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倫敦暴亂聯想: 貧富懸殊與社會安定








昨天談過貧富懸殊是倫敦發生暴亂的原因之一,今天提供一個參考材料,來自2009年出版由 Wilkinson Pickett 合著的 The Spirit Level – why more equal societies almost always do better



上圖的橫軸顯示收入不均勻的程度,可以看成是貧富懸殊的一種表達,靠右的位置表示貧富懸殊問題嚴重。直軸反映人民健康和社會問題的綜合指數,愈高則問題愈嚴重。圖中各點展示發達國家的情況,很明顯,貧富愈懸殊,健康和社會問題愈嚴重。



我們關注貧富懸殊,一方面是我們對貧家的仁愛關懷,另方面也出於對社會穩定(或不穩定)的憂慮。





英國處於上圖的右上角區域,估計如果倫敦有獨立的一點, 由於城市化程度高,加上金融業獨大,位置肯定還要向右移,按照本圖顯示的大勢,社會問題比圖中「英國」的位置還要高,這樣看來,倫敦出現騷亂祇是遲早的事。





反思香港,GDP高,金融業膨脹,收入十分不均勻,工作人口三分之一的收入過去十多年實質下降,中產人士的工作則日益疲勞,沒法過正常的家庭生活。





我們是否向着倫敦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