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0日 星期三

臧姑娘:好媽媽與時代的緣份



[本文的節錄版曾於2019310臧姑娘的告別禮中用作發言稿]

1979年某個早上,一位年輕母親推着香港小販常用的木頭車,帶着兩個糼童,從灣仔密集的樓宇群中出發,走向海邊的灣仔碼頭,準備開檔販賣山東家鄉的家常水餃,她有點迷惘,糊裡糊塗走出了馬路,沒有注意汽車在身邊擦過。

剛去世的「灣仔碼頭北京水餃」創辦人臧建和女士,就是這樣展開她的傳奇故事。
臧姑娘動手包餃子
走在路上,臧姑娘不敢抬頭,覺得四周的人都在看着她,議論她,心中對自己講:「建和啊建和,你怎麼今天流落到這個田地?這條路走不成,真的就是走投無路。」看着身邊四歲和八歲的小女兒,她頂住無奈和恐懼,好不容易走過似乎無盡的漫漫長路,把手推車送到灣仔碼頭一條大柱旁邊。

臧姑娘來自山東,原本帶着兩女兒經過香港去泰國與丈夫會合,失望返回後滯留香港,為了供養孩子,一天三份工作,早為病人打針(她在內地當看護),白天在食肆當粗工,晚上十一點洗電車,誰知工傷意外壞了身體,不能再這樣勞動,無計可施之際,朋友對她做的水餃一句讚許,令她想到做流動小販,售賣家鄉水餃謀生。

香港位於中國南海邊緣,使它成為數百年來中國人往來東南亞的中途站,歷史原因又令它庇蔭了不少離鄉漂泊的遊子,臧姑娘的戲劇人生在這裏上演,反映了香港獨特的地理和歷史背景

臧姑娘準備開檔,石油氣爐第一次打火燒着了眉毛和頭髮,十分狼狽,待得成功點火,又要靜待客人,五個年青人經過問她賣甚麼,聽不懂臧姑娘的普通話,把「水餃」聽成「睡覺」,不過還是決定要買,臧姑娘戰戰兢兢端上了幾碗水餃,緊張地看着他們,這個時候第一個人說了一句話「好好食啊」,跟着其他人也附和,事隔多年臧姑娘回憶道:「這是我最愛聽的一句廣州話!」在生命谷底的她,這一刻拾回了自信,確定了手包家鄉餃子的本領是謀生的資源。

這個故事我思考多時,為甚麼青年人會走向大柱旁的小攤檔?言語不通也會花錢買不知是甚麼的食物?臧姑娘說他們是「天使」,我相信。青年人不一定肚餓,也不一定好奇,而是看到簡陋的攤檔和旁邊的小女孩,被流落異鄉婦人在灣仔碼頭添加的「一道淒涼風景線」(臧姑娘語)所觸動,善良的心生起伸出援手之念,簡單交易為臧姑娘好好地打氣,成為她的生命轉捩點,以及一個企業的原點。

當年不少生活艱難的人當小販維生,以自己的努力改善生活,大家也習慣幫襯,以不是施捨的態度幫一把,無數的小買賣使社會最底層的人們得以有尊嚴地生活,臧姑娘幸運地碰上這個時代。

四十多年過去了,香港表面上繁榮了許多,可惜現今城市管理者追求「市容整潔」,取締流動小販,窮人再不能走這條路,社會最底層的職業又在外判制度下變成中間人剥削弱勢社群的行業,上班依然是「在職貧窮」。如果臧姑娘現在才到香港,當不了小販又因傷掃不了街,她的遭遇會怎樣?真的不忍想像,究竟香港社會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青年人吃完水餃離開後,臧姑娘發現碗裏留下大量水餃皮,其實她已經把皮做得比家鄉薄了,但是香港人依然覺得太厚,為此她回家反覆試驗,直至研制出薄而爽滑但是保存麵根靭性的餃子皮,此後多天,她耐心等到青年人路過,邀請他們免費試食,並且徵求他們的反饋,著名的「灣仔碼頭」的水餃原型就是這樣煉出來的。

臧姑娘感恩路人以不是施捨的幫襯來支持她體現對孩子的愛護,她說過:「我出來是為了孩子要找生活,他們來買和吃水餃是我的朋友,我不是來這裏賣水餃,我是包餃子給我的朋友吃,感謝他們」,為此臧姑娘抱持謙虛心態,主動認識香港人的飲食習慣,調節水餃的饀料配搭和製作方式,讓香港人漸漸認識和愛上靈巧山東姑娘在灣仔碼頭販賣的水餃。

灣仔碼頭的水餃檔很快做出名氣,有人慕名來吃,意識到別樹一幟的重要性,1980年臧姑娘在攤檔原本的「北京水餃」招牌上加了「灣仔碼頭」四個字,這時中國剛轉向「改革開放」不久,新時代悄悄來臨了。
餃子銷量增加,開始聘請幫手
漸漸多了人買餃子回家自己煮,臧姑娘聘了幾個幫手,增加產量,擴充生意規模之餘也幫助別人找生活,攤檔一擺幾年機緣巧合,大丸百貨高層發現了灣仔碼頭這道美味風景線和提出合作,但提出不用灣仔碼頭水餃牌子,遭到臧姑娘拒絕,最終灣仔碼頭水餃於1983年以自家牌子進入了大丸百貨超級市場, 同年攤檔化身灣仔交加街13號的地舖,現場生產和銷售,擴大了與市民的接觸面,買餸經過的人們不時還可以試食陸續推出的新款式,1993年地舖搬到灣仔道51號,1994年在柴灣設立符合衛生規格的現代化工廠,產品進入了新的層次,規模大了,但是質量保持下來,顧客試食和款式創新沒有停步,山東水餃演化成香港地道水餃,進入尋常百姓家。


這十多年間灣仔碼頭水餃的成長,反映香港社會的特殊性。都市生活愈趨忙碌,市民需要容易烹煮但新鮮的即食食物,水餃剛好符合要求,超級市場流行,讓急凍水餃有出路,香港合約精神穩固,令臧姑娘放心與超級市場合作,衛生法例嚴謹,加上臧姑娘看護出身,對衛生本來就有要求,促成灣仔水餃的生產走向規範化和現代化,為未來更大的擴充做好準備。
隨着規模擴大,進入規範化工廠生產時期
臨近1997年香港回歸,灣仔水餃和內地改革並行發展了近二十年,內地人民生活提升,形成巨大的潛在市場,而灣仔水餃則成為少有符合國際衛生要求和食味高質素的量產中國食品,兩個元素結合,催生出美國一家食品公司提出合作計劃,把灣仔水餃引進到內地,1996年達成協議,開始在內地建廠和銷售,香港政權回歸的同時,源自北方的水餃概念,帶着香港口味回歸祖國,內地城市的同胞舌尖體驗香港,幾年間香港土產品牌成為中國著名品牌,灣仔水餃成為億元級企業。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法治世界聞名,城市運作循規蹈矩,令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企業抱有信心,加上我們與中國內地的歷史淵源,有利企業回到內地活動和運作,這個背景令美國公司來到香港找灣仔水餃做夥伴,進入內地建立市場。我們都活在大局的時空裏,臧姑娘從灣仔碼頭擺檔開始磨鍊了二十年,時機來到就搭上了順風的快船。


事業帶來財富,臧姑娘卻保持着身為母親的愛心和對貧苦大眾的善心,上海設廠之初,她以為外國企業人員有學問、有經驗,所以只把精力聚焦餃子生產,沒有管太多其他,怎料與員工交談時發現他們面帶愁容,查問之下才知道餃子銷售量冬天多夏天少,主管為了賺到盡,夏天裁員,冬天才再招聘,縮減開支卻為人家製造生活困難,臧姑娘感到很難過,敦促工廠取消這樣的安排,同時設計適合夏天的食物品種,既增加全年的銷售額,又增加員工的積極性,事件證明她視員工為黟伴的思想遠勝盲目賺到盡

臧姑娘低頭走向灣仔碼頭時,心中只有一念,要讓兩個小女兒讀好書,將來生活好些,賺錢不是目的,不過她自身的努力和靈巧、當時香港社會對外鄉人和小販的包容、香港城市生活的轉變、合約精神、社會健全的制度、中國改革開放、香港國際化城市提供的機會等等因素疊加起來,讓她意外地體現了一代之內脫貧的奇蹟,不過她說:「兩個女兒都讀到大學,能做個有用的人,這是我一生人最值得驕傲的事。」而最令她窩心的是女兒小學時一篇作文,「老師叫她寫媽媽,她寫了一篇《媽媽笑了》,說賣出第一碗餃子時,是我受傷後第一次笑,那篇作文還被老師貼堂!」
臧姑娘和她疼愛的女皃
臧姑娘說到底是好媽媽,成為企業家是香港時空大局天道酬勤的緣份

(附:2006年認識臧姑娘,她的愛心、堅毅、靭力、靈巧、謙遜,令人折服。)

2019年4月4日 星期四

內地朋友香港蒙難記


香港的旅遊業真的要不得。
內地朋友參加旅行團來港,今天導遊取消原定行程,變了強迫購物,每人必須最少花三千元,朋友拒絕,結果身分證被黑導遊扣起,索取贖款,其實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新聞。

黑導遊和黑店的旅遊新聞近年重複又重複
朋友找我,搞了整個下午,打電話給旅遊發展局和旅遊業議會一點用都沒有,最後警察出手才取回證件。
香港旅遊業墮落到令人震驚的地步,黑導遊和黑店是多年的公開秘密,劏客事件重複又重複發生,這批人是欺負無知內地遊客的吸血蟲,同時嚴重損害香港聲譽,官員和行業團體這些年來所為何事?
希望該管當局下定決心打擊害群之馬,否則只會養肥吸血蟲,令他們愈來愈強大和猖狂,傷害循規蹈矩的旅遊業從業員的利益,以及令內地同胞憎恨香港,絕非香港之福。


2019年3月12日 星期二

政府就我提議不向沙中線紅磡站發出入伙紙的回覆


2月6日我以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身份,向行政長官及相關司局長發出這函,提出:沙中線紅磡站出現種種令人失望的違法亂紀情況,嚴重打擊市民對政府與工程界多年來建立的信心,必須果斷行動才能挽回重建,懇請以香港信譽為重,施以「鐵腕措施」(報章社評語),以免蒙混過關成為風氣,為禍久遠,損害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的地位。」又請他們參考我在網誌刊登的文章(連結: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9/02/blog-post.html),重點在不應發給入伙紙

今天(3月12日)屋宇署代表政府發了回覆,為了公平地讓公眾見到政府對這件事抱持的態度和採取的行動,謹將該函內容展示文末。

我不熟悉法律術語,不知道「佔用許可證」是否等於俗語「入伙紙」,是的話則十分擔心,因為政府原來豁免了沙中線紅磡站工程的部份程序,包括「佔用許可證」,按信件的寫法,工程完成後,政府只能根據鐵路公司遞交的文件判斷工程是否「竣工」,事實上信件談到驗收時,政府只是「參與港鐵公司的竣工驗收工作」,主體是港鐵,不是政府,實在難以令人安心。

沙中線紅磡站工程執行上出現了香港開埠以來最難堪的醜聞,政府完全有理由收回「入伙紙」的豁免,讓政府成為竣工驗收工作的主體

既然出現了等於僭建的行為,不能給沙中線紅磡站發入伙紙


 *              *                 *                 *                 *                 *                 *                *   

政府回覆:

沙田至中環線 ( 沙中線 ) 紅磡站擴建工程

謝謝你於201926日發電郵予行政長官、財政司司長、發展局局長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就沙田至中環線(沙中線)紅磡站擴建部分的工程最近發生的連串事件表達關注。我獲授權回覆如下:
政府高度重視沙中線紅磡站擴建部分的工程的連串事件,亦明白事件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故政府一直嚴肅跟進。在2018710,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已經指令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委任調查委員會,由終審法院前非常任法官夏正民擔任主席,就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推行的沙中線項目紅磡站擴建部分的連續牆及月台層板建造工程的事實和情況進行調查。調查委員會亦會就港鐵公司的項目管理和監督制度、品質保證和品質控制系統、風險管理制度、工地施工監督和控制制度及程序、通報政府的制度、內部溝通及與各持份者溝通的制度和程序等各有關方面進行全面檢討。調查委員會亦會檢討政府的監察和規管機制的涵蓋範圍及該等機制是否完善,以及其執行情況。
調查委員會會按調查所得結果,建議適當措施,以促進公眾安全和保證工程的質量。調查委員會剛於本年225日向行政長官提交中期報告,政府會仔細研究中期報告的內容,並會嚴肅跟進調查委員會的建議。因應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紅磡站南面連接隧道,以及列車停放處建造工程的施工紀錄缺失情況以及未經政府同意而作出工程改動,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於本年二月十九日批准擴大調查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加入該三部分的建造工程一併考慮。因應調查範圍擴大,調查委員會向行政長官提交最後報告的期限獲延至本年830日。
沙中線紅磡站擴建部分位於由九廣鐵路公司擁有的批租土地上,受《建築物條例》規管。就紅磡站擴建工程而言,建築事務監督已根據《香港鐵路條例》豁免港鐵公司遵從《建築物條例》的部分規定,但只限於涉及委任認可人士和註冊結構工程師、審批圖則、給予工程施工許可及佔用許可證的程序。港鐵公司須根據豁免文書訂立項目管理計劃,以確保建築工程的管理並不遜於《建築物條例》的要求,從而確保工程的質量、安全和衞生的標準不會受削弱。
當沙中線工程完成後,港鐵公司須向政府提交相關工程竣工證明書、記錄圖則、相關建築物料的測試報告和證明書,以證明有關工程已按照獲同意的圖則、設計要求及訂明的規定完成,政府會於審視並滿意該些文件後始確認相關工程竣工,過程中屋宇署及其他相關政府部門必定會嚴格把關。在有關工程移交給政府前,政府會聯同其監核顧問進行現場視察及參與港鐵公司的竣工驗收工作確認相關鐵路項目符合安全運作的法定要求及標準。此外,政府已將事件轉介執法部門跟進,屋宇署亦正就事件進行《建築物條例》下的調查,以確定當中是否有干犯罪行或不當行為的情況。

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

3月10日臧建和女士告別禮上的發言


四十年前某個早上,一位年輕母親推着香港小販常用的木頭車,帶着兩個糼童,從灣仔密集的樓宇群走到海邊的灣仔碼頭,開檔販賣山東家鄉的家常水餃。

臧建和女士就是這樣展開她的香港傳奇故事,現在大家知道這是「灣仔碼頭北京水餃」的起源,但是當日臧姑娘心中其實充滿無奈和恐懼,在走向碼頭的路上,她對自己講:「這條路走不成,真的就是走投無路」,不過看着身邊兩個小女兒,她義無反顧走完這條唯一的路,直到今天。


臧姑娘來自內地,因故滯留香港,為了供養孩子,一天三份工作,早上為病人打針(她在內地當看護),白天在食肆當粗工,晚上十一點洗電車,誰知工傷意外壞了身體,不能再這樣勞動,街邊賣水餃是最後一招。

在生命谷底的臧姑娘,因為第一批顧客一句「好好食啊」而找到生命的立足點,此後站穩在灣仔碼頭的大柱旁邊。雖然只是街邊檔,她以客為先,不斷調節產品去適應市場,又逐步增加種類,擴闊市場,需求增加時請其他婦女幫手,同時幫她們解決生活問題,臧姑娘勤奮之餘,持續自我提升,碰到機會時踏實地和有尊嚴地擁抱機會,成就了後來的企業。

我對臧姑娘的折服,在於她的愛心、堅毅、靭力、靈巧、謙遜。事業帶來財富,仍然保持着身為母親的愛心和對貧苦大眾的善心,上海設廠之初,她以為外國企業人員有學問、有經驗,只把精力聚焦餃子生產,沒有管太多其他,怎料與員工交談時發現他們面帶愁容,查問之下才知道餃子銷售量冬天多夏天少,主管為了賺到盡,夏天裁員,冬天才再招聘,為員工製造生活困難,臧姑娘感到很難過,敦促工廠取消這樣的安排,同時設計適合夏天的食物品種,開拓業務,身為企業主而為員工生活操心,當今世上十分難求。

臧姑娘低頭走向灣仔碼頭時,心中只有一念,要讓兩個小女兒讀好書,將來生活好些,賺錢不是目的,不過她自身的努力和靈巧、當時香港社會對外鄉人和小販的包容、香港城市生活的轉變、穩固的合約精神、健全的社會制度、中國改革開放、香港國際化城市提供的機會等等因素疊加起來,讓她意外地體現了一代之內脫貧的奇蹟,不過她說:「兩個女兒都讀到大學,能做個有用的人,這是我一生人最值得驕傲的事。」而最令她最窩心的是女兒一篇作文,臧姑娘說:「老師叫她寫媽媽,她寫了一篇《媽媽笑了》,說賣出第一碗餃子時,是我受傷後第一次笑,那篇作文還被老師貼堂!」

不少人視臧姑娘為香港的創業奇蹟,不過她的偉大在於為了兩個小女兒的未來,衝破所有障礙,甚麼都願幹,最終甚麼都能幹。說到底好媽媽是她的第一身份,我將會以這個認識懷念臧姑娘。

臧姑娘,走向灣仔碼頭時的心願已經完成,以後的路你就放心安靜地走吧。

2019年2月14日 星期四

運動呼出的二氧化碳不令地球暖化 - 專欄作家要學點科學


(修訂:2019.2.18)

最近有專欄作家稱:「林超英喜歡的郊野公園,搔擾大自然到了極點,在人口密集的旺角銅纙灣行街就環保得多了,高運動量也會增加碳排放,因多走路而吃了肉,碳排放還高於開車」,有讀者質疑這個說法之後,他搬出《Freakanomics》一書來「證明」吃素走路比吃肉開車的碳排放量更多,又說「行郊野公園的運動量比較大,也會有不少的碳排放」,說得興起時,該作家還加多一句:「郊野公園的享受者,是 at the expense of 我們這些人擠入逛商場旳俗人啫」。

專欄作家有專欄之便,似乎寫甚麼都可以,但是總不能偏離事實。行郊野公園的人在山中走動,不採花,不打獵(兩者都是犯法的),何來「搔擾」大自然?這樣的控罪是否過份輕率?

搬一本英文書出來「證明」,是唬嚇人,不是以理服人,作家必須自己把道理說明才成啊,更何況該書的名稱含有 freak” 字,字典的解釋是:怪物、怪胎、不正常,這本書能否用來作為辯論基礎甚為可疑,我看過這本書,主旨在叫大家小心使用統計數字,不在討論理保。

「旺角銅鑼灣行街」其實等於在四季冷氣超勁開放的商場裏轉,冷氣、凍櫃、電梯、升降機、燈光、巨型展示屏等,全部在耗電,而且是大量的電,發電需要燃燒煤及天然氣,額外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促成全球暖化、氣候變化、極端天氣等環境災難,對環境有負面衝擊。

反觀去郊野公園行山,不燒媒,不燒天然氣,沒有排放額外二氧化碳,何來負面衝擊?「行郊野公園的運動量比較大,也會有不少的碳排放」這句話一度令我搔破頭皮,究竟作家意何所指?後來看到他說:「躺在家裏甚麼都不做,完全沒有活動,碳排放越低,越是環保」,才恍然大悟,原來他講的碳排放指人類呼吸時呼出來的二氧化碳,哎呀,他犯了不懂科學的基本錯誤!
人類呼出的二氧化碳不會令地球大氣層多了二氧化碳,所以不是「額外的」,因此不會令地球暖化。原因是甚麼?想明白這個道理,必須認識呼出的二氧化碳的來源。我們吸入氧氣,經過肺部進入身體,在體裏把養份氧化,釋出能量和二氧化碳,而養份來自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後者則來自植物的光合作用, 由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和植物體內的水結合而成,即是說:運動時呼出的二氧化碳本來訧在天上,是循環的一部份,因此呼吸沒有額外為地球增加二氧化碳,也不會額外令地球增溫。

作家還說:「因多走路而吃了肉,碳排放還高於開車」,對不起,多走路花了能量,應該多吃米麥之類澱粉質食物直接攝取來自自然光合作用的能量(約400卡路里/100克,註1),而不是吃肉,肉類的主要貢獻是「疍白質」,是另外一種東西,豬肉和牛肉所含能量比米麥少(約150卡路里/100克,註2),不是補充能量的首選啊!

「郊野公園的享受者,是 at the expense of 我們這些人擠入逛商場旳俗人啫」,是蠱惑人心的說話技術,消防員出動幫過的人,遠比從來沒有得到他們幫助的人多,難道我們可以說:「享受過消防服務的人,是 at the expense of 我們這些家裏沒有起過火的人啫」?郊野公園就在身旁,誰都可以去,正如誰人家中起火,消防員都去救一樣,機會均等,不存在 at the expense of” 的概念。

專欄作家,集中寫你擅長的簵疇吧,不要亂闖自己不懂的領域,這樣安全得多。




1            聯合國糧農組織:Nutrient composition and protein quality of rice relative to others.   http://www.fao.org/docrep/t0567e/t0567e0d.htm


2019年2月12日 星期二

自行毀滅的鞋和人工製造的氣候變化



 農曆新年假期超級暖和,初二至四的溫度都破了香港最高紀錄,不少人在談氣候變化。

初三赤口一早與太太出門,準備行山,誰知在街上走不了二百步,太太突然「啊」一聲,然後蹣跚而行,腳高腳低,以為發生甚麼意外,低頭一看,她走過之處散佈黑色碎屑,原來一隻鞋的鞋邊爆裂,鞋底幾乎完全脫落,內裏的填塞物一瀉而出,無法再走,惟有回家換鞋,原本的行山計劃告吹。
 
行山鞋爆裂,填塞物粉碎
幾年前我也經歷過同樣爆鞋事件(註1),不幸發生在山上,事後嘆息消費主義之惡,造鞋只顧「型」與「款」,鼓勵人們不斷買新鞋,而不願意生產結實耐用的好鞋,更有甚者,消費主義的荼毒竟然令大家接受了在山上「甩底」是「常見」和「正常」

不過上次爆鞋尚可見到鞋的內部有一定的結構,為行山者腳底提供有力支撐,今次所見腳底沒有結構,只有性質不明的填塞物墊在腳下,薄薄的鞋底與這些填塞物黏貼,這些黏貼物粉碎之後,鞋邊受力不堪負荷就爆了,於是「甩底」和黑屑散落一地。

有面無底,鞋帶比鞋底耐用,成何體統!
令人氣結的是鞋面完整無缺,如今空有所謂Gortex功能也無用武之地,我們年青的時代鞋底比鞋帶耐用,經常要換鞋帶,現在鞋帶比鞋底耐用,這個世界似乎很荒謬!

消費品生產者為了自己賺錢,以「型」和「款」推動消費洪流,催眠平民人不斷買、買、買,結果工廠耗用大量能量,需要焚燒化石燃料,排放二氧化碳,結果搞出自行毀滅的鞋和人工製造的全球暖化和氣候變化,闖出影響人類生存的大禍。

大家也許不知道,香港人香港人把購物視為「嗜好」,屬於世界奇蹟,我們入口大量商品,製造它們時會在外地排放二氧化碳,原來我們需要負責的二氧化碳排放,六成在海外排放,香港因消費而在外地排放二氧化碳的總量世界排名第八,只輸給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七個大國,可謂「厲害」,十分恐怖(註2),內外合計,香港的總排放量達到全地球的二百五十分之一!

燃燒化石燃料產生能量去驅動工廠製造無數不耐用的消費品,是把太太的爛鞋聯繫到超暖農曆新年的關係,也把自行毀滅的鞋聯繫到氣候變化

大局令人擔憂,不過幸好大局源於無數細微的「購買不需要的東西」決定,是一種「全球在地問題」(global local problem,簡稱glocal problem),那麼解決的方法相對簡單,即是採用「全球在地解決方案」(glocal solution)需要全球無數人,即是現在流行的「任何人」,抗拒廣告荼毒,堅持只買需要的,只買耐用的,少丟「垃圾」,二氧化碳排放便會大幅減少,有助緩減氣候變化。

生活簡約,其實十分「有型」,而且做人煩惱少很多,又可以遏止危險氣候變化出現,大家一齊努力吧!

1      《草雲居》  2017118日:行山鞋魂斷吊燈籠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18.html
2      《草雲居》  2016329日:全球氣候暖化香港要負250分之一責任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3/250.html




2019年2月11日 星期一

超暖的農曆新年 – 必須及早規劃應對氣候變化



(本文原為今天香港電台《左右紅藍綠》節目的講稿,在此有輕微修訂,錄影見:
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pentaprismII/episode/543111)

農曆新年幾天假期的香港氣溫,破了1884年有儀器量度以來的最高紀錄,農曆新年通常是一年最冷的時段,但是今年初一至初四毫無冬天感覺。 

 最近網上重新流傳了一篇2008年的新聞報道,標題是香港天文台預測香港最快2020年會沒有冬天,當年大家不當一回事,但是今年入冬以來持續偏暖,大家發現真的有可能。 

 香港冬天的暖只是全球暖化大局的一個側面,最新消息顯示(註1):20152018是二百年來最暖的四年, 20142018五年的平均氣溫比起工業革命前的水平已經高出1.1度,就算現在人類突然不再燃燒化石燃料,二氧化碳的溫室效應會繼續令地球表面增溫0.5度,即是總升溫的幅度會達到1.6度,我們正在邁向升溫可能超過兩度的危險氣候變化時代。

來到這個地步,香港必須思考和部署行動,去對付氣候變化的災害衝擊。

在香港,氣候暖化的最直接影響是酷熱日子急劇增加,對於基層市民,尤其是長者和長期病患者,是十分難捱的,住在濕熱焗細小空間裏的市民,室內中暑、食物中毒、腹瀉、心血管病等發作的機會都會大增,會增加公共醫療的負擔。 



香港每年熱夜數字將於本世紀末升至150日(來源:香港天文台)

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可以看熱夜的數字,在我童年時代,每年大約兩三日,過去兩三年升到三、四十日,如果全球暖化繼續下去,去到世紀末會是五個月,到時整個夏天都是熱夜。

面對這個局面,政府必須及早規劃公共醫療的轉變和擴充,去適應新時代的需求。

氣候變化的另外一個較直接影響是海平面上升,去年颱風山竹襲港,風暴潮加上海浪衝擊杏花邨、鯉魚門、海怡半島、將軍澳和西貢等,相信大家記憶尤新,其實香港天文台早幾年已經指出,過往五十年一遇的高水位,去到本世紀末將會每年都出現,只不過正如2008年發出「沒有冬天」的預測一樣,大多數人不醒覺問題的嚴重,沒有多加理會。

 香港島和九龍的海堤,建設時以當時的氣候情況設計,但是海平面升了,我們必須及早制訂工程方案,保障颱風襲港時不會出現類似前年颱風天鴿在澳門造成的市區大水浸災難,我們要保護的海岸線很長,估計花費是千億元規模,政府必須預留財政預算。

講到這裏,我想提一下東大嶼人工島這個構想,在全球暖化和海水上升的大氣候裏為香港增添本來沒有的風險,我是怎樣也想不通的,惟有希望政府認真論證之後才把項目落實。

1     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7 January 2019: Last four years have been the warmest on record – and CO2 continues to rise.    https://bit.ly/2FbJvh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