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4日 星期四

運動呼出的二氧化碳不令地球暖化 - 專欄作家要學點科學


(修訂:2019.2.18)

最近有專欄作家稱:「林超英喜歡的郊野公園,搔擾大自然到了極點,在人口密集的旺角銅纙灣行街就環保得多了,高運動量也會增加碳排放,因多走路而吃了肉,碳排放還高於開車」,有讀者質疑這個說法之後,他搬出《Freakanomics》一書來「證明」吃素走路比吃肉開車的碳排放量更多,又說「行郊野公園的運動量比較大,也會有不少的碳排放」,說得興起時,該作家還加多一句:「郊野公園的享受者,是 at the expense of 我們這些人擠入逛商場旳俗人啫」。

專欄作家有專欄之便,似乎寫甚麼都可以,但是總不能偏離事實。行郊野公園的人在山中走動,不採花,不打獵(兩者都是犯法的),何來「搔擾」大自然?這樣的控罪是否過份輕率?

搬一本英文書出來「證明」,是唬嚇人,不是以理服人,作家必須自己把道理說明才成啊,更何況該書的名稱含有 freak” 字,字典的解釋是:怪物、怪胎、不正常,這本書能否用來作為辯論基礎甚為可疑,我看過這本書,主旨在叫大家小心使用統計數字,不在討論理保。

「旺角銅鑼灣行街」其實等於在四季冷氣超勁開放的商場裏轉,冷氣、凍櫃、電梯、升降機、燈光、巨型展示屏等,全部在耗電,而且是大量的電,發電需要燃燒煤及天然氣,額外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促成全球暖化、氣候變化、極端天氣等環境災難,對環境有負面衝擊。

反觀去郊野公園行山,不燒媒,不燒天然氣,沒有排放額外二氧化碳,何來負面衝擊?「行郊野公園的運動量比較大,也會有不少的碳排放」這句話一度令我搔破頭皮,究竟作家意何所指?後來看到他說:「躺在家裏甚麼都不做,完全沒有活動,碳排放越低,越是環保」,才恍然大悟,原來他講的碳排放指人類呼吸時呼出來的二氧化碳,哎呀,他犯了不懂科學的基本錯誤!
人類呼出的二氧化碳不會令地球大氣層多了二氧化碳,所以不是「額外的」,因此不會令地球暖化。原因是甚麼?想明白這個道理,必須認識呼出的二氧化碳的來源。我們吸入氧氣,經過肺部進入身體,在體裏把養份氧化,釋出能量和二氧化碳,而養份來自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後者則來自植物的光合作用, 由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和植物體內的水結合而成,即是說:運動時呼出的二氧化碳本來訧在天上,是循環的一部份,因此呼吸沒有額外為地球增加二氧化碳,也不會額外令地球增溫。

作家還說:「因多走路而吃了肉,碳排放還高於開車」,對不起,多走路花了能量,應該多吃米麥之類澱粉質食物直接攝取來自自然光合作用的能量(約400卡路里/100克,註1),而不是吃肉,肉類的主要貢獻是「疍白質」,是另外一種東西,豬肉和牛肉所含能量比米麥少(約150卡路里/100克,註2),不是補充能量的首選啊!

「郊野公園的享受者,是 at the expense of 我們這些人擠入逛商場旳俗人啫」,是蠱惑人心的說話技術,消防員出動幫過的人,遠比從來沒有得到他們幫助的人多,難道我們可以說:「享受過消防服務的人,是 at the expense of 我們這些家裏沒有起過火的人啫」?郊野公園就在身旁,誰都可以去,正如誰人家中起火,消防員都去救一樣,機會均等,不存在 at the expense of” 的概念。

專欄作家,集中寫你擅長的簵疇吧,不要亂闖自己不懂的領域,這樣安全得多。




1            聯合國糧農組織:Nutrient composition and protein quality of rice relative to others.   http://www.fao.org/docrep/t0567e/t0567e0d.htm


2019年2月12日 星期二

自行毀滅的鞋和人工製造的氣候變化



 農曆新年假期超級暖和,初二至四的溫度都破了香港最高紀錄,不少人在談氣候變化。

初三赤口一早與太太出門,準備行山,誰知在街上走不了二百步,太太突然「啊」一聲,然後蹣跚而行,腳高腳低,以為發生甚麼意外,低頭一看,她走過之處散佈黑色碎屑,原來一隻鞋的鞋邊爆裂,鞋底幾乎完全脫落,內裏的填塞物一瀉而出,無法再走,惟有回家換鞋,原本的行山計劃告吹。
 
行山鞋爆裂,填塞物粉碎
幾年前我也經歷過同樣爆鞋事件(註1),不幸發生在山上,事後嘆息消費主義之惡,造鞋只顧「型」與「款」,鼓勵人們不斷買新鞋,而不願意生產結實耐用的好鞋,更有甚者,消費主義的荼毒竟然令大家接受了在山上「甩底」是「常見」和「正常」

不過上次爆鞋尚可見到鞋的內部有一定的結構,為行山者腳底提供有力支撐,今次所見腳底沒有結構,只有性質不明的填塞物墊在腳下,薄薄的鞋底與這些填塞物黏貼,這些黏貼物粉碎之後,鞋邊受力不堪負荷就爆了,於是「甩底」和黑屑散落一地。

有面無底,鞋帶比鞋底耐用,成何體統!
令人氣結的是鞋面完整無缺,如今空有所謂Gortex功能也無用武之地,我們年青的時代鞋底比鞋帶耐用,經常要換鞋帶,現在鞋帶比鞋底耐用,這個世界似乎很荒謬!

消費品生產者為了自己賺錢,以「型」和「款」推動消費洪流,催眠平民人不斷買、買、買,結果工廠耗用大量能量,需要焚燒化石燃料,排放二氧化碳,結果搞出自行毀滅的鞋和人工製造的全球暖化和氣候變化,闖出影響人類生存的大禍。

大家也許不知道,香港人香港人把購物視為「嗜好」,屬於世界奇蹟,我們入口大量商品,製造它們時會在外地排放二氧化碳,原來我們需要負責的二氧化碳排放,六成在海外排放,香港因消費而在外地排放二氧化碳的總量世界排名第八,只輸給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七個大國,可謂「厲害」,十分恐怖(註2),內外合計,香港的總排放量達到全地球的二百五十分之一!

燃燒化石燃料產生能量去驅動工廠製造無數不耐用的消費品,是把太太的爛鞋聯繫到超暖農曆新年的關係,也把自行毀滅的鞋聯繫到氣候變化

大局令人擔憂,不過幸好大局源於無數細微的「購買不需要的東西」決定,是一種「全球在地問題」(global local problem,簡稱glocal problem),那麼解決的方法相對簡單,即是採用「全球在地解決方案」(glocal solution)需要全球無數人,即是現在流行的「任何人」,抗拒廣告荼毒,堅持只買需要的,只買耐用的,少丟「垃圾」,二氧化碳排放便會大幅減少,有助緩減氣候變化。

生活簡約,其實十分「有型」,而且做人煩惱少很多,又可以遏止危險氣候變化出現,大家一齊努力吧!

1      《草雲居》  2017118日:行山鞋魂斷吊燈籠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18.html
2      《草雲居》  2016329日:全球氣候暖化香港要負250分之一責任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3/250.html




2019年2月11日 星期一

超暖的農曆新年 – 必須及早規劃應對氣候變化



(本文原為今天香港電台《左右紅藍綠》節目的講稿,在此有輕微修訂,錄影見:
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pentaprismII/episode/543111)

農曆新年幾天假期的香港氣溫,破了1884年有儀器量度以來的最高紀錄,農曆新年通常是一年最冷的時段,但是今年初一至初四毫無冬天感覺。 

 最近網上重新流傳了一篇2008年的新聞報道,標題是香港天文台預測香港最快2020年會沒有冬天,當年大家不當一回事,但是今年入冬以來持續偏暖,大家發現真的有可能。 

 香港冬天的暖只是全球暖化大局的一個側面,最新消息顯示(註1):20152018是二百年來最暖的四年, 20142018五年的平均氣溫比起工業革命前的水平已經高出1.1度,就算現在人類突然不再燃燒化石燃料,二氧化碳的溫室效應會繼續令地球表面增溫0.5度,即是總升溫的幅度會達到1.6度,我們正在邁向升溫可能超過兩度的危險氣候變化時代。

來到這個地步,香港必須思考和部署行動,去對付氣候變化的災害衝擊。

在香港,氣候暖化的最直接影響是酷熱日子急劇增加,對於基層市民,尤其是長者和長期病患者,是十分難捱的,住在濕熱焗細小空間裏的市民,室內中暑、食物中毒、腹瀉、心血管病等發作的機會都會大增,會增加公共醫療的負擔。 



香港每年熱夜數字將於本世紀末升至150日(來源:香港天文台)

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可以看熱夜的數字,在我童年時代,每年大約兩三日,過去兩三年升到三、四十日,如果全球暖化繼續下去,去到世紀末會是五個月,到時整個夏天都是熱夜。

面對這個局面,政府必須及早規劃公共醫療的轉變和擴充,去適應新時代的需求。

氣候變化的另外一個較直接影響是海平面上升,去年颱風山竹襲港,風暴潮加上海浪衝擊杏花邨、鯉魚門、海怡半島、將軍澳和西貢等,相信大家記憶尤新,其實香港天文台早幾年已經指出,過往五十年一遇的高水位,去到本世紀末將會每年都出現,只不過正如2008年發出「沒有冬天」的預測一樣,大多數人不醒覺問題的嚴重,沒有多加理會。

 香港島和九龍的海堤,建設時以當時的氣候情況設計,但是海平面升了,我們必須及早制訂工程方案,保障颱風襲港時不會出現類似前年颱風天鴿在澳門造成的市區大水浸災難,我們要保護的海岸線很長,估計花費是千億元規模,政府必須預留財政預算。

講到這裏,我想提一下東大嶼人工島這個構想,在全球暖化和海水上升的大氣候裏為香港增添本來沒有的風險,我是怎樣也想不通的,惟有希望政府認真論證之後才把項目落實。

1     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7 January 2019: Last four years have been the warmest on record – and CO2 continues to rise.    https://bit.ly/2FbJvhq

2019年2月10日 星期日

無聊研究系列:丘處機西遊之北上蒙古(下)



(圖1是丘處機北上蒙古路線全圖,上回講到丘處機抵達魚兒濼,以下講丘處機休息了幾天之後,繼續前往蒙古東部的行程。)

1       野狐嶺至斡辰大王帳路線全圖(注意:北方向右)

2.    魚兒濼至斡辰大王帳

《西遊記》:「三月五日起之東北,四旁遠有人煙 隨水草放牧,盡原隰地,無復寸木,四望唯黃雲白草,行不改途,又二十餘日,方見一沙河,西北流入陸局河,水濡馬腹,傍多叢柳,渡河北行三日,入小沙陁,四月朔,至斡辰大王帳下」,陸局河即今克魯倫河 (Herlen)

丘處機在魚兒濼休息四天後,向東北方向出發,進入了「原隰地」(見圖1),意即廣闊平坦和低窪潮濕之地,這裏是海拔較低的大草原,適合蒙古人放牧,「無復寸木」指草原上完全沒有大樹,「黃雲」指風中的微細沙塵,「白草」指草地被冰雪覆蓋,「行不改途」指地勢平坦,可以同一方向持續行進二十多日,直到遇上「沙河」(圖8)。

8          斡辰大王帳鄰近地區   (呼倫貝爾市位於前海拉爾)
《西遊記》註釋「沙河」為海拉爾河(Hailar),但是按丘處機的行進方向,應該先碰上哈拉哈河(Khalkh)才對(圖8),哈拉哈河流向西北,配合「西北流入陸局河」描述,而海拉爾河流向正西方向不合,因此哈拉哈河方為正確之選。高分辨率衛星圖片所見(圖9),這裏河道狹窄(寛約50米)及在大片泥灘之中蜿蜒前進,反映河水甚淺,馬匹可能涉水而過,符合「沙河」和「水濡馬腹」的說法,精細的衛星圖片甚至可以見到河岸的樹叢,符合「傍多叢柳」描述。

9         哈拉哈河在泥灘中蜿蜒前進,小圖可見兩岸的「叢柳」
丘處機渡河後三日到了「小沙陁」,對應今新巴爾虎左旗的沙漠,地理環境跟大沙陁一樣,高低起伏,磧上長樹(圖10)。根據每日約20公里進度,反過來估計涉水渡過哈拉哈河的位置(圖8),此處現為蒙古國的Khalkhgol鄉,Khalkh 即「哈拉哈」,gol是河的意思。《西遊記》沒有講斡辰大王帳與小沙陁的相對關係,估計當在小沙陁周邊,圖8標記的位置是今新巴爾虎左旗阿穆古郎鎮所在。

10         新巴爾虎左旗「小沙陁」(局部)高分辨率衛星圖片
四月初一日丘處機抵達斡辰大王帳,完成了北行蒙古的階段,休息半個月後,十七日「大王以牛馬百數,車十乘送行」,從此折向西行,展開橫跨蒙古草原之路的歷史性行程。

鳴謝
本文插圖採用的衛星圖片底圖源自Google網站,謹此鳴謝。

參考
1     《草雲居》,201871日:無聊研究系列 丘處機西遊全程概覽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html
2     《草雲居》,20162月至3月:丘處機見成吉思汗(上)(中)(下)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2/blog-post_22.html
3     《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  顧寶田、何靜文注譯  三民書局  2008
4     《中華人民共和國分省地圖集》  中國地圖出版社  1995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無聊研究系列:丘處機西遊之北上蒙古(上)



[新年假期,沒有俗務,可以奢侈做無聊的事,例如找尋古人遠遊外方的路線。]

金庸小說裏提到的道教全真派第三代掌教丘處機,歷史上確有其人,號長春真人,應成吉思汗邀請,1220年春由山東出發,在今北京周邊逗留一年,1221年春再出發北上蒙古,然後循蒙古草原之路西行,跨越阿爾泰山脈後接上絲綢之路北路,冬天抵達中亞歷史名城薩馬爾罕,1222年春南下至今阿富汗北部與成吉思汗會面。從中國往中亞一般經過西安進入甘肅,接上傳統絲綢之路,但是當時甘肅在西夏勢力範圍內,無法穿行,因此丘處機必須先北上蒙古再折向西。

整個行程的概覽去年寫了簡介(註1),最後一段由薩馬爾罕至阿富汗前幾年前也寫了詳細分析(註2),本文的焦點是丘處機從北京西北的野狐嶺出發,循大致東北方向前往蒙古東部的行程,本段終點是蒙古的斡辰大王帳。

基本參考資料是《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註3,以下簡稱《西遊記》)的記載和註釋,近代中國地名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分省地圖集》(註4)及網上的更新資料,工作過程中查閱了網上衛星圖片信息(主要用Google),對比《西遊記》文字描述與地理環境,輔助判斷丘處機經過各地的具體位置,最後以地圖形式把路線展示出來。

時間
丘處機於公元1220年農曆正月自山東前往今北京,在附近的德興(今涿鹿)及宣德(今宣化)逗留了一整年,次年(1221年)農曆二月八日才再度起行,二月十一日北度野狐嶺(今河北省萬全縣境內,張家口市西北方向),進入長城以北的蒙古高原,途中經過魚兒濼(今達來諾爾),四月初一抵達斡辰大王帳(今呼倫貝爾市新巴爾虎左旗境內),這是丘處機往見成吉思汗行程中最東北角落,由野狐嶺至斡辰大王帳路上用了49天。

路線
從野狐嶺前往斡辰大王帳,大致向東北方向走,路程主要位於蒙古高原上,大致在戈壁沙漠的東側繞行,兩點的直線距離約八百多公里,由於路上有山丘湖泊,難免需要繞行,真正走起來超過一千公里,換算速度粗略為每天二十公里之譜,當然在草原上速度會較快,在丘陵地帶或沙漠中則較慢。
1       野狐嶺至斡辰大王帳路線全圖(注意:北方向右)

1.    野狐嶺至魚兒濼

《西遊記》:「二月八日啟行 十日宿翠帡口,明日北度野狐嶺」,1221年農曆二月八日邱處機從宣德(今宣化)出發,走西北方向,經今張家口市到今萬全縣境內的翠帡口(也稱翠屏),這個山峽是連接中原與大漠的交通孔道,以前單靠文字難以說明位置,但高分辨率衛星圖片可以清楚顯示(圖23),相信丘處機大致走了今207國道路線,在西面登上1600米高地野狐嶺,這裏是長城故地,也是生態環環的分界,丘處機南望「晴嵐可愛,北顧但寒沙衰草」。剛好十年前(1211年)蒙古與金朝在野狐嶺、翠帡口一帶大戰,奠定了蒙古盛金朝衰的局面。
2       翠帡口至野狐嶺立體衛星圖

3       翠帡口近距離立體衛星圖

《西遊記》:「北過撫州,十五日,東北過蓋里泊,盡丘垤鹹鹵地 南有鹽池,迆邐東北去」,過了野狐嶺便進入了蒙古高原,金元時期的撫州即今張北縣,轉向東北後,根據行程日數和地貎描述,推算蓋里泊即今九連城諾爾(諾爾是湖的意思)(圖4),循着207國道由翠帡口至蓋里泊的垂直切面見圖5,展示行程由翠帡口海拔1000米上升至野狐嶺約1600米,以及其後海拔大致1400米的蒙古高原。
4          野狐嶺至魚兒濼路線
5         翠帡口至蓋里泊垂宜切面(大致循207國道,資料來源:Google
連城鎮位於張北與達來諾爾之間主要道路上,九連城諾爾是西南-東北走向的鹹水湖(圖6),符合《西遊記》「迆邐東北去」的形容,查看衛星圖片,此處大片土地丘陵起伏,鹹水湖泊星羅棋布,與邱處機所說「盡丘垤鹹鹵地」十分匹配。

6         對應蓋里泊的九連城諾爾及隣近的丘陵和鹹水湖泊
《西遊記》:「馬行五日,出明昌界 又行六七日,忽入大沙陁,其磧有矮榆,大者合抱」,明昌界是金朝西北邊境的防衛界壕,衛星圖片找不到痕跡,「大沙陁」對應今渾善達克沙地,「陁」解「不平坦」,「磧」則解「灘」,反映沙漠成沙丘狀態,在稍平坦處長出樹木,這個情況與高分辨率衛星圖片所見吻合(圖7)。
7         渾善達克沙地(局部)高分辨率衛星圖像:沙丘與樹木
《西遊記》:「三月朔,出沙陁,至魚兒濼,始有人煙 時已清明,春色渺然,凝冰未泮」,大沙陁之內無人居住,「朔」即農曆初一日,丘處機到了魚兒濼(今赤峰市西北部的達來諾爾)(圖4),才見到以「耕釣為業」的人家,並且在這裏休息了幾天。「泮」解融化,雖然已經是清明的春天時節,不過因為魚兒濼緯度甚高(北緯43度),冰雪仍然未融化。

 
(待續:魚兒濼後的行程見下篇)

鳴謝

本文插圖採用的衛星圖片底圖源自Google網站,謹此鳴謝。

參考
1     《草雲居》,201871日:無聊研究系列 丘處機西遊全程概覽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html
2     《草雲居》,20162月至3月:丘處機見成吉思汗(上)(中)(下)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2/blog-post_22.html
3     《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  顧寶田、何靜文注譯  三民書局  2008
4     《中華人民共和國分省地圖集》  中國地圖出版社  1995


2019年2月5日 星期二

給工程師學會發了信 - 守護專業道德,研究沙中線出事原因


今天給香港工程師學會發了信,提出作為專業道德的守護者,為了挽回公眾對工程師和工程專業的信心,學會應該成立專責工作組,深入研究沙中線尤其是紅磡站工程出亂子的原因,並就此訂定應對的專業指引和安排訓練課程,確保將來的工程師能為市民好好把關,不讓建造工程再出亂子,信件以英文定稿,附錄於下:


URGENT TASK FOR HKIE TO RESTORE PUBLIC CONFIDENCE

I write to you as a long-time friend of HKIE, who cares about the standing of HKIE as a professional organisation in the Hong Kong community.

The happenings associated with the Shatin-Central line especially at the Hunghom station were tragic for the engineering profession and have destroyed completely the public's confidence.  The urgent task for HKIE now is to control the damage done to the collective image of engineers and to restore public confidence.

That HKIE chose to issue a press release to say that the structures at Hunghom were "safe" without having conducted its own in-depth investigation did not befit its role as a professional organisation upholding professional ethics.  It was obvious to the public that HKIE placed its attention on the wrong focus. 

As the guardian of professional ethics, HKIE should have condemned known deviations from proper procedures and processes, set up a task force to look into the matter, begun a review of related engineering practices for the purpose of developing guidance material and training packages for engineers, to prevent future repeats of similar wrongdoings.  

But instead HKIE has appeared to condone the mishaps at Shatin-Central line and to try to whitewash the improper behaviours by claiming that the structures are "safe".

I have to report to you that numerous people whom I met in the past week or so, including both young and veteran engineers as well as other professionals, expressed disbelief at how the HKIE's press release was crafted.

Nothing could be done with what has happened.  But something could be done to initiate positive change for the future.  

As a concerned member of the public, I urge HKIE to start the process of restoring the public's confidence in your profession by doing what HKIE should do as a guardian of the profession viz. investigate into the matter, learn the lessons and prevent any repeat.

2019年2月3日 星期日

沙中線紅磡站等同僭建,不可發給入伙紙



沙中線紅磡站由「剪鋼筋」觸發完不了的噩夢,調查之下,問題愈揭愈多,鋼筋螺絲帽不合格,承建商不按圖則施工,擅自作出工程改動,沒有依法向該管政府部門申報和取得許可,承建商收到「不符合通知書」後繼續強行施工,追究期間發現「丟失」大量施工紀錄文件,凡此種種都是香港工程界百年經營建立的嚴謹施工傳統所不容的。
 
路政署宣布沙中線紅磡站螺絲測試結果

2019121(圖表來源:眾新聞,註3

報章社論提出「重振鐵腕監管才可挽人心」(註1),這個看法我完全支持,來到這個地步,事件的焦點是:香港頼以運轉和創造輝煌的系統與體制受到粗暴的蔑視和破壞,我們必須堅決嚴懲違法亂紀的行為,殺一儆百。不這樣做,沙中線紅磡站會成為壞榜樣,此後整個工程界都會模倣,凡事走捷徑,得過且過,類似事件將在香港眾多工程地盤重現,到時香港百年老店的「誠信」金漆招牌將慘淡無光,香港再不配國際大都會的地位,漣漪效應之下,貿易和金融也會受到負面影響。

很意外,相關調查委員會完成專家證人證供當晚,香港工程師學會主事人匆匆以學會名義發表聲明(註2),既承認「當中的施工質素存在問題」,卻「認同專家的評估,東西走廊月台層板、連續牆和南北走廊底部的建築結構符合安全」,讓人覺得學會只顧在十分薄弱的基礎上強調「安全」,而忽視嚴重違法亂紀行為,事後惹來部份學會會員的非議,認為發出聲明是「草率」的(註3)。

先不論工程師學會發出聲明是否草率,但是聲明肯定錯了重點

專業之成為專業,基本功夫只是最低門檻,支撐專業真正最重要的支柱是誠信,必須令社會對專業人員有信心,專業才有立足之處。香港工程師學會作為專業團體,必須確保工程行業和工程師以誠信為先,運用專業知識為社會解決工程問題。

今次紅磡站事件之中,「誠信」似乎蕩然無存,所見所聞駭人聽聞,我遇上的專業人士,如工程師、建築師、測量師等,不約而同搖頭嘆息,覺得匪夷所思,他們在專業生涯中,只知從嚴監工,從未想像過自己或其他人膽敢少扭螺絲、少落石屎、暗中更改圖則、未有許可就施工等等,眼前所見令他們震撼、失望、恐懼,擔心「走捷徑、鑽空子、造假」會變成建造業新常態,損害香港整個工程界的道德水平,遲早闖出大禍。

在這個時刻,工程師學會首要任務是維護工程界的專業誠信與尊嚴,對偏離專業操守和不遵守法律條文的行為公開譴責,最少也應該表示遺憾,讓公眾相信搞出事的人是行業中的害群之馬,學會並不姑息。

學會也應該設立專門小組,研究沙中線紅磡站工程出亂子的深層原因,尋求在學會範圍內建立新政策、訂定新守則和設立新培訓課程,提升工程師會員對犯同樣錯誤的認知與戒心,防止沙中線紅磡站的不幸事件重演,挽回公眾對工程行業的信心。

可惜社會見到的是專業精神沒有得到體現,香港工程師學會在本身沒有掌握詳細數據和作出深入專業調查之前,魯莽地公開宣稱紅磡站建築物安全,又對專業不當行為避重就輕,含糊其詞,不採取任何行動。

工程師學會的朋友們:對不起,社會對於你們的聲明心中有數,工程師的專業形象受了嚴重打擊,難以彌補,學會宜深切反省,盡快回到守護專業的軌道上。

既然專業團體沒有守住龍門,我們惟有希望政府代市民嚴格把關

《建築物條例》對於建造樓房有仔細規定,屋宇署對於圖則和施工擁有法定監管權力,城中小如室內裝修或輕微改建,甚至天台上的組裝屋,沒有申請而被屋宇署發現都必定視為「僭建物」需要拆卸,新建的樓房如有不按照已批准圖則施工,則肯定不會發出入伙紙。

目前已知建造沙中線紅磡站過程中,有不少違反《建築物條例》行為,如沒有按圖則建造,或建了而無法確認結構,屋宇署應該一視同仁,拒絕發出入伙紙,所謂「專家認為安全」不能成為爭辯理由,否則此例一開,從此以後,所有建造工程都可以擅自改變設計或施工方法,事後找個「專家」來說「安全」就蒙混過關,這種情況政府絕對不能容忍。

沙中線紅磡站等同僭建,不可發給入伙紙。


1  頭條日報,201921:重振鐵腕監管才可挽人心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5/20190201/738082/
2  香港工程師學會,2019118新聞稿  https://hkie.org.hk/zh-hant/news/press_release_detail/75/
3  眾新聞,2019121:工程師學會聲明撐紅磡站結構安全 會員批決定草率  https://bit.ly/2UCpA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