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

向新加坡學習 - 收回土地!



推銷大型填海的團體不斷舉新加坡為例,說香港要向新加坡學習,但是他們沒有告訴我們,新加坡政府為了解決房屋問題,收回大量原本私人持有的土地,用來興建著名「組屋」,讓新加坡人安居。

新加坡國有化的土地從1949年約30%升到200687%(註1),政府有地在手便能建出容納八成人口的大量組屋。
(圖片摘自註1)
根據新加坡「規劃之父」劉太格介紹,過去數十年國有化土成功執行是組屋大業的基石,前幾天他出席在南京舉行的「新型全球城市研討會」,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認為香港毫不缺地(註2

他說:「衛星圖片可以見到香港有大量鄉郊土地,問題在政府能否取回這些土地 ... 所有城市都有法律容許政府收回土地,新加坡能夠成玏收回土地,因為我們一定貫徹規劃時答應有利人民的承諾」。

香港政府重視解決人民住屋問題,應該效法新加坡的成功模式,立即在新界的廣闊平原地上,規劃新的居民點,然後以規劃圖則和公眾利益為基礎,動用香港法例124《收回土地條例》收回所需土地

走這個方向,香港政府有多個選擇,如棕地、地產商農地儲備、其他私人土地等,前兩者不少人討論過,後者相對被忽視了,據了解,新界有二千多公頃「祖堂地」,由於歷史原因遺留下來的特殊情況,基本上是無法買賣的荒地,新界居民願意提供給香港政府考慮(註3),這二千公頃的土地,比作為願景的東大嶼人工島還大,絕對值得我們以最大的努力去化為香港土地供應的選項

與此事相關,認識到大型「新發展區」的推行需時太久,我建議香港政府放下舊時大規模開發「衛星城市」的模式,改為採取「化整為零」的策略,根據地理、水文、運輸、現有衛星城鎮和鄉村群落的位置等因素,規劃和建設數目較多的小型「15分鐘社區」(以前我介紹過這個概念,註4),為香港人創建方便和人情味較濃的生活空間。

走向未來,需要創意,填海建人工島,跳不出過時的思維框框。

正如推銷大型填海的團體所說,我們應該向新加坡學習,不過是學收回土地和用好土地,為人民安居作出貢獻。


1     新浪財經,2018921:新加坡住房制度啟示錄:新加坡如何實現居者有其屋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18-09-21/doc-ifxeuwwr6618541.shtml
2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30 October 2018: Hong Kong should show public land acquisitions are in their interest, says father of Singapore planning Liu Thai Ker.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article/2170730/hong-kong-should-show-public-land-acquisitions-are-their-interest
3     香港012018928:劉業強撐公私營合作發展「祖堂地」  https://bit.ly/2JDWojM
4       《草雲居》,20161115:成都歸來看香港:城市規劃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11/blog-post_15.html



2018年11月2日 星期五

危言聳聽?是苦口良藥!


我曾指出興建人工島沒有需要、花費極大和在氣候變化的背景下為香港增添本來沒有的巨大風險(註1),對於後者,我又根據聯合國及美國海洋及大氣局的材料,推算設計人工島填海和海堤高度時需要預防的海水上升,以及防禦風暴潮和颱風海浪的額外高度,給當局參考(註2),過程中我指出團結香港基金的工程顧問搞錯颱風襲港的海浪概念,以致聲稱的最高海浪高度遠低於政府觀測紀錄(註34),不過我的主要關注點是跨世紀尺度的海水上升。

不知何故,以科學為基礎的討論沒有得到客觀的對待,有人把我沒說過的話塞入我口,「指林有關『東大嶼都會』將步杜拜人工島後塵慢慢下沉的言論是危言聳聽」(註5),事實是我從來沒提過杜拜人工島!

今天又有人指我「危言聳聽」(註6),起因是我在社交傳媒藉前幾天威尼斯海水淹浸新聞(註7),提醒大家人工島將要面對的同樣問題,可惜「危言聳聽」論者沒有提出任何數據或論據,只是單純相信人工島肯定不會水淹。

威尼斯水淹
1030我的文章(註2)推論人工島填海和海堤高度必須達到海拔12.7,遠超目前香港既有沿岸居民點的高度,如果填海建人工島忽視氣候變化引起的海水上升,只參照目前標準,則將來在人工島上出現威尼斯一樣的海水淹浸是科學上可預期的事。

沒有數據製造恐慌才稱得上是「危言聳聽」,根據科學向大家提出警告是苦口良藥,形容為「危言聳聽」是不恰當的。

特朗普拒絕承認氣候變化是為了維護某些人的既得利益,拒絕接受人工島將要面對無可避免的海水上升又是為了甚麼?也許有如朋友告訴我,假裝睡着的人是喚不醒的。


1     《草雲居》,2018829:宏觀看人工島 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_29.html
2     《草雲居》,20181030:要防海水會升多高 香港和人工島的世紀考慮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
3     《草雲居》,20181013:東大嶼人工島有多大浪?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2-1-2-1957-1971-1971-2-10.html
4     《草雲居》,20181015:海浪不懂轉彎?顧問搞錯了!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15.html
5     香港0120181026:胡應湘倡港珠澳橋港的士直達珠海 斥林超英危言聽  https://bit.ly/2SCs6Su
6     大公報,2018112:填海變「東方威尼斯」?危言聳聽!  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8/1102/588013.shtml
7     FB “林超英 Lam Chiu Ying”2018111  https://bit.ly/2CXRDAf


2018年11月1日 星期四

垃圾徵費 – 遲來十三年的希望



消息傳來,政府下定決心推行垃圾徵費,為源頭減廢作出實質行動,我和不少關心香港環境的朋友都熱烈鼓掌,覺得終於盼到都市廢物大幅縮減的曙光,回望過去,我們等了足足十三年!

2005年政府提出《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2005-2014) 》(註1),文件開宗明義說:「建議利用簡單而有效的經濟誘因,按照「污染者自付」原則、倡導市民加強循環再造,減少棄置廢物。」又毫不含糊地說:「廢物收費是促使大家改變習慣的最有效方法」文件同時突出「源頭分類」和「支持回收業」促成大部份垃圾化為可以重用的物資,大幅減少需要終極處理(如壓縮堆填)的廢物,可惜2005年剛好政府換人,政策塵封了十三年,現在才重見天日,不過「遲到好過冇到」。

我們真的遲到得很厲害,南韓和台北先後於1995年和2000年實施垃圾徵費後,人民都把可回收的「垃圾」化為回收物料,剩下的真垃圾大幅減少至每人每日0.4公斤左右,至於香港十多年來徘徊於1.3公斤左右,香港自稱是先進的「國際大都會」,但垃圾量是人家的三倍,令人汗顏。

來源:註2
十多年來,政府的遲疑也許源於捉摸不透民間對垃圾徵費的態度,幸好經歷過擴充將軍澳堆填區的大辯論,民間對垃圾問題的認識已經提高了不少,對堆填區的規模不斷擴大深惡痛絕,明白再不能「垃圾照揼」,否則永無寧日,加上膠袋徵費的成功經驗,認識到收費是改變市民行為的有效辦法,現今支持垃圾徵費的民氣遠比十多年前高。

政府宣佈垃圾徵費後,有些人提出這樣或那樣的質疑,例如回收配套未做好、市民會到處亂棄垃圾逃避徵費等,這些確是需要認真處理的問題,但是不成為阻止垃圾徵費的原因。

正如2005年文件所說,「徵費」、「源頭分類」、「回收」構成都市廢物的整全解決方案,這個複雜的體系怎樣啟動真的不好說,但是總要下定決心踏出第一步,「徵費」執行,其他就可以有機地調整配合了,事實上環境局同時提出一系列與回收有關的措施,顯示出這個方面的努力,我們不應只顧潑冷水,而忽視相關部門做好事情的熱心。

民氣是政府的指南針,鼓勵立法會配合,及早通過有關法例,讓全港市民投入消減垃圾的共同事業,以及給機會香港追上跑在前面的南韓和台北。

我們以香港為傲,必須盡快除去垃圾比人多的污名。


1     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 2005-2014  https://www.epd.gov.hk/epd/msw/txt_tc/highlight/main.htm
2     《香港資源循環藍圖 2013-2022  https://www.epd.gov.hk/epd/psb_charging/files/pdf/WastePlan-C.pdf





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要防海水會升多高 - 香港和人工島的世紀考慮

(2018.11.1 修訂 )

東大嶼人工島最近成為熱門話題,加上今年颱風山竹期間海水淹浸大澳、將軍澳、鯉魚門村、杏花邨、海怡半島等地,未來氣候變化帶來的海水上升成為我們必須關心的問題,究竟我們要防海水升多高?

人住在陸地上,不能讓海水淹沒地面是常識,不論是香港原有居民點還是擬建的人工島,都一樣面對:潮汐漲退、颱風帶來的風暴潮和極端海浪、全球暖化引致海平面上升等。

香港維港內的潮汐最高可達海圖基準面以上2.7,現時的平均海平面高於海圖基準面1.4,單講潮汐,海岸必須高於海平面1.3

風暴潮是颱風帶來的額外海水上升,今年(2018)颱風山竹襲港,維港內錄得2.35的風暴潮(註1),今次山竹最接近時還有一百公里距離,再靠近的話則不只此數,而且全球暖化下颱風會愈來愈強,風暴潮有再上調的條件,讓我們保守地為風暴潮預留2.5的保障高度。

足以抵禦潮汐和風暴潮疊加的海堤高度應為1.3 + 2.5 = 3.8以上,另外海面不會永遠波平如鏡,海堤還需要預留安全高度,抵禦颱風襲港時的海浪,這個問題另文討論過(註2),稍後再談。

預計容納數十萬人的人工島,必須做好防災準備,填海造人工島時,地面高度必須把未來一、兩世紀全球暖化引起的海水上升幅度納入視野,當然我們不可以忘記現有的居民點,其中不少舊海岸線位於較低海拔高度,海平面上升也會增加水淹風險,有需要開始構想海堤之類的防禦工程。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簡稱IPCC)於2013年發表的第五次評估報告,對氣候變化導致的海平面上升作出了推算(註3)。


所謂情景,指人類社會的生活方式,以使用化石燃料排放二氧化碳的程度來區別,RCP2.6/4.5/6.5都假設人類大幅減排二氧化碳,目前看不可能實現,RCP8.5最能反映目前人類生活的實際情況,因此未來的規劃一般都參考RCP8.5的推算結果,眾多研究的平均海平面上升幅度是74 cm,這是平時我們聽到不少人講海平面到2100年上升約0.7的源頭。

不過大家必須注意:這個數字只是研究工作中多個可能性的平均數字,如果我們的工作是防災備災,則需要掌握超出平均數字的可能性,前人智慧強調「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為了防災參照百分之一概率出現的高增幅是比較合理的,並應以此為基礎,設計匹配的防禦工程和建立匹配的對應制度,情況就像設計汽車,外殼的防撞強度不可以用平均車速去設計,而必須採用可能達到的最高車速,才能達到保障乘客安全的目的。

來源:註4
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局(簡稱NOAA)依循這條思路,以概率方式把未來的海平面高度升幅計算出來(註4),對於2100年海平面上升的結果見附表,RCP8.5情景下海平面上升1.5的概率是1.3%,超過百分之一,根據這個數據,我們填海造島或保護舊居民點時,如果視野去到2100年,應該預防1.5以上的海平面上升,而不是0.7

目前熱議的人工島規模巨大,預計是數十萬人的家園,牽涉無數人畢生積買入的家園,我們有責任保障他們和子孫長遠在人工島上不受海水上升傷害,我們的視野必須最少伸延到2200

來源:註4
NOAA在這方面也作出了推算,相對於2100年的1.5情景,2200年的海平面上升數字是5.1,增幅很大,主要因為海平面水升滯後於大氣層升溫。為了向人工島市民的安全負責,填海建人工島必須以海平面上升5.1為設計指標,把這個數字疊加在前面得出的3.8人工島的地面高度和原有居民點的海堤高度應為3.8 + 5.1 = 8.9以上,而這個數字還未計防禦颱風海浪的額外需要。

團結香港基金有關人工島建議的報告,沒有就氣候變化下海平面上升和颱風的風暴潮作出任何估計,是重大的遺漏,雖然說工程師有辦法解決人世間所有問題,但是造價是否高到香港不能負擔的數目,則是不可逃避的現實問題。

讓我們回頭看海浪,颱風帶來的海浪包括風浪和湧浪,土木工程拓展署在交椅洲(即人工島選址)記錄過5以上的海浪(註5),據了解交椅洲的儀器間中會壞(對安裝海中的儀器不能苛求),往往在颱風襲港期間風力未到最強時已經失效,因此「5」這個數字只是下限,設計時還應提高多些,我以有限資源從天文台橫瀾島數據粗略估計,也許要考慮浪高10的可能性(註4),究竟設計應該採用浪高多少米需要深入研究,目前暫且以兩個數字中間的7.5作為參考數字,一半是3.8(數字四捨五入,粗略講海浪一半在海平面以上,一半在以下),即是防禦海浪應該預留3.6以上。

這樣的話,人工島的海堤設計不得低於8.9 + 3.8 = 12.7這個數字還未計海浪衝擊海堤會撞出更高的浪花

面積1020平方公里的人工島填高到這個地步,加上接駁交通如鐵路、道路和隧道等,要花多少錢煩請專家計算,不過就算相關的防禦工程可以用錢興建,重大的哲學問題是:為甚麼要花大量金錢,買一個本來沒有的額外風險送給香港幾十萬市民?

香港現有居民點全部面對同樣的海水上升威脅,部份地區如大澳、鯉魚門及比較老舊的海岸線如堅尼地城特別高危,香港政府必須立即啟動工程規劃,查明甚麼地方急需提高海堤和盡早展開工程,同時要以世紀時間尺度的視野,同步規劃對付2100年海水上升1.52200年上升5.1的全港整全工程策略,及時和循序漸進地施工,確保香港不出現去年(2017)澳門海水淹浸市區的場面。這項相當於沿岸興建海上長城的工程規模巨大,所需資金數目相信以千億元計,因此香港政府必須預留所需資金,最怕此刻建人工島,既為香港增添天災風險,又抽走急需用於保護原有社區的海岸工程的資金。

橫看豎看,建人工島貼錢買難受,為香港自找麻煩,呼籲政府尊敬大自然規律,聚焦氣候變化和海水上升的跨世紀威脅,放棄人工島,為現有居民點做好防禦海水入侵的工程吧!


1     香港天文台網頁,201897:破紀錄的「山竹」 http://www.hko.gov.hk/forecaster_blog/2018/fb_20180917_uc.htm
2     《草雲居》,20181013:東大嶼人工島有多大浪?  https://bit.ly/2zaSmdU
3     IPCC, 2013: Fifth Assessment Report (Chapter 13).  https://bit.ly/1X5n28w
4     NOAA, 2017: Global and Regional Sea Level Rise Scenarios for the United States.  NOAA Tech. Report NOS CO-OPS 083.  https://bit.ly/2jgZnRb
5     土木工程拓展署網頁:波浪測量  https://www.cedd.gov.hk/tc/services/modeling/index.html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敬告工程顧問先生


這幾天我清楚說明了團結香港基金的工程顧問嚴重搞錯海浪的概念和低估颱風襲港帶來的浪高。
不幸地今天報章報道有關顧問代表繼續公開堅持「約2米」的錯誤說法,還企圖抛出技術名詞唬嚇市民。
謹此敬告該位先生:
你們在報告裏講了「颱風期間的波浪高度限於約2米」,任何人看了這樣一句話,只有一個解釋,即是波浪最高就是「約2米」。
一則政府土木工程拓展署的數據顯示已在交椅洲量得高於5米的浪,你們的推算肯定錯了,二則你說海浪不會轉彎,讀物理的中學生都知道你錯了。
我懷疑你(1)專業水平不足(2)專業操守失當。
奉勸你知錯要認和不得再企圖以話語矇騙市民,再見到你重複如此,必向香港工程師學會投訴。
須知事故頻頻, 工程師行業風雨飄搖,你有責任緊守專業道德守則,以保工程師行業清譽。

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

海浪不懂轉彎?顧問搞錯了!



較早時我寫了對人工島的觀察(註1),提到團結香港基金報告聲稱颱風來襲時海浪最高只有約兩米是粗疏的結論,指出他們忽略了颱風帶來的湧浪,後來又以香港天文台的資料加以論證(註2),強調兩米是嚴重的低估。

受聘於基金的工程顧問公司高層嘗試反駁,向記者說:「海浪不懂轉彎」,堅稱香港以南的擔桿列島會保護香港,颱風來襲時,東大嶼人工島的海浪最高只有「約兩米」(註3)。

對不起,這家公司名氣雖大,但是犯了簡單但嚴重的技術性錯誤。

第一,       任何波浪(wave)在適當情況下都會轉彎,稱為衍射作用(diffraction),海浪不例外,這是十分基本的物理學常識,以下實例充分展示海浪轉彎的能力,所謂「海浪不懂轉彎」絕對錯誤。


從東北角來的波浪穿過缺口A後,向左右兩方轉彎擴散,
通過位置B的波浪,有本事繞到島嶼的後面,甚至與缺口A過來的波浪匯合。

 第二,       海浪有多高,口講無憑,數據最實際,土木工程拓展署在交椅洲(人工島所在)設有波浪監測儀器,先後於20082009錄得5以上海浪,遠超該顧問聲稱的「約2


交椅洲波浪紀錄:20082009錄得最高浪高超過5
來源:土木工程拓展署網頁 https://bit.ly/2ElpDst


第一,       顧問分不清或不認識海浪有兩個構成部份:風浪wind-driven wave)和湧浪(swell,前者是一時一地由風力「炒起」的波浪,後者則是外地的海浪形成後傳播過來的波浪。他們只計算了風浪,以他們的假設風向風速,只能「炒起」2波浪,但是顧問忘記了或不知道颱風北半圓的大風可以在外海「炒起」波浪後,再以「湧浪」形式傳播到香港

綜合而言,顧問雖然有名,但畢竟只是工程顧問,不懂氣象學和海洋學,在人工島海浪高度方面,完全搞錯概念,甚至沒有做好功課,看漏了土本工程拓展署早已存在的5浪高紀錄,搞出「約2」的笑話。

香港一向崇拜名字聽起來洋化的工程或管理顧問,不過我們必須破除迷信,認真檢查他們交的貨,這個案例顯示,所託非人的話,會得到錯誤的功課,甚至帶來尷尬!


1  《草雲居》,20181011:對施政報告的觀察:人工島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11.html
2  《草雲居》,20181013:東大嶼人工島有多大浪?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2-1-2-1957-1971-1971-2-10.html
3  明報,20181015:團結基金林超英人工島隔空駁火  https://bit.ly/2QTqrGB  奧雅納工程顧問董事劉偉棠不點名反駁稱,香港東南面的擔桿列島可保護香港,海浪亦不懂轉彎,若颱風進入香港水域後才轉風向,令浪朝北面推進,由於距中部水域不遠,浪可儲到的能量不多,因此海浪不會太高


2018年10月13日 星期六

東大嶼人工島有多大浪?


團結香港基金有關東大嶼山人工島的報告,在「波浪和風暴潮」標題之下,展示了一張模擬計算圖,並稱:「被南面現有的島嶼屏蔽,颱風期間的波浪高度限於約2,足以確保人工島的風暴抵禦能力」(註1),對於風暴潮則沒有任何文字。

看過颱風山竹襲港期間在香港島以南海怡半島屋苑拍得的錄像的人都知道,仿如小山的海浪來自南方海面,驚濤拍岸,浪頭高達十層樓,海浪的高度橫看豎看絕不可能只有「約2」。

19571971十三年間香港天文台在橫瀾島量度過海浪高度,1971年颱風露絲打爛了儀器後停止了。根據所得數據香港天文台出版了技術報告(註2)。儀器失靈前量度得最大浪高是10.4周期約12,反映是遠道來自颱風的湧浪。當時露絲位於香港以南約160公里,後來露絲北上橫跨大嶼山,肯定帶來更高的海浪,可惜儀器已經損毀了。

技術報告展示了一張圖,顯示在香港南面掠過的熱帶氣旋(颱風或強列熱帶風暴級別)在不同位置時橫瀾島量度得的平均(黑色)和最大(紅色)浪高,圖中方格每邊約200公里,可以見到颱風在廣泛海域足以為橫瀾島帶來超過6的湧浪,在200公里內浪高可超過10(反映露絲錄得數據)。
 
1957-71橫瀾島海浪觀測:

香港以南掠過颱風及強烈熱帶氣風暴帶來的浪高(米)
黑色數字:平均   紅色數字:最高

相對來說較大的浪高數字來自位於香港以南的颱風,廣東沿岸相應的風向大致偏東,颱風吹起的湧浪從東面入侵,可以從橫瀾島與擔桿列島之間的海域吹入香港島和大嶼山以南的海域,去到海怡半島及人工島方向,雖然擴散會令海浪能量分散,但是由深海走向淺海,波浪的高度會升高,兩者互為抵消,因此人工島和海怡半島的海浪也許比橫瀾島略打折扣,但是相差不會太多。


香港天文台為全部所得海浪資料進行統計分析,推算橫瀾島不同重現期的海浪高度,結果如下,右邊一欄是保守地打了五折的數字,作為人工島可能要面對的海浪高度的參考值:

重現期
橫瀾島
浪高
人工島參考
(假設50%)
10
22
11
25
27
14
50
29
15
100
34
17

團結香港基金報告以一次沒有具體說明的所謂颱風模擬計算,作出浪高只有約2的結論,是輕率和嚴重的低估,因為顧問只算了本地海域由風吹起的波浪,忽略了遠處傳來的颱風湧浪,反映他們不懂氣象學和海洋學。

基於橫瀾島實測數據和統計推算,如果硬要建人工島,恐怕必須設計針對10以上高度湧浪的防禦工程,以免出現比杏花邨及海怡半島更難堪的場面。

還有一點,香港天文台技術報告面世已經四十多年,科技有了長足進步,加上氣候變化因素,也許是時候政府投入資源,以現代科技更新對香港海岸(包括人工島)面對的海浪風險評估。


1     團結香港基金:「強化東大嶼都會」計劃  [57 - 波浪和風暴潮]
2     香港天文台,1973Sea Waves at Waglan Island, Hong Kong.  Tech. Note No.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