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17日 星期一

生態、濕地:香港必須嚴格保護,配合全國行動


剛因為香港政府宣布成立「環境和生態局」的計劃高興,以為「生態」終於在施政層面得到高度的確認,地產商卻幾乎同時成功衝破城市規劃委員會關卡,得以在南生圍填魚塘、建高廈,正是:這邊廂控制了火勢,那邊廂又新起火頭,令人沮喪,究竟香港生態和濕地何時才得安寧?

在保護生態和濕地這件事上,香港現在全中國最落後,實在令愛護香港的人痛心,以下讓我簡單介紹內地近年的重大轉變。

1950年代以來,隨着人口增加,經濟開發,尤其是1978年改革開放後,全國各地的濕地遭到圍湖造田、圍填海造地的侵蝕,面積大幅減少,嚴重損害濕地發揮的生態功能,其中沿海灘涂面積銳減超過一半,情兄岌岌可危。

幸好對於生態重要性的認識來得及時,1992年國家加入拉姆薩爾濕地公約,2004年國家訂定《全國濕地保護工程規》,陸續建立大批濕地保護區,包括數十個國際重要濕地2012年十八大確立了「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方向,「生態文明」成為社會主流,濕地的生態功能漸廣為人知,包括涵養水源、凈化水質、維護生物多樣性、蓄洪防旱、調節氣候和儲碳固碳等,對維護生態、糧食和水資源安全都具有重要作用,2018年習近平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說明生態文明建設必須堅持:「在環境品質底線方面,將生態環境品質只能更好、不能變壞作為底線」(註1

來源:《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第三卷

在這個背景下,三件大事值得注意:

1.     20184生態環境部成立,除了原環境保護局職責,還包含氣候變化、山林、江河、海洋的生態保護,年底更組成生態環境保護綜合執法隊

2.     2018714日國務院發出通知(註2),為了保護濱海濕地,除了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會確定的「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國嚴禁圍填海,收回省市的審批權,全部集中由國務院處理。

3.     20211224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濕地保護法(註3),由202261日起施行,禁止佔用國家重要濕地,要求建設項目選址、選線應當避讓濕地,以及提出禁止佔用紅樹林濕地等規定。

反觀香港,智庫推動填海造人工島,政府啟動過千公頃人工島項目,仍然沉迷粗放增長經濟模式,漠視破壞海洋生態,又有人昧於科學和國際條約的規定,聲稱填海與濕地無關,根據拉姆薩爾濕地公約規定,濕地包含「於低潮時水深不超過六米的海洋」,擬議的人工島範圍約一半符合濕地定義(註4),如果把選址移出去六米以上深海理論上可以在文字上避開限制,不過誰會笨到故意去「深海填海」!

濕地方面,香港地產商數十年如一日想方設法擠入米埔濕地建屋,同一地盤多次往城市規劃委員會闖關,屢敗屢戰,不幸的是:他們失敗一次不等於不可再試,但嘗試只要成功一次濕地就一去不回,在這場不對稱的鬥爭中,濕地處於必敗之地,除非制度改變到地產商失敗一次等於永久失敗,真心保護濕地的政府必須有所作為,設置穩固機制阻止破壞者闖入濕地生態紅䤼,而不是坐視地產商濫用城市規劃條例入侵濕地。

香港的落後在於:國家為了保護生態而嚴禁填海,香港卻藉「一國兩制」之名鑽空子搞粗放增長經濟,繼續走在填海一千公頃、破壞海洋生態的路上,國家為了保護生態尤其是濕地而立法管控和強化執法隊伍,香港政府卻坐視地產商利用制度漏洞入侵濕地,束手無策,令人產生「口惠而實不至」的印象。

願望政府深刻認識「生態文明」概念,以及「生態文明建設是關係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註1),施政重視生態、愛護生態、恢復生態,並以具體政策、法規和行動,大力守住「環境品質底線」,嚴格保護生態、濕地,配合全國的行動,千萬不可讓香港成為全國最落後地區,拖住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後腿

 

1     習近平:推動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台階(2018518日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的講話)  http://www.gov.cn/xinwen/2019-01/31/content_5362836.htm

2     國務院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  http://big5.www.gov.cn/gate/big5/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7/25/content_5309058.htm

3     中華人民共和國濕地保護法  http://cpc.people.com.cn/BIG5/n1/2021/1229/c64387-32319488.html

4     《草雲居》 2018831日:甚麼是濕地 – 推動人工島人士必讀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_31.html

2022年1月13日 星期四

對「環境及生態局」的期望


1月12日政府宣布計劃架構重組方案,我最重視的是「環境局」改名「環境及生態局」,擴大職能範疇,包含環境衛生、食物安全、漁農和禽畜公共衛生等政策。

能夠把一向不受重視的「生態」提升到政府高層架構的顯眼位置,反映政府對時代脈搏的醒覺,把「環境」和「生態」結合起來,配合重視自然與人類社會互動的世界大趨勢,這些都是香港政府非常正面的轉變,關心香港自然生態的朋友們,終於見到了扭轉持續惡化趨勢的希望。

在推進自然保育政策方面,香港落後於內地,早於2012年內地已經確立了「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為全國發展戰略佈局的重要內容,2018年習近平清楚講明:「不能一邊宣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邊生態環境品質仍然很差,這樣人民不會認可,也經不起歷史檢驗。」(註1

同年,原本的國務院「環境保護部」擴充職能和重組為「生態環境部」,「生態」甚至排在「環境」前面,新的「部」不再只是管空氣污染之類的傳統範疇,而是把「山水林田湖草」等不同生態視為統一的生命共同體,深入實施山水林田湖草一體化生態保護和修復。

反觀香港,有國際重要性的米埔后海灣拉姆薩爾濕地聞名國際,是香港的名牌,但是香港的地產商長期覬覦平坦的濕地,多年來逐步逼入周邊的濕地緩衝區,至今沒有收手,行政當局一路以來似乎擋不住地產商的逼迫,新地盤一個接一個冒起,另一方面來歷不明的非法傾倒泥頭事件,重複又重複,拉姆薩爾濕地所受壓力愈來愈大。

2015年后海灣保育區非法傾倒泥頭破壞濕地(鳴謝:土地正義聯盟)

如果政府真心明白和認同「生態文明建設」,此後必須讓「環境及生態局」在保護濕地方面有更大的發言權,有力制約地產商和其他政府部門任何意圖入侵濕地的行為,以及督促所有相關部門強力執行懲罰破壞濕地的惡性行為。

在這方面習近平具體地說了:「在環境品質底線方面,將生態環境品質只能更好、不能變壞作為底線,並在此基礎上不斷改善,對生態破壞嚴重、環境品質惡化的區域必須嚴肅問責」。破壞濕地百分百是破壞生態,不得縱容,必須嚴懲。

願望「環境及生態局」早日成立,以及得到充分賦權,為香港人保住我們的「綠水青山」,為下一代保住他們的「金山銀山」。

1    習近平總書記2018518日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的講話  https://www.sohu.com/a/292718724_99911373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長春真人丘處機西行中亞八百周年紀念


1221年農曆十一月十八日,即陽曆123日,道教全真派掌教丘處機抵達中亞今烏茲別克國撒馬爾罕 Samarkand,這幾天剛好八百周年,丘處機西行至中亞,乃應成吉思汗的邀請,前往講解道教的精粹,是漢蒙兩族溝通的重大事件,行程詳細紀載在《長春真人西遊記》,包含了為人熟知的絲綢之路,以及較人人知的草原之路,是近代研究東西交流歷史地理的重要參考,在「一帶一路」重新得到認識和重視的時代,讓我們好好紀念這個偉大旅程。

是年農曆二月八日,即陽曆33日,丘處機離開北京附近的宣德(今張家口市宣化區),北行往今呼倫貝爾市一帶,折向西穿越今蒙古國,跨過阿爾泰山脈進入今新疆,接上傳統的絲綢之路,在新疆西側今霍爾果斯口岸附近進入今哈薩克,穿過今吉爾吉斯,在李白出生地碎葉城側經過,進入今烏茲別克後往西南走至中亞名城薩馬爾罕,丘處機稱為邪米思干,全程走了九個月(路線見註1)。 

丘處機低達薩馬爾罕時,成吉思汗正在當時的印度境內與花剌子模軍隊作戰,兩地中間隔了一道興都庫什山脈,12月冬雪封山不能通行,因此數千里奔波之後,丘處機難得安靜地在撒馬爾罕休養生息,等待下年春天來臨。根據《長春真人西遊記》的文字,加上現代人造衛星圖片及考古成果,我們甚至能夠推斷丘處機當時進入薩馬爾罕城的「東北門」和居住的宮殿的具體位置(註2),如果有興趣在衛星圖片找,經緯度是北緯39º40’32” 東經66º59’20” 

薩馬爾罕古城北部高地上古宮殿遺蹟:四方形是西遼時期宮殿,應為丘處機居住處,星形符號是東北門

八百年前這幾天,丘處機在古城上俯瞰中亞風光,今天我在香港借助現代科技去到現場,感覺就像站在他身邊,歷史、地理、科技的融合,十分神奇。

 

1     《草雲居》  2018.7.1無聊研究系列: 邱處機西遊全程概覽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html

2     《草雲居》  2020.8.4聊研究系列: 丘處機西遊之中亞絲綢之路(下)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8.html  (丘處機西行其餘各段可以循該文文末「註」裏的連結前往閱讀)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懷念大學通識教育行者陳載澧博士


陳載澧博士任教香港大學數學系34年,1995年在香港大學創辦通識教育計劃, 2002年往香港浸會大學創辦人文素質教育計劃,他推動創意比現在的潮流超前二十多年

陳載澧博士與我的第一重緣份在香港大學,他是我的數學老師,第二重緣份在香港大學通識教育計劃,因為他的關係我講了一些課,也參與了閱讀師友項目,鼓勵同學同時閱讀中西談人生和人性的書,以強烈對比觸動同學思考,個別同學至今見面還「有偈傾」,當時覺得他以沒有學分的課程搞通識教育十分了不起,一是有遠見、二是有膽色,三是把資源用到學習意慾最強烈的同學身上,是最佳的投資,我相信這個安排培育了一批有廣闊視野和人文關懷的未來領袖。

第三重緣份在浸會大學人文素質教育計劃,老師再有突破,把原本設計給學生的課程開放予公眾人士報讀,他的願望是全社會都把眼界打開多些,讓社會發展內容多點人文內涵,不要事事只講錢。在報章見到廣告後我報名上了一些課,那時我已經當了香港天文台台長,他見我去聽課,鼓勵我開短期課程,當時計劃人文成分很重,他想增添科學元素,我因應開了「天地.有情.人」課程,討論天地、生命、人類三者的關係,沒想到報名熱烈,此後幾年再講了幾回,現象反映老師的判斷:社會不少人渴求擴闊視野的機會,只是欠缺門路。幾年下來講課幫助我把零碎的概念梳理成較有系統的說法,後來演化成在中文大學教授有學分的通識課程,感謝老師的推動,讓我有幸當了幾年「教授」。

第四重緣份在2014年,老師出版《破格思考》,分享創意教育的心得,談創意的框架、技法、心法等,我在新書發布會上擔當主持,我只能插科打諢,他卻是認真嚴肅,話不特別多,但是精簡到位,這幾天翻看《破格思考》一遍,感受最深的是「負的能量」一篇,指出創新的人必須有「勇於涉足榛莽之境的心理質素,並有能力較長期忍受曖昧朦朧的狀態,甚或甘之如飴,耐心從那兒辨向尋蹤,不會在煩躁或惶惑中亂抓稻草,接受粗陋、浮淺,甚至虛假的答案」(36頁),確是真知灼見。

老師說過,農夫耕田,最重要不是今天的收穫,而是今天播下的種子。老師播下了無數種子,遠行無牽掛。

2021年11月25日 星期四

野豬是甚麼問題?應該怎麼辦?


星期二應電台邀請談了野豬的問題,事後不少人在我的社交媒體頁面留言,大概有幾點:野豬有生存權,人類無權決定野豬生死,捕殺殘忍,矛盾出現是人類造成的(人侵野豬地盤、有人餵野豬),後果不應由野豬承擔等。

大多數人沒有理會我在電台講的生態系統角度,所有生物活在地球上都要面對兩個對立的力量:一是自然的供養,二是自然的殺機,動物終身在找食物和防禦被襲擊,所有動物包括人類都有自衛的權利和需要,既然教育市民不要餵野豬講了多年都沒有用,惹來野豬數目快速增加,超出自然生態承載的極限,把牠們逼出山林進入市區,去到襲擊致傷地步,則短期內惟有在人豬交錯的地方做功夫,這是我認為漁護署此時此地代表了人類採取自衛措施的基礎。

電台訪問中我還提到野生動物例如野豬不是愈多愈好,凡事講平衡,目前人為餵飼造成野豬數目大增,山林裏的野豬會造成破壞,生態系統其實會失去平衡,影響其他生物的生存,這是人造成的麻煩,所以需要人去解決,不過所謂「解決」應該怎樣做沒有既定方程式。

從外地的經驗知道,為了減少野生動物對人類和生態系統的破壞和傷害,怎樣做是非常複雜的問題,涉及不同範疇的價值觀念,尤其是因為觸及不少人對動物的感情和對生命的重視,任何地方面對同樣議題,都會在社群中引發激烈的辯論,在「情」與「理」之間拉鋸,沒有所謂「絕對正確」的處理方案,因此我在電台講話之後本頁浮現大量留言是正常的現象,我能夠理解,祈求的是認真討論,而不要語言粗暴惡毒。

目前的困境是人類城市擴張搞出來的說法,一定程度正確,但是這是一個廣大時空尺度的問題,不會一時三刻就有解決方案,需要全社會反思未來城市應該怎樣建設才能與自然共融,連上此刻野豬應該怎樣處理是對錯焦點。

剛好這幾天外國媒體有相關的詳細文章(註1),講述紐約Staten Island野鹿的問題,牽涉的考慮與香港野豬問題同樣複雜,請大家認真細讀,理解問題的多元角度,避免墮入「非黑即白」的陷阱,最後呼籲:大家對漁護署的工作有建設性提議,請告訴他們,在外圍罵是沒有用的。

1     The New Yorker, 15 November 2021: Dear wars and death threats.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1/11/15/deer-wars-and-death-threats

2021年11月14日 星期日

格拉斯哥氣候會議 – 消息好壞參半


舉世觸目的格拉斯哥氣候會議昨天(1113日)閉幕,通過了《格拉斯哥氣候協議》 Glasgow Climate Pact,好消息是確認全體國家繼續以把升溫控制在1.5攝氏度之內(對比工業革命前水平)為共同努力達到的目標,壞消息是由於國際間的種種矛盾,執行方面未能訂定強而有力的行動計劃,協議文本指出:氣溫已經上升1.1度,降低碳排放量達到1.5度目標要求的機會愈來愈低,正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所說:「是時候進入緊急行動狀態,否則達到零碳的機會本身會變成零」。

協議文本把「適應」放在「緩減」之前,肯定氣候變化對人類社會的衝擊已成事實,必須立即採取匹配的應對措施,保護生命,減少損失,各國政府均應在規劃工作中納入適應氣候變化的概念,這一點讓我想到香港在海水上升大勢之下,倡議興建人工島製造本來沒有的災難風險,邏輯上十分不智,也有違時代思維。

減緩氣候變化方面,為了達到1.5度的目標,協議要求全球快速、深度及持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包括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減少45%(相對2010年水平)和世紀中達到零排放,以及同時深度減少其他溫室氣體排放,在協議文本以外,超過100個與會國家同意一起於2030年造到減少30%的甲烷(沼氣)排放,這些是好消息。

令人失望的壞消息是:聯合國能源署在會議前發表報告指出,根據各國提交的減碳計劃,就算十足執行,世紀末會升溫2.7度,造成影響人類存亡的危機,可惜協議最終只是「敦促」各國提交長遠低碳發展策略,提示太過「溫馨」和欠缺力度,更不要說清晰描繪把升溫幅度壓下至1.5度的路線圖。

協議的擬稿有一個突破,破天荒首次明確提出取締燃煤,但在部份國家的施壓下,最終版本採用了較為婉轉的語言,不過能夠把停止燒煤的話題放在世人眼前,算是向前邁進,而且在協議文本之外,四十多國家同意採取行動以其他能源取代燃煤,總體來說是好消息。

協議另一突破是首次將保育和修復自然及生態系統正式列為緩減氣候變化的行動範疇,反映自1994年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生效以來,人類多了認識氣候與生態之間的互動關係,明白自然界尤其是微妙複雜的全球生態系統有穩定氣候的重大功能,保護自然等同保護人類自己,還有好消息是在協議文本之外,擁有地球樹林85%的一百多個國家承諾2030年終止伐林,讓樹林幫助吸收大氣層的二氧化碳,壞消息是以前類似的協議最終沒有落實,惟有希望在新時代氣氛下今次能做得好些。

讓到這裏,回望香港,北部都會區構想出台之際,已經含有保育濕地和提供生物走廊等概念,提高香港的生態容量,回應了時代要求,但是另一項目人工島填海則破壞濕地(國際定義水罙六米以下為濕地)和海洋生態,與規劃發展強調生態和氣候變化因素的全球大趨勢背道而馳

今次會議一個熱點話題,是發達國家提供資金協助發展中國家建立能力,防禦氣候災難和參與緩氣候變化(例如採用再生能源科技),六年前巴黎協議提出了每年1000億美元的份額,不過實際到位的資金至今未有達標,協議文本也只能「鼓勵」或者「敦促」各方提供資金,無法制訂任何確定的機制

幸好金融方面有較重大的發展,協議呼籲各國、發展銀行和財金機構加速調整他們的金融活動,配合巴黎協議的控制升溫目標,在協議文本之外,合共椌制多達130萬億美元資金的多個金融機構,協定支持「潔淨」能源科技(指不排放溫室氣體)和把資金移離倚頼化石燃炓的工業,這個新的全球投資框架有利推動能源零碳化和商界走向零碳運作模式,是非常好的消息,暫時的顧慮是看不到具體細節,例如「零碳」怎樣定義之類,執行起來可能會走樣,我們拭目以待。

今次會議進行期間還發生了兩件大事:印度宣布2070年零碳排放目標,以及中美兩國宣布在氣候變化領域合作,為整個拯救地球氣候的事業增添強大動力。印度作為人口最多的國家,又處於發展起飛階段,願意作出這個承諾,對眾多發展中國家有重大示範作用,而中美兩國是二氧化碳排放量全球前兩名,合共佔總量四成以上,他們將在減碳、減甲烷和過渡到潔淨能源等方面合作,令減緩氣候變化的成功機會大大提高。

格拉斯哥氣候峰會是否成功見仁見智,正面看:協議代表人類仍然抱持希望,把氣候變化控制在人類可以延續下去的範圍,負面看:協議未能把必須做的事落到實處,令人擔心未來減碳會否成功,在我看來,所謂「協議」從來只是一張紙,最重要是現實裏所有人認識問題存在,以及各自在能力所及處盡力喊少排放,政府有推出配合的政策固然好,沒有的話我們也照做可也,在全球人類以互聯網連通的世代,平民一起自力更生解救氣候變化帶來的災難完全可能。

《格拉斯哥氣候協議》肯定了氣候變化是全人類的未來災難,不管內容寫甚麼,它標誌着人類自救下一輪努力的開始,謹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會議結束時的致辭最後幾句作結: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都很失望,未來成功或失敗不是自然的作為,而是由我們掌握的,前進的道路並不總是一條直線。有時會走彎路。有時會跌入陰溝,正如偉大的蘇格蘭作家 Robert Louis Stevenson 所說:不以收穫來判斷每一天,而是看您播下的種子,沿途我們仍要播更多的種子,我們不會一天之內或者靠一場會議便去到目的地,但我知道我們必能抵達,我們正在為生命奮鬥,永不放棄,永不退縮。繼續積極向前。

參考資料:

UNFCCC  13.11.2021: Decision -/CP.26 Glasgow Climate Pact.  https://unfccc.int/sites/default/files/resource/cop26_auv_2f_cover_decision.pdf

 

UNFCCC 13.11.2021: Secretary-General’s Statement on the Conclusion of the U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COP26.  https://unfccc.int/news/secretary-general-s-statement-on-the-conclusion-of-the-un-climate-change-conference-cop26

 

BBC  14.11.2021: What is COP26 and what has been agreed at Glasgow climate conference.  https://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56901261

 

BBC  11.11.2021: COP26: China and US agree to boost climate co-operation.  https://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59238869?piano-header


2021年10月3日 星期日

致行政長官:地產商沒有配合「土地共享」的「七三分」政策

 

2021923日給行政長官發了信,提醒她地產商並沒有像她所說配合「土地共享」的「七三分」政策,甚至是反過來把政府擁有的土地(官地)拉入建議,1號和2號申請內建公房屋的地盤面積大份是官地,地產商只出少份,收到回覆稱轉發了給部門,部門又回覆稱轉交審批委員會,也許層層轉發後甚麼都不會發生,最終政府和香港人依然給地產商搵老襯。以下是給行政長官信函內文:

行政長官閣下: 

傳媒報道閣下在921日記者會上說:「我覺得今天他們(按:地產商)都比較很願意配合特區政府的政策,例如土地共享計劃,用他們擁有的土地,七三分配多建公營房屋」(註1)。 

對不起,根據「土地共享」一號和二號申請的已公布資料,事實上地產商並沒有像你所說配合「土地共享」的「七三分」政策,甚至是反過來把政府擁有的土地(官地)拉入建議,公營房屋大份用官地興建,他們只出少份,以下以數字說明。 

申請一(汀角路):地產商把1.32公頃官地算入項目(誰給他們權?),佔項目超過四成,公營房屋地盤面積1.92公頃,即是地產商只提供了額外0.60公頃,他出了豉油政府自己出雞,注意:建私樓的地盆面積0.82公頃,如果用行政長官講的「七三」概念,私樓的「三」是0.82公頃,則「七」應該是1.91公頃,0.60少於1.91的三分之一,遠遠不足「七三」要求,地產商哪裏在「配合」政策? 

申請二(南生圍):地產商把1.95公頃官地算入項目(誰給他們權?),佔項目三分之一,公營房屋地盤面積2.73公頃,即是地產商只提供了額外0.78公頃,同樣是他出豉油政府自己出雞,注意:建私樓的地盆面積2.73公頃,如果用行政長官講的「七三」概念,私樓的「三」是2.73公頃,則「七」應該是6.37公頃,0.78只是6.37的一個零頭,完全沒有資格提「七三」,地產商哪裏在「配合」政策?以下明報於919日刊出的圖,清楚解構這個項目「地」和「屋」的情況,「雞」和「豉油」是我加繪的。

「土地共享」南生圍申請項目圖解(底圖鳴謝:明報)
 

或者有人會說,「七三」比例概念應該用在總樓面面積,這樣的話請他們細讀連續兩星期我在報章發表的文章(註23),兩個項目公屋地盤面積地產商提供的地只能算三分一或以下,建成公屋總樓面面積也只能以同樣比例攤分計算,結果是兩個申請項目由地產商出地所得的總樓面面積,公屋和私樓的比例是四六左右,不是七三,都不符合你的要求,也不配合你的說法,建議你指示該管部門的官員認真計數,不讓地產商假借官地扮「土地共享」 

最根本一點:加入官地的申請絕對不符合政策,請你直接指示否決這兩個申請,不要麻煩相關的審批委員會,還要徹查是誰給權或給主意地產商指使政府出官地參加「土地共享」項目

謹建議閣下小心細閱兩個申請的文件,親自過問細節把好關,因為下屬機構人員也許被聰明的地產商以掩眼法矇蔽了,尤其請你認清楚地產商沒有配合政府政策,不可讓政府給地產商欺負。懇請切記人民眼睛是雪亮的。

 

1     有線電視:林鄭:發展商願配合政府  公私營合作解決土地問題  

2     明報,2021912日:地產商搵政府老襯系列:「土地共享」之汀角路故事 

3     明報,20219 17日:地產商搵政府老襯系列:「土地共享」之南生圍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