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無聊研究系列:玄奘法師 - 烏茲別克至古印度(三)


呾蜜至愉漫國

離開呾蜜國後,《大唐西域記》記載:「東至赤鄂衍那國 東至忽露摩國 東至愉漫國」。

《校注》指赤鄂衍那國即《新唐書》的石汗那,與Surkhon有對音的關係,檢視衛星圖片,應是位於今Surkhon河上游的河谷綠洲,位置在圖1衛星圖片內1”字下面,在呾蜜城的東北,何以《大唐西域記》會說「東至」而不是「東北至」?考慮到玄奘在《大唐西域記》後來的段落於抵達阿姆河邊時會突出點明(見下)而這裏沒有提及,判斷玄奘進入呾蜜國境後,沒有去到阿姆河邊,只在其國北境走過,跨過一道山脈後進入Surkhon河谷,然後溯流而上,進入赤鄂衍那國,這樣的話,便符合「東至赤鄂衍那國」的說法。衛星圖片所見,赤鄂衍那國的綠色農耕地呈長方形(圖1)。
 
3  赤鄂衍那、忽露摩、愉漫
其後東行兩站是忽露摩國和愉漫國,是位於今塔吉克國首都杜尚別Dushanbe西、東兩側的較細小的農耕谷地(圖3),詳細檢視高解像衛星圖片,西面的忽露摩國境內Hanaka河自北向南流過,滋潤一片綠洲,此河在南方匯合Kafirnigan河,耕地以長條形沿該河向南伸展,符合「東西百餘里,南北三百餘里」南北縱長的形容。杜尚別以東的愉漫國,農耕地區位於Kafiringan河兩側,此處河水自東向西流過較廣闊的河谷,符合「東西四百餘里,南北百餘里」的東西縱長形容,順便一提,當年人口大概比現在少,開墾的面積應該比衛星所見小。


(待續)