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作打風」 - 微弱北風裏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今天下午一時左右,大埔、青衣有雷暴,甚至有落雹報告,當時天文台的雷達圖像顯示香港大部份地區沒有降雨,是一次局部地區性雷暴。
 
2016730下午一時香港境內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想明白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現象,要從「作打風」講起。菲律賓東面的太平洋海面形成了一個熱帶氣旋,雖然距離香港甚遠,但是與熱帶氣旋相關的氣流背景,為珠三角地區包括香港帶來偏西的北風,凌晨五時香港境內的風向反映了這個情況,不過風力微弱。


2016730上午五時香港境內大致吹微弱西北風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通常「作打風」天氣晴朗,今天不例外,早上太陽猛烈,新界大片土地曬得非常熱,多處地方的最高氣溫都超過35度,包括打鼓嶺、上水、石崗、沙田、西貢等,正如普通常識所說,熱空氣較輕會上升,周圍海面較涼但是同時較潮濕的空氣會向新界內陸滙聚,到了下午一時,香港境內的風變成另外一個模樣。

2016730下午一時香港境內出現海風輻合線(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新界東部的海風來自東南方海面(大鵬灣),在鄰近東鐵沿線的地方與來自西面的背景西風碰撞,形成一條「輻合線」line of convergence,這裏潮濕的空氣入地無門,惟有上升,水氣在上空冷卻凝結成水點,在強大熱力推動下形成積雨雲,上到高空的水點更凍結成冰,最終行雷、閃電和落下冰雹。隨着海風的到達和大雨的降臨,氣溫快速下降,由上水到沙田各站跌幅達10度,應驗了傳統智慧所說的「物極必反」,又或者像香港俗語「頂住道氣谷到爆」,實在太熱時自有機制「爆炸」,洩洩氣和降降溫,讓世間恢復調和。

其實今天深圳也「谷到爆」,不過因為地理環境不同,它境內的氣流輻合線分成兩部份,東半部的海洋氣流來自大鵬灣,輻合線呈東北-西南走向,西半部的海洋氣流來自珠江口,輻合線呈西北-東南走向,而兩部份連的地方靠近沙頭角,正好跟香港境內的輻合線交叉。

2016730下午一時深圳境內海風與北風對峙 (底圖鳴謝:深圳氣象局)
約一小時後深圳最大雨時的降雨分佈,基本上跟海風與北風相遇的輻合線位置吻合,反映了海風這種「中尺度環流」格局,在今天的天氣過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2016730下午1時42分深和香港兩地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同樣是華南地方,同樣在「作打風」,同樣是海風,同樣受物理定律控制,但是香港和深圳的天氣分佈卻大有不同,所以做事不能「一部通書睇到老」,必須因應具體的天時地利而作出匹配的應對,天氣是這樣,人間世事也一樣。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深圳機場、填海、機場建設費 – 以行動反對機管局違反常識的極端行為


今天(728)環保觸覺和機場發展關注網絡在記者會上,指出最新資料顯示深圳寶安機場第三條跑道籌備工作已近尾聲,建設工程即將展開,深圳三跑建成後,深圳機場將進入「雙跑道平行運作」,緊貼香港的深圳機場航道的升降航班將無可避免顯著增多。

很久以前,我已經詳細解釋了深圳機場的「南方航道」將與香港三跑建成後的航道出現安全矛盾(註1),香港民航處從來沒否認雙方航道垂直間距少於國際安全要求,最近只能以「時空交錯」的空泛詞句勉強招架(註2),但拿不出具體的方案說明,實際上假設深圳機場會在香港機場的飛機北飛時暫停使用「南方航道」,是大香港主義的表現,也脫離地區政治現實(註3)。

底圖鳴謝:環保觸角、機場發展關注網絡
可惜現在深圳機場肯定建三跑,出現安全矛盾的頻率更高,「南方航道」讓路給香港機場的希望更加渺茫,香港三跑建了也沒用,是常識也能夠作出的簡單結論,民航處躲在所謂「專業」和「機密文件」等擋箭牌後面已無說服力,此時機管局匆匆展開填海工程和開始徵收機場建設費是違反常識的極端行為。

日前高等法院聽取了三跑環評報告司法覆核的雙方陳詞,現正等待法官判決,環評報告可能被推翻,連鎖反應是三跑工程包括填海工程不能進行,但是填海對海洋生態造成的傷害是永久和不可逆轉的,現在機管局貿然先行填海,如果法院判決環評報告無效,到時機管局以甚麼來賠償無數海中生靈無端的犧牲和香港人的無可恢復的重大損失?機管局「填了海再算」的先斬後奏,是稍有普通常識和有尊重生命良知的人絕不會做的事。

機管局既沒有守法精神,更毫無企業社會良心,假如一意孤行填海,將來搞多少職員義工服務活動或廚餘回收等裝飾性「環保活動」,都無法彌補偷步填海闖的大禍!

81機管局開始徵收機場建設費,但是一旦法庭宣佈環評報告無效,海不能填,則三跑興建無期,機管局怎樣把錢退回給旅客呢?過程複雜到難以想像,跟填海破壞海海洋生態一樣,基本上是錢收了就無法逆轉,所以機管局這個動作也是違反普通常識的不負責行為。

香港是高度文明的社會,不可能容許機管局的非理性行為,鼓勵大家參加以下的網上簽名行動 http://bit.ly/2a0yeQu,以及分享信息給朋友和鼓勵他們簽名,告訴機管局我們多不高興,要求懸崖勒馬,以免鑄成無法彌補的大錯,貽禍蒼生。


1     《草雲居》 2015123  「死亡遊戲第三條跑道與深圳機場的空中衝突」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1/blog-post_23.html

2     《草雲居》 2016617  「第三條跑道航道和深圳機場航道『錯誤地放在一起』」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6/06/blog-post_17.html


3    《草雲居》 201646  「中央看三跑可有可無,沒有前途」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html

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觀點與角度 - 牆壁的啟示


一道平日以為是既平且直的牆壁,某日中午在近乎垂直的陽光照射下,出嚇人的凹凸不平,似乎隨時崩塌,此之謂「觀點與角度」!

所謂「真理」往往只不過是一個特定角度的片面影像,凡事必須多角度觀察和思考,才能統合和梳理出多面立體的整體形象,偏執一面,會造成錯誤的理解,導致錯誤的行動及可能帶來災害性後果。

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香港以自然風貎成為亞洲十大旅遊地點 - 談旅遊業必須向高端轉移


世界權威旅行書籍出版社Lonely Planet,剛選出香港為亞洲十大最佳旅遊地點排名第五,特別提到香港自然風貎的吸引,尤其是世界地質公園和復興中的荔枝窩村(註1),Lonely Planet 網站還有文章,詳細介紹遊覽地質公園的七大理由,其中兩項跟荔枝窩村有關(註2)。

復耕後的荔枝窩村
香港的旅遊業多年來沈迷於容易辦和容易賺錢的「買」和「食」,其實過去十多年,周邊國家地區都在深耕細作,發掘和開展依托於山水和文化的旅遊,只有香港故步自封,既不發奮,又無創意,只懂購物大抽獎之類的古董推銷法,不去認真研究旅遊多元化和精細化,也沒有投入心力和資源去促進和建立新旅遊運作模式。

在全球化浪潮影響下,世界各地的大城市漸漸都變成一個樣子,香港城市只是眾多城市之一,「購物之都」號召力消失,難怪人家旅遊不一定再選香港,加上近年盛行的低層次、掠奪型「旅行團必須購物」運作模式,殺雞取卵,令遊客永不回頭,一次又一次的購物點不幸事故更把香港的形象推向低谷,這樣的旅遊業必將衰亡。

香港旅遊業一向對香港的自然景色嗤之以鼻,視如無物,多年前我曾經以私人身份參加一個探討香港旅遊業發展的會議,會上發言提議嘗試綠色旅遊時,給個別業者以極粗暴的語言對待,他們眼中只有快錢,說綠色遊遊「冇錢搵,完全多餘」,近年旅遊業走下坡,早有端倪。

世事演化,自有軌跡,不會理會業界的短視意願,當今世上的旅遊者已經登上新台階,希望透過旅遊認識異地的山水與人情,雖然香港旅遊業界最喜歡購物團,偏偏郊野才是如今最吸引世界各國尤其是發達國家旅遊者的香港特色,此外香港近代歷史的華洋雜處和東西交流,造就饒有特色的文化現象,也是外來者感興趣之處。

Lonely Planet 對香港的推崇,為香港旅遊業創造機會,也提醒我們必須向高端轉移,提供高層次導遊服務,幫助遊客深入認識香港的山水與人情,讓他們愛上香港和一來再來,這樣業界才能取得匹配的高端回報,香港旅遊業才有真正的可持續發展。

香港的山和水是我們的無價寶,它們是「香港故事」的源頭,才是外來旅遊者訪港的最根本動機。



2         http://bit.ly/29h5amX

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香港捐血的時代困難:人口老化、高齡產子、中學六年制、怪獸家長


香港的醫院給病人輸的血液,全部來自市民的自願捐血,醫院絕不能向病人收取血液費用,全球只有極少數地方像香港一樣輸血用的血液是免費的。

根據醫護人員的報告,個別以前居於內地的病人輸血後堅持要付款買血,得知原來是免費後激動到流淚水表示謝意。很多人誤會香港人活得像機器,表面十分冷漠,其實我們內心藏着溫暖的善心,社會有需要時我們從來都積極伸出援手。

談到自願捐血,1952年香港紅十字會已經展開了工作,歷史至今超過六十年,具體運作隨着時代轉變而演化,大家大概都知道近年香港社會出現人口老化、普遍遲婚、高齡產子、中學改六年制等現象,但是你可有想過會對捐血和輸血有甚麼影響?

幾十年來香港人口增加和老化,自然多了長者病人需要在醫院進行手術,因此輸血需求急增,201560歲或以上病人的輸血量佔總數的62%80歲或以上長者則佔28%,比例真的很高,隨着戰後嬰兒潮的人們步入老齡,恐怕百分比還會增加。
2015年輸血量的年齡分佈 (圖片來源:香港紅十字會)
我們還可以從分科的輸血百分比看大局,內科和老人科佔了幾乎一半,反映人口老化衍生的醫療負擔,大家還可以留意婦科及產科佔了不算少的5.3%,紅十字會負責捐血工作的醫生告訴我,這方面的數字有所增加,跟社會普遍遲婚有密切關係,因為高齡產子過程中出現併發症和需要輸血的機會相對地高,真是不講不知!
2015年輸血的分科分佈  (圖片來源:香港紅十字會)
正當輸血需求逐步升高的時候,2015年出現了一個負面趨勢,首次捐血者的數目比前一年(2014年)少了14%,情況令人擔憂,此消彼長,將來有機會捐血量不足以應付需求。

根據有關負責人解釋,這個現象與中學改六年制有關。捐血者必須超過十六歲,通常剛好中四升中五,以前的學制是”5+2,一般中學生中七畢業前有三年的機會接觸捐血這件事,可惜改為六年制之後,只剩下中五和中六兩年,再加上現在中六生往往二月就停止上課和準備考公開試,在校時間實得一年半,捐血的機會相應縮減幾乎一半,難怪中學生的首次捐血人數比以前少。

還有一個現象,不少家長對孩子極度保護,行為達到「怪獸家長」水平,多了中學生願意捐血但遭到父母阻止的案例,以致同學們無法進行人生第一次捐血,也平白失去一次感受無私奉獻的喜悅的機會,也許大家會說,去大學組織捐血活動,不就可以嗎?可惜現實裏大學生生活繁忙,終日在校園裏到處游走,捐血活動是無法捕捉他們的!

時代轉變無法逆轉,我們必須主動面對。要解決輸血量增多但首次捐血人數下降的嚴峻形勢,我們大概可以在幾方面工作:
1.     步入長者行列的人們要勤作身體鍛煉,保持身心健康,降低對醫療系統的輸血需求。
2.     年輕人不要受「養孩子要幾百萬元」的廣告嚇怕,應該爭取早點結婚和生孩子,提高順產概率,這樣便可以降低婦產科手術併發症的風險,以及相連的輸血量。
3.     家長們應該放心讓十六歲以上的孩子捐血,這是培養他們的善心的難得機會,千萬不要錯過。
4.     大學和專上學院應配合紅十字會的流動捐血車服務,幫忙把大學生納入首次捐血者的隊伍。

自願捐血是香港足以傲視全球的好人好事,願望各方配合支持,讓光輝的善良傳統得以保留甚或加強。

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回歸正軌 – 民航處必須盡快釐清事實和糾正錯誤


626ZH9041航班事故,南華早報報道:「民航處確認復飛過程中,飛機沒有遵循標準的復飛路線,不過該處發言人稱,空中交通管制員指示及引領該航班回歸正軌。」(註1)這個說法傾向把責任全推到機師身上。

所謂「引領航班回歸正軌」一說頗有商榷餘地,因為復飛的「正軌」應該是繼續向前飛和稍為左轉進入大欖涌山谷,再繞一個大圈在香港以南重新進入「最後進場航道(註2),但是飛機實際上沒有這樣做,而是在大嶼山群山之上急轉450度,跨過大嶼山,在南方海面插隊進入最後進場航道,而不是正常地在長洲東南方的 ”GUAVA” 航點排隊進入最後進場航道(見附圖),嚴格來說, ZH9401並沒有循「正軌」飛行。


此外,大錯往往由幾個小錯因緣巧合匯聚一起而造成,必須把所有相關小錯都找出來,才能避免大錯再出現。

揭發事故的The Aviation Herald(註3),過去兩天有進一步的討論,透過分析機師和空管的無線電對話錄音,當日空中交通管制的具體處理過程,也可能是造成事故的因素之一,因此民航處必須立即暫停有關人員職務,不是「懲罰」,而是避免他們受事件困擾而影響日常工作,民航處也應同步迅速作出內部調查,釐清事實,以及盡快作出適切的內部補救措施。

對外方面,民航處作為香港的航空安全主管部門,不可能放軟手腳,等候航空公司提交報告才有所行動,應該立即展開嚴謹和深入的調查,盡快找出事故的綜合原因及制訂對應策略,嚴防同類事故重演。

政府的終極職責是保護人民生命,今次航班安然無恙是好運氣,但是下次就很難說了,祈望民航處認真做好人民交託給他們的任務,糾正錯誤,改善系統和制度,這樣航空安全才能真正地回歸正軌!


1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7/2016): “The Civil Aviation Department confirmed that during the missed approach, the plane did not follow the standard missed approach track, but air traffic control instructed and guided the flight back to the right track, a department spokesman said.”
《草雲居》2016629 機師亂飛,民航處還在等甚麼?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6/06/blog-post_29.html
有興趣進一步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可以參閱The Aviation Heraldhttp://avherald.com/h?article=49a600d8&opt=0



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機師亂飛,民航處還在等甚麼?


驚聞626ZH9041航班即將降落赤鱲角機場北跑道時,決定復飛,但不按既定航線稍為左轉飛入大欖涌水塘範圍,卻擅自右轉跨越南跑道(詳情見The Aviation Herald 報道,註1),飛機更低空掠過昂平天壇大佛,險象橫生,令人訝異的是民航處對傳媒查詢的回應是:要求涉事的航空公司提交報告,並繼續跟進事件」(註2),以下談應該怎樣處理事件,以及引申與三跑有關的討論

這是一宗機師違規飛行的嚴重安全事故有關機師不遵守空中交通管制員下降的指示,復飛又不按既定航道飛行,竟然自創「自由行」航道,毫無飛行紀律,幾乎造成「操控飛行撞地事故」controlled flight into terrain的巨災,民航處作為香港航空安全的該管當局,有責任保障出入香港機場乘客的生命,應該立即禁止有關機師駕機來港,待調查完畢才考慮是否恢復民航處還在等甚麼? The Aviation Herald甚至刊載個別人的意見,指民航處應該暫停有關航空公司的所有航班。 

ZH9041自創復飛路線 底圖來源:FB 「公關災難」)
讓我們認識飛機降落北跑道的正常復飛航道。以下是民航處的官方「最後進場」final approach航道圖,黑色線是「最後進場航道」final approach,假如即將降落之際發生某些事故,例如跑道上有車輛或碰上風切變,機師可以決定放棄降落,加油重新上升,技術名詞稱為「復飛」go around,但是必須遵循指定的航道,圖中可見復飛的飛機要稍向左轉,進入大欖涌水塘範圍,然後在石崗上空右轉,在大帽山北面飛往吐露港,再按空管人員的引導,繞着香港島飛一個大圈,最在南丫島附近再接入最後進場航道。


 ZH9041的機師的忽然右轉,違反復飛大欖涌航道的規定,是嚴重違紀的錯誤操作,把飛機送向大嶼山的山脊更是莫名其妙的危險動作,看到這裏大家大概同意不可能讓有關機師再駕駛飛機來香港。

讓我順便跟大家談談歷史,本來北跑道的復飛航道不是這個樣子,而是像以下所示,即是向左急轉彎180度,在屯門和青山以南掠過,向西北進入珠江口,至於大欖涌航道則給起飛的飛機使用,在石崗上空左轉北飛進入內地,不過眾所周知,這些航道與深圳機場的航道交叉重疊和有矛盾,所以至今未有實現。

赤鱲角機場原本規劃的航道 (底圖來源:1992年《新機場總體規劃》)
假如赤鱲角機場和深圳機場的航道矛盾於2007年已經解決了(這是民航處公開的說法),則今次ZH9041航班復飛時,不能向前走,也理應可以向左急轉,在海面上離開機場範圍,一切變得安全得多,可惜民航處空有說法,九年來不能化為事實,結果ZH9041的機師不能轉左,又不知何故不走大欖涌航道,匆忙間右轉飛向昂平大佛!

將來如果建成三跑,大欖涌航道要讓出來給中間跑道起飛的飛機使用(註3),則三跑的復飛航道別無選擇,必須採用急轉彎飛入珠江口的方案,但是剛好碰上與深圳機場發生矛盾的死穴不能實現。沒有備用復飛航道的跑道是不能用來降落的。三跑的規劃用途剛好就是降落,所以建三跑是沒有用的。

感謝ZH9041航班的機師提醒我們,飛機不能撞山,因此處於香港群山之中赤鱲角機場,航道設計面對很多制肘,加上深圳機場航道早已存在,因此整體來說可用的飛行空間是有限的,而且都不是香港主觀願望可以改變的

赤鱲角機場周圍的空間的航空交通承載量已經飽和,地面建十條跑道也沒用。

最後提醒民航處:機師亂飛,乘客安全受威脅,必須立即行動,停止有關機師駕機來港


1     The Aviation Herald, 27 June 2016: Incident: Shenzhen A320 at Hong Kong on Jun 26th 2016, below minimum safe altitude during go around and unexpected 360” 

2     《香港012016628  「深航客機掠過天壇大佛險撞山 民航處:降落香港偏離航道」

3    《草雲居》2016219日 「城市規劃委員會上民航處自揭空話 - 空域無法解決,規劃不能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