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政府去了哪裏? - 幾點建議


政府去了哪裏?現在香港人對香港政府的印象是:高級警司江永祥一個人在頂起整個政府!

每天晚上見到江先生肩負全個政府的責任,向傳媒講述全港的情況,以及回答複雜和掀動全港人心的問題,遠遠超出他的職權範圍,江先生是盡責的公務員,在幾乎不可能的情況後,為香港政府和香港維持一點尊嚴,但是政府對江先生極不公道

香港的局面遠超少數人在少部份地區犯法,早已不是警察執法的問題,政府需要處理的是全港無法運作的問題,現在交通癱瘓,市民活在惶恐之中,無法上班上學,時薪日薪勞動人口收入中斷,再拖下去民怨累積更大,極有可能誘發「次生」的動蕩,局面更難收拾。

政府急需發動眾多部門合作,維持社會運作,保障人民安全和能夠過正常生活,政府必須每天給香港人一個總體匯報,告知大家今天出現了甚麼情況、預期有甚麼潛在危機、政府在做甚麼、市民應該有甚麼準備等

要求一個高級警司去頂起全香港政府應做之事,是完全不符比例和不合理的,說得好聽相信政府錯判形勢未有想通,說得不好聽有理由懷疑政府高層沒有人願意承擔面對社會的艱難責任。

政府必須立即改變新聞發布會的安排:

建議一:每天舉行「香港政府發布會」,向香港市民如實匯報情況及展示應對行動,「政府發言人」應該是有份參與統籌全港運作的高級官員,本來政務司司長是最恰當人選,如果他「統籌」工作太忙,最低限度也應該指派常任秘書長級別的政務官出任「政府發言人」,主持發布會,政務官職系是香港政府的精英核心,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此時不出動更待何時。

建議二:發布會應該展示眾多政府部門的參與,警察之外,每天視乎具體情況加入其他部門和機構代表,如新聞處(闢謠)、消防處(出動情況)、運輸署(交通情況)、工程部門(破壞宗數和修復進度)、食環署(市面清理)、教育署(上學安排)、漁護署(食物供應保障)、衛生署(診所及醫院服務)等,既讓市民見到政府上下在為他們的正常生活工作,也分擔了警察身上不合理的負擔。

建議三:強化「政府回應近期社會事件」網頁,這個網頁既無人知曉也毫無實質內容,急需強化,應該把每天的政府發布會的內容,圖文並茂地展示,尤其是地圖式展示,讓市民「一眼見曬」香港每天的情況,否則市民無法知道和正確認識形勢,知所準備,政府應該立即調動現有人手去做好網頁,不要又搞甚麼國際投標拖延時間。

我無法理解政府五個月來的以不變應萬變」,十分不理解由高級警司代表全政府的的思維,政府去了哪裏?

向前走,政府必須給人願意承擔的表現,建議就由「香港政府發布會」做起

「留給香港社會自我修正的時間恐將所剩無幾不能再拖!


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屯門不明氣體事件補充篇



上篇文章出街之後, 回應中有一些理性討論,網友提供了補充地理資訊,幫助我多點了解青山以西的情況,另外111日香港01派了記者去礦山村考察(註1),也多了實地材料,今天可以進一步討論不明氣體來源的問題,雖然始終不能指出源頭何在,但是可以釐清一些之前的不準確以及疑點。

網友提點我青山操炮區範圍廣闊,為了減少立體圖的投影問題,今次以平面圖展示(圖1),操炮區以橙色線標記,圖中16的位置跟上篇文章一樣,啡色線是青山的山脊線,由於網友提到青山以西或有可疑源頭,所以加了兩個圓圈標記較明顯的山坳口,另外也根據香港政府地圖找到兩個有「靶場」名字的地點,標記為AB,在西北偏北風背景下,假設A有氣體排出,網友指出有可能經過山坳G1去到良景邨(1)和寶田邨(2),至於B點,它的下游不涉及今次不明氣體影響範圍,可以暫時不理。


1       青山操炮區和兩個靶場相對於屯門的位置
底圖鳴謝:map.gov.hk
面對這個可能性,讓我們看青山練靶場和屯門良景邨和寶田邨相對位置的立體圖(圖2),兩者之間有青山山脈,網友指出的坳口在圖中標記為G1,假如青山練靶場有氣體產生,輕於空氣的會升上天不影響周圍任何人,重於空氣的會貼地隨風向東南偏南飄移,但是問題出來了,重於空氣即是要用力抬起才能爬上山,能否上山和能夠爬多高視乎當時大氣層的所謂「層結」,也可以叫「穩定度」,大家記性好的話大概還記得當日(1028日)轉北風反映微弱冷空氣到港,29日氣溫低了幾度,有理由相信28日下午空氣相對穩定,空氣本身爬坡上山都會吃力,更遑論托不明氣體上去,因此不一定能去到山坳口G1。要深入研究當日來自練靶場的氣體能否爬到坳口,需要以電腦計算精細的流體動力模式,只有大學或科研機構能做,暫時只能放下。

2       青山練靶場與良景邨和寶田鄒的相對位置立體圖
香港01的報道增加了幾條線索,記者報告礦山村(F)的村民和竉物場(E)的工作人員都受不明氣體影響,其中一位聞過催淚彈,他說「很強酸酸餿餿氣味 好攻眼、辣喉,好辛苦,唔同催淚,係另一種氣體」,有一點特別值得注意:在該處斜坡上最高位置的「光孝仙苑」(D)的職員稱「當天沒有聞到不明氣體」,從立體圖觀察,如果有氣體從坳口向下流,必須先經過D才到EF,綜合記者的報道,似乎只能推論沒有不明氣體從坳口下山

談到這裏,我們處理了網友提出的地理資訊問題,加上香港01的實地調查,詳細檢視之後似乎否定了不明氣體從青山西面穿過坳口過來的可能,但是卻依然未能確定不明氣體的源頭,至於昨天說不明氣體不是來自大興行動基地的判斷,不受新增資訊影響,仍然成立。


1       香港01  2019111日:前天文台長林超英解構源頭 礦山村村民:陣味好勁   https://t2m.io/zCSBdRYC

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屯門不明氣體來自何方?



1028日下午三時後,邨門地區陸續有不明氣體報告,受影響的人有不同徵狀,包括流鼻水、咳嗽和嘔吐,有小童皮膚痕癢和出紅疹。

傳媒朋友29日向我查詢時,我查看天文台和環保署的空氣污染紀錄,注意到28日下午屯門吹西北偏北微風,臭氣水平28日中午後飇升超過100水平,一氧化碳超過1000水平,PM10PM2.5都上升,是典型北風把北面的污染空氣吹到香港境的情況,所以向記者表示也許這是事件的原因。

但是到了30日,見到報章報道事件對人的影響似乎比一般臭氣侵襲大,朋友甚至告訴我相當數目的小竉物死亡,因此我借用報章的細緻內容,嘗試還原28日的情景,首先看大環境。


1  屯門、青山一帶立體圖,1028日下午吹西北偏北風      1-6標記不明氣體報告位置(見內文)
1028日下午屯門一帶吹西北偏西風,從圖1可見,就算操炮區有任何氣體產生,都會隨風飄出海,加上青山劏在屯門和操炮區之間,操炮區可以剔除出可疑名單。

消防署收到不明氣體報告的18個地點(註1),大致在圖中標記16的範圍內,1是良景邨,2是寶田邨,3是屯門天主教學校(大興行動中心在附近),4是山景邨5是永隆中學,6是洪祥路,是今次事件中有報告的最南地點,其中寶田邨沒有消防署報告,是根據其他報章報道加上去的。

為了了解不明氣體的移動情況,分析了各個消防報告的時間,以圖2概栝展示,14 標記最西界,35標記最東界,6是最南的報告。最早十五分鐘的報告全部來自黑圈之內,其後報告的範圍逐步向南擴展


2   不明氣體報告範圍     黑色圈:3:30 – 3:45 報告範圍
紅色圈:3:46 – 4:00 增加範圍;藍色圈:4:00 – 4:30 增加範圍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報告局限在一條「走廊」,兩旁的地區似乎不受影響,這個圖像否定了臭氧之類區域性污染的說法,而指向一個規模不太大局部地區性的源頭,其次是氣體逐步向南擴散,走廊的方向與背景的西北偏北風大致吻合,其三是自6再往南沒有報告,即是不明氣體一路走一路稀釋變淡,很快達到人感覺不到的水平,最後一點,不明氣體維持一段時間後就沒有了,顯示源頭是短暫排放,可能是人控制的。

另外有一段值得注意的新聞:位於良景邨以北,寶山邨附近的礦山村,一個動物收容所稱接近四時人和動物都出現咳、流眼淚和鼻水,甚至嘔吐,需要緊急撤離(註2),礦山村的位置標記在圖2

根據以上材料,我們回答大興行動中心是否今次事件的不明氣體源頭。受影響的礦山村和寶山邨(圖1和圖2標為”2”),都位於大興行動基地的東北方,如果基地有釋放不明氣體,在偏北風控制下,不可能飄到這兩個地方,因此可以否定基地是源頭,此外圖2可見行動中心位於氣體走廊東側而不是正中,是一個它不是氣體源頭的旁證,然則源頭是哪裏?我們可以用立體地形點檢視一下。

3   氣體擴散立體地形圖
礦山村位於氣體走廊上游,後面只有山,再沒有其他民居點或工廠區,看來有關部門應該去看一下。

寫到這裏,要為警察喊冤,事發當晚屯門有人在沒有科學調查之下,指是警察秘密放催淚煙,聚眾鬧事,結果搞到真的要放催淚煙驅散,現在梳理資料之後,顯示不明氣體來自他處,當日到街上鬧事的人不知有何感想?

凡事必須用常識和道理去分析,才決定應對行動,切要避免先入為主,或者被怨憤和仇恨蒙蔽心思,否則容易做錯事,將來後悔莫及。


1       蘋果日報  20191030日:女童出疹 屯門友轟警播毒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1030/20796668

2       HK01  20191029日:毒氣襲收容所 52隻貓狗急撤離    https://t2m.io/MdU16AXa



2019年10月27日 星期日

智利是一面鏡子,幫助我們看香港



過去一星期智利因地鐵加價引發抗爭行動,很快示威活動釀成暴動總統迅速取消加價,但停不了百萬人大示威,智利人壓抑了近三十年的憤怒釋放了出來,演變成不滿社會和經濟結構的抗爭,許多人感覺被這種結構遺棄,貧富差距變大,因此他們要求經濟改革、總統下台,智利總統今天(27日)表示已經聽到了街頭的要求,明白「我們處於一個新的現實中」、「智利不同於一周前」,又宣布將解散內閣、進行重大改組。(註1

智利示威反映「繁榮」中的貧富懸殊

對比兩地,香港港的修訂逃犯條例等同智利的地鐵加價,同樣觸發抗爭,後來兩地擴大規模的示威,都反映民眾壓抑多年對政府及其代表的社會和經濟結構的不滿,貧富差距變大的背景兩地相同。

兩地演化過程不同的地方是(一)智利政府兩天之內取消地鐵加價,消除動亂的偶然誘因,香港用了四個月,上個星期才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二)智利總統一星期之內認識了「新的現實」,香港政府四個月來拒絕成立調查委員會,未能認識發生了甚麼事,(三)智利總統一星期之內決定解散和改組內閣,香港政府幾個月一個人都不換。

還有一個觀察,智利軍人倒台改行民主政制已經近三十年,但是依然出現今天的動亂情況,顯然「自由民主」不是解決社會經濟問題的萬應靈丹,社會經濟結構更需關注,我們必須清楚認識。

重建美好香港,我們需要做的是了解香港問題的根源和對症下藥,香港的經濟幾十年來過度倚頼地產,不事實質生產,繁榮只是虛火,制度又令財富過度集中,加劇貧富懸殊,不好好處理這些基本因素,甚麼政制都沒用。

香港政府宜擴闊國際視野,向智利政府學習處理民憤之道。



1  News Lens 關鍵評論  20191027日:智利史上最大示威百萬人上街,總統宣布解散內閣、解除宵禁  


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土地共享」:政府向地產商交出管治權?



「土地供應控制權」房屋緊密聯繫,百多年來土地供應控制權和房屋政策是香港政府管治香港的關鍵。

近代香港政府不只一次於存在社會動蕩危機時,以「廣庇天下寒士」的房屋政策穩定局面,曾蔭權時代香港政府的「土地供應控制權」,被地產商利用勾地表制度奪走,造成樓房供應減半,樓價飇升(註1),梁振英時代取消勾地表把權奪回,可惜造地建樓需時未能即時解決住屋問題,現在地產商不知用甚麼方法說服林鄭月娥政府,借「土地共享」名義越俎代廚奪取政府的「土地規劃權」,以另外一條路奪取「土地供應控制權」,削弱香港政府的公權力,篡奪香港政府的管治權。

香港過去新市鎮的成功全頼「先規劃後興建」的高階全盤計劃,現在所謂「土地共享」則由地產商代行政府的決策權,指定在甚麼地方「發展」,完全沒有全局觀,沒有管治指導思想,不經科學客觀的城市規劃,沒有全盤配套,沒有居民就業構想,沒有交通運輸策略,總之地產商「我地在此」便是「發展」的「原因」,政府反過來被地產商指揮,政府部門被動地做配合的工作,政府不再是市民的公僕,變成地產商的「私僕」。

「土地共享」是暗渡陳倉的「土地供應控制權政變」,政府必須清楚認識「土地共享」代表香港管治權向地產商拱手相讓的重大政治意義,事關重大,千萬不能以為是市民誤會政府的好意,多點溝通就解決得了的小事。

香港市民也必須緊密注意,以防香港不知不覺間走上這條不通的政治岔路。


1       《草雲居》 201735日:住屋是社會安定之本,房屋政策必須重歸正軌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7/03/blog-post.html

2019年10月9日 星期三

衛星雲圖、雲街與香港山峰的故事


今天(109日)早上的可見光雲圖,展示香港和隣近的廣東地區,雲組成多條接近平行的雲街,頗有觀賞趣味,今天香港周圍地區大致吹東風(圖2),因此雲街的走向與風向吻合。

1   2019109日香港時間1040分可見光雲圖
鳴謝:香港天文台網站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東面的海面基本上沒有雲,即是說這裏的氣流是相對穩定的,接觸香港陸地之後才出現上升氣流和造成雲,首先是碰到山峰氣流被逼上升,這是出現雲的初始原因,其次是陸地經過數小時曝曬溫度比海面高,有利垂直對流,足以維持由山觸發和隨風向西飃移的雲,因而形成東西走向的雲街。


2   2019109日香港時間11時風向風速
鳴謝:香港天文台網站

較熟悉香港山峰分布的朋友,可以嘗試在圖1內認出由吊燈籠、蚺蛇尖、大老山、青山、港島、南丫島和大嶼山刺激而成的個別雲街,相信會驚奇原來如此。

眼利的朋友大概留意到,香港和深圳造成的雲街到了珠江口就無以為繼(大嶼山例外),為甚麼?因為這裏水域海面溫度相對低,沒有了垂直對流的推動力,所以雲就消散了。

鼓勵大家多去香港天文台網頁查看衛星雲圖,尤其是分辨率很高的極軌衛星雲圖,有很多有趣的圖象和故事,等待大家去發掘, 既增加知識,也為大家的生活增加情趣。

2019年10月1日 星期二

臭氧污染研究:9月30日中西區水平全港最高



昨天(930日)颱風米娜在台灣附近,珠江口一帶吹輕微西北風,是香港空氣污染嚴重的典型天氣形勢(註1)。

近年香港空氣污染最差的一環是臭氧,昨天全部監測站最高數字都遠遠超過空氣質素指標值 160  µg/m3,其中(依次由西向東)東涌、屯門、荃灣、中西區和將軍澳五個站的數字都超過350 µg/m3,中西區的水平全港最高,頗為令人意外,下午四時達383 µg/m3,是空氣質素指標值的兩倍多!

1    2019930日各站全日最高臭氧水平(單位:µg/m3  
以及下午五時風向風速
鳴謝:臭氧數據 環保署;底圖 香港天文台

以前的文章談過港島北岸臭氧水平特高的場合,一則源於西北風把上游污染物吹到香港西部,部份受大嶼山和港島的東西向山脈阻擋,進入維港,堆積在港島北岸(註2),二則日間太陽曝曬陸地產生海風,引致香港東部吹東南風,頂住背景風,令污染物推積在背景風和海風相遇的輻合線上,把污染水平推上高峰(以前的例子見註3),今次午後的輻合線在維港內,與前面的因素疊加,造成中西區的臭氧水平全港最高。

從時間序列看,下午五至六時將軍澳的臭氧水平全港最高,高峰晚於中西區一兩小時,考慮到這時太陽明顯落下,可以理解為海風減弱,背景西北風東進,把濃密的臭氧污染推出鯉魚門去到將軍澳一帶。
2    2019930日至101 日各站臭氧水平時間序列(單位:µg/m3
鳴謝:數據 環保署

由於臭氧是光化學污染現象,通當太陽下降後臭氧水平會隨着下降,今次臭氧事件確有此現象,但是令人意外的是:接近午夜時,有幾個站的臭氧水平再度升高,形成一個相對高峰,臭氧水平再次高於空氣質素指標,涉及的四個站是(由西至東)東涌、屯門、中西區和東區,剛好都位於「污染輸送帶」之上,這個二次高峰出現的原因暫時難明,有待研究。

這個案例展示了香港的臭氧污染飇升的數個基本因素:區域性污染、颱風環流、香港的山勢、海風環流等,至於香港哪裏的臭氧污染最嚴重,則要看背景風和海風的輻合線下午時分落在甚麼地方,今次緣分讓它出現在維港內,令中西區成為臭氧水平最高之處,而黃昏日落輻合線退出鯉魚門,造就將軍澳在兩三小時之間領先全港,是始料所不及的,接近午夜中西區再次成為臭氧水平最高處,更是意外之意外,還需更多研究

1     《草雲居》 2016927日:污煙瘴氣的超強秋老虎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9/blog-post_27.html
2     《草雲居》 2016824日:不能呼吸的空氣再來,多一點思考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5/08/blog-post_24.html
3     《草雲居》201757日:56日下午東涌及屯門特高臭氧紀錄的氣象背景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7/0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