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

瘟疫捲土重 - 幾何級數上升中


冠狀病毒病似乎捲土重來,為了方便大家比較量化地感應情況,畫了一個每天新增確診數字圖供參考,注意左面垂宜軸不是 1,2, 3, 4 ... 一步一步增加,而是1, 10, 100 ... ,以十倍級別增加,



7月1日及2日及之前的飄忽高峰,大概可以算到海外輪入的賬,但是後來的穩步上揚恐怕就要連繫到本地的感染和擴散了,過去十天左右的總體趨勢接近直線,反映所謂幾何級數的增長,速率是不用十天達到十倍,如果不作反應,十天後可以變成每天幾百,而一線抗疫病床只有一千張左右,是應付不了的,這是張竹君醫生在記者會表示憂慮的基本原因。

第一波病毒來襲時,曾經出現類似情況,我們同心協力把曲線壓下去,今次我們要再來一次,以緊守嚴防切斷病毒傳播。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零碳排放新經濟系列:香港零碳排放不是夢


氣候變化正迅速向氣候災難狀態轉移,立即行動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簡稱減碳)是全球人類自救的第一步 

香港仍然有很多人指講「減碳」的人「離地」,聽到人說必2050年達到零碳排放更嗤之以鼻,認為是癡人說夢,他們認為經濟最緊要,以為零碳排放會沒有電、沒有油,社會動不了,哪裏有經濟?人怎能生活? 

現實是全球出現了對氣候災難來臨的覺醒,無數人明白減碳是必由之路,同時科技回應了時代需求,近年低耗能電器大量面世,包括冷氣機、雪櫃等,無碳排放能源的開發也在急速邁進,如太陽能、風能、能量儲存技術等,只要有決心,我們三十年之內達到零碳排放不是夢。

香港智庫「思匯」前幾天發表了2050年零碳排放之路」報告(註1),研究顯示香港2050年達到零碳排放是做得到的,建議的方案包括採用零碳能源、提高建築物及交通運輸的能量效率,以及透過碳交易抵消少量難以避免的碳排放,附圖展示各個因素與減碳的關係及貢獻 

20172050與能量有關碳排放的變化 (底圖:思匯)


 
「能源除碳」是關鍵,思匯報告列出的零碳能源選項,涵蓋本地可再生能源、香港投資外地可再生能源生產的電力通過電網輸入、輸入外地核電,以及輸入外地由可再生能源生產的氫氣(可以稱為「綠色氫氣」)並用以發電等,其中綠色氫氣話題不久前我寫過(註
2),新加坡政府已經起步研究,所以不是空想而是過去兩年間迅速冒升的新能源選項,所謂「外地」不單指廣東或其他省份,也包含擁有大量太陽能資源的澳洲、亞洲西南部(如阿拉伯地區)等,報告沒有列明各個選項的貢獻比例,因為到時用甚麼發電,最終要視乎科技發展,以及考慮可靠性和價格等因素。

提高建築物能量效益也是減碳重要環節,例如採納高效冷卻系統、智能屋宇管理、提高建築物節能標準、改造舊建築物等,交通運輸的減碳措施,則包括城市設計讓人住近工作、鐵路為主、低碳/零碳汽車等。

以上只是思匯報告的概括描述,詳細內容需要閱讀原文,無論如何,研究報告明確顯示:可再生能源科技的快速成熟提供了通往零碳排放之路,到達目的地只需要香港社會認定目標向前行。

我比思匯更樂觀,因為思匯的報告沒有考慮香港人的減碳意志,如果我們都積極主動在生活中大幅減少消耗能量,則香港取得的總減碳量比附圖顯示還要多! 

香港減碳之路已擺在眼前,向前行需要:政府下定決心推行政策、市民熱心參與節能減廢、商界用心降低業務的碳足印、社會團體同心推廣減碳教育。 

對氣候災難的全球醒覺逼着各國踏上2050年零碳排放之路,香港不能置身事外,更何況有路可走,不是夢想。社會全動員,香港一定做得到。 

1     Civic Exchange, 29 June 2020: Towards a Better Hong Kong: Pathways to Net Zero Carbon Emissions by 2050.

2     《草雲居》,2020618日:減碳氫氣經濟時代 – 香港必須奮力追上


2020年6月18日 星期四

減碳氫氣經濟新時代 – 香港必須奮力追上

全球疫症期間,世界各地陸續出現環境改善,如空氣質素改善、河水清澈,更重要的是二氧化碳排放下降,全球氣候暖化輕微減緩,注意:不是說會涼化,只是暖得慢一些,為人類爭取多一點時間,準備應對未來的氣候緊急狀態。

真要長遠遏止氣候暖化,我們必須盡快減少排放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所以一般簡化稱為「減碳」,重點是盡快終止燃燒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氣),然後等待全球的植物把二氧化碳吸收,讓氣候逐步回復正軌,可惜恢復的過程需時百年,一旦溫度升過頭便欲救無從,因此停止燒煤、燒石油、燒天然氣刻不容緩。

香港不少人直覺以為絕不可能停用化石燃料,對新類型能源沒有興趣或抱持懷疑態度,但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新加坡已經起步向前衝了,在「研究、創新、企業」的國策(註1下,在減碳新能源的領域闖開了新局面,鄰居深圳也以實際行動向新能源轉移

最可持續的能源選擇是太陽能,可以直接用來發電,還可以用太陽能電力製造氫氣,運去沒有足夠太陽能的地方(如香港)做燃料發電,氫氣也可加入到煤氣及應用到氫燃料電池汽車,幫助運輸業走向零碳排放。

大規模應用太陽能方面,新加坡走前了一大步,2018年成功吸引微軟採用新加坡的新能源公司的技術,在當地興建以太陽能驅動的數據中心(註2),項目將在百計的建築物天台安裝光伏板,發電量達到60兆瓦,微軟的購電合約為期20年,這個安排一舉數得,一是數據中心落戶該國,確立全球數據樞紐地位,二是強化該國太陽能技術以及相關企業,有利未來技術出口為國家經濟作出貢獻,三是不涉及任何碳排放,證明經濟發展可以脫離化石燃料。

 

零碳氫氣的生產、運輸、儲存和應用

至於零碳氫氣在新加坡的未來,去年底(2019)新加坡政府開展了輸入氫氣及下游應用的可行性研究(註3),啟動邁向氫氣經濟的第一步,研究由三個機構共同主理:總理辦公室國家氣候變化秘書處、新加坡經濟發展委員會和能源市場管理局,反映政府以整全思維奔向減碳氫氣經濟新時代,與此同時,新加坡商界也緊貼時代,為新加坡轉型綠色經濟發揮民間力量,今年(2020)4五家新加坡公司與日本兩家公司宣布合作,共同發展氫氣為新的綠色能源(註4),除了有利新加坡達到減碳目標,還會建立基礎令新加坡成為區域的氫技術中心,以及藉着傳統的船隻加油站功能,在航運燃料減碳的浪潮中鞏固新加坡的航運中心地位

回望香港,太陽能方面工作有:放寛村屋天台太陽能板,水塘試裝浮動太陽能板,電力公司購買太陽能產電等,需要的是加大推動的力度,但是在綠色氫氣方面就遠遠落後新加坡,至今未見政府有動作,民間對這個未來浪潮也少有感覺或認識。

不少人以為氫氣作為新能源是很遙遠的事,殊不知其實已經來到我們身邊,我們的鄰居深圳今年上半年將開通首條氫氣燃料電池巴士路線(註5),巴士集團已於2017年完成全面電動化,隨時可以接上綠色氫氣發的電,深圳合作各方會共同開發氫技術和建立氫產業鏈等,跟新加坡一樣,減碳和經濟發展是融合在一起的。

香港在氫氣新能源方面遲遲不見起步,令人擔心,恐怕將被新加坡遠遠甩在後面,搭不上綠色氫氣時代的順風車,既做不到快速減碳,又丟失機會參與(更不要說領導)亞洲氫氣新經濟的建設,香港將進一步被劇變的時代淘汰。

鄭重鼓勵香港政府和商界,重視氫氣新能源大趨勢,發奮快馬加鞭追上去。

 

1     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 RIE2020 Plan.  https://www.nrf.gov.sg/rie2020   [Our investments in research, innovation and enterprise will lay the foundation of our Future Economy ... and transform Singapore into a Smart Nation.]

2     PVTECH, 1 March 2018: Microsoft’s Singapore data centres to be powered by 60MW Sunseap rooftop solar portfolio.  https://www.pv-tech.org/news/microsofts-singapore-data-centres-to-be-powered-by-60mw-sunseap-rooftop-sol

3     PR Newswire, 24 September 2019: Singapore Selects KBR to Conduct Major Hydrogen Feasibility Study with Argus.  https://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singapore-selects-kbr-to-conduct-major-hydrogen-feasibility-study-with-argus-300924018.html

4     Energycentral, 4 April 2020: Asia may draw lessons from Singapore’s swift move on hydrogen.  https://energycentral.com/news/asia-may-draw-lessons-singapores-swift-move-hydrogen

5      新浪深圳,20191114日:氫能源公交要來深圳了   http://shenzhen.sina.com.cn/news/zh/2019-11-14/detail-iihnzahi0737095.shtml

 


2020年6月13日 星期六

今天下了熱帶氣旋螺旋雲帶雨

今天上午十時左右和下午四時左右先後下了兩場雨,但都時間不長,雨量不多,究竟下了甚麼雨?答案:兩次都跟熱帶風暴鸚鵡的螺旋雨帶有關,用衛星雲圖解釋最方便。 

2020613日可見光衛星雲圖  左:上午10  右:下午4時  
(底圖鳴謝:zoom.earth

熱帶風暴裏的雨和雲不是均勻分布的,往往組織成一條又一條的螺旋雨帶,像陀螺般不斷向外擴散,上午10時一條螺旋雨帶掃過香港,帶來10毫米左右雨量,雨帶然後向內陸挺進,到了下午4時,疊加太陽曬熱土地的效應,造成較廣泛的大雨,這時另一螺旋雨帶來到廣東沿岸,為香港帶來幾毫米雨量,下午4時相片可見,內圍雨帶數量增多,因此香港陸續有一陣又一陣的驟雨。

眼利的朋友也許注意到鸚鵡似乎只是半個熱帶氣旋,雨和雲的分布偏於南半部,多到遮蔽看不見雲下的雨帶,這是因為水氣主要來自西南候候風,不過隨着暖濕西南的氣流捲入中心的環流,北半部的雲和雨會漸漸增加。


2020年6月9日 星期二

英國不燒煤發電可能嗎?


不但可能,而且已經發生了!

疫症下英國電力需求下降,49日午夜,最後一座燒煤發電廠停機,英國已經兩個月再沒有燒任何煤來發電(註1)。

只不過十年前,煤供應英國約四成電力,誰能想像有一天會是零?

只不過十年前,風力和太陽能只提供英國電力3%,去年(2019)第三季可再生能源發電首次比化石燃料多。

 

20092019英國發電季度數字(註3

 翻天覆地的變化源於全球人類醒覺氣候變化迅速向氣災難轉化,必須立刻出洪荒之力遏止,為了減少排放二氧化碳,停用化石燃料無可迴避,逼出英國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主要是風能,根據報道,英國剩下的燒煤發電廠將於五年來全部退役。

香港人口是全球一千分之一,但是需要負責的二氧化碳排放卻多達250分之一之譜(註2),我們香港有特別大的全球責任盡快減少排放二氧化碳,不能假扮不知道。

工業革命從英國人發明燒煤的高效能蒸氣機開始,兩個多世紀以來,煤是驅動英國以至全球經濟的原始動力,所以煤是英國的命根,但是連英國都把煤放下,加入全球大幅減碳的洪流,我們香港憑甚麼說我們不能?

瘟疫來襲,儆醒我們自然會就我們搗亂自然平衡的劣行反擊,氣候災難的衝擊比瘟疫大百倍計,急速向零碳排放社會轉移是全球自救的大趨勢,香港不跟上時代的話,將會與未來的全球低碳新經濟脫節。

是時候香港下定決心,邁向零碳社會,創造新的長遠發展機遇!

 

1     BBC, 9 June 2020: Britain goes coal free as renewables edge out fossil fuels.   https://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52973089

2     《草雲居》  20年月日: 2016329日:全球氣候暖化香港要負250分之一責任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3/250.html

3     CarbonBrief, 14 October 2020: UK renewables generate more electricity than fossil fuels for the first time.  https://www.carbonbrief.org/analysis-uk-renewables-generate-more-electricity-than-fossil-fuels-for-first-time#:~:text=In%20the%20third%20quarter%20of,biomass%20and%206%25%20from%20solar.


2020年5月9日 星期六

全球瘟疫:氣候災難的演習


(本文於2020年5月9日香港電台「香港家書」節目內讀出)

林力:

你們那邊的疫情最近有沒有穩定下來呢?美國每天確診數字始終居高不下,令人擔心。

冠狀病毒19肆虐全球四個多月,至今超過25萬人死亡,傳媒認為是大災難,但是在我眼中,跟即將到臨、可能導致以億計人死亡的氣候災難比較,今次只算一次小型演習,我們必須從疫情汲取教訓,而且瘟疫後的復原措施必須防止為了短期利益而增加氣候災難的風險,以免本世紀中之前造成更慘痛的大悲劇。

我們必須明白,大自然與人類的關係是利害並存的,「利」是提供食物養育人類,「害」是疫病和風雨等自然現象,會傷害人類,經過二百幾萬年的演化,人類在利害之間找到平衡,因此生存到現在。

全球瘟疫和氣候災難共同的地方是:兩者都源於近半世紀人類的偏差行為,破壞了原有的平衡。

瘟疫病毒來自人類不當地干擾動物世界,造出混合不同動物基因的新病毒,氣候災難則源於人類燃燒化石燃料,排放過量二氧化碳,造成暖化的新氣候。

瘟疫和氣候災難同是源於人類干擾自然
新病毒加上人類飛遍全球,迅速散播成為全球瘟疫,新氣候則帶出熱浪、乾旱、野火、極端天氣、海水上升、生態變化、農業減產等,兩者都關係到人類的存亡。

科學家早已告知各國政府,必須對瘟疫和氣候變化採取應對行動,可惜各國政府感應不到危險,不願投資在防災和備災的項目上,磋跎歲月,直至疫症來臨,「見到棺材」才會「流眼淚」,今次瘟疫是自然給人類的警告,若再拖延,氣候變化惡化成氣候災難,將帶來難以承受的衝擊。

今次瘟疫還令我們發現,在自然現象衝擊之下,現代文明原來非常脆弱。

現代社會尤其是城市,靠無數複雜的系統同時運行去維持,例如糧食供應、交通運輸等等,一環扣一環,因為追求利潤,所有系統都「去到盡」,少有留有餘地去應付突發情況,結果一處稍有差池就有廣泛連鎖反應,很容易變成緊急狀態。

今次疫情期間,各種物資如口罩、呼吸機等需求和供應脫節,部份國家甚至禁止出口,令供應鏈斷裂,這個平時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環節,結果引致個別國家醫療系統崩潰,推高死亡數字,是沈痛的教訓,將來氣候災難會為醫療系統增加負擔,政府必須提升系統的承載力和保障充分的支援配備。

大城市如香港高度倚靠不停輸入外來物資支援,脆弱性尤為嚴重,疫情初起,香港像其他城市一樣出現搶購潮,大家爭奪廁紙、食米等,反映人民對供應鏈斷裂的直覺恐懼,聯合國糧農組織稱:氣候變化之下,2050年全球糧食減產達1025%(註1),一則死人將以億計,二則恐怕有錢也買不到糧食,因此政府必須立即把食物供應安全視為未來規劃重點。

世界各地為了遏制疫情的隔離措施,造成經濟停擺,香港也不例外,眾多行業一落千丈,企業陷入困境,社會基層和弱勢群體尤其悽慘,手停口停,隨時餓死早過病死。

為免社會出現斷崖式崩潰,各國政府都逼不得已撥出巨額金錢,支撐社會最低程度的運行,單是香港就撥了一千六百多億元給防疫抗疫基金。

今次全球瘟疫顯示,吝嗇防災基礎建設的支出,災難發生時,經濟損失加上賑災和復原的花費,是千億甚或萬億元級數。將來氣候災難規模大得多,損失隨時超出城市或國家的承擔能力,那時災後將無法復原。

今次瘟疫提醒我們,面對2050年之前便可能到臨的氣候災難,香港必須嚴陣以待,及早籌謀,防災包括興建海堤之類的工程,備災要求制訂應對方案,涵蓋糧食供應安全、基層生活保障、醫療系統承載力等,減災則要求強力推行全港減碳措施,爭取延緩甚或避免氣候災難的發生,惟有這樣大家下半生才可能頂得住幾乎無可避免的氣候災難。

林力,以上講得比較灰,不過瘟疫估計會令今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減少約5%(註2),對減緩氣候變化是好消息,雖然不少人擔心,瘟疫之後的「報復式消費」和「報復式旅遊」會抵銷這個減幅,但我比較樂觀,瘟疫的經驗有助大家醒覺舊的「消費至上」時代會製造自然災難,因而融入「與自然同行」的潮流,共同創造可延續的新時代。

疫情未過,一切小心。

祝生活安好!

老豆
202059



2020年5月8日 星期五

機場乘客人數跌勢已成,還建第三條跑道?


興建第三條跑道的原因,機管局的說法是世界經濟不斷增長,乘客數目不斷增加,尤其是預計隨着中國經濟愈來愈好,來自珠江三角洲的轉機乘客會快速增長,因此第三條跑道非建不可。

可惜統計數字不是這樣說,2015年開始過境乘客數字己經停止上升(註1),最新數字更顯示2019年大幅下跌。

(詳細解釋見註2
以前講過,轉機人數不升反跌有幾個因素,可能包括:廣州和深圳機場服務改善(如登機便捷、外國航班增多)、珠三角地區往廣州和深圳機場交通方便、香港機場過境經驗不能滿足乘客要求等,前兩者是內地不斷進步的結果,是大勢所趨,香港沒甚麼可以做,後者則需要機管局自我反省

對於2015年和2019年兩個轉折位,是否2014年及2019年香港發生的事情令內地旅客產生負面觀感,以致沒有動機來香港轉機,值得深思。如果是「觀感」問題,深入了人的心中,就不是靠改善服務或建一條跑道能解決得了,因為藥不對症。

時局轉變,大勢己成,珠三角遊旅客將來只會非常方便地去廣州或深圳飛出中國,毫無理由長途跋涉來赤鱲角轉機,當年的「預計」今天已變成「夢想」,加上全球疫症嚴重拖低經濟,雙重打擊之下,第三條跑道可以休矣,還建?

1     《草雲居》 20191230日:戳破香港機場乘客數永遠增加的神話,還要建第三條跑道?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9/12/blog-post_30.html
2     圖中「出入境」數字來自入境事務處,「乘客」數字來自機場管理局年報,它的年度數字於每年331日截止,在圖中數據點劃在前一年之上,即是2018/2019財政年度數字劃在2018年之上,2019/20年的數字來自新聞稿。乘客和出入境兩個數字的差距,輕微與時段有三個月差別有關,但是基本上反映轉機乘客的數字,因為他們被機管局算成「乘客」入數,而不會被入境事務處計入出入境的統計數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