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大學生做好人


每年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授一個通識課程「氣候.能量.生命」,內容貫穿天文、氣象、物理、生物、人類、地理、歷史、經濟、時事、信息等學科,讓學生多角度觀察地球、生物以及人類的演變,促進學生感應人性和道德是自然演化的後果(註1),了解推動歷史的因素,並在這個基礎上遙望將來,思考個人的角色和作用。

學期初第一課,我告訴學生心中的擔憂,害怕他們之中有人立心不良,多教他們知識後,令他們比一般壞人有更大的本事,對社會造成更大的傷害,學期終最後一課,我重複了我的擔憂,希望他們下定決心做好人。
 
學期最後一課與快樂的同學合照

最後一課在歡樂的氣氛中度過,前兩天收到大學寄來學期終結的學生評分報告,不是我評學生,是學生評我,他們尚算客氣,評分比全校老師的平均較高,不過對我來說,重要的不是分數,而是學生額外寫下的反饋,在「最大收穫」一欄他們寫了:「意識覺醒」、「擴闊眼界」、「自身與自然關係」、「新的思考角度」、「節儉生活,為地球出一分力」等等,由認識到自省和行動都有,但最令我感動的是有學生寫了:「要做個好人」。

當今社會,往往正邪難辨,善惡不分,學生在大學讀書得到知識之後,他們在社會中發揮的影響力遠比一般人大,一念向惡還是向善,事關重大,因此醒覺地決心要做好人,是大學生關鍵性的決定。

同學,很高興你一念向善,世界將因你多一分美好!


1     林超英(2016):通識課程「氣候.能量.生命」藉氣候談人性和道德。  《大學通識》第九期,109-120頁。  https://goo.gl/VWiWae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最善心的國家:土耳其、巴基斯坦、黎巴嫩、伊朗、烏干達、埃塞俄比亞



2016年底全球的難民人數高達六千多萬人,比英國的總人口還多,而且尚在增加中,原因是舊的戰亂停不下來,新的動亂又接踵而至,看來人類愈來愈不能維持和平狀態(註1)。

這批難民中,二千多萬逃到外國,四千萬在本國內流離失所,難民前三名最大來源是敍利亞(一千二百萬)、阿富汗(二百多萬)、南蘇丹(一百多萬),前兩個國家的動亂起源可以算到美國干預的頭上,後者2011年在武裝動亂中立國,隨後內部爭權令衝突持續。

我們從西方傳媒得到的印象是歐洲收容了大量難民,又不斷地在地中海拯救身陷險境的難民,以為歐洲國家是大慈善家,殊不知這是很大的錯覺,真正有善心和收留了最多外國難民的國家是:

土耳其
巴基斯坦
黎巴嫩
伊朗
烏干達
埃塞俄比亞
290
140
100
98
94
79
(資料來源:BBC    單位:萬人)

這六個國家沒有一個屬於富庶國家,埃塞俄比亞曾幾何時本身還需要國際援助,但是都收容了大量難民,反觀新聞報道令我們以為承受了沈重難民壓力的歐洲國家,原來接收的難民遠遠比不上這六個國家,大家是否覺得給西方傳媒誤導了?這是很普遍的現象,大家必須醒覺,我們看世界一向都戴了別人加諸我們身上的有色過濾眼鏡。

為了衡量難民為各個國家帶來的負擔,採用了世界銀行的人口數字,計算出難民與國家人口的比例如下:

土耳其
巴基斯坦
黎巴嫩
伊朗
烏干達
埃塞俄比亞
3.6%
0.7%
17%
1.2%
2.4%
0.8%

答案令人嚇一跳,每六個黎巴嫩人就有一個難民,比例大得令人難以置信,但是數據是客觀的,在報章毫無報道之下,人口比香港還少的黎巴嫩以極大的善心,默默地收容了敍利亞一百萬逃避戰火的難民,在國際救援組織的支援下盡力而為,讓難民有尊嚴地活下去,沒有出現某些歐洲國家的反難民情緒或行為,也沒有吹噓自己的善行。

黎巴嫩展示了人類應有的慈悲,我們要感謝黎巴嫩人民提醒我們,人類的仁愛本性尚未完全泯滅,我們必須共同努力把人性守住。

我想多談一點烏干達,對人均GDP每年僅5000港元左右的國家來說,每40個國民便有一個難民,負擔可算非常沈重,但是烏干達對來自周邊國家的難民除了接受還有支持,其難民政策被稱譽為「最先進和最具前瞻」(註2),難民入境後,獲得分發土地和種子,讓他們自力更生,孩子還可以得到教育,究其原因也許跟烏干達政府高層自己以前也當過難民有關。烏干達的經濟水平不高,但是以寬容和自己獨特的辦法,收容近一百萬人和給予他們生計,是極大的慈悲與功德。烏干達收容南蘇丹難民的最新情況見香港紅十字會的「南蘇丹人道危機工作報告」(註3)。
 
南蘇丹難民營    (相片來源︰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

土耳其、巴基斯坦、伊朗、埃塞俄比亞的難民比例接近或超過1%,也是充滿大愛和善心的國家。

我們身處遠離戰亂的繁華都會,衣食無憂,有想過地球遠方有不少同種兄弟,在顛沛流離中飽受苦難煎熬嗎?比我們落後的國家都在幫助難民,我們怎能比他們差?我們不可能全都跑到前線做救援工作,但是可以捐款支援前線人員,你會動念捐款嗎?


1     BBC  2017619  “UN refugee agency: Record 65.6 million people displaced worldwide”  http://www.bbc.com/news/world-40321287
2     BBC  2017513  “Uganda: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be a refugee’ ”  http://www.bbc.com/news/36286472
3     香港紅十字會  2017616  「南蘇丹人道危機工作報告(三)﹕烏干達應對人口轉移」

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西雅圖看香港 -巴士、科技、創業



兩年前我曾到訪西雅圖,寫了一些感想(註1),五月底舊地重遊,住了幾天,逛了一些地方,有一些觀察,也聯想到香港。

巴士

一向聽說在美國不能以巴士代步,今回在西雅圖我沒有駕車,多次以巴士代步,實地體驗似乎不是那麼差勁,一般短途十至十五分鐘一班,遠程半小時一班,與我從紅磡乘搭巴士外出的情況差不多,尚算方便。

巴士停站的步伐比較悠閒,乘客上落時間充裕,輪椅乘客的比例相對高,巴士車身自動降低和伸出斜板方便輪椅上落,車內有充裕空間擺放輪椅和嬰兒車,乘客很主動讓座給長者和其他有需要人士,下車時不少人向司機說多謝。

作為外方人,我感覺到一個互相尊重、關心弱者和彬彬有禮的社會,對比香港不時有乘客和司機爭執的報道,讓座風氣較弱,輪椅上落較麻煩等,有點令人汗顏,我想香港在物質方面也許是國際級大都會,但是在精神層面還要多加努力,尤其是要以更多的實際行動體現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尊重。

科技、創業

今次在西雅圖走動,到處見到建築地盤,有辦公大樓,也有住宅,當地人甚至聲稱全市興建樓房的吊機數目全球第一,比杜拜還要多,雖然未必是事實,但說法反映當地人對經濟發展速度的自豪感。
 
西雅圖到處在建樓房
西雅圖是目前美國經濟發展最蓬勃的城市之一,由於擁有深厚的科技底子(市內的華盛頓大學世界排名24),人才類型貼合現代經濟發展的根本需要,因此不少科技公司都落戶西雅圖及隣近地區(註2),包括微軟Microsoft, Google, Facebook, Twitter, Uber等,現時火紅的網購巨擘亞馬遜Amazon更索性把總部設在西雅圖市區。

西雅圖地區科技公司的總體規模迅速增長中,加上優秀自然環境和一向十分包容的風氣,吸引大量科技人才匯聚,微軟在西雅圖地區有員工四萬多人(註3),亞馬遜則有三萬人(註4),有報告稱西雅圖是美國十大富裕地區之一,近年技術工業類職位增長45%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類職位增長20%,與此同時西雅圖人均GDP201049,665美元,躍升至201475,874美元(註5),相對於香港2016年人均GDP 339,531港元(43,530美元),高出74%,反映科技在新時代經濟的決定性作用

人才集中到西雅圖後衍生另一現象:不少巨型科技公司的員工自行創業,令西雅圖成為美國西岸的創業之都,為城市經濟不斷注入新能量,西雅圖市長深明創業社群對整體經濟的重要性,因此成立了專職團隊培育「初創企業生態系統」start-up ecosystem(註6)。

反觀香港,過去十多年政府不斷談經濟轉型,但坐擁巨資的人們宣揚「low tech 撈嘢,high tech 揩嘢」(意即低科技賺錢,高科技蝕錢),不思進取,不動腦筋,始終戀棧賺快錢的地產和賺容易錢的零售,數碼港變了地產項目,應該擴建科學園的土地建了豪宅,市區的豪宅則變成劏房格局,金舖、藥店、名牌店擠掉民間店舖,規劃未來只懂繼續圈地建大型商場,社會氣氛影響所及,大學裏最受歡迎的學科是商業與金融,科學被忽視(註7),打擊年青人學習科技的熱心,總之香港經濟轉不出八十年代思維,資本對科技創新不屑一顧,科技人才投閒置散,創新科技局也要拖延數年才能成立,歲月磋跎,時不與我,一早決定倚靠科技的深圳走了在前面,香港真的要急起直追。

最近一兩年多了聽到香港人創業的故事,算有一點積極轉變,我希望政府和民間多向西雅圖學習,好好建立和滋養香港自己的「初創企業生態系統」,為香港的未來打好基礎。


1     《草雲居》  201598  「經濟發展方向:奶粉、遊客、西雅圖」
2     GeekWire  “Seattle Engineering Centers”  https://www.geekwire.com/engineering-centers/
3     GeekWire  2016128  “Amazon adds another 8,400 employees” 
4     Business Insider  2017411  “Amazon is taking over Seattle”
7     《草雲居》  2017325  「商業主義霸道下的大學 - 從香港大學說起」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為沙螺洞喝采



昨天(2017615)香港政府宣布以非原址換地方式,取得位於沙螺洞重要生態地區內的私人土地,並會採取積極管理措施,維護及提高沙螺洞的生態價值(註1),這是香港自然保育事業多年來最令人喝采的大事。
 
沙螺洞是罕有的山中淡水濕地 (鳴謝:陳英倫)
早於2004年廖秀冬擔任環境局局長時,政府已訂立了一套「新自然保育政策」,認定位於八仙嶺一帶群山之中的沙螺洞,是僅次於米埔的重要生態地區,可惜因為地產商擁有幾近一半的土地,保育工作未能開展,另一方面發展商多次修改「發展」計劃,也未能成功通過環境評估,結果出現膠着狀態,地產商一籌莫展,而沙螺洞大片耕地則因長期荒棄,生態環境質素惡化,成為雙輸局面。

2011年香港鄉郊基金首次向政府提議以非原址換地方式取得發展商持有的土地,20126月多個綠色團體發出聯合聲明(附本文後供讀者重溫),反對在沙螺洞興建骨灰龕場,以及敦促政府採用非原址換地方案,2012年政府換屆後,香港鄉郊基金再次向政府進言,以及持續跟進。

香港政府今次果斷地採取前所未見的方法,在沙螺洞保護香港罕有山中淡水濕地,為未來無數世代的香港人保存難得的美景和優秀生態環境,值得大家鼓掌,願望換地計劃盡快完成,保護措施盡快落實,恢復沙螺洞濕地農耕的工作盡快展開,讓我們早日見到過往山中客家村於自然環境中形成的和諧鄉郊風貎。

1   香港政府新聞稿  2017615  http://bit.ly/2syvkwB

          +          +          +

2012613新聞稿)

香港鄉郊基金、思匯、長春社、地球之友、香港觀鳥會、綠色大嶼山協會、綠色和平、綠田園基金會、環保觸覺、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

呼龥沙螺洞納入郊野公園,反對興建巨型骨灰龕場

政府確認生態價值僅次於米埔的沙螺洞,正面臨有6萬骨灰龕位的巨型骨灰龕場的威脅。多個團體今日聯合發出呼龥,促請香港政府擱置有關「發展」項目,並盡快把八仙嶺的「綠色心臟」和重要性僅次於米埔濕地的沙螺洞「自然保育優先地區」,納入八仙嶺郊野公園,長遠保育天然美景、珍貴的自然生態和傳統鄉村風貎,為全港市民留下這片休閒和享受自然的寶地。

沙螺洞有八仙嶺「綠色心臟」美譽,境內早已設有「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孕育接近全港六成半蜻蜓物種(包括科學界首次發現的8個物種)、三成半蝴蝶物種、鳥類100多種,以及包括以香港命名的「香港鬥魚」 Macropodus hongkongensis 在內的多種淡水魚。

多個團體強烈反對政府出售沙螺洞內4公頃的「綠化地帶」官地予發展商,興建骨灰龕場,加上擴闊上山道路額外多破壞約16公頃的樹林,合共摧毀約20公頃的香港綠色資源。項目一旦獲批,將嚴重破壞個山谷的天然風景和鄉郊寧靜,以及永久危害該處極具保育價值的生態環境和的珍貴生物,「修路」更會使市民失去一條林蔭滿道的悠閒散步路線。

各團體對於以「自然保育」為名,提出一個實際破壞自然的「發展」項目,表示百思不得其解和不能接受,各團體又認為該項目等同向地產商輸送估計約60億元的利益而政府則從賣地得到估計約30億元進賬,香港700萬市民卻要承受自然美景、自然生態、鄉村風貎和郊遊好去處被破壞的不可彌補損失,故要求政府立刻主動取消該「發展」項目。

環境局和環境保護署署長多次被提醒發展商的「發展」項目多處違反2004年《新自然保育政策》的原則和條款,不得稱為該政策下的「公私營機構伙伴」項目,但是環境保護署署長沒有否決該自稱為「公私營機構伙伴」的項目,反而批准其環境影響評估報告進入公開諮詢程序。對於署長未有嚴格執行政府公開宣示的政策,以及未能及早否決該項目進入環評程序,各團體表示失望,要求政府盡快糾正錯誤,撤消該項目進入環評程序。由於環評報告疏漏甚多,在政府回應以上要求之前,團體將各自提交獨立意見。


各團體又指出政府換屆在即,候任政府的政綱已表明要檢討2004年《新自然保育政策》,現屆政府沒有必要此時匆匆推動此項目,各團體要求政府將該項目擱置,直至下任政府確立了新的自然保育政策。

各團體向政府建議,效法市區文物建築保育的辦法,以等價地換地方式,取得發展商在沙螺洞「自然保育優先地區」的土地業權,加上原有官地,政府將擁有99%沙螺洞的土地,到時把沙螺洞納入八仙嶺郊野公園便水到渠成,沙螺洞的山谷美景、傳統鄉村風貎、重要生態環境和珍貴生物都會得到具有法律效力的嚴格保護。

背景資料

沙螺洞位於八仙嶺郊野公園西部範圍之內,由於歷史原因沒有劃入郊野公園。

沙螺洞是2004年《新自然保育政策》認定為在自然保育方面全港第二重要的「優先地區」,地位僅次於米埔內后海灣濕地,生態價值毋庸置疑。

沙螺洞是一個群山懷抱的山谷,有風水林、荒廢農地、樹林、草地、灌叢、濕地和溪流,以及傳統村屋,是遠足人士喜愛到訪的地方。由汀角路上山,有一條2.3公里長狹窄車路,林蔭滿道,是晨運客和單車發燒友的好去處。

今次「發展」項目的內容是:政府在沙螺洞南邊賣地4公頃「綠化地帶」官地給發展商,其中部份位於「優先地區」之內,另外擴闊長2.3公里的上山車路,削坡和平整土地等工程估計佔地寬度為70,得出破壞16公頃林木的數字。

計劃興建的骨灰龕場有6萬個龕位,以龕位每個10萬元計算,發展商可進賬60億元,雖然地產商在「自然保育」名義下,捐出一筆款項予政府,由環境及保育基金資助非政府團體在沙螺洞做長期保育工作,此後保育反而變成政府的長遠責任。但是發展商並不交出擁有的沙螺洞土地,將來仍然可以建屋賺錢,總之政府可從賣地得到估計約30億進賬,但卻沒有為沙螺洞的長遠保育取得確實保障。

香港鄉郊基金早於去年九月去信環境局,說明發展商的項目多處違反2004年《新自然保育政策》的原則和條款,以及會造成多種環境和生態破壞,基金今年二月與環境局開會和重申以上觀察,但是不知何故環境局及環境保護署署長沒有吸納意見,現在項目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已經進入了公開諮詢程序。


[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從溫哥華看香港


上月在溫哥華住了幾天,見聞之間每每念及香港,略舉幾端與大家交流。

樓價

溫哥華的樓價近年飆升,連鎖效應是到處都是建築地盤,拆一間舊屋,建多層高樓,不少人在趕賺快錢,但是本地人置業難的情況跟香港一樣,只能當觀眾!

溫哥華政府和民眾認為麻煩是外來尤其是中國投資者炒賣造成的,去年八月實施一籃子措施,最多人知道的是外國人置業稅(15%),另外一項是把未完成物業交易之前轉售合約(香港俗稱「摩貨」)的差價獲利,判歸原本的賣方,令短期炒賣徒勞無功,抑制投機活動。有人批評這些措施只有短期作用,不過幾個月下來顯然發揮了降低樓價的作用,至20171月,獨立屋的價錢跌了6.5%,而且預期整體地產繼續降價(註1)。

20168月開始,溫哥華房屋樓價下降,但其他地方則繼續上升
多倫多面對同樣問題,今年四月也推行包括外國人置業稅(15%)和考慮物業空置稅等十六項冷卻地產市場措施(註2),大多倫多區樓價五月應聲下跌6.2%(註3)。

回到香港,地產市場依然亢奮,外來和本地的投資/投機者依然指點江山,繼續傷害本地居民的上樓環境。

加拿大是自由市場一部份,也出重手去壓抑地產炒賣,香港政府再不能假「自由市場」之名,放任影響人民安居樂業的炒賣。

SkyTrain 與居住

溫哥華有約80公里的無人駕駛鐵路系統 SkyTrain,十分方便,舉例說,旅客可以從機場乘車到市中心,收費加幣9元,尚算便宜。與親友交談,了解到隨着市區樓價飆升,出現人口轉移到SkyTrain 沿途各站周圍地區居住的趨勢,情況跟香港人愈住愈遠離市區中心,鐵路沿線人口逐漸增加一樣,也許城市規模擴大後,交通決定居住這個通刖是無可避免的。

語言、身份

走在溫哥華街上,見到不少亞洲族裔的年輕人,大概是是華裔、韓裔或日裔,相信是移民第二、三代,他們操流利英語,與北美主流的白種人一同工作和生活,我注意到他們毫無隔膜,十分融洽,從旁觀察,我感覺到這些亞裔年輕人已經完全融入當地社會,膚色和族裔只是某些物質符號,心裏所思所想已是溫哥華人或加拿大人的視野和價值觀,文化環境對他們的成長起了決定性作用是毫無疑問的。

香港的年輕人在東西文化混雜的環境中長大,思想免不了東西兼備,中英並容,形成一套全球獨有的香港視野和價值觀,這是客觀的存在,沒有好或者壞的判別,由於他們用的是中文,講的是廣東話,詞彙帶香港特色,又大多數學過英語,所以他們既是香港人,也是廣東人、中國人,甚至是一定程度的英語世界人。

香港近二百年的歷史,以及我們多年接觸的語言、文字、事物、行為、思想等,令我們的身份比起加拿大的純英語人複雜得多。

離境

溫哥華之旅結束後移師美國西雅圖,不想乘搭飛機或費神駕車,選擇了乘火車南下,去到古典風格的火車站,彷彿回到數十年前的世界,緩慢優遊,上車之前「過關」,沒有加拿大人員管出境,卻有美國人員管入境,核查護照和電子入境登記,上到火車已算入了美國境,抵達西雅圖便可以直出車站。

這樣的情況以前我已經試過,也是從溫哥華去西雅圖,不過取道西面的維多利亞島,在那裏逗留幾天後乘船南下,離境時也是辦妥美國入境手續才上船,抵西雅圖碼頭時,再無關卡便直接上岸。

我們香港在深圳灣大橋有類似情況,香港入境處和海關人員在大橋北端,即深圳境內的口岸區工作,準備進入香港的旅客在那裏辦妥手續後,便可乘車過橋直入港境,在這個安排中,香港公務員在深圳「跨境執法」。

即將建成的佐敦高鐵站服務往來深圳的高鐵,由於路線跨越香港-深圳邊界,需要在兩邊辦出入境手續,最方便旅客的方案應該像溫哥華-西雅圖線,上車前完成檢查,下車時直接出站,為此雙方需要派人在對方的離境車站做相關工作。對於內地人員在九龍站工作,香港有不少反對「跨境執法」的聲音,其實這是世界上很普遍的做法,有不少先例可循,我們雙方必能安排妥當,大家不必過慮,。


1     Global News, 12 February 2017: Vancouver’s real estate market will keep fall.  http://bit.ly/2n8k6wF
2     Financial Post, 20 April 2017: Read Ontario’s 16-point plan to cool Toronto and the Greater Golden Horseshoe region’s red-hot housing market.  http://bit.ly/2solU6q
3     The Global and Mail, 5 June 2017: Toronto’s housing market feels chill from provincial measures.  https://tgam.ca/2rWZx84


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又有航機飛向大嶼山高山,存在系統性問題?


64離港航班CA428起飛後不久,忽然不按既定航線,提早轉向左,飛向大嶼山的高山,航空交通管制員緊急警示後,才急速向右轉,然後逐漸返回應有航線(註1)。
 
CA428飛行路線:飛機符號顯示飛機飛向大嶼山
(飛行資料來源:flightradar24
這樣的異常飛行路線不是第一次發生,近期已知的有2016626ZH9041航班降落復飛時的亂飛,也幾乎發生「操控飛行撞地事故」controlled flight into terrain(註2),民航處當時指會跟進調查。
  
事隔幾乎一年,民航處至今未有向公眾交代事件真相,以及宣布採取了甚麼措施防止同類事故再發生,從市民角度看實在拖延太久,感覺上航空安全似乎受到侵蝕,現在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飛機又向高山飛去,分別只是發生於起飛時,報道說民航處會跟進調查。

最近幾年,機場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故,如:閃電癱瘓機場,登機橋倒塌,空管系統故障,跑道過滑、航機兩次飛向高山等等,令人對航空安全的疑慮愈來愈深,兩個撞山驚魂案例都發生在跑道的西南角,究竟是事有湊巧還是有某種系統性原因,民航處必須以監管機構的立場出發,嚴正地進行深入調查,釐清事實,查明真相,建立預防類似事件發生的新運作模式。

民航處和機管局的最基本任務是保障飛機乘客安全,不能只顧方便商界或削減支出,兩個機構不可滿足於「今次事故不會影響乘客安全」這樣的套話,必須痛下苦功,認清問題本質和拿出解決方案,否則香港航空業的聲譽會逐步沈淪。

今次事故沒有人死亡是幸運,但是人不可能永遠幸運啊!民航處和機管局,好自為之。

1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5 June 2017  “Air China flight has near miss with mountain on Hong Kong’s Lantau Island”  http://bit.ly/2qYmzqn

2     《草雲居》 2016年6月29  「機師亂飛 民航處還在等甚麼?」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6/06/blog-post_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