍發展的一部份,只有天女散花式的棕地處處,經濟效益極為低下,還令香港付出破壞自然環境的沈重代價,更可惜的是嚴重浪費原本可供城市建設的土地,也沒有為新界人帶來改善生活的合適社會和經濟發展。

回歸前九十九年,回歸後二十四年,合共123年之間新界被忽視,沒有得到與世界共同進步的機會,是歷史的錯誤,其實回歸後早已有人提出在新界建設「副都市中心」的概念(註3),把經濟發展機遇帶到「香港北」,可惜政府中人一則不醒覺回歸對新界地位的意義,二則似乎視接觸新界事務為畏途(見中大伍美琴教授的討論,註2),以致新界空有土地而被人視而不見,更導出「香港必須在大海中央填出一個未來會被水淹的人工島」的世紀奇論。


促請香港政府認識清楚123年來對新界的忽視,大膽展開新界的世紀大規劃作為補償(怎樣規劃稍後另文探討),在比人工島實在的新界土地上建設新的「中央商業區」(即所謂 CBD)和提供香港人需要的居所,以及通過連繫港九和深圳兩個大都會,為新界帶來新希望,同時呼籲新界人士積極配合,為新界的美好將來作出貢獻。

 

1    信報,202134日:胡應湘:填海造地不可一有反對聲音便不做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hongkong/article/2728334

2     以下文章及資料供參考:

土地:伍美琴:「明日大嶼」填海計劃,為什麼不是香港理所當然的首要選擇?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1011-opinion-hongkong-reclamation/

填海成本綠色和平估算棕地造價僅填海四分之一,促請政府優先發展棕 https://www.greenpeace.org/hongkong/issues/health/press/7363/%E7%99%BC%E5%B1%95%E5%B1%80%E8%AA%87%E5%A4%A7%E6%98%8E%E6%97%A5%E5%A4%A7%E5%B6%BC%E6%88%90%E6%9C%AC%E6%95%88%E7%9B%8A%E5%A6%82%E9%96%8B%E3%80%8C%E7%A9%BA%E9%A0%AD%E6%94%AF%E7%A5%A8%E3%80%8D/

3     黎廣德:釋放香港  快樂書房(2009

2021年2月17日 星期三

用紅外線測溫槍看天空


昨天(216日)我在社交媒體,邀請網友用現在很普遍的紅外線測溫槍指向天空,看看量得甚麼溫度,反應踴躍,不過提問題的多,真的伸手出窗外或跑到街上量度的少,直到這一刻,有以下幾個數字:4.14.25.78.18.5,單位是攝氏度。

究竟這個實驗在量度甚麼溫度?牽涉甚麼原理?

首先必須明白紅外線測溫槍的原理,雖然器材名字有個「槍」字,而且有些型號會射出激光,不過激光只是用來定位,保障槍嘴指向需要量度溫度的地方,與量度溫度本身無關。

根據物理定律,溫度愈高的物體發出的紅外線能量愈多,簡單地說,這個溫度探測儀的運作,靠槍口收集目標發出的紅外線能量,然後利用方程式,從能量強度計算出目標的溫度。

槍指向人的皮膚,度得皮膚溫度,大家容易理解,但是指向天頂?上面是「透明」的空氣啊,眾多網友很疑惑:指向天頂究竟在量度甚麼?甚至有朋友以為是量度宇宙的背景溫度 零下270度!關鍵是:對於紅外線,大氣層並不透明

空氣裏的水氣、二氧化碳、沼氣等溫室氣體會吸收紅外線,因此在高空的空氣就算有紅外線射向地面,途中會被全部吸掉,來不到地面,反過來說,即是地面的人或儀器是見不到來自高層空氣的紅外線的,後果是地面收到的紅外線只代表大氣層中間某些高度的溫度,至於是甚麼高度視乎有關紅外線頻率,因為不同頻率的吸收程度不一樣。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註1

根據網友提供的溫度數字,對比今早京士柏氣象站的高空探測數據,他們使用的紅外線測溫槍顯示的溫度相當於離地二至三公里的空氣溫度,至於幾個數字之間的差距,原因包括:指向不同方向和仰角、儀器利用不同頻率的紅外線、儀器刻度誤差等。

這個實驗可以有幾個變化,例如在有雲時量度會得到雲底溫度,用來估計雲底高度,又或者指向不同仰角量度得出不同溫度,推導大氣層低層接近地面的溫度廓線等。

這個原理的專業應用方面,香港天文台利用多頻率紅外線探測儀,量度大氣低層的溫度廓線,氣象衛星則從太空俯視,同檥利用多頻率紅外線探測儀,24小時提供全球各處大氣層不同高度的氣溫信息,後者對近年全球數值天氣預報大幅進步有重大貢獻。

一個小實驗,內有大道理。 

1     高空探測數據來自香港天文台網頁  https://www.hko.gov.hk/tc/out_photo/upper-air-weather.htm

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給城市規劃委員會的意見書:反對南生圍建摩天大廈

地產商罔顧氣候變化帶來海水上升的威脅,不斷嘗試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改劃土地用途,以便大規模建住宅出售圖利,將來業主面對海水淹浸的風險他們全都不管。

最新動作是在南生圍邊綠搞作,改劃魚塘地建40層摩天大廈,今天給城市規劃委員發了意見書,指出海水上升的事實,以及政府不可能同意讓地產商在此建屋,因為他們賺了一次性的巨利之後,留下問題多多,將來海水水浸,既怕有傷亡,又怕對民生有重大影響和造成嚴重經濟損失,還有業主將要蒙受物業資產大幅跌價的損失,當代的政府又要投資巨款建防禦風暴潮的工程,正是:地產商搵錢,香港人和政府埋單。

如此這般,怎可能批准改劃?

以下是給城市規劃委員會的意見書。

============================================

就規劃申請/覆核提出意見

申請編號 Y/YL-NSW/6

(就第12A條申請提出意見 comments on section 12A application)


此地盤位於新界西北有重要生態價值濕地範圍,原為沼澤及魚塘,海拔少於
4(註1)。 
本人反對此項申請。

底圖鳴謝:綠色和平

2018年颱風山竹期間,隣近的尖鼻咀潮汐站錄得的最高海水水位是4.18米,天文台稱如果山竹當天遇上天文大潮,海水可上升多1米(註2),因此新界西北部尤其是本地盤一帶的規劃,必須預計面對5米以上的海水水位

我們還必須計入氣候變化導致海平面上升的背景大趨勢,以1/100為接受風險水平,至2100年海水上升幅度預計為1.5米,至2200年為5.1米(註3)。

就算只把視野放在本世紀末,本地盤所在新界西北濕地必須預算防禦的海水高度為(5+1.5) 6.5,遠高於本地盤的4 米或以下。

本地盤只適合自然生態,或風暴潮對經濟衝擊較低的活動如傳統魚塘,絕不適合人口密集的住宅樓宇,因為既怕傷亡,又怕對民生重大影響和嚴重經濟損失,2018年山竹襲擊杏花邨是及時的提示。

氣候變化和海水上升是現在全球政府重點關注的大事,香港政府必須以負責任態度施政,絕不可以改劃土地地用途,製造機會給地產商在濕地建屋獲得一次性的巨大利益,而把物業資產因海水淹浸造成大幅貶值的風險,售賣給不掌握相關知識和資訊的普羅市民,更有甚者,明知海水上升而讓海水將來淹浸及引起傷亡,誰人負責?到海水淹浸之時,地產商已飽食遠颺,卻要當代政府投入大量來自人民的稅款,修築防禦風暴潮工程,對未來的政府和市民非常不公平,城市規劃委員會有責任嚴為把關,拒絕改劃用途。

提醒城市規劃委員會,香港不顧海水水浸風險在濕地範圍進行住宅建設的盲目行為,已經引起國際注視(註4),繼續讓地產商把住宅建入濕地,既是對人民生命財產的不負責,也令香港國際蒙羞。

香港人和香港政府不可能接受這個未來的無底深潭的財政承擔,去成就地產商發不義之財。

本人重申反對此項申請。

林超英

皇家氣象學會榮譽會士

2021216

 

1     網誌,20201012日:買樓必須睇水位 新界西北篇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10/blog-post.html

2     香港0120181224日:風暴潮破記錄 香港為何仍算避一劫?  https://www.hk01.com/%E5%A4%A9%E6%B0%A3/274797/%E6%B0%A3%E8%B1%A1%E5%86%B7%E7%9F%A5%E8%AD%98-%E8%A7%A3%E6%A7%8B%E5%B1%B1%E7%AB%B9-%E9%A2%A8%E6%9A%B4%E6%BD%AE%E7%A0%B4%E8%A8%98%E9%8C%84-%E9%A6%99%E6%B8%AF%E7%82%BA%E4%BD%95%E4%BB%8D%E7%AE%97%E9%81%BF%E4%B8%80%E5%8A%AB

3     網誌,20181030日:要防海水會升多高 - 香港和人工島的世紀考慮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30.html

4     Bloomberg, 9 February 2021: Property Tycoons Ignore Flood Risk on Hong Kong’s Last Frontier.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2-08/hong-kong-property-developers-ignore-new-territories-flood-ri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