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1日 星期日

北冰洋向我們發出嚴重警示



雖然香港風雨飄搖,但是我們不可忘記影響人類生死存亡的氣候變化大局。

北冰洋向我們發出嚴重警示,今年的海冰面積可能破歷史新低。

在全球暖化背景下,兩極地帶的升溫比熱帶顯著得多,北冰洋的海冰連續九年春夏季融冰情況都比以往嚴重,同期比較海冰面積基本上低於以前九成的年份,20129月的海冰更是有紀錄以來最低年份。

今年北半球夏年超熱是眾所周知的舊聞,但是北冰洋海冰面積之低甚有可能是新聞,過去一個月比2012年同期更低,目前有創造新低紀錄的氣勢,很快九月中上旬就會揭盅,科學家都十分緊張地拭目以待,既焦急又無奈。

按近年趨勢,現今大部份活着的人有機會在有生之年見到北冰洋夏季零海冰的絕望奇景,全球人類減少排放二氧化碳排放急不容緩!

底圖鳴謝:US National Ice and Snow Data Centre

2019年7月28日 星期日

休息一個星期好嗎?



自從六月初掀起修訂逃犯條例風波,觸動社會深層次矛盾爆發,像打爛西諺的”a can of worms”(一罐蠕蟲),麻煩持續變化和擴散,內容愈變愈複雜,對立愈來愈強,每逢周末所有香港人都寢食難安,有為反修例作出種種行動,有為社會秩序和法治努力守護,有看着電視、手機或電腦乾着急,大家都想香港好,但是衝突愈來愈激烈,死結愈拉愈緊,整個社會走進困局,找不到出路,看不到希望。

我們只見路面上雙方在無可奈何之下不斷互相耗費能量,但是局面僵持,毫無寸進,就像鄭國光著名的歌詞:「努力興建,盡情破壞,彼此也在捱」,而一般市民想幫忙又似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束手無策,不斷累積鬱悶


香港大學的研究顯示香港出現「精神健康疫症」,報告發表時(711日)抑鬱患者已近一成,猜想經過三個周末的遊行、衝突,加上21日的恐怖無差別襲擊,數字大幅飇升是毫無疑問的。

朋友交談,網上觀察,留意到無數人都覺得很擔憂、很疲倦、很想休息,一個城市有這麼高比例的人精神困擾,絕不健康,更可怕的是,疲倦的人容易做出錯誤的決定,在衝突不斷之中,只要誰偶然出錯,隨時因為衝突雙方早有誤解而造成仇恨瞬間升級,惹起全港無法承擔的大禍。

即時解決香港的問題是不可能的,但是可否大家一齊休息一個星期,不組織任何戶外遊行示威活動,讓所有家庭可以周末一起吃一頓團圓的飯?又或者朋友們可以一起去游水、打波、行山?至於放不下憂懷世局的人們,也可以在一刻清靜中,用澄明之心思考未來,聚焦在為香港好,也許能夠想出好方向、好方法,也是有益。


給自己放鬆,將令自己更清楚應該怎樣向前走。
(忘了是誰提供相片給我,謹此致謝)

世界上連局勢長期緊張的戰亂地區, 也會間中出現停火,讓雙方人員稍事休息,做回人需要做和應該做的日常事,我們香港可以嗎?

爭取改變世界的朋友們,請你們放心,時代巨輪是穩定向前的,不會因為休息一個星期而出現轉變,為了全港市民的身心健康,可以考慮這個建議嗎?

2019年7月26日 星期五

緊急呼籲:香港走到懸崖,勒馬最後機會



21日元朗的有組織暴力襲擊,使人心碎,香港社會走到懸崖邊緣,即將進入持久不穩定狀態,無數人憂心如焚,香港前途命懸一線,到了「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臨界點,一念不動,今個周末之後,恐怕回頭無路。

緊急呼籲:
1.      行政長官立即宣布成立調查委員會,研究六月以來不穩定狀態的遠因近因,目的在以史為鑑,防止將來歷史重演,不在追究個別人責任,細節可以稍後議定。
2.      組織表示對元朗暴力表示憤慨的遊行的人士,立即宣布取消前往元朗,把遊行融合到星期日的大遊行,聲勢更大,效果更顯。

根據接觸所及,發現種種原因令到連命都不要的青年人數目多到無法想像,我們所有人必須盡力而為,即管只是一滴水,也要灑向焚燒熾熱的烈火。

尊敬的林鄭女士,今天作出宣布,則香港有救,時機一失,跌下懸崖,再做甚麼都無力回天。成立委員會不是示弱,而是展示愛護香港之心。

組織元朗遊行的人士,不去元朗不是示弱,也是展示愛護香港之心。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哪裏最熱?以及雷雨觸動的思考



昨天談臭氧,今天(718日)談熱,而且是很熱,位於香港西北角的濕地公園錄得37.9度,元朗公園37.6度,赤鱲角機場37.2度,其實35度已經是難耐的熱,濕地公園幾乎達到38度,熱到令人咋舌,簡直足以殺人!

1  2019718日氣象站最高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最熱的氣象站位於香港西至西北部(圖1),跟風向有關,與昨天一樣,清晨的背景風是微弱西北風,到了上午11時,海風已經從東面進入,到了下午2時全境轉吹東南風(圖2),地面整天在太陽曝曬下不斷加熱,午後來到新界西北部的空氣,長時間接觸地面,因此相對特別熱,從沙頭角到屯門一線的氣溫接近或超過36度,不難理解,至於赤鱲角錄得超過37度,一方面位於大嶼山陸地下游,另方面機場大量三合土地面吸熱特多,因而推高氣溫。

2  2019718日下午2時風向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另外一組氣象站錄得35度以上高溫,黃大仙、九龍城和天文台(尖沙嘴)反映城市化的後果,跑馬地與谷地地形有關,沙田則大概兩個因素都有。


俗語說「物極必反」,元朗和濕地公園(天水圍)一帶熱得厲害,促成熱空氣急促上升,下午1時後終於觸發了一場雷雨,帶來2030毫米雨量(圖3),雨區曾經向荃灣方向移動,不過再往向東走地面空氣不夠熱,無法維持下雨的機制,雨也就停了。這段時間天文台發了雷暴警告,因為行雷閃電只在局部地區發生,港九和新界東的市民可能懷疑天文台無的放矢。分區天氣預測不容易,因為下雨「得」與「唔得」只差一線,今場雨就是一個好例子。
3  2019718日下午2時至3時雨量 (來源:香港天文台)
熱令雷雨發生,元朗一帶的雨為該區消除酷熱(圖4),由下午1時前高於37度下降到3時的27度左右,跌幅達10度,隨着地面氣溫下降,空氣再升不上天,雨也就停了。俗語云:「熱到掬出雨」,內裏頗有深意,熱帶來雨,雨帶來清涼,補償之前的熱,卻又反過來制止雨繼續下,過程是由不平衡經過一番周旋後回到新的平衡。

 2019718日元朗公園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大自然由無數部份構成,互相支援又互相制衡,某個參數超越穩定的界限,自有回應機制進行調節,讓「越軌」的情況回歸「正軌」,熱得太過便下雨涼它一下,很簡單,很直接,不加思索,自然而然,回顧人類社會,原理大同小異,出現偏差,自有制約力量出來對應,局面或許有點動蕩,不過往復交融藕合後,自有新的平衡出現。

香港一個月來的大規模遊行像今天的雷雨,我們應該找出是甚麼因素把它「掬」出來,然後嘗試促成寓言裏的天降甘霖,為社會降溫,在調節後的新穩定狀態下繼續前行。

香港目前的困局,複雜程度遠超物質世界的「熱到落雨」,涉及遠因、中因、近因,範疇包含歷史、地理、文化、社會、政治、經濟、環境、謀生、居住、生活、社會流動、價值觀念等,可不是一人一句便可概括得出頭緒,而急需聘任智者群體深入研究,才能梳理出來龍去脈。不這樣做,靠直觀的修修補補,抓不到問題核心,對不了症下藥,恐怕問題會沒完沒了。

一場局部地區性雷暴,讓我想得很遠。


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盛夏臭氧事件的遠因近因



今天(717日)下午2時香港數個地點的臭氧數字超過200微克/立方米(以下簡稱為單位),相比香港的空氣質素指標160單位,是十分常高的水平,涉及的觀測站由東向西是塔門、大埔、元朗、屯門和東涌(圖1),大概為日曬造成的海風與背景的西至西北風匯聚的地方,圖中以綠色虛線標記,其後各地數字繼續飇升,甚至有超過300單位的紀錄,本文只談到下午2時的情況,從案例展示這類事件的遠近因。

1  2019717日下午2時香港境內臭氧水平和地面風向  (來源:臭氧數據環保署底圖天文台)
這次高臭氧事件要從前兩天基本上吹西南風說起,那時空氣來自海洋,所以相對乾淨,但是由於熱帶低氣壓丹娜絲從東方移近(註1),本地的背景風向轉為大致西至西北,見今天(17日)早上8時京士柏氣象站的高空探測數據(圖2)和地面觀測站報告(圖3),隨着風向的轉變,空氣源頭變成內陸,人類造成的污染物隨風來到香港,今早早上赤鱲角的能見度下降與風向轉變基本上同步(圖4)。

熱帶氣旋移近的另一連帶現象是下沉空氣和陽光普照的晴朗天氣,把西至西北風污染空氣裏的氮氧化合物轉化為臭氧,曬了整個上午後通常在午後兩三點達到高水平,然後視乎境內氣流的具體情況,各處或升或跌。

為甚麼臭氧最高水平不是均勻分布呢?一方面因為香港多山,另方面必須了解上午至下午香港境內風向的變化。由於太陽曬射,陸地升溫,推動海風出現,香港東面吹東風,西面則西風顯得更有組織,到了11時,雙方碰頭匯聚的地方成為一條輻合線(圖5),圖中以綠色虛線標記,大致走向是筲箕灣-沙田-沙頭角,氣流匯聚的地方也是污染物堆積之處,成為潛在高臭氧水平的黑點,不過11時太陽仍未到最高處,要等到下午2時左右才見臭氧高潮,而這時輻合線已經推進到新界北區-屯門-東涌一線,於是形成圖1所見最高臭氧數值分布的情況。

香港高臭氧的日子往往與颱風從東面移近有關,環流令香港吹大致來自西北的風,帶來內陸的污染空氣,尤其是氮氧化合物,颱風前方的晴天又把污染物在陽光曝曬下化為高水平臭氧,再加上海風作用把污染物困住,在香港境內造成局部地區的特高臭氣水平。

物理世界是相對簡單的,但是今天的臭氧事件已經涉及多元因素,包括:遠因(區域空氣污染、香港位置及山勢)、中因(熱帶氣旋)、近因(海風)等,更何況人間世複雜得多的社會現象,任何以單一因素去解釋香港眼前事件都是過度簡化的嘗試,是不科學的,必須集眾人智慧,跨學科和跨時空去審視,才能見到多維的圖像,才有可能想像未來要做甚麼去避免重蹈覆轍。


1 2019717日上午8時天氣圖連結:http://www.hko.gov.hk/wxinfo/currwx/wxchtbig_uc.shtml?chart=2019071708

2  2019717日上午8時京士柏氣象站高空探測數據:低空500米以下吹西至西北風 (來源:香港天文台)
3  2019717日上午8時地面風向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4  赤鱲角風向及能見度:717日清晨能見度開始下降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5  2019717日上午11時地面風向:海風從東面進入陸地,綠色虛線標記與背景風匯聚的地方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

印度白花菜的啟示


凡事總有漫長的過程,中間有不同的階段,隨着時間過去和客觀條件成熟,從此階段到彼階段自然水到渠成,不可勉強,不必急燥,只能做好準備和等待。
 
從右到左:淡色的幼花蕾、粉紫的花蕾、藍紫的盛開花、花後期轉淡、白色的「花」長出種子莢、幼種子莢、成熟種子莢。

後記:熟悉植物的朋友指出可能是皺子白花菜,謹此說明。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共同總結向前,共建美好香港



過去幾星期,修訂逃犯條例在香港引起扣人心弦的變化起伏,百萬計的人遊行,金鐘出現大型衝突,動蕩令人擔心憂心,香港是我們的家,怎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後怎麼走下去?

最近幾年,多次碰到青年人對我說香港絕望,甚至想移民,由於香港的物質生活在世上算是中上水平,很長時間我難以理解,為甚麼他們會生出窒息的感覺?多了交流,才漸漸感應到他們眼中的香港,既得利益者佔盡社會好處,教育幫不了脫貧,多勞並不多得,不少人「打散」沒有穩定崗位,只有日薪的零散工作)以致看不到人生有提升的階梯,眾多公共議題中(如喜帖街、高鐵、東北發展),他們的聲音重複地被忽視,他們的腦袋於是充滿無力感。

有人比喻他們為愈來愈乾燥的大堆柴木,一碰火花便會迸發爆炸性的火熖,修訂逃犯條例因緣巧合成為火花,觸發史無前例的動蕩,其實就算沒有修訂逃犯條例,始終會有其他偶發的因子成為炸彈的導火線。

也是這些年,我就一些公共議題發表意見,如郊野公園、第三條跑道、住屋問題、土地供應、人工島等,但是文章寫了之後,就像對着大樹說話,感覺不到甚麼效果,三跑在未來功用毫無保證下糊裡糊塗啟建了,政府在地產商牽制下,壓不住樓價又建不出「大庇天下寒士」的「廣廈千萬間」,違反普通常識的人工島又像火車頭般向前衝,愈來愈覺得香港社會困在落伍思維中不斷走下坡,很痛心但無能為力,我跟青年人一樣沮喪和鬱悶(雖然年初政府宣布不再向郊野公園要地建屋算是少許抒緩,可惜這個案例在香港大局之中似是例外多於主流)。

雖然痛心,我沒有仇恨或敵視不接受意見的官員,仍然相信大家生於斯,長於斯,以香港為家,愛護香港,珍惜香港的一切,不會壞心腸到想香港混亂、衰敗、墮落,只是他們受制於成長中累積的知識和經驗,遵循以前「行之有效」的管治概念,未察世局人情的變遷,又受到圍着他們轉的精英或財勢群體的無形影響,以致未能調整價值觀念和視角,未能貼近時代和基層, 未能因時制宜地變革政策和推行配合措施,解民之所困,急民之所急

出現這個情況原因很多,如:殖民地政府不培育本地政治人才,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搵錢太易」以致思想凍結(「搵錢至上」、「經濟第一」、「地產最重要」),新自由主義盲目相信市場力量等,陷在舊價值觀念裏的官員絕不容易自覺被困,就算有所醒覺也不容易以小螺絲身份改變巨大機器的方向,我曾經在機器裏工作,對情況有點親身體會,因此理解現役官員的處境,不會視個別官員為敵人。

在反修例運動中,眾多香港人表達了熾熱的愛港之心,通過集會遊行竭力守護香港的獨特精神價值,成功阻截修訂逃犯條例也成為全體香港人很重要的自我認識課堂。基於「愛之深,責之切」,隨後出現了針對個別官員的抨擊和下台要求,甚至視他們如同寇讎,這也許是社會運動無可避免的成份,但是我擔心:做好香港需要全體港人團結努力,過度聚焦針對個別人,播下的仇恨種子會茁壯成長,社會內部互相猜忌和對抗加劇,分裂將會更激烈,香港再無進步的基礎可言

絕大部份香港人包括我在內,都希望香港好,願望大家諒解官員做決定時,實際上受制於時空大格局和個人經歷和見識,偶然會「好心做壞事」,但不會故意搞破壞,關鍵在發生錯誤後,促成他們深切反省,汲取教訓,及時調整價值觀念和視角,貼近時代和基層,因時制宜地變革政策和推行配合措施,這樣政府和社會才得以同步向前


經常講教育孩子需要讓他們從錯誤中學習才能成長,原則也適用於政府和官員,如果凡有錯就撤換官員,最後只會剩下「不做不錯」的人,政府不會改變也不會進步,最終連累社會本身受苦 。為香港的美好未來籌劃,祈求大家採取積極導向思維,把能量集中在「事」之上,至於「人」則以匯合最大多數為目標,也讓出錯的官員戴罪立功

我誠懇敦促主要官員視今次事件為整體香港的學習機會主動聯繫民間社會,一起透過反省、交流、磋商、論證,找出動蕩的根源,然後重新出發,舉香港之力消除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同時以與時代形勢匹配的思維,共建美好香港

做好這件工作,社會才能從動蕩回歸穩定,政府作為香港的守護者,有責任牽頭採取行動,不要再讓民間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