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5日 星期二

2018年臭氧和二氧化氮污染不達標


111環保署向傳媒介紹了去年(2018)香港的空氣污染情況(註1),雖然頗多污染物的情況有改善,可惜臭氧和二氧化氮依然在不少地點超標,其化以臭氧最令人失望,持續多年上升,2018年更破了最高紀錄(註2),成為香港空氣污染的第一大問題。

臭氧會刺激呼吸系統引發疾病,甚至引致額外的死亡,中文學大嚴鴻霖教授發表過有關研究報告(註3),香港每年因為空氣污染(PM2.5和臭氧)提早死亡人數約一千人,其中44%受臭氧影響,比內地24%為高,有地區的特殊性,我們必須多點認識問題所在,然後才能採取針對性行動。

201813個一般監測站中有8個的臭氧超標,塔門和將軍澳最嚴重(註2),圖1展示超標監測站的位置。

1  2018年臭氧濃度超標監測站的分布
在大帽山-獅子山-馬鞍山-西貢半島連續的山脈以北的高濃度,可以理解為在微弱北風背景下,來自內地隣近地區污染物的後果,屯門、東涌和中西區,則應該是污染物繞過大帽山西側及青山之後,受到日間海風的影響和大嶼山阻擋,向東折向維港,再在太平山阻擋下聚集造成(註45)。

將軍澳的高臭氧情況以前在個別案例中出現過(註6),不太容易解釋,有兩個可能,一是污染空氣從塔門一帶南下繞過西貢半島群山,日間受海風影響從東南方轉向將軍澳,一是將軍澳地區有某些本地污染源頭,環保署同事也許需要進一步研究。

有趣的現象是:不超標的站集中在維港兩港及荃灣至葵涌一帶,相信受益於大帽山-獅子山-馬鞍山群山的屏障,遮擋了來自北方的污染。

至於二氧化氮污染,有6個一般監測站和全部三個路邊監測站超過全年長期指標(註2),位置見附圖。

圖2  2018年二氧化氮濃度超標監測站的分布
超標站的空間分布與臭氧幾乎剛好相反,超標站集中在維港兩岸和荃灣至葵涌一帶,另外加上新界西部的元朗和屯門,前者看來與本地排放有關,主要是交通運輸,後者則也許本地和外來影響都有,但是需要深入研究才能斷定。

綜合兩張圖,似乎住在香港注定逃避不了臭氧或二氧化氮污染的影響。

想減少本地臭氧水平超標,需要跨境協調大灣區的多個城市,共同減少排放會形成臭氧的污染物(氮氧化合物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至於降低二氧化氮則需要多在本地做功夫,尤其是從運輸人手,減少車輛的排放,政府已經計劃了一系列措施(註1),希望能盡快發生效用。

空氣污染有來自隣近地區,有來自本地,既要區域合作,也要自己做好本份。


1 香港政府新聞網,2018111:本港空氣污染情況改善  https://bit.ly/2stSQZA
2  經濟日報,2018111:去年本港臭氧濃度破紀錄  https://bit.ly/2SS7028
3  明報,2018102:港每年千人遭PM2.5臭氧催命  https://bit.ly/2FyAONr
4  《草雲居》,2015824:不能呼吸的空氣 多一點思考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5/08/blog-post_24.html
5 《草雲居》,2015810日:88高污染日的氣象角度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5/08/88.html
6  《草雲居》,2015927:污煙瘴的超強秋老虎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9/blog-post_27.html





2019年1月7日 星期一

中國人口2029年後開始減少 – 對香港的啟示


 13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中國人口與勞動開題報告》(註1)指出,中國人口將在2029年達到頂峰14.42億,從此開始減少2050年減至13.64億,2065年少至12.48億,即縮減至1996年的規模。

去年8月我已經提醒大家,香港也有人口達到頂峰然後下降的情況(註2),2043年達到822萬高峰,2066年下降至772萬水平,與今天人口相若,必須注意:統計署的推算已經包含了每年內地移居香港的人數。

社會上個別人士以為人口會永遠增長的想法是錯誤的,而且內地人口開始縮減比香港要早十多年

 
香港政府統計署至2066年人口推算圖
2043年人口比1000公頃人工島假設人口少約一百萬
內地人口變化還有勞動力減少的一面,其實內地勞動人口2013年已經首次縮減,到2017年已經少了578萬,到2050年將減少約2!(註1)勞動人口減少對產業造成重大衝擊,勞動力市場將會「有工冇人做」,工資也會推高,不久的將來內地就業容易,勢將大幅降低內地人移居香港的意欲,因此2030年之後香港的人口比起統計署推算的數目,只會少而不會多。

 
考慮了內地人口因素的急遽變化,香港人口的頂峰也許會早於2043年出現,最高人口會低於原來預計的822萬,隨後的下降速度也比統計署的推算更快。

2030+」規劃面積一千公頃的人工島,目的是容納4070萬人口,近來又人稱填海是為了製造「土地儲備」,但是內地和香港人口都有頂峰,香港於2043年或之前的人口將比原先規劃少約100萬,在這個背景下,去大規模填海建房屋容納不會出現的數十萬人口,顯然是徒勞無功和虛耗金錢的,更有甚者,2043年或更早人口將會開始下降,所謂「土地儲備」概念根本沒有立足之處

某個意義上,我們只要做好未來二、三十年的房屋政策,抒緩人口頂峰期前後的住屋困難,到20402050左右我們這一代人離開之後,自會騰出房屋給後代或轉入市場,房屋問題會自然解決,到時的局面甚至會趨向類似日本當今的情況,即是人口減少後,「有屋冇人住」,政府甚至要採取「空屋銀行」措施(註3),反過來要保障房屋有人住,看似奇談,卻是數據提醒我們必須思慮的未來情景。

中國人口十年之內到達頂峰,讓我們進一步認識香港未來的人口狀況,以及大填海的不必要。


1     中國經濟網,201913:社科院報告 中國人口負增長時代即將到來  https://bit.ly/2VxqomX
2     《草雲居》,2018829:宏觀看人工島 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_29.html
3     明報新聞網,20181123:日本多空屋銀行 免費或低價租售空屋  https://bit.ly/2Qn4X4d

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

郊野公園 – 不要再提好嗎?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於2018年最後一天提交了報告(註1),讓我們知道他們的工作成果。

相片鳴謝:綠色和平
個人最關心的是郊野公園,注意到報告主體略有誤導,對於支持開發郊野公園選項的表達方式如下(第79頁):

 


黃遠輝主席在《前言》說,報告是小組「梳理及考慮超過29 000 份問卷、3 000 個隨機抽樣的電話調查訪問以及接近70 000 份公眾的意見據問巻總數是29,000份,電話調查成功訪問3000人」之後,加上小組成員的「經驗」、「專業」和「視野」而寫成的。

可惜上表沒有把超過六萬份反對郊野公園選項的意見書這樣強大的聲音展示在讀者面前,以致造成社會有相當數目的人支持開發郊野公園的錯覺。

要找到有關信息,我們要看該報告的附錄一(註2)第二章103104頁,才見到以下文字(中譯,英文原文見註2):

對郊野公園周邊地區的反饋非常負面(反對六萬多人,支持不到兩千人),支持的主要原因是建屋的土地潛力,而無需為搬遷作出補償,而反對的論點則是對自然保育和環境的負面影響、對公眾康樂的影響、宜居性及法律限制。與私人農業土地類似,對於選擇是高成本還是低成本也存在分歧,可能取決於土地是否接近現有的基礎設施。」

民意懸殊的程度十分明顯,不過小組選擇性地突出數目相對極少的問巻和電話訪問,最低限度是表達不全面,說得嚴重點是有側重的迴避民意。

就算單看問巻和電話訪問,有機會在展覽現場多些理解問題的市民,對開發郊野公園的支持度比沒有機會多理解的電話訪問對象顯著低得多,而且支持度是最低倒數第二,僅高於誰都知道是荒謬的淡水湖選項,真是不提也罷。

在六萬多個反對聲音以及支持度極低的基礎上,政府根本可以直接從此把郊野公園剔出考慮範圍,謹建議政府從善如流,不要再糾纏下去,浪費社會原本可以用在做其他正經事的能量


1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20181231: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  https://www.landforhongkong.hk/pdf/Report%20(Chi).pdf
2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20181231: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附錄一) [暫時只有英文版]  Section 2 pp. 103-104.  https://www.landforhongkong.hk/pdf/PE%20Report.pdf 
“The feedback on the periphery of country parks was strongly negative (over sixty thousand against versus less than two thousand in favour). The primary reason in favour was the land potential for housing without the need for compensation or relocation, while the arguments against were negative conservation/environmental impact, impact on public recreation, liveability, legal constraints. Similar to private agricultural land, there was also disagreement about whether this is a high or low cost option, which perhaps depends on whether the land is close to existing infrastructure.”

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

卸任環境運動委員會主席


除夕夜,環境運動委員會(環運會)主席六年任期結束,退休後最長的公職劃上句號。

環運會一向的工作基調是默默耕耘,幕後撥款支援眾多民間團體,甚至不一定是傳統「環保團體」,推行種類繁多的計劃與活動,循多元途徑聯繫廣大民眾,推動大家一起為香港家園出力,減少污染,增加美好,因為低調,所以沒有甚麼人認識。

過去環運會的重點在公眾教育,提高市民對環保的認識與重視,到我上任之時,「環境保護」其實已經是香港人十分熟識的詞語,因此最初幾次開會後,委員們都提出要轉移重點到推動行為的轉變,把「知」化為「行」,促進市民在日常生活中體現愛護環境之心,以及減低對環境的破壞,隨後幾年,我們在審批申請撥款時,很重視計劃書中是否有實際行為體驗的成份。


相片鳴謝:環境運動委員會FB截圖 https://bit.ly/2QbFwm0
我們改革了申請撥款的機制,由按收到申請的次序審批,改為定期集中申請和審批,創造機會讓新進民間團體在機會平等的情況下競爭取得撥款,委員會又每次視乎當前形勢訂定優先考慮的主題,例如減少廚餘、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等,把社會的能量導向適當方向,營造社會氣氛,希望逐步達到移風易俗的效果,不過我們明白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不會因為短期之內看不見明顯變化而氣餒,而會長期堅持做下去,不會因為我的離任而停下來。

 
作為主席,我相信環運會應該多點主動,加強力度自己組織一些主題活動,配合名稱裏「運動」兩個字,環運會秘書處同事十分配合,幾年之間把每年世界環境日的紀念活動,由在商場內的傳統小型集會,化為政府總部草坪與民同樂的大型活動,聚集多個民間團體的攤位,為市民提供愉快地學習環保、體驗環保的機會,同事們用心投入,跟社會上認為公務員因循守舊的印象,完全不同,我為他們喝采。

環運會主動出擊其中較有特色的一環是「綠色年宵」,運運會聯同環保團體,走入本來以消費為主題的年宵市場,宣揚減廢,初看十分矛盾,但是秘書處同事大着膽子,硬着頭皮,聯絡主辦機構和攤檔主人,竟然成功開展項目,由一個市場開始,累積經驗和做出成績, 2019年擴大到十四個年宵市場推行。成功沒有僥倖,秘書處的同事又記一功,當然主辦機構、攤檔主人及市民環境意識提高了,是成功的前提,這就要感謝環運會前人的宣傳推廣見效。

2018年是全球對塑膠造成環境禍害的醒覺年,傳媒的報道令不少人意識到必須以行動「減塑」,走飲筒一時之間成為潮流風尚,環運會緊貼時代,立即跟上,一方面與餐飲業推出「外賣走塑」運動,另方面推出可重用餐具借用服務,鼓勵大型活動主辦機構拒用即用即棄塑膠餐具,減少塑膠垃圾,這些都只是「全港減塑」的開始,以後還要繼續想辦法,在社會中建立和擴大自攜水樽和餐具的風氣,為堆填區減壓,為自然生物包括人類自己減災。

以上所談只是環運會工作的少部份,不過足以反映環運會隨着時代的轉變,在此感謝六年來委員們的支持和秘書處同事的投入,祝願他們的環境事業愈做愈好。


2018年12月27日 星期四

全球氣溫上升一度半的新時代 – 從野生吊鐘冬天開花說起



網友傳來前幾天在八仙嶺攝得的吊鐘開花相片,覺得很奇怪,因為吊鐘出名是年花,一般在農曆新年前後開花,即是西曆一月尾、二月初,現在卻早了整整一個月。

吊鐘開花,1220日攝於八仙嶺自然教育徑 (鳴謝:Jenny Wong)

馬鞍山上的香港杜鵑和羊角杜鵑也有提早了三個月開花的報道(註1), 差不多同時,我在中區攝到了杜鵑開花現象。眾所周知,過去杜鵑於春天三、田月盛開,但是隨着氣候暖化,開花日期不斷提早,已經變到市區全年可見開花,翻查一下,原來十年前我已經就此寫過網誌(註2),如今山嶺之上野生杜鵑大幅提早開花,反映氣候暖化愈演愈烈,連遠離塵囂的山上也無路可逃。

市區杜鵑開花,1221攝於添馬政府總部
植物不會說謊,開花日期紊亂,反映暖化的程度足以擾亂自然生態平衡,而人類的生活,說到底必須由自然生態支撐,眼前所見開花景像雖然悅目,可惜內裏隱含不祥的警示,全球氣候暖化正在趨向危險水平,連帶自然生態也亂了秩序和隨時出軌,人的生存漸無保證。

究竟我們有多危險?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簡稱IPCC),不久前發表了一份特別報告,談到人類必須把全球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一度半之內(註3),才能避免各種災難性後果,想達到這個目標,人類需要即時開始大幅度減少二氧化碳,關鍵的前提是「2055年達到二氧化碳零排放」,這個要求很嚴酷,不過無法迴避。

還有一點,就算按照這個要求做了,全球氣溫依然會繼續上升,於20302052之間達到增溫一度半的水平!2030離開今天只有十二年,氣候變化很快就會影響我們這代人,再不是所謂「影響子孫」的遙遠危機


二氧化碳排於於2055年降至零的情景下,全球氣溫的演化預測
   (底圖來源:IPCC)
預設的人為二氧化碳排放情景,以及附帶的非二氧化碳加熱量情景
二氧化碳不是氣候暖化的唯一原因,其他人造溫室氣體也在為大氣加熱,如果要求氣溫達到升溫一度半之後折回下降軌跡,IPCC指出這些溫室氣體也必須縮減,否則氣溫會居高不下,甚至失控繼續上升超過兩度,到時人類的處境恐怕將十分不堪。

根據IPCC的說法,「一度半」是我們為了求生而必須奮鬥的目標,不容易但卻又可能,IPCC的報告裏有詳細說明,限於篇幅不能細談,簡單地說,我們所有人都必須盡快投入「長遠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簡稱「長遠減碳」)的行列,丟棄「物質主義」的價值觀念,減少浪費物質和能量,從而減少個人的二氧化碳排放,大家一起做,積少成多,才有可能避開「氣候懸崖」。

未來是「一度半新時代」,是我們沒有選擇的時代,長遠減碳事在必行,不作出轉變,我們自己很快就會吃到氣候變化的苦果。
  

1    蘋果日報,20181222:當杜鵑花無處可逃  https://bit.ly/2T7iVJc
2     香港天文台,20081116:秋天裏的春天  http://www.hko.gov.hk/blog/b5/archives/00000018.htm

3     IPCC (2018): 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5 degrees.     https://www.ipcc.ch/sr15/


2018年12月22日 星期六

開發棕土,刻不容緩



報章報道,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將棕土列為短中期的土地優先選項,得到80%以上市民支持(註1),在這個基礎上,政府應該立即調撥資源,選定目標地域,啟動規劃程序,盡快確定收地範圍,以便開展相關基建及房屋工程,早日為居住環境惡劣的市民解困。

「棕地究竟有多少」曾經是沒有答案的問題,不過經過民間團體本土研究社的多年努力,最新數字是1,521公頃(註2),比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諮詢文件提出的1,300公頃多出200公頃

土地小組又曾指已規劃地區以外的棕土「零散」,但是本土研究社的資料顯示相對集中的棕土其實不少,錦田至石崗一帶和新田至落馬一帶就是例子。

錦田至石崗一帶棕土密集,有西鐵錦上路站的便利 (來源:註3)

新田至落馬洲一帶棕土同樣密集,靠近東鐵
落馬洲站及擬建的古洞北站  (來源:註3)
有人提出收地會遭遇司法覆核,政府或會敗訴,而且拖延極久,事實是過去20年,政府曾為154個公共工程及市建局項目,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司法覆核只有8宗,處理時間最長12個月,最短9天,而且以政府全勝收場(註4),所謂司法覆核風險和浪費時間是不必要的憂慮。

解決基層的居住問題,刻不容緩,呼籲政府在強大民意的支持下,下大決心,開發棕地,立即調撥資源展開工作。


1     香港經濟日報,20181219:土地供應小組提8優先覓地選項  https://bit.ly/2V2Mihu
2     眾新聞,20181219:本土研究社追蹤橫跨24年紀錄  https://bit.ly/2QL0hdx
3     本土研究社:[公開地圖] 《隔世追蹤 新界棕土擴張軌跡與現況》  https://bit.ly/2A9DPQO
4     香港012018530:收回土地條例致漫長司法程序?  https://bit.ly/2rRw0KV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天天吞下塑膠 - 快餐不用即棄餐具



[原文於20181112香港電台「左右紅藍綠」節目播出]

今年颱風山竹襲港之後,沿岸地區布滿塑膠垃圾,數量多得驚人,我們丟棄的塑膠垃圾,雖然好像離開了我們的視野,其實沒有真正消失,總有一天回來騷擾我們。


近年,我們從國際新聞得知,塑膠垃圾進入海洋後,不少海洋生物無意中吞食了,健康出現問題,甚至死亡。至於人類,食用海鹽和海產,例如魚和蠔,會同時吞下來自海水的微膠粒,健康風險雖然暫未評定,但確實存在。

大家可能不知道,現在空氣中微膠粒無處不在,除了被吸入肺,亦會灑落我們的飯餐,我們每天都在吞食微膠粒,研究又顯示樽裝水含有微膠粒,有人估計每日飲一公升樽裝水,攝取的微膠粒比喜歡吃蠔的人還多(註1,「膠」真是多到防不勝防。

我們「吸膠食膠」,源自人類丟棄大量塑膠餐具和膠樽,根據環保署數字(註2)推算,香港人每日丟棄約二千五百萬件即棄餐具,至於膠樽,環保團體「綠惜地球」估計,香港每日丟棄約五百萬個(註3),如果頭接尾放在地上,每日都可以由香港去到武漢(註4),比得上高鐵!

五百萬膠樽每天連接香港和武漢!

為了減少塑膠造成的禍害,大家必須立即減少使用即棄塑膠餐具,以及停止購買塑膠樽裝飲料。


不少香港人知道塑膠污染不妥,但是主動自備餐具和水樽的人至今是少數,很多人覺得「只有我做,人家不做」是沒用的而沒有動力去實行。要打破這個僵局,需要一個大規模的、眾多香港人可以同時投入的主題運動,讓大家覺得是與很多人一齊做對香港有益的事,而且是有可能成功的。

環境運動委員會最近年的策略,是推動市民改變生活習慣,達致環保目的,今年外國興起「走飲筒」,香港市民反應很積極,我們決定乘着這個浪潮,與飲食業合作,組織「外賣走塑,餐具先行」先導伙伴計劃,以鼓勵方式促進市民建立「買外賣不要餐具」的習慣。

本月十六日起,市民到三家快餐連鎖店買外賣,不要即棄餐具即可獲得印花,儲得六個可換領由環境運動委員會提供的重用餐具一套,如果已經有的話則可換領飲品一杯,不過我呼籲大家取餐具送給朋友,幫忙把「外賣走塑」的信息傳開去。

必須強調今次只是運動的開始,我們願望更多飲食業同行參與稍後階段的推廣活動,共同為「全民走塑」的長遠目標努力。

願望有一日,買外賣不用開口就自動「走餐具」,以及塑膠樽裝飲料絕跡香港,我知道這樣有點奢望,不過既然走了第一步,就不妨望遠一點。



1     The Conversation, 8 June 2018: You’re eating microplastics in ways you don’t even realize.  https://bit.ly/2sFzxwS
2     香港01201865:香港年棄91億件即棄餐具  https://bit.ly/2IGskSj
3     綠惜地球,2016420日:遏止膠樽災難  https://bit.ly/2RXYca3
4     《草雲居》,2016325:香港膠樽長城每天連接武漢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6/03/blog-post_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