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污煙瘴氣的超強秋老虎


每年八月初立秋之後,氣溫會開始緩緩下降,到得九月下旬秋分,氣溫跌勢開始明顯,但是間中會有一兩天忽然很熱,令人懷疑是否夏天重臨,一般人稱這樣的日子為「秋老虎」。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秋老虎的出現通常跟在台灣附近的颱風有關,今天橫過台灣的颱風鮎魚是典型例子,香港和廣東鄰近地區處於颱風外圍,天氣晴朗,吹微弱西北風,內陸日間曝曬到十分高溫的空氣不斷吹來香港,加上香港自己也曬得厲害,所以香港下午會酷熱難耐,這是秋老虎和香港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的典型天氣形勢。

底圖鳴謝:台灣中央氣象局
今天下午香港廣泛地區的最高氣溫都接近或超過35攝氏度,是一次不折不扣的秋老虎,值得一提的是二、三十年前的天文台,如果預報員預測翌日氣溫33度已經覺得是「大件事」,可能台長都要千叮萬囑要認真研判,但是在氣候暖化的影響下,現在預測翌日35度似乎都不是甚麼大事了。

鳴謝:香港天文台
珠三角地區高度工業化之後的新時代,秋老虎多了一個污煙瘴氣的特質,在艷陽高照之下,瀰漫空氣中的人為化學成份發生化學反應,產生大量臭氧,成為侵害人類健康的污染,今天香港境內最高臭氧濃度大概在下午二時左右錄得,範圍大致在150250微克/立方米之內(香港的空氣質素指標對臭氧的規定是160微克/立方米),即是今天「爆表」了。

今天各個測量站的最高臭氧數字標記在下午二時的風向風速圖,讓大家自己看看風和臭氧分佈的關係,不難推斷香港東西兩邊的上游有頗大的分別,西邊上游污染比較嚴重,順游而下的污染被大嶼山的山脈阻擋之後,轉向東面傳播進入維多利亞港(註1),將軍澳超過200的高值暫時想不到解釋,相關部門也許可以研究一下是否有地區特殊因素。

鳴謝:風向風速底圖  香港天文台,臭氧數字:環保署
遠方的颱風引來一隻秋老虎,全球的工業革命透過全球暖化使秋老虎熱上加熱,珠三角的地區性工業革命令秋老虎披上污染外衣。

今天污煙瘴氣的超強秋老虎,自然佔一份,人為佔兩份,我們大概不可怨天,只可怨人。



《草雲居》201589介紹了另一案例  不能吸的空氣

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第三條跑道 – 拿破崙詛咒


香港很多人以為第三條跑道大局已定,再多講也沒有意義,不過這幾天有報道告訴我們,原來世界上真的有機場(不單是跑道)建了之後,正常飛機航班不能飛,地點在一個英國海外屬土(註1),有了這個例子,我們必須認真思考:香港應否盲目填海去建不能增加多少航班的三跑?

讓我提醒大家:三跑的立項過程是違反科學的。在「經濟發展」凌駕一切的思維下,面對空域飽和、海空安全矛盾、海上事故社會風險不可接受、趕絕中華白海豚等科學問題,有關當局只是把它們擱在一旁,沒有以科學態度去處理,跑道建成後能否發揮作用至今未有以實證支持的答案。

至今仍然有人相信以上所提的科學問題,「因為中央支持,一定有辦法解決」,他們以為跑道建成後飛不了飛機,是虛無縹緲的天方夜譚,但是眼前就有新鮮出爐的先例。

聖海倫島St Helena位於南大西洋,因為囚禁拿破崙而著名,該島新機場今年建成,419大型民航機首次試飛(註2),不過426聖海倫政府宣佈無限期押後機場正式開業(註3)。

高空俯瞰,聖海倫島山劫嶙峋  (鳴謝:NASA)
生甚麼嚴重問題?聖海倫島整個島都是山,山勢令到新機場其中一條跑道經常出現風切變和亂流,其實科學家早已點出問題,不過政客為了「政績」硬是要把機場建出來,事前還吹噓會帶來大量遊客,促進經濟,改善全島人民生活。可惜419試飛之日,航機飽受風切變和亂流影響,機師嘗試幾次才在顛簸驚險中硬着頭皮把飛機帶到地面(參看註4連結的的錄影),經過這次極度驚嚇,機師把飛機飛走之後,再沒有正常航班願意來。

由於「經濟發展」和政治蓋過了科學,聖海倫島機場建了,大筆花了(約30億港元),正常航班卻一班也飛不進來,遊客來不了,經濟發展的春秋大夢煙消雲散。拿破崙當年被囚孤懸海外的小島,插翼難飛,最終死在島上,也許他留下了詛咒,誰也不得飛進來!

香港的鄰居不久之前也近似地碰壁,去年25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啟用,原本有人以為邏輯很簡單,「多條跑道飛多些航班」,兩條跑道變成三條,航班可以增加50%誰知建成後,每天只增加十班機,原因?珠三角地區空域早已飽和,空中交通堵塞,滿天飛機,上天無路,有跑道也沒用。(註5

聖海倫島政府為了政績,不管風切變和亂流而建了大白象新機場,得物無所用,全民經濟發展夢碎,源於不理科學的蠻幹,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建了幾乎沒有作用,則因為忽視空域飽和的客觀事實,也是行事不科學的結果。香港三跑項目匆匆上馬,以「經濟發展」蓋過科學,對於空域飽和(註6)、海空安全矛盾、海上事故風險不可接受(註7)、趕絕海豚等問題,有理有據的科學論證都被忽視,甚至被標籤為「阻礙經濟發展」而擱在一邊,香港如今正一步一步地重蹈聖海倫島的覆轍,讓拿破崙詛咒從大西洋轉移到香港赤鱲角機場

香港的第三條跑道,將來建了沒有用或者海空交通出現嚴重意外,誰來負責?還有更深層次的問題,海洋給人填了是不能復原的,出了錯真的有人能負責嗎?他能做甚麼賠償給香港人?

面對可能的嚴重後果而展開出錯後無法修正的工程,是否對未來的香港人十分不道德?


1     HK012016922):「不能讓飛機升降的新機場 小島繼續孤苦伶仃」  http://bit.ly/2di1uS3
2     Flight Global: Comair 737 arrives at new St Helena airport.  https://www.flightglobal.com/news/articles/pictures-comair-737-arrives-at-new-st-helena-airpor-424388/
3     St Helena Airport Project: Airport Opening Ceremony Postponed.  http://www.sainthelenaaccess.com/news/2016/04/27/airport-opening-ceremony-postponed/
4     Youtube: First landing at St Helena takes three attempt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9i0azwB7w
5     網誌《草雲居》(201533):「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痛苦經驗」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3/blog-post.html
6     網誌《草雲居》(2016年2月19):「城市規劃委員會上民航處自揭空話 - 空域無法解決,規劃不能通過」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6/02/blog-post_19.html
7     網誌《草雲居》(2016年1月31):「讀了顧問報告令人更擔心 - 海空安全懸念未解,三跑此刻不可填海」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31.html

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敍利亞 - 脆弱城市與慈悲關懷


每次想起敍利亞的人道悲劇,都令人惻然和神傷。

半個國家的人口被逼逃離家鄉,流徙在外,土耳其、約旦等鄰近國家二話不說收容了百萬計難民,盡顯人類互助仁愛之心,反觀部份歐洲富裕國家的人們,只肯形容從敍利亞爛到這個模樣的城市逃亡海外的人們為「非法移民」,而拒絕稱他們為「難民」和給他們救援,心腸冷硬如冰。

徹底毀掉的 Homs
 原本住在這些房子裏的人們,不少是中產階級,跟我們大部份香港人一樣,生活美滿,他們造夢也想不到會禍從天降,因為好勇鬥狠的外國在背後煽動和挑撥,幾天之內,城市炸成廢墟,不管你是醫生、工程師、教師、法官、銀行家、商人、工人,誰都連根拔起變成難民!

我們今天的安逸只是種種因緣組合的偶然,要時刻警惕轉變的來臨,也必須心懷慈悲,關懷地球各個角落活在苦難中的人類兄弟。

2016年9月17日 星期六

全球暖化:北冰洋海冰面積歷史第二低


北冰洋經過整個夏天,太陽不斷地曝曬,海冰覆蓋範圍持續退縮,通常每年九月初旬海冰面積縮到最小,根據最新衛星觀察,今年的海冰最低面積跟2007年打平手(註1),僅比2012年高,成為全球暖化的另一佐證。
 
底圖來源:US NCISD
海冰面積減少的其中一個結果是西伯利亞以北的北冰洋夏天會出現連綿的海面,今年可以讓大型船隻通航,由中國出發往歐洲的貨輪多了一條航條選擇,事實2013年中國的貨櫃輪已經開始使用了這條航線(註2),相比南下新加坡然後西轉進入印度洋的傳統航線,時間節省約半個月,當科學家擔憂全球暖化會促成人類滅絕時,航運界卻視全球暖化為新的「發展」機會。

底圖來源:US NCISD

凡事有兩面,有得亦有失,只不過今次是「大部份人受害」對「少部份人受益」,而且多了大型船隻在北冰洋航行,我們又多了海上事故造成嚴重油污和相連生態災難的擔憂。


1     US NCISD: “2016 ties with 2007 for second lowest Arctic sea ice minimum”  http://nsidc.org/arcticseaicenews/2016/09/2016-ties-with-2007-for-second-lowest-arctic-sea-ice-minimum/
2      《草雲居》2013921「中國貨櫃船通過北冰洋抵達歐洲 - 偽科學?商機?殺機?」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3/09/blog-post_21.html



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佔用官地 - 善於執法才能長治久安


執法是一門學問,也是一門藝術,政府善於執法包括適度執法,才能保證長治久安。

元朗橫洲惡人霸佔大片官地,又建屋又擺貨櫃,把土地搞爛而賺大錢,地政總署沒有完全把佔用土地者驅趕離開,反而批出短期租約給佔地者把佔用「合法化」,所謂理由是「以防免費佔用及土地閒置」(註1),這是極端惡劣的先例,即是惡人可以先下手為強,佔了地免費使用,政府醒覺來趕時,硬是不走便可得租約,比正式依足規矩申請土地快捷省時,還可以隨意主動選擇心儀土地,跨過正常的政府招標程序,展望將來,甚至可以在政府因城市發展需要終止租約時,以種種惡行要脅政府付出大額搬遷賠償,對惡人而言地政總署的軟弱,是上天送給他們的禮物,是無形的金礦。

橫洲土地被非法霸佔,但佔地者得到正式租約,不可思議
鳴謝:HK01
讓我們觀察另一案例作出比較,大浪西灣村民用一丁點官地,給行山人士休息和提供茶水,沒有破壞甚麼自然景觀,又讓郊遊者在山海之間享受悠閒的生活情趣,實際上在為郊野公園的公眾功能增值,但是他們得到地政總署的對待,卻是大力壓迫,甚至動員過百人力前往突襲拆屋,執法力度「去到盡」,小題大做到不可想像。(註2

兩邊的執法力度大相逕庭,對大肆破壞環境者手軟,甚至可說縱容,市民及傳媒揭發和反對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反觀對蟻民的丁點偏差則打擊力度十足,毫不理會事件的性質,也從不回應社會需求或向村民提出可以藉短期租約處理問題,對比之下,地政總署嚴重地脫離了政府長治久安必須倚頼的「適度執法」 proportionate enforcement  大原則,長年累月地製造民怨,為香港政府製造計時炸彈,增添麻煩,影響長治久安。

究竟是地政總署不解民情?還是欺善怕惡?

我不相信官商有制度化的勾結,但是確實不解:為甚麼大規模非法佔用官地會愈演愈烈?是甚麼令官員嚇破了膽?是____

香港政府峰層必須把大規模霸地現像的根由挖個水落石出,否則難以估計黑暗的勢力腐蝕政府的程度,有損長治久安,湛江市政府1990年代末期的可怕情況(註3,前車可鑑!


3     1998年湛江特大走私受賄案,200多名公職人員牽涉在內,包含市黨委書記、副市長、關長、邊防分局局長和政委等,詳情見:http://baike.baidu.com/view/14419507.htm


2016年9月3日 星期六

極不尋常的獅子山


獅子山是極不尋常的熱帶氣旋,是自1951年有紀綠以來,首次從東面侵入日本本州東北地區的熱帶氣旋,更是極為罕見的由東向西侵入俄羅斯東亞地區和中國東三省的熱帶氣旋。

獅子山的生命期很長,移動途徑非常詭異,一生之中拐了幾個大彎,其中兩段路的走向異乎尋常,包括中段向西南和末段向西北的移動。

熱帶氣旋獅子山的路徑  T:東京  V:海參崴
獅子山起源於大平洋,一度從東南方向趨向日本東京,但是去到日本以南的海面時,出現了戲劇性轉變,來到這個緯度的熱帶氣旋,通常會轉向東北移動和逐漸演化為溫帶氣旋,但是獅子山受到附近的熱帶風暴蒲公英影響,十分異常地走向西南,甚至一度靠近硫球群島(註1)。

隨着蒲公英離開,獅子山滯留一段時間後,回復「常態」,向東北方向移動,一度看似會在日本以南掠過,但是它再次令人拍案驚奇,竟然轉向西北,襲擊日本本州東北,創造了一次從東面入侵日本的奇蹟。

跨過日本後,獅子山已經到達北緯40度,即是一般理解的溫帶,眾所周知,這裏通常吹穩定的西風,溫帶氣旋一般會順流移向東方,但是獅子山逆着常理,繼續保留熱帶氣旋的身份和移向西北,跨過日本海,在海參崴附近登陸,和進入內陸,到了中國吉林和黑龍江兩省,沿途為俄羅斯東岸和兩省帶來風雨,是熱帶氣旋影響這個地區的罕見例子。

獅子山行蹤詭異,前一段與鄰近的蒲公英有關,後一段則與溫帶地區氣流形勢異常以致正常的西風氣流消失有關,另外一個可關因素是日本海的海水溫度高到不足以迅速「凍死」熱帶氣旋,以致獅子山能夠捱過大海到達彼岸。

科學家預期全球氣候暖化會帶來大氣環流變化和相連的極端天氣,獅子山也許正是這個背景下的產品,生命史中的細節有偶然的成份,但是偏離「正常」的整體表現卻是氣候變化之下的一種必然。





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洪荒之力與氣候變化


自從遊泳運動員傅園慧在巴西奧運會的訪問中提過之後,網上詞語「洪荒之力」變得天下聞名,大家都直覺地感到這是極限之力,強勁無比,但是「洪荒之力」究竟是甚麼力?為甚麼令人聞之肅然起敬?



大概很多人不知不覺間,把詞語連繫到古代典籍《千字文》的第一、二句:「天地炎黃,宇宙洪荒」,又「天地」,又「宇宙」,所以得到廣大無邊的感覺,以及聯想到「洪荒之力」必定是巨大的力量。

但是大家有深入一點想過「洪荒」是甚麼?

《千字文》成書於南北朝的梁朝,距今1,500年,在秦統一中國後700年,特色是以四字一句的方式,介紹由遠古到當時的已知歷史,用現代語言說是一部「大歷史」。最初兩句「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是全書的總背景,概括地形容當時人類對遠古的時空回憶。

這兩句話不同的書有多種解說,如:「蒼天是黑色的,大地是黃色的;茫茫宇宙遼闊無邊」、「玄,天也,黃,地之色也;洪,大也,荒遠也,宇宙廣大無邊」、「天是黑的,地是黃的,遠古的宇宙才剛剛創始」等等。

「玄」是黑色,第一句「天地玄黃」形容世界由黑色的天和黃色的地組成,是對空間非常精要的簡述,也不自覺地反映了中華文化起源於黃土高原的歷史淵源。至於第二句是否只是說「遠」或者「大」,我則另有想法。

「洪」字在一般字典裏,既有「大」的意思,也有「大水」的意思,但是「洪」字的部首是「水」,根據《說文解字注》:「洪,洚水也。堯典、咎繇謨皆言洪水。釋詁曰。洪、大也。引伸之義也。」顯然「洪水」是本義,後來才化成形容詞在「洪亮」、「洪偉」之類的詞中發揮了「大」的意思。至於「荒」字,雖然字典標有「遠」的意思,但是更多的是「收成不好」、「無人耕作」、「廢棄」等意思,《說文解字注》:「艸掩地也。周南、魯頌毛鄭皆曰。荒、奄也。此艸掩地引伸之義也。」這還的「艸」即是草,田裏長滿了草,「荒」的本義應是「無人耕作」,這樣便有「收成不好」的後果,「饑荒」這個詞的生成不難理解,「遠」只是後來的引伸義。

如果我們放下「大」和「遠」這些引伸的意思,回歸根本,「洪荒」的理解便變成「大水造成河流暴漲淹沒大地」和「無人耕作,農業失收,出現饑荒」,1,500年前的中國農業仍然在演化中,防禦洪水、旱災、蝗災(通常與乾旱有關)等的能力很低,大禹治水是傳誦千古的故事,乾旱和蝗災等造成廣泛饑荒的事例在史書裏記之不絕,理所當然地成為當時中國人對遠古的集體記憶裏最核心的內容,加上「宇」是空間而「宙」是時間,因此我認為「宇宙洪荒」應該理解為「在廣闊的空間和過去漫長的時間,洪水和饑荒不斷出現」,是古人從累積的經驗裏提煉出來對歷史背景非常精要的概括。

談到這裏,「洪荒之力」是甚麼力有了一個新答案,以「洪」和「荒」的原始意義去理解,就是導致廣泛大雨、持續乾旱、大規模蝗災等現象背後的推動力,再追究下去就是氣候波動或氣候變化這樣的自然力量!

自然力量遠在卑微的人類之上,用了「洪荒之力」就是把人融入自然,借用自然的推動發揮出超人之力,傅園慧發言時的感應大概如此。

大家也要記住:氣候變化就是洪荒之力跟過去一樣,氣候變化將來會透過大雨,乾旱及其他連鎖後果,改寫人類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