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 星期一

機管局才是「三跑零和遊戲」的始作俑者


327新聞報道,財政司司長談到第三條跑道時,呼籲:「希望反對 [三跑] 的人不要視為零和遊戲」。(註1

但是司長應該注意,「零和遊戲」概念來自機管局本身,他們提出興建三跑的主要論據是「增加競爭力」。機管局強調隣近的機場都有擴建計劃,認為如果不建三跑,會「輸給」隣近機場,為了提高香港赤鱲角機場會的競爭力,香港必須興建三跑。他們視周邊珠三角機場為敵人,而且人家擴充香港便會少了份額,這個說法是典型的「零和遊戲」思維。

反而是反對三跑的民間不認同「零和遊戲」,建議機管局應該與隣近機場協作,藉着它們尚未飽和的跑道系統,發揮廣義的「香港第二機場」功能,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珠三角航空業。(註2)
司長最好盡快教育機管局不可以視航空業為零和遊戲,以致錯判廣州、深圳、珠海和澳門是對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並因此得出三跑非建不可的結論。

機管局必須記得赤鱲角機場的「國際航空樞紐」定位,首爾和新加坡才是香港的對手,機管局應該立即放下成見,放下貴而無當、有害無利的三跑項目,改為跟隣近機場協作,戰勝共同對手,把珠三角建設成東亞最高效率和網絡最寬的國際及中國航空樞紐,一齊做大個餅,大家都得到益處。
這個策略本小利大,用腦不用錢,又會加強與珠三角兄弟城市的友好關係,有珠三角地區作為香港的腹地,對香港的長遠經濟發展有極大好處,何樂而不為?

謹敬告司長,雖然三跑項目此刻轉軚面子有點難堪,但是香港的長遠利益更重要,宜在歧途未走遠時回頭,否則將來泥足深陷,恐怕無法脫身。

327 NOW 新聞 (按此處)

例如:網誌文章《三跑:何不跳出框框,用腦而不用錢?區域合作才是長遠利益!》



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香港家書》:第三條跑道和第二機場

[2015328日於香港電台《香港家書》節目中播出]

林力:

春分已經過了幾天,西雅圖的櫻花大概正在盛開,香港也不遜色,到處見到杜鵑、洋紫荊、木棉樹開花,不過天氣乍暖還寒,生活勞累的香港人很容易病倒。

雖然你身在遠方,相信也知道過去三年我發表了多篇文章,以數據和理論解釋為甚麼第三條跑道的工程沒有需要和不能興建。有人問我為甚麼退休多年,為甚麼不靜下來享受人生,偏要多管閒事,自找麻煩?原因是我受了香港的恩,所以希望盡我的力,幫助構建一個美好的香港,讓年青人活在希望之中和得以發揮所長。可惜的是第三條跑道項目,違反常識,年青一代有可能樓買不到卻要為機管局埋單,因此不能不發聲。

我必須說明,我支持對香港社會有益的經濟發展,但是機管局不可以借「經濟發展」為名,搞沒有實質經濟效益和昂貴得毫不合理的三跑工程。過去幾個月,我和兩位前任民航處處長指出了三跑不可行的理由,可惜最終我們的理性呼喚抵擋不住機管局所謂「經濟發展」的歪理,上星期二政府跟從它的提議,通過了進行工程。

機管局聲稱三跑建成後,飛機升降數目可以增加一半,不過他們沒有告訴大家,前提是必須解決空域問題,讓飛機可以在低空進出內地,但是這些新航道與深圳機場的航道有矛盾,構成飛航危險,空域問題不解決,三跑建了都是沒有用的。

剛好二月初投入了服務的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是一個先例,空域堵塞加上與佛山機場的空域矛盾,結果只能每日增加十班機,你沒有聽錯,是每日十班機!這是廣州投資235億元人民幣後得到的教訓,他們已經決定不建第四條和第五條跑道,轉而開始構想一個遠離擠迫空域的廣州第二機場。

廣州作為廣東省會尚且不能要求佛山機場遷就,香港與深圳沒有從屬關係,要求對方犧牲來遷就香港,難上加難,熟識國情人士都知道,在地方的資源爭奪戰中,中央政府也不一定能夠擺平,就算民航總局局長公開表示支持香港建第三條跑道,但是內地空域的設置歸名為「空管委」的單位管轄,屬於另外一個系統。香港官員必須理解,不能假設三跑建成後所需的空域一定到手,而且搶到了空域會傷害深圳的感情,長遠也非香港之福。

1400億元的投資不是細數目啊,可以用來建幾十萬個公屋單位,怎能用來賭博?就算搏贏的機會是百分之九十九,我相信也沒有香港人同意賭,你說對嗎?

講到1400億,世界其他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的費用,都不及香港的十分之一,澳洲布里斯本用了80億港元,加拿大卡加利用了124億港元,澳洲和加拿大是工資高、物價貴的發達國家,竟然比香港便宜這麼多,香港的三跑簡直是舉世無雙的超級豪宅!

前幾天機管局抛出了一句話:「興建三跑等於興建一個機場」,希望以此解釋天價,但是卻引出一個新的題目:為甚麼新機場不在沒有空域限制的地方興建?原來機管局的顧問的第一選擇,是在香港南部水域建第二個機場,是否機管局沒有讓政府知道這個方案,以致政府作出了三跑上馬的錯誤決定?

港珠澳大橋建成在即,赤鱲角往來珠海和澳門車程不過二十多分鐘,兩個機場都有增加航班的潛力,我們理應與它們建立夥伴關係,它們的內地航班用專車連結香港的國際航班,香港的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可以借它們龐大的內地客源得以強化,它們則借香港的國際網絡提高對內地乘客的吸引力,是三贏的局面。

香港是國際航空樞紐,首爾和新加坡才我們的真正對手,發展香港航空業的最佳方向是:以現成的珠三角機場扮演香港第二機場的角色,不多花錢,不用等八年,航班可以立即增加,不用填海破壞環境,不用麻煩中央政府,不用傷害兄弟城市的感情,又對香港長遠經濟發展有利。

第三條跑道,不建也罷。

林力,老豆退休已有五年,愈來愈囉唆,就此擱筆。

祝生活安好!
老豆
2015329

[收聽廣播錄音:請按此處  由2分30秒開始]

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三跑:何不跳出框框,用腦而不用錢?區域合作才是長遠利益!


321日在理工大學聽了廣州民航學院綦琦教授的演講,他主張珠三角地區五個機場共同構建多方共贏的珠三角協同航空體系,才是多贏的方案,他的論述我十分同意,香港必須用好珠三角腹地才有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單打獨鬥的時代早已過去,「以我為尊」是沒有前途的。

綦教授指出:「珠三角的空域是固定不變的,在空管技術尚無革命性提升的背景下,五大機場可使用的空域似乎更像「此消彼長」的零和博弈。目前這種基於五大機場各自發展訴求的分立式戰略目標儼然已經成為珠三角航空可持續發展的最大障礙 」。

香港可以有三個廣義的第二機場:
深圳、珠海、澳門
何必花1400 億元建三跑?
我們必須注意,香港作為主要國際樞紐,真正的對手是首爾和新加坡,不是廣州、深圳、珠海、澳門,要勝於首爾和新加坡,香港必須多交朋友,少造敵人,以及好好利用自已的地理優勢,當中我們的珠三角腹地尤其重要。

硬是要建三跑和搶珠三角空域,要他人犧牲來遷就香港,是欺負深圳、澳門和珠海,是竉壞了的孩子的表現,只懂窩裏鬥而不識向外開拓和自我提升,離開高瞻遠矚甚遠。

綦教授給了我們忠告:「香港機場作為全球管理能力至高的航空業者,理應扮演好倡導、踐行、引領構築多方共贏的珠三角協同航空體系的重要角色。珠三角需要香港的引領,香港也需要珠三角的縱深」一矢中的,機管好自為之。

有論者言:「建三跑等於建一個機場」,那麼何不用腦不用錢,與鄰近機場合作,由他們發揮廣義香港第二機場的功能?我們可以建立協同力量,做大個餅,大家都得益,本小利大,同時把首爾和新加坡比下去,何樂而不為?

三跑:超貴,低效,製造敵人,長遠的經濟將會因為在區域內樹敵過多而受害,錢由機管局花,惡果由香港廣大市民承擔,何苦來哉?

廣州民航學院綦琦教授文章全文 在這裏

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三跑上馬 - 怎樣祈禱?


行政會議317拍板三跑上馬,他們跳不出機管局及少數相關人士的誤導,忽視了民間指出項目的嚴重缺憾,在空域這個根本問題未解決之前,在環評司法覆核結束之前,決定進行三跑項目,令人遺憾。
首先是不尊重法律,「經濟發展」也要守法,法治是香港的根基。
其次是霸王硬上,空域未解決就興建跑道,意圖將來藉「米以成炊」來脅逼內地交出所需空域,是竉壞的孩子所為,將來會惹來嚴父的教訓。
三是所需空域直接衝擊隣近機場的生存空間,硬搶空域表達的是「大香港主義」和「香港優先」的想法,跟反水客運動裏的暴力行為者無異,破壞香港與鄰近城市的關係,破壞珠三角地區各地合作互利的基礎,將來香港不可以再期望鄰近城市給予支援或配合,單打獨鬥對香港經濟的長遠發展,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四是假如所需空域拿不到手,三跑廢了武功,會像廣東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淪為「擺設」,到時千億港元倒了落海,破壞了海洋環境而沒有任何好處,偷雞不成還要蝕渣米,吃苦的是市民和香港的未來世世代代,得了甜頭的人則將逍遙快活。
我不知道應該為搶奪空域成功還是失敗祈禱,因為成功香港會死,不成功則三跑會死!

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三跑」不是經濟發展


[消息傳來,半小時後政府就第三條跑道召開記者招待會,大概會宣布拍板上馬,謹發表以下文章,立此存照,將來出現甚麼情況,不要說我作為香港公民沒有提醒過政府,三跑是充滿陷阱的項目,既不必要,也沒有用,甚至有害地區和諧。]

數十年來,香港人的信仰是「經濟發展,繁榮安定」,談到第三條跑道(「三跑」)時,不少人直覺地相信與經濟發展有關,是順理成章的,因而沒有深究項目的必要性和具體內容等,但是從香港整體社會來看,開發任何重大基建,講經濟必須周全地看全局,更必須檢查可行性和效益,投資千億元以上的項目,包括三跑工程,不可以藉一句「經濟發展」作為護身符蒙混過關。

商界一向強調競爭力,對三跑的看法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赤鱲角機場作為國際航空樞紐,興建三跑會提高競爭力吸引世界各地的商家和金融界人士來香港進行貿易和投資,以及幫助支柱行業(金融、貿易和物流、旅遊、專業服務)持續發展 [1]也有稱會製造以萬計的就業機會 [2],所以三跑有重大經濟價值,更推論不建三跑,香港會「自我邊緣化」[3]

幸好商界裏也有從較高層次看重大議題的時候,有論者點出了基本考慮:「單從商界角度去看事物是否可行?以前,我們主要以競爭力作為出發點 十年前,我們會說,只要辦好經濟,一切的東西就有出路,但是現在這個概念已開始愈來愈受質疑 普羅市民好像已不太能夠在經濟發展中受惠。我現在不敢將『經濟好,大家好』這句話掛在口邊。」(註4

三跑惹起社會爭議,牽涉的正是這些基本的元素,以下進行一次檢閱:

1.      競爭力
a.       赤鱲角機場失去競爭力,失去世界第一的地位,源於近年旅客的機場学习驗不斷倒退,與機管局失職和策略錯誤有關,對症下藥是整頓機管局及盡快提升機場接待飛機和乘客的設施和服務 [5]
b.      葵涌貨櫃碼頭不斷擴充卻無法扭轉貨運量被內地港口超越的大勢,生動地說明由於貨源位處內地,香港擴充自身的設施容量是沒有用的。機管局提出三跑的主要目的是爭奪內地的乘客,預計此類乘客佔全體乘客的比例,由2014年的21%2030年的31% [6],但是由於客源位處內地,隨着內地機場的設施和服務逐步提升,內地出境人士自然會選擇不用過關的內地機場,赤鱲角機場將面對類似葵涌貨櫃碼頭的的困局,地緣關係註定競爭力必然下降,三跑無法改變時空大局,。

2.      就業
a.       香港現時基本上全民就業,政府亦清楚指出未來的社會困境是勞動人口不足,此刻製造大量職位是漠視人口政策和逆着大勢的舉措,輸入可能達到十萬個外地勞工是不可思議的
b.      事實上目前機場有大量職位空缺,多達二千之譜 [7],人手不足,以致未能百分百運轉,更衍生了連串問題和安全隱患 [8],再多一條跑道會製造更多空缺,機場無法正常運作,服務如行李送運的水平會進一步下滑,令旅客愈加失望。三跑實際上是增加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

3.      貿易和投資
a.       促進貿易和投資之說,主要連繫到海外投資者、商人和本地高增值行業高中層人員等出入香港的方便,但是他們需要的機場,是一個以服務進出香港人士為目的的國際機場,而且要求機場高效率和有品味,讓他們隨時可以舒適地從香港出動到全球主要城市,或者由這些城市飛到香港,必須這樣才能讓香港發揮內地城市沒有的特殊國際優勢。
b.      如果赤鱲角機場擠滿進出內地乘客,包括過境和轉機(見1b段),恐怕會出現一票能求的現象,令投資者和高增值行業人士買票難、上機難,加上機管局計劃中的商場暨候機樓,商舖處處,喧鬧繁囂,品味難尋,令旅客產生負面的機場體驗和印象,以後可以不來就不來,對香港十分不利。很不幸,機管局硬推三跑正是依託在內地乘客(包括轉機或過境)大增和商場創收,所謂三跑有助香港貿易和投資之說,是基於不知道三跑基本假設的誤會

4.      旅遊
a.       過去兩三年,種種事件顯示香港的旅客承載力是有限的,目前的數目大概已經觸及這個界限(註9),我們不能漠視旅遊業對香港民生的衝擊和地區市民的反響,因此過去重量不重質的「消費旅遊」模式是不可擴充下去的。
b.      從民生角度看,旅遊業的發展不可再倚靠遊客數目的增長,而必須自我提升,走創新、多元、優質、高檔的路線,收入增加但遊客數目保持穩定,在這個情況下,三跑是否興建變成無關宏旨。

5.      物流
a.       航空貨運過去一段時期的增長,建基於內地工廠產品外銷和外國貨品進口到內地,以及內地機場設施和運作系統未夠成熟,但是不久的將來,隨着內地機場的進步,貨源位於內地會構成致命傷
b.      2010/11年度和2013/14年度,赤鱲角機場的貨運量都是420萬噸[10],中間兩年稍低一些,顯示貨運量的增長有阻力,未來也許有點起伏,但是相信見頂的日子離現在不遠了,三跑最快2023年才建成,對於香港的航空貨運業已經是明日黃花,不建也罷。

6.      可行性
a.       增加一條跑道不保證飛機航班容量明顯增加,因此不能等同競爭力,原因是赤鱲角機場事實上受制於緊張的空域資源,建了三跑也會因為空域堵塞而不能增加太多航班 [11]
b.      25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啟用後的經驗十分有參考價值[12],受到空域緊張所限,結果每日只能增加10個航班,被傳媒謔稱為「擺設」 [13]
c.       按照現時計劃,三跑建成後只供降落,需要預留讓飛機緊急復飛時使用的航道,此外會增加一條向西起飛後折向北的航道,但是三條航道都與深圳南面航道交叉重疊,不符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的安全要求[14],解決問題香港需要額外取得深圳機場以南的空域,但是至今機管局和民航局都未能向公眾交待,在這個情況下,三跑是不可行的,否則建了會變成擺設。

7.      效益
a.       已知興建三跑的財政預算是1400億港元,但是根據以上的討論,我們將會得不到真正一條跑道的回報,三跑只能用於降落,航班最多只能增加約15% [12],向北的航線如果落空的話,就更加悽慘,也許一班都不能增加,三跑很明顯毫無效益可言。
b.      與其他機場比較,能夠讓我們看清問題,今年一月動工的北京第二機場將建七條跑道,設計乘客容量一億人次,投資人民幣800億元 [15],粗略計算等如一條跑道約港幣140億元,剛好是三跑預算的十分之一,雖然說內地工資比香港低,但是十倍的造價的確高得難以相信,所以三跑是一個天價的低效率工程項目,沒有理由進行。

經過以上一番檢閱,綜合來說,在地理與時代的大背景下,興建三跑是徒勞無功的,也與香港今天的經濟發展需要脫節,因此是不合時宜的。

三跑不能建,因為空域限制,路不通行,建了也沒用。

三跑也不需建,因為三跑是落伍經濟思維的概念,無助香港未來必須轉型的經濟發展

不建三跑香港有甚麼出路?可以效法北京和廣州走「第二機場」路線。香港哪裏有地方?只要跳出大香港主義,辦法多得很,機管局在珠海機場有投資,深圳機場和澳門機場都是近鄰,港珠澳大穚不久通車,何不借用它們作為概念上的「香港第二機場」?這樣做有利促進區域合作,互利共贏,比三跑這個孤立地提出的天價工程項目好得多。

不建三跑,香港經濟不會瞬間倒下,反而會促進我們脫離「六十年代穿膠花」的思想枷鎖,跳出「追逐量的增加」框框,以新思維去構思和建立與香港處境更匹配的新經濟模式,令「經濟好,大家好」成為事實。

放下三跑!


1      例如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的意見書,見:http://www.hkciea.org.hk/submissions_detail.php?id_submissions=19

2      例如香港經貿商會稱:「(機管局)直接聘用的人手將由去年的 65,000 餘人增至 14.1 萬人,可提供的間接職位更增至 19.9 萬個。」見: http://www.legco.gov.hk/yr14-15/chinese/panels/ea/papers/ea20150106cb1-396-1-c.pdf

3      201537經濟日報陳智思先生文章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3da2373f-87a2-4f62-a1bf-aa072b50a018-111536

4      2015216《灼見名家》網站報道陳智思先生演講「在永恒兩難中尋求出路」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3319

5      201525《草雲居》文章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2/blog-post_5.html

6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 (IATA) 數據

7      2014723英航香港機艙服務員工會、國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聯合聲明http://www.cpafau.org.hk/eng/newsroom/message-details.php?news_id=242

8      201534蘋果日報「機管局降要求准細牌揸大車舒緩人手荒司機斥影響安全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304/19063109

9      早於2012年我已經提出這個看法,見2012714《草雲居》「第三條跑道 不能建、不需建、不需大量填海」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2/07/blog-post_14.html

10   香港機管局2013/14年報

11   2015217《草雲居》文章「空域飽和:三個月台三條路軌的比喻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2/blog-post_17.html

12   201533《草雲居》文章 「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痛苦經驗」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_03_01_archive.html

13   2015311鳳凰網廣州報導「珠三角空域資源太緊張 白雲機場第三跑道成擺設

14   2015123《草雲居》「死亡遊戲 第三條跑道與深圳機場的空中衝突」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1/blog-post_23.html


15   201516新華網報道「首都新機場啟動,京津冀發展新引擎http://news.xinhuanet.com/air/2015-01/06/c_127362674.htm

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痛苦經驗


[2015年3月20日修訂]

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今年25啟用,跟擬議中赤鱲角機場的第三條跑道一樣,都是與原來跑道平行的新跑道,也是專門用來降落的。

根據報道(註1),航班可以增加15%,而不是原本預期的增加一半,最新消息是實際上每天增加十班,這個情況給香港一個重要的啟示。

航空專家指出,關鍵的原因是白雲機場航班頻密,導致空中交通擁堵,只增加跑道是沒有用的,新建跑道需要配套的空域,才能夠真正改善廣州空中交通的擁堵現狀。白雲機場啟用第三條跑道之日,消息報道由於空域限制問題突出,「第二機場已經提上日程,目前選址正在進行研究和論證」(2),即是說加建跑道的路廣州已經走不去了,香港必須汲取人家以痛苦換來的經驗。

香港方面的機管局大力宣傳第三條跑道建成後,機場的每小時最高升降數字會由現在的68班升到102班,即是增加50%,他們隱瞞了顧問報告提出的先決條件,就是空域必須改組,令赤鱲角機場有向北的航道。情況跟內地航空專家的說法一致。

但是珠江三角洲空域的改組,是政府間的行為,機管局無權置喙,不斷宣揚空域問題將來會自然解決是它的一廂情願。

香港要侵蝕深圳機場的空域,將要面對激烈的反對,熟識國情的朋友都知道,在地方政治的格局中,深圳退讓的機會是零,這是一種連國務院也無法改變的處境。

廣州對自己的空域有很大的發言權,也只能以一條新跑道換來15%航班增幅,赤鱲角機場對珠江三角洲空域的發言權小得多,一條新跑道換來50%增幅是機管局的癡人說夢,廣州白雲機場的15%增幅應該是赤鱲角的上限了。以目前每小時68班為基數,則將來預期三跑只能最多換來增加10班。

赤鱲角機場啟用時只有一條跑道,每小時最高52班,加入第二條跑道換來增加16班,再加第三條跑道換來10班。一路遞減的作用明顯不過,這與三條跑道平行和空域的限制有關。

增建平行的跑道,效率愈建愈低!

機管局大灑金錢賣廣告,不等於它在說真話,我和其他關注第三條跑道的團體已經多次揭發了機管局沒有做好應做的事,言論偏離事實,或隱瞞,或作大,或超出專業界限發言等,空域的死結更完全沒有正面處理。根據民間的大量數據和論述,我們知道興建第三條跑道的倡議,論據不足,效用誇大,而且完全忽視其他提高機場競爭力的「平靚正快」方案。

我曾經在政府裏工作,明白整套政府機器已經為了興建三跑運行了幾年,要此刻擱置項目面子上很難過得去,但是智者應有自省的能力,行政會議不可能明知被騙仍然通過三跑項目,否則有負香港人對香港政府有效管治香港的期望。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邂逅星空 - 伴我一生的謙卑與樂觀


十三歲,在英皇書院唸中二,參加了童軍活動,為了一點虛榮決定考取無人擁有的觀星章,除了小學六年級自然課的小量天文知識,我其實甚麼星座都不懂,買了一本童軍專章參考書,某個晚上去了維多利亞公園,跑到西北角黑暗的小山丘,舉頭上望,第一次認真地觀看天上繁星。

那時候沒有污染空氣清澈如無物,沒有城市光害,黑夜是黑夜,星空是星空,眾星有如閃爍的寶石,鑲嵌在半球形的黑色銀幕上。四周很寧靜,感到淡淡的舒暢,眼前就是美,簡單的美、無色的美、無言的美、直率的美,不用甚麼背誦、學習、鍛煉,只需要一刻閒暇,把心放下,讓直觀自由翱翔,世俗的煙塵隨風飛逝,人與自然之間再無障礙,兩者直接連通,融為一體,這種感覺是人間最高的愉悅,無價和無可取代。

心神回到腳踏實地的人間,天上繁星太多,第一次觀星的我要辨認星座絕非易事,幸而心情好的人特別有耐心,經過反覆搜索和推敲,終於找到大熊座的尾巴,即是俗稱北斗星的斗柄,成為我進入天文學的開門鑰匙,由北斗向外輻射伸延,其他星座一一呈現,刹那間整個天空與我有如久別重逢的朋友,很熟落,很親切,卻又保留了少許神秘距離。這片星空的印象彷彿在我的基因裡面沈睡了漫長的歲月,此刻隨着維園的邂逅而驟然甦醒,在睡眼矇矓之際,與自然連通的感覺反而顯得浪漫而實在,令人沈醉得幾乎不願意完全睡醒。


人類在地球已有二、三百萬年的歷史,我猜想在過去夜空更黑的年代,繁星肯定比現在燦爛,我們的祖輩躺在地上仰視天空,人天連繫,其樂無窮,年復一年,星光積累留在人類腦袋深處,隨着歲月的沈澱,成為基因(或曰意識)的組成部分,所以每次觀天,人心中的星空得到真實天空的印證,歡喜之心油然而生。可惜自從人住進所謂現代大都會,生活匆忙,終日低頭辦事,下班也根本沒有閒暇抬頭看天,繁星雖在但是心中無星,基因裏的星空就被光污染和空氣污染掩蓋了,漸漸地人失去了與天空交往的緣分,沒有自然滋潤的人心相信離枯萎不遠。

無論有多陶醉,人總有醒來的時刻。當晚成功認識星座後,人輕鬆下來,眼光隨心在夜空漫遊,留意到雖然大部份星星是白色的,但是也有些帶有黃色、紅色,或者藍色,心念轉動,浮起「天空究竟是甚麼顏色?」的笨問題。大部人都會認為天是黑色的,但是我想到星有顏色,表示來自星體的光線穿過虛空的宇宙來到我的眼睛,至於星與星之間的虛空,不會發光,也就沒有光來到我的眼睛,那麼這片虛空準確地說應該稱為「無色」,而不是一般意義的「黑色」。 
星空、黑色、無色、虛空、無限
心中念頭再動,剎那間,我感應到所謂「無色」的方向,其實是沒有星星擋在中間的遙遠無涯,眼前的天空不是塗了黑色的半球體,而是一個無限大的宇宙空間,而我站在小小地球之上,隨着地球在眾星中行進,感覺與身處浩瀚大海中的孤舟相似而更加孤獨,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前所未有地渺小,面對茫茫宇宙,只有謙卑,再無其他。回家路上,我感覺到輕鬆自在,也許人認識到自己的卑微是一種恩賜,因為可以消滅自以為是帶來的種種負擔。

十三歲的城市小子,本來活在擠迫的空間中,受着城市價值觀念的包圍,幾乎肯定會感染追逐名利的俗世通病,命運讓我幸運地碰上維園的星空震撼,心神連通了六合無窮的宇宙,此後人生路上,可以隨着本性生活,不管遇上甚麼麻煩,又可以回到我的心田,重新認識自己的卑微而把波濤洶湧的情緒消融,從大處着眼,從容應對一道又一道的難關。

數十年來,朋友和同事都奇怪我有「病態」的樂觀,凡事傾向突出正面,天塌下來也似乎無動於衷,原因十分簡單,觀天令我明白,我只是宇宙的過客,大概比塵粒還要渺小得多,這份謙卑陪伴了我半個世紀,幫助我渡過人生路上的無數險阻。

十三歲的維園星空,是上天賜給我的最大禮物,讓我開竅,讓我一生平安,也許上天為所有人都預備了同樣的禮物,關鍵只在我們的心窗是否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