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芝麻灣以南郊野公園之內建屋?


又有人建議在郊野公園裏建屋,今次目標放在南大嶼山郊野公園,位於芝麻灣以南的半島。(註1),不得已去信指出,建議脫離實際,忘記了天水圍的痛苦教訓,以及重申香港可建屋的平原地甚多,根本沒有理由跑到山中找地去(註2),報章刊出的文本如下:

In his letter ("Let's look at unused land in housing issue", May 8), David Akers-Jones advocates the use of the "virtually empty land south of Chi Ma Wan" within Lantau South Country Park for housing.
沒有交通,沒有工作,公屋建在這裏等於把窮人流放
We have learned from Tin Shui Wai that putting low-income families in flats in an isolated corner of Hong Kong, where there are few job opportunities, will generate serious social problems.  To have a proposed settlement on "empty land" would be repeating the same horrible mistake made at Tin Shui Wai.
To address the housing needs of these families, the government should be looking for land near established infrastructure.
Building housing estates in these areas would be far cheaper and make much more sense.  The inhabitants would have a better chance of finding jobs near home.
The size of country parks in Hong Kong is irrelevant to the housing discussion.  When there is abundant land in the plains, there is no reason at all for going to the hills.
Maybe people targeting country parks have in mind houses with a view for the rich.  But even that does not work south of Chi Ma Wan.  Just look at the failed "luxurious" Sea Ranch project at Yi Long Wan.

Lam Chiu-ying

註1  2015年5月8日南華早報讀者來函 David Akers-Jones
註2  2015年5月18日南華早報讀者來函 Lam Chiu Ying

2015年5月10日 星期日

5月9日橫過香港的颮線


今年春天很少雨,最近連續吹了幾天潮濕南風,苦等到昨天(59)下午,終於來了一場比較像樣的大雨,由北至南橫過香港,雨後香港吹了一段時間北風,溫度也顯著下降,綜合各種觀察,我們經歷了一次走在大雨前面的「颮線」現象。

颮線過境時,社交網站不少人上載了照片,見到大片黑雲與光明世界形成強烈對比,黑雲前方風起雲湧,低雲的樣子極為詭異而充滿動力,有點像開水沸騰。
九龍半島望向昂船洲及政府船塢
鳴謝:Christy Chan (via Weather Underground)

讓我們看看昨天下午三時、四時和五時的風向、風速分佈圖(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下午三時香港境內主要吹南風,不過北風開始在新界北部出現,此後南北風的分界線漸趨明顯和向南推進,四時北風即將進入維多利亞港,五時北風已經越過大嶼山、長洲和香港島,而且風力增強。



香港各處轉吹北風後都轉涼,長洲五時前後氣溫下降了6攝氏度
五時前後長洲氣象站氣溫下降6度

北風的增強源於大雨,一方面大粒的雨點把天上的空氣扯下來,另方面是雨點在空氣中蒸發,令周圍空氣冷卻和變重,使空氣加速下沉,因此雨區內空中的空氣會加速衝到地面,然後散開變成較涼的強風,這是大雷雨外圍往往有大風的原因,下沉氣流向外流動的前鋒氣象學稱為「颮線」。

以下借用另外一張不同角度望向昂船洲的網上照片,以立體圖的方式展示颮線前後的氣流,希望有助大家理解照片中詭異低雲的形態。

清涼的北風向南衝,會把溫暖和較輕的南風「剷上」天上,濕暖空氣急促上升冷卻和「搾出」水點,變成雲和雨,成為雨雲的「燃料」,即是說颮線形成和向濕暖氣團移動,是雨雲自我延續的手段,今次濕暖氣團在南方,颮線向南移以及颮線後方吹北風,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 
從青衣南望昂船洲及香港島
照片鳴謝:Kam Leung 經《香港日出同行群組》

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赤鱲角機場 – 望向樟宜和仁川的思考


20153Skytrax 公布由旅客投票選舉世界最佳機場的結果,新加坡樟宜機場蟬聯世界第一場榮譽1,其次是韓國仁川機場、德國慕尼黑機場和香港赤鱲角機場,前四名中東亞佔了三席,赤鱲角敗給樟宜和仁川。

赤鱲角機場1998年啟用,連續多年贏得的「世界第一」榮譽,以及多項有關效率、設施、貨運的獎項2,可惜隨着香港機管局人事變動和策略失誤,十年前開始,光榮不再,陸續與眾多獎項說再見,Skytrax「世界第一」2006年首次失守,2011年最後一次得獎,今年(2015)滑落到第四。最近幾年,機管局經常把「競爭力」放在口邊,但是它有檢視過為甚麼失去「世界第一」嗎?有到過樟宜和仁川觀摩,學習人家成功之道嗎?

樟宜和仁川的共通點是聚焦在旅客的福祉,以及把機場發展寄託在各自獨特的文化背景

服務旅客方面,樟宜機場不斷投資,建設與客運增長匹配的客運樓和相連設施(見表),還積極開發「智能機場」技術,航空交通管理與地勤資源管理得以無縫結合,為旅客減少航班延誤、縮短候機時間和減少轉機的步行距離(註3

樟宜機場和次名的仁川機場,辦得高效和友善之外,又創造有品味的氛圍,讓候機旅客浸淫在寬鬆、悠閒、舒暢之中,暫忘旅途碰上的瑣碎、煩惱和緊張。舉例說(註3,樟宜機場的客運大樓強調自然,垂直園林和蘭花圃等綠化景點,讓身在機場內的旅客已感受到新加坡「花園城市」的獨有氣息,至於仁川機場,則立足於文化,以文化街、文化體驗坊等豐富旅客的機場體驗,讓旅客置身韓國文化中,連過境都彷彿到過韓國旅遊。兩個機場處處為旅客着想,難怪在Skytrax的乘客投票選舉中脫穎而出。

反觀香港赤鱲角機場,2000年代前期,機管局開始壓縮了基礎設施的投資(下詳),卻改建候機大樓產生強烈擠逼感,商舖林立,旅客辦完出境手續後立即被消費壓力包圍,指示牌把人推去商店街,前往登機閘口要走冤枉路,陰暗的候機室(500系列閘口)多了,搭飛機多了變成搭巴士(不少旅客很反感),以前抵埗後行李等人,現在變成人等行李,更經常出現一條輸送帶同時處理三個航班。十年來旅客的機場體驗顯著退步,赤鱲角機場不只失去世界第一,更迅速向二流機場滑落,真是情何以堪。
                                                      
事實和數據是客觀的,讓我們把赤鱲角機場的機場建設跟樟宜機場比較一下,可以衡量香港機管局的表現,以及理解為甚麼第三條跑道不是救赤鱲角機場的當務之急。


香港赤鱲角機場
新加坡樟宜機場
現況


乘客
6.3 千萬人次 (2014)
5.4千萬人次 (2014)
飛機泊位
49 登機橋泊位
10 巴士接駁的登機橋泊位
27 遠距離泊位
92 登機橋泊位

42 遠距離泊位



1號客運大樓
1998 (機場啟用)
1981

49 登機橋泊位
21 遠距離泊位
29 登機橋泊位
16 遠距離泊位



2號客運大樓
2007 (實是商場,不可入境)
1990

登機橋泊位
遠距離泊位
35 登機橋泊位
11 遠距離泊位



最新客運建設
2009  北衛星客運廊 
2007  3號客運大樓

10 巴士接駁
   登機橋泊位
28 登機橋泊位
15 遠距離泊位

赤鱲角機場目前的客流比樟宜機場多,但是赤鱲角的登機橋泊位卻少得多,2014赤鱲角平均每一百萬乘客享用0.8條直接登機的登機橋(「直接」指不用巴士接駁),樟宜是1.7,兩倍以上的比例造成高低懸殊的旅客體驗,赤鱲角機場給比了下去完全無話可說,丟失「世界第一」榮譽理所當然。

翻看兩個機場的歷史進程,1998年赤鱲角機場啟用,登機橋泊位比樟宜多,但是兩年後樟宜建了二號客運大樓,一下子登機橋泊位數目又比赤鱲角多了三成。

本來2007年赤鱲角有機會反超前2001年發表的規劃大綱4預計在機場中場興建X形候機大樓去應付預計增加的航班,提供49個登機橋泊位,同時會擴建客運大樓應付人流增加。十分可惜,機管局不知何故忘記了(或故意?)不建這座候機大樓,卻花了28億港元在2007年建成一座規劃以外、似商場多於一切的所謂「二號客運大樓」,登機橋泊位和入境設施零增加,以致不斷增加的旅客繼續擠在原來的Y形候機樓。

《規劃總綱2020》有關擴建機場設施的分布
及其後出現的規劃以外的「北衛星候機廊」
2009年,赤鱲角多了原規劃以外的「北衛星客運廊」,有十個登機橋飛機泊位,不過沒有地下鐵路連接原有候機樓,倚頼巴士接駁,對乘客來說,乘巴士來這裏登機和乘巴士直接去遠距離泊位用梯級登機沒有分別,甚至還多了被困在孤島呆等的時段,增加了旅客的負面機場體驗,卻浪費了整整10.5億港元

大家更應該注意,赤鱲角和樟宜兩個機場2014年客運量的比例是10.86,但是直接登機橋飛機泊位數目的比例是4992 = 11.88,反差之大,令人搖頭嘆息。

2007年是赤鱲角輸給樟宜的捩點,人家在航空業的路上前進,我們走了旁門左道,商場勝過機場,機管局多了收入,香港航空業卻受了重創。赤鱲角機場失去了競爭力和失去「世界第一」,絕不是因為欠缺跑道,而是因為機管局失職,沒有按規劃適時增建赤鱲角機場的客運設施,令服務退步,令旅客不滿

深層次問題是機管局長久以來,忘掉本業,主打商場而忽略機場,當務之急是整頓機管局和糾正機場發展方向,回歸航空本業,以接待航機和旅客為核心,做好赤鱲角機場這個香港連接世界的空中門戶。

作為國際航空樞紐,赤鱲角機場的真正競爭對手是樟宜和仁川,知彼知己,我們必須像它們一樣盡快做好幾件事,包括增建直接登機橋泊位和客運設施,引進新科技把機場和空管連繫起來,以及把香港獨特的自然、文化和建築等元素融入客運大樓與候機大樓的運作,使赤鱲角機場高效、友善和有品味,令旅客樂於重遊,否則赤鱲角機場何來競爭力?重奪「世界第一機場」榮譽,只是永遠不能實現的痴夢

花費「世界第一」的巨資去建第三條跑道是以錯誤的方法,去處理誤判的問題。
                                                
附記
我曾經提出赤鱲角機場的發展方向是「精品機場」(註5),給人批評不知所謂,指航空業沒有這個概念,我現在邀請他們去樟宜和仁川觀摩,虛心向人家學習,不要只懂追求量而忽視質,事實上天津和上海虹橋也提出了「精品機場」的定位,是大勢所趨。只懂大量賣簡單商品如奶粉和藥油,只懂不斷增加藥坊,香港是沒有前途的,赤鱲角只講加跑道而忘記機場的根本功能,是捨本逐末,同樣沒有希望。

The World’s Top 10 Airports of 2015 http://www.worldairportawards.com/Awards/worlds_best_airport.html



4     Airport Authority Hong Kong, 2001: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Master Plan 2020《香港國際機場規劃總綱2020


林超英 《第三條跑道:逆着人口政策的大白象工程項目》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4/03/blog-post_11.html

2015年4月11日 星期六

續《河上鄉侯老太的故事 》:執法的快與慢令人費解


2012年的貼文 《河上鄉侯老太的故事 - 幾段沒有關係的新聞報導》 ,今天再讀,甚為唏噓。

平民被人以犯法行為欺負,竟然要自己以民事訴訟討取公道,行政機關只作旁觀,是不是十分諷刺?

根據報章報道(註1):「原告兒子 表示曾報警 指兩被告曾恐嚇他與家人,他又指X曾說過如他們不允搬走,他會「用佢嘅方法攞到地段」證人指有便衣警員曾對他說過「幫你唔到」

無奈的侯老太 - 傾倒泥頭的受害者 (鳴謝:香港獨立媒體)

等了三年多,昨天(410日)法院終於把公道還給八十多歲的苦主侯老太,網上一片歡呼之聲,都為公義得到彰顯鼓掌,也替侯老太高興,不料我們高興得太早,轉瞬間就在網上見到她給警察拘捕的消息,公道似乎依然不是理所當然。

在有關訴訟中,土地明顯被人不法改變用途,而且規模不算小,可是三年來有關部門一點嚴肅執法和進入司法程序的跡象都沒有,對比拘捕侯老太之快,市民實在無法理解。

政府高層必須認真檢視兩宗相關案件的執法力度是否嚴重失衡?是否對付老弱傷殘時過度決斷快速,面對有勢力人士則優柔寡斷、遲疑不決

政府在鼓吹欺善怕惡?還是香港有兩套法律?

後記:勢力人士後來主動撤銷指控,侯老太不用接受調查。




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

你不知道的三跑秘密:飛機撞鑽油臺和貨櫃輪的風險


機管局硬推三跑,不利因素都隱藏在厚厚的文件堆後面,大家不細心找是不會知道的。

其中一樣是三跑西端不遠的海面,原來有一塊錨地(見圖),用來停泊非常巨型的鑽油臺,還有一條「龍鼓航道西線」(A)緊貼錨地西部邊緣,是蛇口通往南海的航道。

龍鼓航道西線   B 銅鼓航道   C 伶仃航道
據悉鑽油臺最高可達接近200,如果位於錨區東部,從三跑西端望鑽油台最高點,仰角遠超飛機下降時的3度仰角標準,鑽油臺插入了飛機降落的軌跡及所需的安全保障空間,構成實實在在的飛航危險。大家要注意,在機管局公布的計劃裏,三跑是用來降落的,由於香港主要吹東風,飛機將大部分時間自西向東降落在三跑的西端,正好衝着鑽油臺而來。

前民航處處長樂鞏南先生另外指出,世界最大貨櫃輪「中海環球」號今年年初首航,海面以上的船體有17層樓高,假如進出深圳貨櫃碼頭(註1,也有可能突破三跑的「淨空斜坡」,即是以上所講的安全保障空間。正如樂先生說:「解決這海空矛盾,不用做模擬管控,也知道實時是辦不到的,飛機不能半空停下來,這慢吞吞的巨輪也需要一海里的距離煞停。」(註2

要解決以上的海空矛盾,必須與內地洽商,要求禁止巨型鑽油臺泊在緊貼三跑西端的錨區,甚或要求巨型貨櫃輪不得使用龍鼓航道西線,這種洽商是政府行為,不是機管局自身可以處理的。但是從港深關係看這件事,香港政府有膽量或者不怕面紅向深圳提出這些「大香港主義」的霸道要求嗎?

機管局做過甚麼工作去處理問題?運房局局長知道海空矛盾這件事嗎?行政會議知道嗎?

如今三跑拍板上馬,搞不好會飛機撞鑽油台,你還支持三跑嗎?你還會說經濟發展最重要?


估計使用龍鼓航道西線,因為銅鼓航道水深不足 







2015年4月3日 星期五

苦楝,苦練


三、四月交界,連續多天氣溫升逾25攝氏度,仍是春天,暖如初夏。

近來多了人談城中繁花盛放,黃花風鈴木成為新聞,杜鵑、木棉、洋紫荊、羊蹄甲等都花開燦爛,處處紅艷,但是我特別喜愛不太顯眼的苦楝(讀如「練」),花朵雖然細小不起眼,但是聚成花簇,滿掛枝椏,讓整棵樹形態豐盈,不經意地遠望,容易以為滿樹白花,細心品味後淡淡的紫色會悠然透出,表現出矜持優雅的意趣,站在下風位置,靜靜地讓微風吹拂,放下世間紛擾,隱隱幽香,不似在人間。 
高雅的苦楝綻放淡然的絕美
來源:台灣二林國小苦楝
喜愛苦楝的另一原因,是樹名與「苦練」同音,苦楝開花,提醒我們人生路上,必然經過無數的艱苦鍛練,不一定每次都合格或有所成就,但是一定多學了些甚麼,為未來做更好的準備。只要把鍛練視為必然,我們便能淡然應對困難或險阻,學習苦楝以無數細小的淡紫花蕾,組成豐盈優雅的大樹,隨緣一小步一步地走,逐漸積累而成就愜意人生。

這幾天在城中走動,碰上不少滿樹淡紫的苦楝,希望大家不要錯過。

附:網站 香港自然尋趣 nature treasures 把苦楝寫得如詩如晝,去看看和欣賞吧。




2015年3月30日 星期一

機管局才是「三跑零和遊戲」的始作俑者


327新聞報道,財政司司長談到第三條跑道時,呼籲:「希望反對 [三跑] 的人不要視為零和遊戲」。(註1

但是司長應該注意,「零和遊戲」概念來自機管局本身,他們提出興建三跑的主要論據是「增加競爭力」。機管局強調隣近的機場都有擴建計劃,認為如果不建三跑,會「輸給」隣近機場,為了提高香港赤鱲角機場會的競爭力,香港必須興建三跑。他們視周邊珠三角機場為敵人,而且人家擴充香港便會少了份額,這個說法是典型的「零和遊戲」思維。

反而是反對三跑的民間不認同「零和遊戲」,建議機管局應該與隣近機場協作,藉着它們尚未飽和的跑道系統,發揮廣義的「香港第二機場」功能,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珠三角航空業。(註2)
司長最好盡快教育機管局不可以視航空業為零和遊戲,以致錯判廣州、深圳、珠海和澳門是對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並因此得出三跑非建不可的結論。

機管局必須記得赤鱲角機場的「國際航空樞紐」定位,首爾和新加坡才是香港的對手,機管局應該立即放下成見,放下貴而無當、有害無利的三跑項目,改為跟隣近機場協作,戰勝共同對手,把珠三角建設成東亞最高效率和網絡最寬的國際及中國航空樞紐,一齊做大個餅,大家都得到益處。
這個策略本小利大,用腦不用錢,又會加強與珠三角兄弟城市的友好關係,有珠三角地區作為香港的腹地,對香港的長遠經濟發展有極大好處,何樂而不為?

謹敬告司長,雖然三跑項目此刻轉軚面子有點難堪,但是香港的長遠利益更重要,宜在歧途未走遠時回頭,否則將來泥足深陷,恐怕無法脫身。

327 NOW 新聞 (按此處)

例如:網誌文章《三跑:何不跳出框框,用腦而不用錢?區域合作才是長遠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