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4日 星期五

立秋還是很熱?


上星期五(87日)立秋,有人埋怨天氣仍然很熱,但又有人說早上起床覺得有點涼爽感覺,把人搞糊塗,讓我們看氣候數字。 

把全年日子分五天為一組,計算三十年內香港天文台的平均氣溫,得出附圖,立春和立秋的陽曆日期只有兩三天的差異,標記在圖中。

立秋時分氣溫開始有輕微下降趨勢,但是以數字看仍然處於高位,可以說立秋只是標記熱到盡頭,不是說不熱,因此請勿投訴立秋後依然很熱,至於說最近起床覺得稍涼,有點事實基礎,一則氣溫氣候平均理應輕微下降,二則今年這段時間又剛好下了幾天雨為香港降溫。

順便看立春,正如以前講過(註1),雖然俗語說「大地回春」,其實時值一年最冷的時刻,「春」字只是給大家一個希望,不會更冷了,可以盼望天氣稍後相對暖一些

立春和立秋兩個節氣都是氣溫升降趨勢的轉折點,本身不是暖或涼的符號。 

1     《草雲居》  201824日:立春的天氣十分冷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2/blog-post.html

2020年8月4日 星期二

無聊研究系列: 丘處機西遊之中亞絲綢之路(上)


背景 

道教全真派第三代掌教丘處機,號長春真人,應成吉思汗邀請,1220年春由山東出發,在今北京周邊逗留一年,1221年春出發北上蒙古,循蒙古草原之路西行,跨越阿爾泰山脈後接上絲綢之路北路,冬天抵達中亞歷史名城撒馬爾罕,1222年春南下至今阿富汗北部與成吉思汗會面。從中國往中亞一般經過西安進入甘肅,接上西域絲綢之路,但是當時甘肅在西夏勢力範圍內,無法穿行,所以丘處機需要經過蒙古繞行。 

整個行程的概覽2018年寫了簡介(註1),撒馬爾罕至阿富汗北部一段前幾年前已經寫了初步分析(最近更新見註2),2019年初寫了丘處機從北京至蒙古東部和西渡蒙古兩段(註34),今年初寫了丘處機自新疆青河縣南渡沙漠接上西域絲綢之路,西行至新疆西界(註5),本文寫離開新疆後,循傳統絲綢之路中亞段前往撒馬爾罕一段。 

基本參考資料是《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註6,下稱《西遊記》)的記載和註釋,工作過程中查閱了網上衛星圖像信息,主要用Google,也有用Zoom.Earth,對比《西遊記》文字,加上歷史與地理背景資料,判斷丘處機經過各地具體位置,結果以地圖形式展示。 

時間 

公元1221年農曆九月底離開新疆邊城阿里馬,十月二日渡過伊犁河,傍着天山山脈西行,十六日渡過楚河到達大石林牙(今吉爾吉斯國托克馬克附近),月底至塞藍城,十一月十八日抵達撒馬爾罕,《西遊記》稱邪米思干,全程約一個半月。 

圖1  丘處機絲綢之路中亞段行程簡圖

1  丘處機絲綢之路中亞段行程簡圖

 路線

 1.    阿里馬城至大石林牙

 《西遊記》:「九月二十七日至阿里馬城 又西行四日,至荅剌速沒輦,水勢深闊,抵西北流,從東來,截斷陰山,河南復是雪山,十月二日乘舟以濟,南下至一大山,北有一小城。 

2  阿里馬至大石林牙路線

 離開阿里馬城,丘處機沿着山脈山麓泉水滋潤的綠色走廊西行,直至遇上荅剌速沒輦(荅粵音答,輦粵音lin5),即今伊犁河,圖2可見十月二日渡河處河水向西北流,河谷南北兩方都是天山山脈的支脈,配合「抵西北流,從東來,截斷陰山,河南復是雪山」的描述,順勢前走是南面山脈山麓小綠洲,位置配合「南下至一大山,北有一小城」。 

《西遊記》:「又西行五日 西行七日,度西南一山 明日遇大雪,至回紇小城十有六日,西南遇板橋渡河,晚至南山下,即大石林牙。」 

3  「度西南一山」衛星立體圖像,大致望向東偏南

小城後大致沿山麓綠色走廊西行,途經今阿拉木圖 Almaty 位置,為傳統絲路綠洲城市,《西遊記》沒有「城」的記載,應已被蒙古軍所毀,「阿拉木」是蘋果音譯,與阿里馬同音異譯。經12天行程,山脈高度下降,衛星立體圖像展示(圖3),Karakastek南方河谷通道,是這一帶登上天山山脈分水嶺最便捷路線,過嶺後順山勢往西南方向緩緩下降至楚河谷地,相信是丘處機「度西南一山」的選擇,山中度宿一晚後出山,不遠是鄉村Kara-Bulak(意即黑泉),對應原文裏的「回紇小城」,離大石林牙(下詳)約50公里,配合一天之內到達的描述。 

4  跨越山脈及往大石林牙路線

大石林牙,原指西遼立國君主耶律大石,「林牙」是遼代對翰林的稱謂,《西遊記》用作城名,此城原為黑汗王朝首都八剌沙衮 (Balasagun),公元9世紀起取代靠近楚河(舊稱素業水、碎葉水)的碎葉城(玄奘稱素葉水城)成為絲綢之路重要城市,1134年西遼建都於此改稱虎思斡耳朵,蒙古佔領後湮沒,殘餘遺址位於吉爾吉斯國托克馬克Tokmok西南偏南約十公里(北緯42°44’47” 東經75°15’0”)(圖5),順便一提,玄奘曾於七世紀初經過碎葉城,遺址在托克馬克以西約十公里今 Ak-Beshim(北緯42°48’20” 東經75°12’00”)(圖6 

5  石林牙遺址 (來源:Zoom.Earth

 

6  大石林牙及碎葉遺址位置

丘處機九月二十八日離開阿里馬城,十月十六日抵大石林牙,此程用了18天(九月小,註7),距離約500公里,平均每天接近30公里,與之前相若。

2.    大石林牙至塞藍城 

《西遊記》:「適壞一車,遂留之,十有八日,沿山而西,七八日,山忽南去,一石城當途,石色盡赤,有駐軍古跡 又渡石橋,並西南山行五程,至塞藍城。」

7  大石林牙至塞藍城路線

由於壞車需要修理,丘處機在大石林牙多留一日,十八日才起程,以下一段路與六百年前玄奘法師走的路線一樣(圖7),從大石林牙「沿山而西」,南面是東西伸延天山山脈西部北支Krygyz Ala-Too 山脈,「七八日,山忽南去」,「七」和「八」連寫,反映第七天已見山脈崇山峻嶺的西端,第八天順山勢折向南方前進,途中遇上的石城相當於玄奘當年經過的呾邏私(亦稱怛邏斯)。 

怛邏斯原是絲綢之路繁榮城市,位於今哈撒克國TarazTalas滋潤,外文文獻舊稱TalasTaraz,唐朝和阿拉伯在這一帶打了一場大仗,史稱怛邏斯戰役Battle of Talas,俄國時代廢了Talas名字,改稱Zhambul,在Talas河谷上游建了一座移民新城(今吉爾吉斯國內),佔用了Talas名稱,蘇聯解體後恢復舊名時,為免混淆,採用Taraz拼寫法,丘處機經過時,城已被蒙古軍徹底摧毀,只餘「駐軍古跡」。 

「又渡石橋」跨過的應為Talas 河,往西南行需穿過Krygyz Ala-Too山脈的低矮餘脈,故有「山行」之語,用了5天到塞藍城,此時應為十月三十日。塞藍城即玄奘時的白水城,也稱「賽蘭」,是同名異譯,名字一路承傳至今,即今哈撒克國 Sayram(旁邊是現代城市Shymkent),由大石林牙至塞蘭城,距離約500公里,走了13天,每天約40公里。


下接:無聊研究系列: 丘處機西遊之中亞絲綢之路(下)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8.html


無聊研究系列: 丘處機西遊之中亞絲綢之路(下)

 

上接:無聊研究系列: 丘處機西遊之中亞絲綢之路(上)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4.html


3.     塞藍城至撒馬爾罕 

《西遊記》:「十一月初連日雨大作 趙九古 示疾而逝,蓋十一月五日也,師命門弟子塟九古於於郭東原上,即行。西南復三日至一城 明日又歷一城,復行二日有河,是為霍闡沒輦,由浮橋渡,泊於西岸 其河源出東南二大雪山間,色渾而流急,深數丈,勢傾西北,不知其幾千里。 

十一月初大雨,加上隨員趙九古病倒,丘處機在塞藍城滯留數天,趙九古病逝殮塟後,十一月六日起行,此後三天「至一城」,次日「又歷一城」,又兩天抵霍闡沒輦(今錫爾河),按距離的312比例,則兩城應在圖8所示位置,對應今DerbisekTashkent,後者為今鳥茲別克國首都塔什干,《西遊記》的注釋稱兩城依次序為塔什干和畢斯肯特城,大概是欠缺地圖信息下的錯誤推斷。從塞藍城到塔什干一段與唐代玄奘的路程重疊,玄奘稱兩城為恭御城和笯赤建國(註8),在渡河處錫爾河流向西北,此河在東南方兩山脈間的狹窄隘口流出,配合「其河源出東南二大雪山間 勢傾西北」說法。 

8  塞藍城至邪米思干路線

 

《西遊記》:「河之西南,絕無水草者二百餘里,即夜行,復南望大雪山而西,山形與邪米思干之南山相首尾 又至一城,得接水草,復經一城再經二城,山行半日,入南北平川,宿大桑樹下 前至一城,臨道一井,深踰百尺 仲冬,十有八日,過大河至邪米思干大城之北。」 

丘處機經過的時代,錫爾河西南方向是大片沙漠,今衛星圖片所見綠色不是自然的狀態,而是蘇聯時期大規模引錫爾河灌溉造田而成,由於抽水過度,下游的咸海己經萎縮至幾乎消失,是人類歷史最大環境災難。跟較早時過沙漠一樣,丘處機趁夜間溫度稍低時急渡,天亮時見到南面「大雪山」,即今Turkestan山脈,從這裏開始丘處機「南望大雪山而西」,跟玄奘往撒馬爾罕走法一樣,沿着東西伸延的Turkestan山脈山麓西行,連同後文提及的幾座小城一齊考慮,「又至一城」對應今Hovos,後文的「復經一城」對應今Ulyanovo,「再經兩城」對應今ZarbdarJizzakh,全是山麓小綠洲,它們之間的距離均為30公里之譜,剛好是行旅一天距離,大概是絲綢之路興盛後出現的沿線補給站,對比六百年前玄奘經過時,「入大沙蹟,絕無水草,途路彌漫,疆境難測,望大山,尋遺骨,以知所指」,有天淵之別,六個世紀的絲綢之路經濟,把人吸引到沙漠裏的小綠洲定居,向商旅提供服務。 

到達Jizzakh後,藉南方的山口穿過山脈,故有「山行半日」之語,進入南北走向的山谷平原,「宿大桑樹下」位置對應今Gallaorol,往前下山到達另一山麓小城Bulungur,翌日過Zeravshan河,進入邪米思干,即今烏茲別國絲路名城撒馬爾罕 Samarkand。由塞藍城到撒馬爾罕距離約500公里,十一月初六至十八日走了13天,每天約40公里。 

《西遊記》:「少焉由東北門入,其城因溝岸為之 有岡高十餘丈,筭端氏之新宮據之 師乃住宮。」 

邪米思干遺址  (來源:Zoom.Earth


丘處機所到的邪米思干舊城,至今遺址尚在(圖9),地圖標記AfrasiabAfrasiyab,雖然周圍已成市區,仍可見到往昔「其城因溝岸為之」的河流圍繞之像,,遺址北部地勢較高,配合「岡高十餘丈」(圖10),四周陡峭及有城牆保護構成內城,據考古研究,東北角為歷代宮殿所在(註9),最東側的宮殿建於西遼時期,丘處機到訪時西遼滅亡不久,時間配合,內城有三道門,丘處機「由東北門入」,正好通往「師乃住宮」的宮殿,據說東北門暱稱「中國門」,反映撒馬爾罕與中國的歷史淵源。 

10  撒馬爾罕舊城北部:等高線圖及考古遺址(註9

 

4.    總結

 從阿里馬城至郅米思干約1500公里路程,丘處機從中國邊緣去到中亞核心,大部份走在山脈山麓受河流或泉水滋潤的綠色走廊上,起伏不大,除了夜渡沙漠稍為辛苦,其餘尚算好走,根據以上的詳細討論,估計全程每晚的夜宿地點標記在圖11

 

11  阿里馬至邪米思干全程路線及估計夜宿地點

 

1221農曆二月八日丘處機離開北京附近的宣德,十一月十八日抵達撒馬爾罕,走了九個多月,完成了西行絲綢之路來到中亞,此時成吉思汗正在印度境內與花剌子模軍隊作戰,兩地相隔興都庫什山脈,冬雪封山不能通行,因此數千里奔波之後,丘處機難得安靜地在撒馬爾罕休養生息,等待冬天過去,在安閒中寫詩記之: 

二月經行十月終  西臨回紇大城墉

塔高不見十三級  山厚已過千萬重

秋日在郊猶放象  夏雲無雨不從龍

嘉蔬麥飯蒲萄酒  飽食安眠養素慵

 

鳴謝

本文插圖底圖採用的衛星資料除另有標記外皆源自Google網站,謹此鳴謝。

 

參考

1     《草雲居》,201871日:丘處機西遊全程概覽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html

2     《草雲居》,202032:丘處機見成吉思汗(上、下)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03/blog-post_2.html

3     草雲居》,201928日及10日:丘處機西遊之北上蒙古(上、下)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9/02/blog-post_8.html

4     草雲居》,20202月:丘處機西遊之西渡蒙古初稿(一至五)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02/blog-post_16.html

5     《草雲居》,20204月:丘處機西遊之西域絲綢之路(上、中、下)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04/blog-post_20.html

6     《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  顧寶田、何靜文注譯  三民書局  2008 

7     中央研究院: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https://sinocal.sinica.edu.tw/

8     《草雲居》,201847日:玄奘法師:中亞西行軌跡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7.html

9     Claude Rapin: Mission archéologique franco-ouzbèke (MAFOuz) de Sogdiane  http://claude.rapin.free.fr/1_index_page2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