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3日 星期一

填海造地是恐龍概念,違反中央治國新理念



香港某集團最近強力推銷在大嶼山東部海面填海造地2200公頃,建設新的都會,聲稱建議跳出框框,其實這是新瓶舊酒,翻炒幾十年前提出過但被否決的概念。

我們有很多理由認為這個「新」概念是不必要和不切實際的,例如:沒有真正需要(有其他土地選項),香港人口最新官方預測是接近世紀中期最高820萬(不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採用的920萬),造價是數千億元(如果不超支變成萬億令政府庫房清倉)的天文數字,比美國建立太空軍種這等重大國防項目還貴,我相信這個建議的出現與某些人對庫房的錢發生興趣有關。

不過我認為最關鍵的一點,是時代改變了,價值觀念改變了,全世界包括中國內地都從痛苦的經驗中認識到,粗放型的「經濟發展」破壞氣候和自然生態,正在急速演化成危害人類自身生存的噩夢,今年全球的熱浪就是自然給我們的警告,讓我借用伍美琴教授的文字說明情況:「在氣候變化陰霾下,全球都在轉型,加緊發展科技,要建低碳城市、房屋、汽車、基建等,好讓人過低碳生活。為了使發展更正義,各大城市都研究如何縮窄貧富懸殊。而我們未來要建的城市數目遠比現有城市多,誰懂得在還原生態的同時又可滿足城市發展需要,誰曉得建設生態和人性化的人居聚落,誰就不愁沒有推動有意義的經濟發展的動力。20世紀不擇手段、只顧牟取暴利的時代,正被人唾棄。」(註1

香港不少人包括財團、精英分子及社會上流人物,長期以來抱持看不起「大陸」的心態,也不留意內地的正面變化,現實是國家進步了,醒覺四十年來在急促「發展」中吃了太多傷害自然的苦頭,在治國理念方面作出了實在的回應,2017年十九大確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堅持生態優先和綠色發展,在海洋方面嚴守保護海洋生態紅線,走向了煞停「向海要地」的工作思路。

反觀香港,眾多財團和精英們的思維依停留在粗放發展、勞動密集的「膠花時代」,一談經濟發展便「膠花」上身,以為必需多點地建多些廠,多些人造多些膠花,星期一至星期七,倚靠大量生產賺取低端的增值,正因如此才會出現在未來經濟模式毫無具體論述的情況下,誇誇而談在大海中央拓地二千公頃的怪論。自回歸以來香港經濟轉型講了二十多年,真正需要的是政府提出的科技創新、工業2.0和智慧城市等概念,不是盲目填海造地然後「等運到」、等人投資建廠啊!

就在香港某些集團沸沸揚揚地推銷填海造地二千公頃之際,725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註2),核心內容是「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圍填海項目審批」,所謂「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則由「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決定,可見門檻極高,不涉及國家安全的項目基本上免問,通告反映國家對過去破壞海洋的痛定思痛,對建立生態文明重要性的深入認識,以及治國方針的重大轉變和決心。

海南島未批先建的人工島已勒令停工  (圖片來源:中新社)
香港眾多財團和精英們,衷心建議你們提高對新的生態文明時代和新的經濟模式的認識,以及對國家治國新理念的了解,忘掉「向海要地」的恐龍時代概念,切實投入建設新社會和新經濟,不浪費土地而善用腦袋和人性為香港人的美好未來作出應有貢獻。


1     伍美琴:「填海造地建屋,還是建城、建人?」  明報,2018年6月12日
2     《國務院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  中央人民政府網站,2018年7月25日




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美好就在身邊



新聞天天吵吵鬧鬧,不小心會以為香港一片黑暗,世界完全絕望,但是只要提高醒覺,美好就在身邊,

前幾年,紅磡黃埔區興建地下鐵路站,工程佔用了馬路路面,臨時的工程寫字樓建在路中心或行人路旁,到處是圍板、圍欄、水馬、貨櫃屋、工程材料等,區內的景觀失去往日的井井有條,多了幾分凌亂甚或不整潔的印象,加上行車路線和行人過馬路的位置不斷調整,今天不知明天事,為人和車帶來諸多不便,我還記得當時有團體覺得很不滿,在紅磡道某條行人天橋拉了大型抗議橫額,要求地鐵工程盡快完成。

那時間中經過黃埔站地盤範圍,走在各種工程車或機器之中,多少有些噪音和廢氣的味道,但是想像到未來地鐵通車後的方便,心中生不起甚麼煩惱或焦慮的意念,到了工程後期,更給我發現了一些以前沒見過的新事物。

圏作工程範圍的土地上,沒有市政工作人員打掃或人為干擾,時間一久,在以前的花槽、行人路地磚的縫隙、沙泥堆積的地方,自然長出了無名的野草,成為錯落有緻的植物群落,因着不同的微觀氣候條件,視乎陽光、坐向和泥土性質,各適其式,有大群,有零碎,有高大的,有低矮的,有些長出花簇,有些只是樸業的綠。不同季節、不同天氣、不同時刻,每次經過,眼前的花草都以不同的光影印象展示出來,變化多端,隨機無礙,事前不能預測。隨着年月的過去,多層印象的重疊構成無言之美,漸漸地我和路邊野草成了朋友。

長萼蓳菜  紅磡道
遇上野草我不再匆匆走過,而是慢下腳步甚或停下來用心欣賞,這時我猛然發覺,以前籠統稱為「野草」之中,原來千嬌百媚,種類繁多,小小的草叢隱藏着無限生機,在我心中驟然化成看不到深度的樹林、裝載着無盡內容的宇宙,呼喚我去遊蕩和探索,從此不論走到哪裏,路旁總是見到有花有草,甚至有果,處處有美好的影像,令人愉快,然後剛學懂了部份花草的名字,又碰上不認識的新朋友,需要查書問專家,求知令我的生活充滿趣味、新奇,感覺就像回到小學時期,好奇的我回來了,成人世界的憂慮和「讀書人」的憂患則不翼而飛。

紅花酢醬草  紅磡道
情形有點像四十多年前學習觀鳥之前,只是模糊地知道世上有「麻雀」,每天在家庭和工作之間往來奔跑,只顧盯着路和車,其他事物在眼前掠過都視而不見,那個時候,如果問我「今日見過雀仔未?」答案幾乎肯定是「冇」,但是學了觀鳥後,無論走到哪裏,雀鳥身影都自然映入眼簾,而且都變成了不是麻雀的其他鳥類,體態各異,行為不一,跟路旁花草一樣,也是千姿百態,種類繁多,天天有新發現,日日為我的生活增添色彩,開竅的愉悅使我鍾情觀鳥,成為終身興趣,也引領我進入了無邊的生命世界,不斷的探索,無窮的啟發,潤澤我的生命,做就了我的開心人生。

油菜花  大環道東
觀鳥和觀路邊花草,由「不見」到「見」,轉變快得像一個電燈開關,過程反映了我們腦袋的一種自我審查現象。首先我們必須明白,眼睛收到的光影,每一瞬間都是像素以M計的大型檔案,如果腦袋無時無刻都很負責任地把每一像素處理,計算量將非常巨大,需要耗用大量能量,腦袋會發熱到不能工作,因此在人類進化過程中,腦袋學懂了乖巧地處理光影(及其他感覺如聲音、味道等)的方式,利用某種過濾機制,只處理與生存有最大關連的信息,例如野外打獵的人對樹林中動物的異動有即時反應,在家照顧嬰孩的人則對哭聲或面部表情較為靈敏等,其他則用過濾器阻擋,略過不理,減省耗用能量,提高生存機會。

羽芒菊  紅磡道
本來過濾器對生存有積極意義,現代的問題是:生活在城市的人,為了適應在這個遠離自然狀態的環境中生存,不得已放大了某些「畸型/不自然」的感應功能,卻把原來對自然事物的靈敏消磨掉,即是在眼和心之間加入過濾器,在這個情況下,人的視覺正常但心眼蔽塞,雀鳥或花草的光影就算進入眼簾也徒勞無功,因為過濾器使「心」收不到信息,眼中的光影不會在腦海中形成雀鳥或花草的印象,人類喜歡見到自然的本性得不到觸動和激活,看風景和看花草的免費娛樂失效,結果城市人失去生活情趣,覺得整日活在牆壁的包圍之中,刻板無聊,青年人憂來無方,成年人則憂天憂地、憂國憂民、憂錢少。

馬纓丹  差館里
其實香港人可以說活在歷史上人類生活最舒適的時代,我們應該感恩命運讓我們來到這個時空,要努力防止憂慮和苦惱不必要地折磨自己。為了讓自己活得更好,我們必須拆除城市生活在心中裝上的過濾器,讓自己感應自然為我們提供的種種美好,花草也好,雀鳥也好,影像時刻都在我們身邊,是否見到只在一念之間。


[本文主體刊於剛出版的 bookazine   《就係香港》000/2018   夏/試刊特別號]

2018年8月4日 星期六

熱浪、阻塞形勢、氣候變化



熱浪指氣溫連續多天顯著高於正常,今年七月全球有關熱浪的消息不斷,世界氣象組織的最新報告詳細介紹了情況(註1),北歐、北非和阿拉伯半島、西伯利亞、日本、韓國、美國加利福尼亞、加拿大東部等地,都錄得連續多天的極端高溫,日本率先把七月的熱浪宣布為「自然災害」,與颱風和暴雨同等看待,我剛旅遊歸來的北歐國家拉脫維亞也作出同樣決定(註2),看來「酷熱」已經成為颱風和暴雨以外的新類型天氣災害。

世界氣象組織稱:「目前的熱浪和極端高溫,跟溫室氣體排放造成的氣候變化下預期的情況吻合,兩者不再是未來的情境,而是當下的實況。」又稱:「部份地區高溫持續,包括北歐,源於停留不動的高氣壓」。在全球氣候暖化的背景下多了高溫天氣比較容易理解,但是為甚麼與「高氣壓」扯上關係,以及何以「高氣壓」會停留不動,需要略作解釋。

讓我們認識:一處地方的氣溫持續多天顯著高於正常,需要兩個條件,一是位處大氣層低層的反氣旋之中,地面天氣圖往往連帶有高氣壓地區,根據氣象學的基本原理,這裏的空氣下沉,來到地面時既相對溫暖也比較乾燥,加上天晴沒有雲,太陽曝曬令地面進一步升溫,其二是反氣旋停留不動或移動極度緩慢,以致空氣下沉和太陽曝曬維持多天,兩者疊加的後果就是熱浪。

今次熱浪影響的北歐、西伯利亞、韓日、加拿大等,地處北緯40度或以上,加洲則約為北緯35度,均屬於中緯度地區,高空有一條圍繞北極的強勁西風帶,即所謂「噴流」(jet stream),西風帶內有像海浪一樣的波動,與這些波動相連有中學地理課本提到的溫帶氣旋和高氣壓等天氣系統,它們隨着噴流大致自西向東移動,即使高氣壓間中帶來高溫,也會隨着高氣壓的離開而無以為繼,

但是噴流偶然會減弱,變成一條蜿蜒彎曲、向南和向北大幅擺動的氣流,形狀和位置多天大同小異,移動極為緩慢,與噴流相關的天氣系統也因此失去移動的動力,這時就會出現停滯不前的地面反氣旋,這種環流形勢稱為「阻塞形勢」blocking),地面反氣旋的具體位置則視乎當時陸地與海洋的溫度分布。


2014514圍繞北極的噴流出現阻塞形勢的示意圖
(底圖來源:U of Maine

附圖顯示阻塞形勢下,西風氣流的蜿蜒波動覆蓋北美洲(包括加利福尼亞)、歐洲、亞洲北部,在這些地區的地面天氣系統包括高氣壓區,就會滯留在各地不動,今次北歐和日韓的極端高溫熱浪就是在這樣的形勢下出現的,但是阻塞形勢的出現又跟氣候變化有甚麼關係?


根據美國學者的研究(註3),在全球暖化的背景下,北極地區的升溫比熱帶地區高很多,導致南北溫度差別降低,連帶圍繞北極的噴流減速,失去動力的噴流多了南北擺動的傾向,誘發比以前多的阻塞形勢,於是由幾乎停留不動的高氣壓造成熱浪出現的概率也增加。
2018年全球熱浪原因概念圖
因此我們可以說:極端高溫和熱浪一方面源自人類排放溫室氣體造成的全球暖化,另一方面也跟全球暖化造成的噴流減弱和阻塞形勢增加有關,說到底,都是燃燒化石燃料之過。

熱到難耐,不可怨天,只可怨人。


1    WMO, 1 August 2018: July sees extreme weather with high impacts.  https://public.wmo.int/en/media/news/july-sees-extreme-weather-high-impacts
2     physics.org, 27 July 2018: Forest fires, barbecue bans, heatwave scorchs Europe.  https://phys.org/news/2018-07-forest-barbecue-heatwave-europe.html
3     Pensylvania University, 27 March 2017: Extreme weather events linked to climate change impact on the jet stream    https://phys.org/news/2017-03-extreme-weather-events-linked-climate.html



2018年7月7日 星期六

控制樓價飆升新思維 – 限購、限售



71行政長官在七一酒會致辭裏,強調政府以政治決心和創新思維去解決香港的頭號問題:房屋(註1),之前兩日,政府出台了新政策和新措施,包括向一手住宅單位徵收空置稅,居屋及綠置居定價與巿價脫勾,以及將五幅原定建私樓的地皮撥作公營房屋用途等(註2),我們十分感謝行政長官的決心和努力

香港房屋問題的一個突出方面是樓價飆升,連中產家庭和高資歷專業人士都無力負擔,專家學者基本上同意,全球熱錢泛濫湧入香港這個細小開放型自由經濟體是主要原因(註3),在超低息背景下,香港本地游資也加入了房產市場進行「投資」或「投機」,要壓抑炒賣令樓價飆升,必須遏止這些游資進入地產商市場。

上屆政府嘗試遏抑樓價飆升,曾經採取措施如所謂「辣招」和「港人港地」,前者在熱錢橫流的情況下,似乎未能發揮作用,後者則到今年年初才有機會給我們見到執行的具體情況。

「港人港地」項目「啟德一號」原意是給需要置業安居的香港人購買,規定單位只售給香港人,而且在2043627之前三十年內不得轉售(除非得到地政總署署長書面同意),以免變成「投資」或「投機」工具,構想很符合香港的時代需要,可惜措施執行起來,現實令人氣餒。

20171020「啟德一號」取得滿意紙,物業正式交到業主手上,跟着我們發現了意想不到的情況。該項目共有1793伙,大量業主利用地契的某條款申請和得到了「出售同意書」和「分租或許可使用同意書」!至20182月底, 721伙取得「出售同意書」,817伙取得「分租或許可使用同意書」(註4),兩者合共1538伙,佔總數86%,即是說,八成半以上的物業進入了「租」或「售」的地產市場,而不是成為有需要置業安居的香港人的安樂窩


「啟德一號」的一手業主沒有犯法,但是「港人港地」項目原意「用來住」的單位變成「用來炒」的工具,政府的好意遭嚴重破壞,香港樓價繼續飆升,香港人的置業安居夢再度落空。

面對今次的挫折,執行「港人港地」政策的細節必須立即修訂,除了限購,還必須在「限售」方面做功夫,確立達到「置業安居」目標的機制,尤其是將來的賣地條款,不可以授予地政總署署長無限制地發出「出售同意書」和「分租或許可使用同意書」的權力,以免這個漏洞被濫用

也許有人說,香港是自由市場,政府不應過度干涉,但是我們知道香港的市場被巨大的外來「需求」扭曲了,失去了內部調節的功能,也失去了為香港居民提供可負擔居所的基本功能,在這個情況下,政府有責任採取民生主導的政策,恢復「屋是用來住的」成為市場的主導哲學和運作原則。

行政長官指出,解決香港住屋難的問題,需要創新思維。香港以前沒有限售政策,因為沒有需要,但是時移世易,炒風熾熱,不限售不足以達到保障香港市民「置業安居」,願望行政長官急市民所急,下決心,行新政,遏制地產炒風,造福香港人。


1     201871行政長官出席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二十一周年酒會致辭  https://bit.ly/2MWCNMb
2      《草雲居》 201841  「香港房屋問題不單是土地供應問題」  https://bit.ly/2NuzOvt
3      例如中文大學莊太量:「一年新樓值幾錢?千幾億元,即是200億美元,就算貴一倍都只是400億美元,相對內地兩年流走的1萬億美元,都只是小數目 …. 加上香港不是封閉城市,所以外面資金有能力吸納香港樓  見:HK01  2018613 「港樓升幅冠全球 加息難敵樓魔」  https://bit.ly/2sVVI24
4      2018年地政總署署長立法會議審核2018-19年度開支預算提問第1721號的回覆  https://bit.ly/2m3xcs5







2018年7月3日 星期二

減少碳排放 – 電力的思量



氣候變化主要源自大量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大概已經是常識,氣候變化帶來酷熱和極端天氣也是不少人已經感覺到的影響,為了未來人類的安危,必須迅速和大量減少排放二氧化碳,香港人為了自己也為了全球,有責任執行減少排放二氧化碳,回應《巴黎協定》,香港政府訂定了《香港氣候變化行動藍圖2030+》,希望把人均排放量由2015年約5.7公噸減至20303.33.8公噸(註1),幅度最少三分之一。

香港的碳排放七成來自發電,因此減少耗電量是減碳工作的重點,政府多年來宣傳節省用電(如調高冷氣溫度),訂定電器能源標標籤,推動節能建築等,都是朝着這個方向的工作,但是觀察近十年香港人均每年耗電量數字,有十分令人洩氣的發現,政府的種種努力敵不過20089月開始給家庭住戶發放的電費津貼(註2)。


香港人均每年耗電量(20052014
紅色箭嘴標誌有電費津貼的年份(詳情見內文)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註3

20052008四年,香港人耗電量尚算穩定,但是20089月至翌年8月政府發了津貼,大概大家心理上覺得多用一點沒成本,2009年耗電量立即飇升,然後習慣成自然,連續兩年沒發津貼耗電量也降不下來。更有甚者,20117月起政府重發津貼,持續三年直至20146月,心理作用推動下,2012年耗電再次跳躍式增加,雖然2013年出現下降(原因待考據), 2014年耗電量彈升到新的高水平。

以上的觀察印證了支出會支配心理和行為的一般說法,政府的補貼本意為了紓緩基層市民的財政壓力,卻意外地誘發全港增加耗用電力,反過來說,如果政策目標是減少香港耗電,讓電費升高是很有效的方法。

當然沒有政府敢隨便提高電費,因為事涉全體市民,沒有人會喜歡加價。

今天消息傳來,由於更換發電機組等種原因,香港電費會增加(註4),估計不少人會有負面評價,但是從長遠減少碳排放的角度看,這是正面的變化,會促使大眾主動和醒覺地減少用電,連帶減少煤和天燃氣等化石燃料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有助香港及時甚至提早完成《香港氣候變化行動藍圖2030+》的減排目標,為全球的氣候安全作出貢獻。

我關注基層的生活負擔,電費增加確是為他們增加財政壓力,我又認為得到生活最低限度需的能量,幾乎是一種人權,政府應該有承擔為他們解憂,新聞報道提到政府有發放每月50元的過渡性紓緩安排,算是承擔的表現,但是長遠來說,還要找尋精準支援貧困戶的針對性措施,這就要看政府的後續工作了。

我又留意到智慧型電錶將會廣泛應用,我想政府和電力公司應該盡最大的努力為劏房戶設立獨立分錶,確保他們只需交付正常的電費,使他們再不必受業主的剝削性電費欺負,做到這點,則基本電費的增加其實不會使劏房戶為難,反而可以為他們減少電費支出,功德無量,願政府和電力注意。

電費增加也許沒有人喜歡,但是幾乎肯定能夠把香港的耗電量和二氧化碳排放壓下去,長遠來說,是香港之福、全球之福,這樣想一下,是否有另外一個角度?


1     《香港氣候變化行動藍圖2030+  https://www.climateready.gov.hk/?lang=2
2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網站「電費補貼」  https://www.fstb.gov.hk/tb/tc/electricity-charges-subsidy-scheme.htm
3     世界銀行數據網站  “Electric power consumption (kWh per capita”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EG.USE.ELEC.KH.PC?end=2014&locations=HK&start=2005&view=chart
4     香港01 「中電10月加2%  港燈明年加6.8%  除起機組還有智能電錶」  https://bit.ly/2MKS7eK


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無聊研究系列: 邱處機西遊全程概覽


金庸小說裏提到的道教全真派第三代掌教邱處機,歷史上確有其人,號長春真人,應成吉思汗邀請,1220年春由山東出發,在今北京一帶逗留,1221年春再出發,北上蒙古後向西長途跋涉,冬天抵中亞歷史名城薩馬爾罕,1222年春南下至當時位於今阿富汗北部塔里寒的成吉思汗行宮(註1)。

本文以《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註2,以下簡稱《西遊記》)的記載和註解為基礎,加上網上衛星圖片信息,輔助判斷邱處機經過各地的位置,以地圖形式把路線展示出來(見附圖),途中各段較詳細的情況,將來有機會再寫。



時間

應成吉思汗邀請,邱處機於公元1220農曆正月十八日從山東萊州出發,二月十四日在將陵登船,沿大運河北上,二十二日到瀘溝,其後在今北京附近的德興(今涿鹿)及宣德(今宣化)逗留了一整年,次年(1221年)農曆二月八日才再度起行,十一日北度野狐嶺,進入「寒沙衰草」的北方。

四月初一抵達斡辰大王帳,是行程的最東北角,此後折向西行,五月二十一日「西北渡河」,抵達今烏蘭巴托一帶,六月二十八日在窩里朵(今色楞格河上游)拜會成成吉思汗的皇后,隨後穿過杭愛山東北部,七月二十四日西行至金山(今阿爾泰山)邊緣的「蒙古營」,八月十九日完成跨越金山,進人今新疆青河縣,九月二十七日抵阿里馬(今新疆邊境霍城),此後西行離開現今中國國境。

十一月八日邱處機抵達中亞名城邪米思干(今撒馬爾罕 Samarkand),由於已是寒冬,加上成吉思汗遠在阿富汗征戰,不便見面,被逼逗留等候,1222農曆三月十五日奉召啟程,四月五日抵達塔里寒,與成吉思汗見面,自山東出發起計,全程超過兩年。

行程概述

1.      長城之內

從山東往今北京,邱處機走了當代最方便的大運河路線,八天之內完成將陵到瀘溝之行,其後一年逗留在今北京附近。1221年他在野狐嶺(今河北省萬全縣)進入大漠,這裏是中原與大漠的分界,剛好十年前(1211年)蒙古與金朝在此大戰,奠定了蒙盛金衰的局面。

2.      草原之路

前段東北走向的路程位於蒙古高原東側,避開了戈壁沙漠主體,斡辰大王帳位於今呼倫湖東南,《西遊記》提到「沙河西北流」指今哈拉哈河(Khalkh

折向西行後,路線基本上留在大漠北方的草原地帶,初段沿克魯倫河Kherlen南岸行進,五月初一日錄得全日蝕,在《西遊記》提到「河勢遶西北山去」的位置離開該河,其後「西北渡河」指土拉河,地點應在今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附近,從該處西行約四百公里,衛星圖片顯示開始進入長有針葉林的山區,據此為《西遊記》提到的「長松嶺」定位,同時把窩里朵位置定在其西北方向的薛良格河(Selenge上游今Tosontsengel一帶。

窩里朵之後,轉向西南方向行進,穿越杭愛山(Khangai Mountains)西北部,《西遊記》提到「南出大峽則一水西流」對應扎布汗河(Zavkhan),下一站的「蒙古營」是位於阿爾泰山邊緣的營地,跨過山脈便離開了草原,進入今新疆的乾旱地域。

3.      絲綢之路

穿越阿爾泰山,「南出山前,臨河止泊」的位置,當為今新疆青河縣內烏倫古河畔,隨後南渡沙漠到天山以北的鼈思馬(又稱別失八里),接上古絲綢之路北支西行,途中有一段路是沙漠,《西遊記》記錄為「又度沙場」,遇上賽里木湖時,邱處機十分欣賞,稱之為「天池」,在阿里馬城離開現代中國國境。

去到伊犂河,渡河南下到天山山腳,轉向西行到大石林牙(今吉爾吉斯國首都比什凱克 Bishkek),往西行《西遊記》提到「一石城當途」,應為今哈薩克國的Taraz(歷史上稱呾邏斯Talas),唐朝與阿拉伯於751年在這裏打了一場歷史性戰役,唐軍大敗,從此唐朝勢力退出中亞。

轉向南行,「由浮橋渡」今錫爾河(Syr),西南斜走沙漠,折向西行,抵中亞名城、絲綢之路的樞紐城市邪米思干(今烏茲別克國薩馬爾罕Samarkand)。

4.      阿富汗方向

從邪米思干南行往阿富汗的行程,經過著名的鐵門關,在阿姆河其中一條支流登舟,抵達阿姆河後,溯流而上,再登岸轉往塔里寒,詳細情況以前寫了(註1),這裏不重複。

結語

邱處機的西遊路線與唐朝玄奘有重大分別,邱處機在蒙古人既控制了亞洲北部草原帶和亞洲中部絲綢之路的背景下進行,因此可以借用蒙古人經營了多年的草原之路,以馬車代步,這是玄奘時代沒有可能發生的。

玄處機《長春真人西遊記》的名氣不及玄奘的《大唐西域記》,但是我覺得這本書的內容,對提高我們對中外交通的認識和體會,十分有貢獻,鼓勵大家有空時把書借了看看。


1      有關行宮位於塔里寒的考據及邱處機從薩馬爾罕往塔里寒的路線,2016年《草雲居》系列文章 「邱處機見成吉思汗」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2/blog-post_22.html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2/blog-post_29.html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3/blog-post.html 
2      《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  顧寶田、何靜文注譯  三民書局  2008
       


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鐵路工程出事怎可以甚麼都不做?



較早時在外半個月,回來發現鐵路工程出現不少事故,到網上搜尋,很奇怪找不到多少從工程或建造專業角度對事件的談論,是記者忘記了找工程界別人士查詢?還是其他原因?

只見非工程師的高層聲稱盡了力而找不出真相,把球一腳傳給政府後,將自己變成旁觀者,勞動政府去拆解,自己再不做任何調查或補救工作。

這兩天又出現其他爆料,今回見到有工程學者在傳媒解釋鋸短鋼筋的後果,又見到不是工程界別的田北辰先生,以社會人士身份向公眾披露新的可能問題,強調問題的嚴重性,以及要求以具體行動(如拆牆檢視)去釐清事實(註1),但是很奇怪,他的發聲在傳媒中看不到任何回響,政府和鐵路公司似乎選擇了沈默。

何以監督工程的人們會自動投降,自毀武功?花錢的老闆不是可以嚴管和窮追猛打收錢而不做事(甚或造假)的人嗎?人家不開口就「企係度」?高管不是「具前瞻」和「有創意」的嗎?總有辦法吧,這是高薪的基礎啊!

何以整個工程和建造界噤若寒蟬?整個界別花了百年時間辛苦建立的聲譽,現在受到受到枯枝的拖累受到侵蝕(甚至可能被毀滅),何以看不到界內人士公開表示對不正當行為的關注和譴責,以及提出修補工程和專業形象的方案?這是相關專業及行業團體聲譽的存亡之秋,大家不發聲,難道對連串事件揭示的道德水平下滑已經麻木了、接受了?

「吹雞者」whistle-blower 的消息未必百分百準確,但是主事者總不能「坐在手上」 sitting on their hands 甚麼都不做。

謹向守住道德底線、為公眾安全發聲和要求實質回應行動的田北辰先生致意。


1     東方日報 2018年6月24日   「田北辰爆料 指紅磡站連續牆5000枝鋼筋被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